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一位与日军坦克同归于尽的中国奥运英雄

战场雄鹰 收藏 4 1624
导读: [img]http://img3.itiexue.net/1375/13756635.jpg[/img] 一名军官正在为士兵捆绑用于对日军坦克进行攻击的手榴弹 [img]http://img5.itiexue.net/1375/13756637.jpg[/img] 右起第四人为王润兰 [img]http://img11.itiexue.net/1375/13756643.jpg[/img] 当时的报刊 此时的王润兰连队只剩下王润兰等十余个伤员仍在坚持战斗。

揭秘:一位与日军坦克同归于尽的中国奥运英雄

一名军官正在为士兵捆绑用于对日军坦克进行攻击的手榴弹

揭秘:一位与日军坦克同归于尽的中国奥运英雄

右起第四人为王润兰

揭秘:一位与日军坦克同归于尽的中国奥运英雄

当时的报刊

此时的王润兰连队只剩下王润兰等十余个伤员仍在坚持战斗。当数辆日军坦克再次攻上阵地时,身负重伤的王润兰以最后的气力奋力跃起,抱着集束手榴弹和几名身绑炸药的战士一起扑向敌人的坦克,随着一阵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王润兰等年轻的生命在血与火中得到了永生。本文摘自:《党史文苑》2008年第15期 ,作者:王作化,原题:《一个与日寇坦克同归于尽的奥运英雄》 1936年3月,第十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德国柏林举行。代表中国参赛的奥运选手王润兰凭借自幼练习武术的深厚功底,在拳击比赛中一路过关斩将打进决赛,但最后却被无理地取消了决赛权。当他满怀悲愤准备再次向奥运进军时,日寇全面侵华的炮声又击碎了他的梦想。在民族存亡最危险的时刻,王润兰义无反顾投身到抗日救亡的烽火战场,最后用自己的身躯同日寇坦克同归于尽,虽然他没有在赛场上拿到奖牌,但却在反侵略的卫国战场上用热血铸就了辉煌。他是中国抗战史上第一个牺牲的奥运英雄。

自幼爱好习武年轻时离家出走投笔从戎

王润兰1913年出生于河北饶阳县留楚村一个富裕的家庭。在旧中国军阀混战的动荡年代里,当地许多村落为了保境安民,纷纷设坛练武,自幼爱好武术的王润兰深受感染。上小学时,他每天都跟着村里会武术的人学习拳脚,久而久之,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武术小拳王。1931年9月,王润兰考入了省立河间中学。在校期间他的各科成绩都非常优秀,并且爱好各项体育课目,中华各派的拳术、器械和武术套路也都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然而,随着王润兰一天天长大成人,旧式大家庭的父亲依照传统思维很快就给他下达了“禁武令”。“你应该学习如何经商,这才是正路,不要整天舞枪弄棒不学无术。”在兄妹七人中排行老大的王润兰在得到父亲的“禁武令”后,并没有听从父亲给自己做出的命运安排,而是选择了离家出走。“在外地念书的大哥中学毕业后,我父亲想让他学商业,学习做生意,大哥不同意,和父亲吵了几句,大哥一生气,穿上衣服皮鞋就走了……”这是后来王润兰的四妹王硕英写的关于她哥哥王润兰离家出走的回忆。

20世纪30年代,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气焰甚嚣尘上。日军继九一八事变鲸吞东北后,又于1932年在上海挑起了一·二八事变,接着进攻山海关,侵占热河,尔后占领冀东,进逼平津,把侵略矛头指向了整个华北。侵略者的隆隆炮声惊醒了深睡的东方雄狮,全国性的抗日救亡浪潮迅速在中华大地掀起。同年3月16日,中国军队第三十二军一三九师在商震军长和黄光华师长的指挥下,向进犯河北省迁安冷口关的日军发起猛烈反击,用大刀、刺刀、手榴弹等将装备优良的日军第八师团第十四旅团打得落荒而逃。经过两个小时的激战,一举夺回了被日军占领的冷口关。这是长城抗战中唯一的一次进攻战,三十二军从此名声大震,商震将军也因此受到社会各界的赞誉。受此影响,1934年刚刚21岁离家出走的王润兰考入了时任河北省主席兼三十二军军长商震在北平举办的河北军事政治学校第二期,决心用枪杆子保卫千年文明古国不受日寇的欺辱。

