北宋末年不为人知的太原保卫战

公元979年2月15日,宋太宗赵光义御驾亲征,围攻晋阳,准备一举拿下晋阳城,灭亡北汉,一统中原。

在开战之前,雄心勃勃志在必得的宋太宗赵光义充分吸取了后周柴荣、大哥赵匡胤前后三次北伐晋阳而终以失败告终的经验教训,制定了详尽可行的作战方案。

在“围点打援”的总方针的指导下,宋军陆续扫平了晋阳外围的州县,并在有“北门锁钥”之称的石岭关击退了北汉的庇护主契丹的援军,彻底地孤立了北汉政权。

四月初,数十万宋军很快地在晋阳外围修筑好了围城工事,完成了对晋阳的四面合围。

此时的晋阳城已经彻底成为了一座孤城。

四月二十六日,胆儿挺肥的赵光义冒着板砖利箭擂石滚木之雨,亲临城下,劝降北汉。

当然,北汉拒降。

赵光义大怒,宋军随即发动了毁灭性的攻击。

晋阳一役,宋军花了血本,志在必得。他们动用了当时最强大的攻城装备——神力炮车。这种威力惊人惨绝人寰的炮车能够发射出重达百斤的巨石,这些巨石仰仗着惯性的神力,以极其恐怖的华丽弧线呼啸飞至晋阳城头,对坚固高大的晋阳城进行粉碎式的狂轰滥炸。短短数小时,晋阳城仿佛年登耄耋牙齿掉光的老者,已经找不到一块完整的雉堞了。

面对宋军惨绝人寰的进攻,北汉军民英勇无畏,进行了殊死的搏斗。

敢于用板斧灭了自己亲生大哥的达人赵光义先生见晋阳百姓如此不买他的账,敬酒不吃吃罚酒!

“来啊!把它们全部扛过来!”赵光义先生暴吼一声,叫手下运来了数千万支箭的战略物质。不把晋阳扎成儿童笔下的太阳,他是不打算走了。

数万名优秀的弓箭手轮番上阵,弯弓搭箭,顷刻间向晋阳城里倾泄了数百万之箭,晋阳还是没有成为赵光义小朋友想象中的太阳。

据说北汉皇帝刘继元曾经以十钱一支箭的价格,高价回收宋军“空投”作战物质,一次性就收得一百多万支。可见宋军物质储备之多,装备之精良,看来晋阳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在宋军的强大攻势面前,北汉军民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进行了殊死的抗争,在历代侵犯者面前,晋阳人民从未屈服!

最令晋阳军民刻骨铭心的是在公元969年春天的时候,也就是10年前的春天。还记得那一年的春天,在宋军强大的攻势面前,蜚声关内外的北汉悍将杨业杨令公被宋军打得落荒而逃,最后坐在篮子里,被军士数人拉上城头,救得一命。

那一年,赵匡胤御驾亲征,从四面合围晋阳。战斗进行得相当惨烈,零骨断肢碎头残臂,作雪花状散落一地;晋阳城下血漫汾河流血漂橹,马嘶如哭,撕心裂肺。

晋阳城屹然坚挺。

以欺负孤儿寡母发家而名闻天下的赵匡胤嘴角一抽搐,掘开晋河、汾水,水淹晋阳。

晋阳一带位于汾河谷地,三山夹两河,是水攻演习极好的演兵场,历代征伐者往往采取水淹的方法夺取太原,而且屡试不爽。

在大水的漫灌下,晋阳南城的一段城墙崩落,大水决入城中,围城宋军趁机驾船猛攻,甚至放火烧毁了南城;但是英勇的北汉军民用柴草堵塞了缺口连夜修补好损毁的城墙,晋阳城依然屹立不倒。

赵匡胤最终因为军队里疟疾横行,无奈南撤;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带着未能一统的遗憾与一个“烛影斧声”的千古疑案去了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

