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密约》是假的,袁世凯的《中日民四条约》才是真的

南海城管 收藏 130 2897
导读:袁粉们诋毁孙中山很重要的一个观点就是:孙中山向日本允诺“满蒙任取之”并且有所谓的“中日盟约”,其实这个所谓的“中日盟约”好好的研究一下其实漏洞百出,所谓“满蒙任取之”应该是日本出于某种目的抛出来的抹黑孙中山先生子虚乌有的东西。 咱们可以从几个方面分析一下: 首先,日本抛出来的这个所谓的“中日盟约”是单方面的东西,真实性值得怀疑。 这个所谓的“中日盟约”也是日本方面抛出来的一个单方面的东西,仅凭日本山田纯三郎回忆录就可以给孙中山“定罪”?有没有中方的证物可以佐证?我们都知道,既然签

袁粉们诋毁孙中山很重要的一个观点就是:孙中山向日本允诺“满蒙任取之”并且有所谓的“中日盟约”,其实这个所谓的“中日盟约”好好的研究一下其实漏洞百出,所谓“满蒙任取之”应该是日本出于某种目的抛出来的抹黑孙中山先生子虚乌有的东西。

咱们可以从几个方面分析一下:

首先,日本抛出来的这个所谓的“中日盟约”是单方面的东西,真实性值得怀疑。

这个所谓的“中日盟约”也是日本方面抛出来的一个单方面的东西,仅凭日本山田纯三郎回忆录就可以给孙中山“定罪”?有没有中方的证物可以佐证?我们都知道,既然签约,最起码是一式两份的,也有可能是一式多份,就签普通经济合同的都知道不可能只有一份,应该是签约的双方都有保存,而到目前为止,爆出来的都是日本方面的条约,而没有中国方面的条约可以佐证,请问你怎么知道日本人不会造假呢?日本人作假也是一贯的,比如共产党打的著名的平型关战役据日本方面的记载日军只不过死了几十个人,这可能吗?可是有些人却偏偏相信,不知道他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既然这么多人质疑所谓“中日密约”的真实性,日本人为何不敢把“中日密约”的原件拿出来示人呢?原因就是日本人心虚。

其次,这个所谓的“中日盟约”中方代表的签约资格问题。

就算咱们找不到中方的证据(中方保存的条约)证明这个所谓的“中日盟约”的真假,那就姑且按照日本人的说法来探讨这个所谓的“中日盟约”吧。 那么很显然这个所谓的“中日盟约”是没有法律效力的。为什么? 很简单,1915年2月5日孙中山是中华民国的总统吗?他能代表国家签署条约吗? 当时孙中山已经辞去民国的大总统让位给袁世凯,所以,即使有这个所谓的“中日盟约”,那么这个所谓盟约也是没有法律效力的。做个假设,假如我们任何一个平民老百姓人去跟日本说,台湾中国不要了,送给日本吧,那么日本的反映会怎么样?第一反映就是你脑子有问题,你又不是中国政府,你代表不了中国,你说的话根本不管用。这么简单的问题日本人会不知道?这也是这个所谓的“中日盟约”真实性的疑点之一。极有可能的是日本人伪造了这个东西拿去忽悠袁世凯,你看我跟反对派都签了约了你要是不答应二十一条我就支持孙中山。 袁世凯也不辨真假,急于当儿皇帝,心想老孙签得咱也签得,不然日本人就支持老孙了。于是袁世凯就签了《民四条约》。

再次,这个所谓的“中日盟约”日方代表的签约资格问题。

这个所谓的“中日盟约”日方的代表是满铁株式会社理事犬冢信太郎和满铁社员山田纯三郎,请问涉及到两个邦交的条约怎么会由一个破公司的职员来签定?就算所谓的满铁在某些人眼里很强大,但也只不过是一个公司而已,一个公司的职员有资格代表日本签有关国家的条约吗? 就如同中国移动什么之类的公司有资格去跟其他国家的政府签定国家条约吗?这简直就是笑话。 那么以后怎么兑现盟约呢?把山东什么的割让给“满铁”?

可笑根本不符合逻辑的东西真假难辨的东西,居然也有人相信,而且居然还如获至宝地捧出来作为证据来抹黑孙中山,这就不能说是天真幼稚了,这就是别有用心罢。

而袁世凯签的《中日民四条约》却是真的,大家对比看一下,什么叫做条约:

本条约及附件与同日期的关于山东省之条约及附件又总称为《中日北京条约》或《中日民四条约》。

本条约于一九一五年六月八日在东京交换批准。

2.关于山东之条约

一九一五年五月二十五日,

大正四年五月二十五日,北京。

大中华民国大总统阁下及大日本国大皇帝陛下,为维持极东全局之和平并期将现存两国友好善邻之关系益加巩固起见,决定缔结条约。为此,大中华民国大总统阁下任命中卿一等嘉禾勋章外交总长陆徵祥,大日本国大皇帝陛下任命特命全权公使从四位勋二等日置益为全权委员。各全权委员互示其全权委任状,认为良好妥当,议定条项如左:

第一条 中国政府允诺,日后日本国政府向德国政府协定之所有德国关于山东省依据条约或其他关系对于中国享有一切权利、利益让与等项处分,概行承认。

第二条 中国政府允诺,自行建造由烟台或龙口接连于胶济路线之铁路。如德国抛弃烟潍铁路借款权之时,可向日本国资本家商议借款。

第三条 中国政府允诺,为外国人居住、贸易起见,从速自开山东省内合宜地方为商埠。

第四条 本条约由盖印之日起即生效力。

本条约应由大中华民国大总统阁下、大日本国大皇帝陛下批准,其批准书从速在东京互换。

为此,两国全权委员缮成中文、日本文各二份,彼此于约内签名盖印,以昭信守。

中华民国四年五月二十五日

大正四年五月二十五日

大中华民国中卿一等嘉禾勋章外交总长陆徵祥

大日本帝国特命全权公使从四位勋二等日置益

订于北京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