参加柏林奥运会遭受裁判不公正待遇

入学后,立志报国的王润兰刻苦学习军事理论和战略战术,这为他以后的军事指挥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早在军政学校创建初期,中共地下党员谷雄一、王启明、陈锐霆、朱静波、程景明等20余人就在商震将军的默许下,在学校秘密建立了地下党支部,在广大教员和学员中积极开展抗日宣传活动,用革命理论和爱国主义思想激发师生的爱国热情。受地下党的教育影响,王润兰和同学们的政治觉悟有了很大提高,学好本领保卫国家、赶走侵略者成为他们最大的政治追求,强烈的爱国主义思想深深地植入了他们的脑海。入学不久,体格健壮、有着良好武术功底的王润兰被选入商震将军创办的西洋拳击队学习拳击。经过勤学苦练,他很快掌握了西洋拳击的基本技术,在动作要领等方面也有他的独创,受到教练员的好评。

1935年底,随着日本侵略步伐的加快,华北局势日渐紧张。日军先后向山海关和驻平津的华北驻屯军大量增兵,并不断向中国守军挑衅。面对日寇的嚣张气焰,一直对日保持忍让和克制的中国军政当局也开始积极整军备战,广大官兵被压抑的爱国激情终于迸发出来,随时准备奔赴抗日战场。为了能够全身心地投入抗战,离家两年的王润兰于1936年初请假回乡探亲,准备在血洒疆场前了结他与父亲的积怨。虽然他当时的出走在那个家规极严、崇尚顺从孝道的旧式封建家庭看来无异于大逆不道,但深明大义的父亲看到一身戎装英姿飒爽的儿子回到家里时,还是原谅了他。深知自古忠孝不能两全的父亲最后在儿子归队前,还以民族英雄岳飞为榜样,鼓励他要为保卫国家不受外辱而英勇尽忠,要在日后的奋勇杀敌中建功立业。也就在这一年,第十一届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德国柏林举行。尽管贫穷落后的中国在首届奥运会上只能派出一个运动员参加,使国人痛感弱国的悲怆,但中国人对奥运的情结却深深地根植在中华大地上,处在抗战全面爆发前夕的中国还是派出了69名运动员参加这届奥运会。王润兰凭借自己出色的拳击功底,在参加奥运会的选拔赛中被选入了只有4个人的拳击项目代表队。

在这次柏林奥运会上,由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一手组织的69名运动员分别参加了田径、游泳、举重、拳击、自行车、篮球足球6个大项的比赛,另外还派出了一个武术表演队和一个体育考察团。中国运动员尽管在正式比赛项目中战绩不佳,但武术表演赛却让西方人另眼相看,人人为之倾倒,特别是双人对练更是深受所到国家观众的热烈欢迎,在欧洲体坛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在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中,由商震资助的两名来自三十二军的拳击手王润兰和靳贵第,分别参加了中量级和重量级的拳击比赛。在拳击赛预赛中,第一场由王润兰出场对战日本选手,他以三局全胜的战绩将蔑视中国的日本选手连续三次打倒在地。在迎战荷兰选手福特时,王润兰打得十分艰苦,在最后一局被对手打得血流满面、几乎站立不稳的情况下,仍然以顽强的意志支撑着,一直坚持到终局依然屹立不倒。此局比赛,王润兰被媒体赞誉为“中国硬汉,虽败犹荣”。