这一仗,够惊心动魄刻骨铭心的了。

十年后,比赵匡胤更加阴险毒辣的赵光义来了。

这对赵光义来说是一个无上的荣耀,是一个值得大书特书的赫赫武功,这对晋阳人民来说是一个抹不去的灾难,这对晋阳来说是永久的历史伤痛。

晋阳军民知道,这是一场生死存亡之战,因为他们所面对的是一个敢于向自己的亲哥哥动斧子的赵光义,这绝对是一个亡命徒。

经过宋军一个多月的围困与猛攻,晋阳城的情况越来越糟,粮食水源、弓矢箭弩都已明显不足;宋军又开始了条件诱人的劝降,面对残忍自私的皇帝刘继元,部分守将开始反叛,晋阳危在旦夕。

北汉守将的反叛不能单单归结于贪生怕死贪图荣华富贵,他们的反叛很大原因是因为皇帝刘继元的残暴自私,大家被他搞得很不爽,渐生反叛之心,决定将自己的黑头卖给识货的人。

五月初三,赵光义对大家说:“兄弟们,明天用点力,我将在晋阳城里请你们喝酒吃饭。”言外之意,你们给我卖力点,明天太阳落山之前一定要拿下晋阳城。

五月初四。最后一战。

宋军的小宇宙强烈爆发,达到极致,猛烈攻城。

北汉军民的斗志则升至更高一种境界,誓死抗战!

双方在晋阳城头奋力砍杀,你死我亡。

刘继元投降了,刘继元在丰厚的诱降条件下跪下了双膝。

杨继业不肯投降,仍在南城与宋军展开激烈的拼杀。

赵光义对名震关内外的杨令公早有耳闻,也算爱才的他想把杨继业收为己用,于是派刘继元的心腹前往劝降杨继业。

杨继业见到皇帝派来的劝降使者,悲愤地大哭一场,流下忠诚的泪,投降了宋朝。

此前,当宋太祖统一中原之时,杨业曾向北汉皇帝提出“奉国归宋”的建议;皇帝心高气傲,表示不干。杨业并未因此变心,而是依然舍身保卫自己效忠的北汉政权。

这是一位忠臣,这是一名勇将,他不是向宋朝投降,而是再次回到汉民族的家庭中来。

这位万世忠臣,千古名将,人称“杨无敌”的杨业最终以死殉国,死在了征辽的战场之上,捍卫了一位忠臣名将的尊严。

后来,人们为了纪念他、歌颂他的英雄事迹,把他以及他的儿女们的故事编成了杨家将的故事,流传千古,世代传颂。

历史会很公平地对待每一个人,叛国的,终究身败名裂;爱国的,注定万古流芳。这,就是历史。

北汉战败,但是晋阳百姓依然殊死奋战。

不肯投降的晋阳百姓与宋军进行了激烈的巷战,最终,宋军完全占有了晋阳城。

晋阳百姓太猛彪悍了。不行,这让我怎么安心睡觉!赵光义开始报复。

火烧晋阳。

里三城,外三城的宏伟的晋阳城成了一片废墟。

水淹晋阳。

繁华四十里的晋阳城永久地成了一片废墟,淹没在历史长河中。

北汉去了,晋阳也跟着去了。

赵光义仍不满足。

为了炫耀自己的赫赫武功,他又下令围绕统平寺(指挥作战时的临时行宫)修筑周长四里的平晋城,下令原太原百姓全部迁过去住。可笑的是,倔强的太原百姓并不买他的账,平晋城闲置长达七十七年之久而无人入住,蔑视这至高无上的权威,这就是太原百姓!

他认为太原风水太好,容易滋生积聚王者之气,威胁自己的统治,必须想个办法治治它。

他听从江湖术士的建议,对太原进行拔龙角(削平太原城北的系舟山的山头)、钉龙脉(把新建的太原城的街全部改成丁字形的,取其谐音“钉”,企图钉死太原龙气)等破坏风水的可笑行径。后世的元好问先生曾作诗对此进行极其辛辣的讽刺——官街十字改丁字,钉破并州渠亦亡。

阴险毒辣的赵光义出于政治考虑,又把太原撤府改州,称“紧州军事”,移治榆次,借降低太原的政治地位的方法限制太原,提防太原。

可以这样说,147年前赵光义对太原的做法直接加速了其后世子孙的覆亡!

