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脱光内衣,脑中一片空白 感觉很爽


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脱光内衣,脑中一片空白 感觉很爽

她家教很严,但这次却做出惊人之举



35岁的林紫藤生于河南郑州,5岁时随部队工作的父亲到山西太原,在那里度过童年少女时代。高中毕业后,林紫藤随转业的父亲回到郑州,在一家工厂上班,母亲是普通的家庭主妇。林紫藤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目前都在郑州工作。



“其实这次来重庆拍摄人体写真也是一次冒险,家里人都不知道,要是爸爸知道了,还不把我打死。”林紫藤说,小时候父亲对她管教很严,她至今还不会游泳和跳舞,在父亲眼里,女孩子不去跳舞和游泳是“家教好”。“我长这么大,很少违背过父亲的愿望,即使是婚姻大事也是由父母做主。”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看到那篇黄老师拍摄人体写真的报道后就有一种冲动,我想去试试。”林紫藤说,她到重庆那天下午,远在郑州的妈妈还打电话问她要不要晚上回家吃饭。



林紫藤想做模特的愿望已经很久了。



在33岁那年,林紫藤与丈夫离婚,8岁的孩子判给了丈夫,她也辞去工厂的工作,应聘到一家酒店做管理。“酒店里经常有模特走台或者演出,看到舞台上那些美丽的女模特走猫步,台下摄影师闪光灯乱闪,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有时女同事们在一起洗澡,都夸我身材好,真是做模特的材料。但想都不敢想,怕家人反对。”



林紫藤与黄兴贵取得联系后,并没有马上决定到重庆来,她先是多次与黄老师在电话中沟通。黄告诉她,几天内重庆卫视采访他拍人体的报道就要播了,请她先看看再决定。


第一次试镜感觉就爽



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轻解内衣,她脑中一片空白



林紫藤还在郑州开了家女性用品小商店,尽管挣钱不多,但比起黄兴贵来还算宽裕。林紫藤告诉黄兴贵,这次拍摄是自己出钱,不要黄老师出任何费用。黄答应她吃在他家,帮她在重庆找住处。



“要来就早点来吧,现在重庆是桃花盛开时节,适合野外拍摄,晚了就没有这样好的风景了。”老黄在电话中的“鼓惑”很起作用,23日中午林紫藤登上郑州到重庆的火车。



黄兴贵并没有马上安排拍摄。他先让林紫藤看自己过去拍摄的照片,有关人体艺术的光盘,甚至国内媒体报道的负面新闻都让她看。按照黄兴贵的话说,这叫适应,找找艺术感觉。



林紫藤没住酒店,黄兴贵就在自己家附近找间空房子让她住,黄夫人也很热情,这缓解了林紫藤的心理压力,她感觉在黄家像在自己家一样。



“当天晚上(24日),黄老师就告诉我要签个拍摄合同,他拿给我看了合同文本,我就将文本传真给我郑州的好朋友看了。但我没有签,我相信黄老师是个遵守承诺的厚道人。”25日一大早,林紫藤就与黄兴贵到事先选好的永川黄瓜山风景区拍桃花,黄兴贵夫人也一同前往。他们借了辆小车。



黄兴贵依然喜欢用传统相机拍人体,这次他准备了十多个胶卷,其中特意带上几卷黑白胶卷。他认为数码相机拍的东西怎么都不如胶片上的效果好。他也不希望在电脑上修改自己的照片。“基本不用闪光灯,用自然光线最好,柔和,美,自然。”



25日清晨,黄瓜山雨后初霁,远山如黛。尽管漫山桃花、梨花和油菜花笼罩在薄雾之中景致宜人,但习习微风吹来,身披浴巾(事先在车上脱下衣服,用浴巾裹身)的林紫藤颇感凉意。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轻解内衣,当时黄色轻纱绕身的林紫藤脑中一片空白,她只能隐隐听到远处按相机发出“咔嚓、咔嚓”的快门声。