在决定比赛决赛权的最后一场和英国选手对打中,王润兰在第一、第二局均以1比1打平。从第三局开始,王润兰在熟悉了对手拳路、套数,发现了对方破绽后,抓住战机,连续出拳猛击对方头部,重重一拳将对手打翻在地。10多秒钟过去了,对手也未能站起来,裁判判定王润兰以2比1取胜,获得了拳击赛的决赛权。这是中国代表团在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中第一个取得决赛权的选手。正当中国运动员为中国第二次进军奥运会首次取得决赛权而兴奋不已时,想不到在三天后决赛即将开始时,中国代表团领队突然接到奥运会组委会的通知,说王润兰在预赛时已判失败,不能参加决赛。闻此通知,中国全体参赛选手和代表团成员义愤填膺,纷纷表示抗议。王润兰明明在预赛中打败了英国选手,裁判当时已作了明确裁定,怎么三天后又突然变成失败?明眼人自然能看出其中的猫腻。在众议声中,中国领队向组委会进行了多次交涉,一些外国代表队闻知此事后亦纷纷表示声援。但组委会对此事却一拖再拖,几经来往毫无结果。就这样,在众目睽睽的柏林奥运会上,由于国家的落后和政治的因素,组委会一些人公然颠倒黑白,剥夺了中国运动员的决赛权。尽管如此,王润兰在奥运会期间的出色表现还是受到了很多媒体的关注,成为当时轰动一时的新闻人物。愤愤不平的王润兰决心一定要在下一届奥运会上一雪此辱,打出中华拳王的威风,给中国人争一口气。

奋起反抗日寇侵略为炸坦克壮烈殉国

然而,王润兰的梦想很快就被侵略者的枪炮给击碎了。中国奥运代表团回国后不久,日本帝国主义就发动了七七事变,用全面侵华战争的隆隆炮声把中国人民推向了有史以来最为血腥苦难的深渊。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倡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感召下,奋起反抗日寇的侵略,以“一寸山河一寸血”的牺牲精神与侵略者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浴血奋战,不少奥运健儿也纷纷脱下运动装,毫不犹豫地投入到这场气壮山河的反侵略战争之中。王润兰也在回国后不久就担任了国民党三十二军补三团三营排长。在“国破河山碎”的生死存亡关头,他所在部队在全国抗日高潮的推动下,积极投入了抗击日寇的战斗,与法西斯展开殊死搏杀。在激烈的战斗中,广大爱国民众和华北抗敌后援会、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北平学联等救亡团体纷纷组织战地服务团和慰劳队,冒着日军的炮火到前线抢救伤员、送水送饭、搬运弹药,把民众捐献的食品药品和衣物送到前沿战士们手中。身处战地的百姓也踊跃支前,年老的当向导,年轻的抬担架、挖战壕,连妇女儿童也烧开水、烙饼、蒸馒头支援前线,给前线官兵以巨大鼓舞。战斗间隙,王润兰曾激动地对士兵们说:“民众如此支持我们抗战,我们身为军人不多消灭几个小鬼子还有脸见父老乡亲吗?”

七七事变后,日军调集约37万兵力组成华北方面军,以精锐的16万人马沿平汉铁路大举南侵,妄图三个月灭亡中国。1937年8月,日军集中第十四师团、二十八旅团和6个步兵大队,总兵力约6万人,分三路向漳河北岸进击。时任我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的商震将军,按既定作战部署指挥部队在冀南豫北实施正面防御,用层层阻击的战法阻止日军向南推进。9月初,中国守军对南犯日军进行了顽强抵抗,逐次打退了敌人的进攻,在阵地多处被日军突破后,被迫放弃原有阵地,撤向新的地区转移布防。9月14日,为掩护主力部队向新战场转移,王润兰所在的补三团部队奉命在漳河阻击来犯之敌。次日上午,前出到漳河上游附近的日军抓到5名青年农民,逼迫他们涉水领渡,以进攻我军。5名爱国青年相约以立式泅渡法,齐露胸部,诱骗日军。日军以为河水不深,立马派两个尖刀小队(排)跟随渡河,但顷刻间陷入了灭顶的深渊,无一生还。5名中国青年却不见了踪影。随后大批日军在汉奸的带领下准备再次渡河进攻,严阵以待的补三团官兵等到满河蠕动的日军进入火网后,立刻狂风暴雨般向敌人扫射,打得日军阵脚大乱,伤亡惨重。