赵光义又做了一件很损阴德的事——把晋阳城所有的年轻女子全部充为军妓,供军士狎戏。

147年后,金军灭亡北宋,把所有的宫廷皇室女子全部掳往北方,充为官妓,供金国的高官勇将们娱乐。这似乎是老天对赵光义暴行的惩罚,这映证了一句妇孺皆知的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我讲述着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只是想证明一个道理,历史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

本文内容于 2011/9/28 21:11:57 被游摆子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太原,地处山西中北部的汾河谷地,东倚险峙高耸的太行,西恃层峦叠嶂的吕梁,北靠“三关冲要无双地,九塞尊崇第一关”的过雁穿云的雁门关,又有北门锁钥之称的石岭关为其屏障,进可攻退可守,战略位置非常重要。

古代有“天下形势,必有取于山西之形势,京师之安危,常视山西之治乱”一说,无论治乱兴亡,太原都是河东之地的根本,在古代的政治军事中占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鉴于太原地区如此特殊的地理位置,金军做出了分兵两路的战略决策,其中由西进发攻取太原的重任就落在了金左副帅西路军统帅粘没喝的肩上。

粘没喝也就是粘罕,小名鸟家奴,汉人觉得粘没喝这几个字太贫农气,于是改称粘罕。

这个鸟家奴兄弟自17岁起即随军四处征讨,骁勇善战,立下赫赫战功;又很有谋略,常常跟阿骨打大伯不谋而合,所以深得阿骨打的信任。

贵族出身的粘罕在伐辽的战争中屡建奇功,闻名关外,后来阿骨打称帝,鸟家奴兄弟又因拥立有功,跟领导的关系很好,于是一路高歌,成为阿骨打的得力臂膀。稍后,他又成了国论乙室勃极烈阿离合懑的副手,积累了大量的经验,逐渐成长起来。天辅五年(1121年),41岁的鸟家奴以一枝花的黄金年龄登上了国论移赍勃极烈的高位,成了与阿离合懑分庭抗礼的人物,进入了女真的最高领导班子——国论勃极烈。

骁勇善战又老谋深算的粘没喝大叔一路南下,很快就夺取了宋朝北方要塞——雁门关,并生擒有河东第二将美称的折家名将折可存(于第二年逃归宋朝)。之后,粘罕连克宋朝的朔、武应、代、忻等北方重镇,如入无人之境;又迫使中山投降,兵锋直抵有北门锁钥之称的石岭关。

太原知府张孝存决策失误,派了一个贪生怕死畏首畏尾的冀景前往支援,石岭关守将贪生怕死不战而降,粘罕不费一兵一卒唾手而得易守难攻的石岭关。这让粘罕很是兴奋,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跑到了太原城下,幸福指数蹭蹭地往上蹿;他二话不说,稍作休整,直逼太原。

号称北门锁鈅的石岭关一夜失守,致使太原无险可恃,成为一座孤城,直接暴露在进军的铁骑之下。

1125年12月18日,高大魁梧的粘罕大叔驰抵太原城下,包围了太原城。

太原是一块肥肉。

太原是一块摆在眼前张口可得的肥肉。

粘没喝大叔连水也没喝张口就啃,可是高大坚固的太原城却让他崩落了好几颗门牙。

这使粘罕大为光火,可是太原城防坚固民风彪悍,城内粮草充足,水源充沛,自己手头上又没有精美得力的餐具,这只螃蟹确实不怎么好吃,如何舒畅地吃掉这只螃蟹也是一个令人牙疼的问题。

此前,在金军包围太原之前。当时太原防线的最高军事统帅童宣抚贯婆婆[人称婆婆宰相(媪相)]大人闻讯立即收拾细软准备南逃。太原知府张孝存力劝道:

“金人撕毁协议(指宋金海上之盟),大举南犯,宣抚大人理应一马当先,率领敢战军民奋勇杀敌,守御国土,为国分忧,如果大人此时弃城南归,必然大坏军心,这无异于把河东之地拱手送给金人啊!请大人三思!”