老黄也是个怜香惜玉的人。“那天中午,油菜花地很潮湿,我又不习惯山路,不小心就会滑倒,一路上都是黄老师搀扶。”谈到拍摄经历,林紫藤眼里充满对黄兴贵的感激之情。



“我怕她身体暴露时间久了会冷,一个景点迅速拍几张就赶快让她披上浴巾。”黄兴贵说,两天时间中,实际拍摄时间并不多。到茶山竹海深处拍时,因为太冷,他们选择了下午气温最高的时间段,拍完了就回永川休息。黄夫人还是没有去现场看他们的创作,一人留在永川等他们。



她想做人体摄影模特



身体仍有局部赘肉突起,他巧妙地用“道具”遮掩



黄兴贵对林紫藤在拍摄现场的表现颇为满意。



“开始我还担心,一个从没接触过任何人体模特专业训练的人,能否领会到人体艺术的真谛。加上她年龄偏大,又生过孩子,体形会不会影响造型等问题,让我拿不准。但她有勇气到重庆来找我,即使拍出来不满意,我也会满足她的愿望。”黄兴贵说,通过接触,他发现林紫藤对人体艺术悟性很高,只要你告诉她你要拍摄的角度、造型,她会很快领悟到。她对光影的感觉也很好。



毕竟是30多岁的女人,即使林紫藤平时注意节食,身体仍有局部赘肉突起,影响成像效果。黄兴贵巧妙地用“道具(纱巾等)”遮掩,或者将局部缺陷有意隐藏在山林(竹子,茶树)后,对此,老黄也很得意,“拍出来的照片要是不看面部,一般人以为是20多岁的模特身材呢!”



老黄的另一个得意之处是,他拍人体写真很多年,以前总是集体活动,模特摆什么造型都是主办者说了算。这次拍摄老黄是“导演”,他可以按照自己的要求拍。“以前都是夏天、秋天拍,春天还没有拍过呢,这次总算拍出‘人在花丛中’的感觉来了。”



2天拍摄下来,林紫藤对人体艺术的理解也与拍摄前大不同了。



“最初的想法很简单,黄老师拍人体找不到模特,我想拍不知道找谁拍,又不想在家乡找摄影师,遇到黄老师就是各取所需。”林紫藤告诉记者,以前也许是好奇,或者就是自己想找寻与以前不一样的生活状态。现在她对自己的身体更自信了。“黄老师很会启发人,他尽量避免我身体上的某些缺陷,有时我看他为了一个角度会沉思很久,也许在他脑子里,只有画面,只有唯美,只有光影。”



“你会把这些照片拿给你朋友看吗?”记者问。



“暂时不会,更不会让家人知道。我想象不出父亲看到这些照片时的反应。如果有可能,我会长期隐瞒下去。假如有一天让他们看到了,那时我会找个恰当的理由解释这一切。”



[评论] “圣诞日”是作践孔子吗? 评

[军事] 美媒体诬我国用高能激光致盲其卫星

[法制] 吉林通化连杀13人疑犯作案动机不明

[奇闻] 花蛇偷鸡蛋激怒白猫 引发猫蛇混战

[历史] 马克-吐温助海外华人 自称义和团员



[社会] 变性美女委托媒体发布征婚公告

[内幕] 二战日本自杀性神风特攻队死亡之谜

[人物] 邱晓华:让人从数字中站立起来

[杂志] 环球:性内容与中国电影分级之惑

[杂志] 名望:看那群名副其实的美国千金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精致的美少女








“儿子知道了什么办?他会不会责怪你‘草率’?”



“我想不会,他们毕竟接受的教育与过去不同了。再说这是我的事,与别人有什么关系呢?”



林紫藤很喜欢重庆的山水,她要在重庆多玩几天。希望回家后减肥,再多读些东西方艺术方面的书提高修养,或者去参加健美操锻炼。如果一切顺利,五月她要再来重庆,还请黄老师拍她,她想做个专职的人体艺术摄影模特。“那时拍出来的作品一定与现在的不一样,我有信心将青春的尾巴定格在胶片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