在爱国激情的激励下,补三团发扬三十二军冷口关敢打必胜的战斗作风,顽强地抗击涉水猛冲的日军。全体参战官兵连续奋战4昼夜,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猖狂进攻。在这场惨烈的阻击战中,中国守军不少前沿连队的官兵因寡不敌众,在猛烈的炮火中全部壮烈牺牲,但却无一人退缩或弃阵逃跑,进攻日军也在河堤上丢下了数百具尸体。恼羞成怒的日军很快调集重兵在飞机、坦克、大炮的掩护下,向阻击阵地的中国守军发起了更为猛烈的进攻,力图消灭这支让他们恨得咬牙切齿的“支那军”。在大炮和坦克的打击下,守军阵地在一阵阵爆炸声中碎石腾空,防线不断被突破,部队损失惨重,人员伤亡过半。面对强敌,王润兰与战友们毫不畏惧,他们抱定“宁做战死鬼,不当亡国奴”的决心,誓死与侵我国土杀我同胞的敌寇血战到底。没有机枪,他们就用打“排子枪”的办法对付敌人的集团冲锋;没有反坦克火炮,他们就用集束手榴弹来炸毁日军的坦克,或身绑炸药与敌人坦克同归于尽;子弹打完了,就用刺刀、大刀与鬼子拼杀,用牙撕咬敌人的耳朵,用手抠瞎敌人的眼睛。

9月18日是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六周年的日子,国军的阻击战进入白热化状态。日军的攻势一次比一次猛烈,阻击阵地上的中国官兵已连续奋战数昼夜,伤亡惨重,粮弹将尽,但所有活着的官兵仍然顽强地坚守阵地,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每当敌人突破防御阵地时,王润兰就率领战士们挥舞着大刀同敌人短兵相接,用肉搏战将鬼子反击下去。在惨烈的格斗中,有着1米8以上个头的王润兰用高超的武术打得进攻日军官兵魂飞魄散,十多个围攻他的鬼子个个成了刀下鬼。在第二天的最后一次反击时,一阵敌人的炮火猛烈袭来,王润兰负伤倒在了血泊之中,但他坚决不下火线,仍以顽强的毅力继续指挥作战。战至9月21日拂晓,整个漳河北岸横尸遍野,敌我双方的尸首布满了整个阵地。此时的王润兰连队只剩下王润兰等十余个伤员仍在坚持战斗。当数辆日军坦克再次攻上阵地时,身负重伤的王润兰以最后的气力奋力跃起,抱着集束手榴弹和几名身绑炸药的战士一起扑向敌人的坦克,随着一阵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王润兰等年轻的生命在血与火中得到了永生。

从1934年投笔从戎考入军校,到1936年奋战奥运会,再到1937年在抗日战场上为国捐躯,短短四年间,王润兰从一个舞枪弄棒的朴实汉子,转变成抗击外虏而壮烈牺牲的民族英雄,完成了他短暂人生的巨大跨越。王润兰牺牲后,国民政府授予了他“民族英雄”的称号。由于诸多的历史原因,这位中国奥运史上的民族英雄和抗战烈士,却被历史封存了数十年而鲜为人知。据史料记载,当年参加柏林奥运会的不少选手也像王润兰一样,他们在回国后不久便以中国军人的身份英勇抗敌,为抗击日寇的侵略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当中有进入复赛的撑竿跳高运动员符保卢,他在1938年武汉保卫战的一次对日空战中献出了年仅24岁的生命。另外两名奥运拳击选手靳贵第和靳桂,分别在1937年的安阳保卫战和1938年的台儿庄战役中壮烈殉国。

所有这些浴血沙场的中国奥运勇士们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捍卫了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民族尊严,也诠释了中国军人誓与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他们都是中国奥运史上不该忘却的民族英雄。正如王润兰的后人所说:“祖先曾经做过轰轰烈烈的大事,为了国家和民族而牺牲,死得英勇不屈,这是一件很值得自豪的事情。尤其在遇到挫折的时候,一想起这段历史,总会让人感觉热血沸腾,充满动力。”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