“这与咱家何干!”老太监厚颜无耻地拈着兰花指嗲声嗲气地说道。

“大人!河东一旦失守,河北岂能无恙!京城岂能无恙!恳请大人留下来与我们一道,共同抗敌,捍卫家园!”张孝存由于过于激动,声音明显有些发颤。

“就太原这点兵,与金人硬干,就仿佛用鸡蛋砸石头!”

“大人!金兵虽然彪悍,但是不善于攻坚,再者太原表里山河三面环山,极其险峻,历代都难以攻破;再加上城内粮草充足,民心向战,只要齐心协力以待援军,远道而来的金兵不一定能攻下太原城。”

“咱家的职责是宣抚,而非守土,如果还需要我一个老人家上阵,那么还要你们这帮狗奴才干什么!让开!谁敢挡咱家,咱家剁了他全家!”童贯厚颜无耻地吼道。

十二月八日,也就是金军包围太原的前十天,半男不女的童贯公然逃离太原前线,而且带走了数万精锐的胜捷军(胜捷军是老怪物招募的私人保镖),这样一来,太原城防空虚,民心惶惶,知府张孝存闻讯后拊掌长叹,但也无可奈何,他能做的只是率军御敌,捍卫国土!

童贯逃到汴京城后拒不接受新皇帝钦宗的东京留守的任命,而与徽宗跑到镇江烧香去了,当卫士们在一片痛哭声中恳请徽宗留下时,老太监真的实践了谁挡杀谁的狠话,下令自己的保镖们(胜捷军)放箭,卫士立毙数百人。

犯下桩桩血案的老怪物终于在一片谴责声中被钦宗流放,并被处死在流放途中,去了他早该去的地方!

当时太原城内只有王禀父子所帅孤旅胜捷军3000余人以及一些厢军,城防极其空虚,为了弥补兵力不足,张知府与王禀下令太原城内十五岁以上六十岁以下的男子全部编入守城之列,与金军进行惨绝人寰的殊死拼杀。

而粘罕所统领六万金戈铁马装备精良的西路军,是金国的精锐之师;这些勇猛彪悍强盗气息很浓的金兵是以在死人堆里爬来爬去而生活的,用老百姓的话来说,这些都是在鬼门关里逛了好几遍的亡命之徒;这是一支非常强大的骑兵部队,这是一支强大到可怕的骑兵部队!

辽人曾有一言“女真满万不可敌”,极言女真骑兵的凶猛可怕,何况这是六万如狼似虎吞尽一切的女真铁骑!

如此快速移动的重型装甲机动部队以排山倒海扫除一切的阵势盖天而来,如同一排排数百吨级的超强力推土机疯狂地挤压太原这座周长不满二十里的小城。这对小城太原来说,无疑是一场灭顶之灾!

怎么办!对方来的可是全副武装装备精良的职业化拆迁工程队!

打!太原知府张孝存迸发出一个坚锐而强劲的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向了攻城金军的阵中!

狠狠地打!时任河东宣抚司都统制、胜捷军总管的王禀字字铿锵,如同一支支利箭劲镞,气势逼人地扎向如蚂蝗般涌来的金阵中!

誓与太原共存亡!太原军民紧握着手中的钢刀铁枪,骨节嘎嘎作响,爆发出气吞山河蔑视一切的悲壮气势!

杀!粘罕挥舞着那独具特色的女真弯刀,镇定自若而气势逼人地指挥金军猛攻太原。

誓与太原共存亡!太原军民又一次爆发出傲视山河的磅礴气势。

这一刻,什么生命安全,什么个人荣辱,什么儿女情长在这群傲视天地的英雄面前,犹如眼前飘飞而过的一缕浮云;他们只清醒地记得,这是我们的国土,这是我们的家园,这是我们的亲人!绝对不能让金狗前进半步!

金军不顾一切拼死前冲,眼里喷射出一种征服者横扫一切的不可一世,他们手中呼呼作响的弯刀利刃迸发出惨绝人寰的嗜血寒光!

太原!势在必得!

太原军民狠命的砸,疯狂地剁,不顾一切地弯弓放箭,势把这群张牙舞爪的嗜血狂魔串成刺猬,剁成肉酱,砸成肉饼!

太原!誓不放弃!

由于太原一带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擅长野战的金军骑兵根本就无法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反而因为道路的崎岖而使他们那令人胆颤的巨型攻城设备无法如期运抵,攻城功力大打折扣。这对不会轻功的金兵来说可谓是少了一只强有力的臂膀;因为太原城虽然是小了点,但是城墙坚固高大,没有绝世轻功是爬不上去的(当年,号称杨无敌的杨业也是坐着城上缒下的篮子狼狈逃命的);女真人开化未久,甚至尚未开化,还没有达到修炼轻功这等武林绝学的的境界,实在爬不上去。

那怎么办?总不能求宋军开门吧。

梯子。

虽然大型的工程车无法运来,但是工作还是要继续的,不然领导会很生气的,领导一生气,自己连啃骨头的家伙都会丢掉。

虽然爬梯子的风险是大了点,但是用起来还是很顺手的。所以金军这次攻城基本上是靠没有什么安全性可言的梯子帮忙的,金军只能冒着被剁死或摔死的危险继续往上爬。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金军的攻城进度,给守城的宋军赢得了一些时间。

但是这样的主动权是有保质期的,而且很短,只要外援不来,太原的陷落只是个时间问题。

双方在太原城下僵持了一月有余,谁也没有占到便宜。粘没喝大叔觉得这样咬来咬去实在不是办法,得另想个法子,快点跑到东京去抢一杯羹,好处不能让斡离不那个烧香拜佛的“菩萨太子”全捞了去。

于是粘没喝派人跑到东京勒索贿赂,想捞回一点路费。没想到宋廷那些肥头大耳的书生们认为勤王大军已至,腰杆子坚挺了一些,扣留了前来讨要路费的使者。不仅如此,还使出了十分精湛娴熟的反水之计,想拉自己的副手耶律余睹下水,共图大计。

粘罕闻之,暴怒。决定留下骁将完颜银术可率军一万继续围困太原,自己则率主力绕道南下,进逼东京。

当然,老谋深算的粘罕走得很谨慎,他在南下之前用锁城法将太原包裹的严严实实;这样,太原就成了笼中困兽,任你折腾,总有困死的一天。

所谓锁城法就是在目标城池弓箭有效射程之外筑城环绕,分人防守,将所攻城池变成内城,变被动为主动——开始时我想进城得看你脸色,现在你想出城就得看我的心情了。就仿佛一个技术不到家的小偷,在一辆比较值钱的自行车面前一把又一把地试着自己手中的一大串钥匙,鼓捣了半天,最后还是没能打开车锁,很没面子的小偷一气之下干脆在车上再上一把锁,大骂:丫的!老子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

老奸巨猾的粘罕非常善于分配人力物力资源,他将太原锁起来之后,拴了大量的狼狗在中间的小道上,日夜监视城内的动静。这样一来就腾出了更多的士兵,声势浩大地跟随自己前往东京抢劫。

被锁死的太原城彻底成了一座孤城。


16楼xd007

好笑,赵匡义屠城固然不对,但北汉不过当年一割地求荣的契丹傀儡政权而已,逆国家统一的大势而独守孤城,居然被楼主写得如此大义凛然,真是无知者无畏!

钉龙脉(把新建的太原城的街全部改成丁字形的,取其谐音“钉”,企图钉死太原龙气)等破坏风水的可笑行径。


您还是洗洗睡了吧,太原历来是对抗北方游牧民族的重镇,丁字街为了限制骑兵入城后的机动的。

后面还把胜捷军变成了童贯招募的私人保镖,你把大宋的祖宗家法置于何地?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