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高利贷主携13亿潜逃被抓 八成债主为公务员

买啥啥跌郁闷1 收藏 0 338
导读: 在近期连续发生高利贷崩盘事件的温州,上周末,另一起惊人的高利贷案被引爆,其中可能牵涉当地一些公务员的投资资金。   事情缘起是:温州市永嘉人施晓洁,于2009年前后以为当地龙头民营企业顺吉集团融资的名义,以高利率向社会筹集资金约13亿元。施晓洁与丈夫刘晓颂于本月21日携带这些资金举家潜逃,数日后施晓洁、刘晓颂被永嘉警方抓获。   由于施晓洁原是顺吉集团的财务人员,加上传说她是顺吉集团董事长施顺吉的亲戚,案发后,这起高息集资的多名债主上门围堵顺吉集团,追讨欠款。   本报记者调

在近期连续发生高利贷崩盘事件的温州,上周末,另一起惊人的高利贷案被引爆,其中可能牵涉当地一些公务员的投资资金。


事情缘起是:温州市永嘉人施晓洁,于2009年前后以为当地龙头民营企业顺吉集团融资的名义,以高利率向社会筹集资金约13亿元。施晓洁与丈夫刘晓颂于本月21日携带这些资金举家潜逃,数日后施晓洁、刘晓颂被永嘉警方抓获。


由于施晓洁原是顺吉集团的财务人员,加上传说她是顺吉集团董事长施顺吉的亲戚,案发后,这起高息集资的多名债主上门围堵顺吉集团,追讨欠款。


本报记者调查得知,施晓洁一家在永嘉开设有多家担保公司,经营高利贷业务,施晓洁所筹集的资金主要集中在家族的担保公司。目前尚无确凿证据显示此案与顺吉集团有关联。


施晓洁夫妻目前以涉嫌集资诈骗被拘留。但13亿巨资仍下落未明。


“8月份有8亿多元资金流出,其去向无法查证。”施晓洁家族一家开户银行的一位知情人士向本报透露。


更引人注目的是,据部分债主反映,这起集资案中的债主,相当部分是永嘉当地有一定级别的公务员。


“我们债主圈内的人估算,这起案子中大约有八成的债主是公务员,有的是局级以上的,现在这些人都想低调收回资金了事。”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债主告诉记者,温州的高利贷债主许多是小额放贷人,知道一些圈内人的情况。


这意味着,在温州,随着连串高利贷事件密集爆发,“官银”介入高利贷的身影若隐若现,其进出路径渐显清晰。“官银”,是官员资金在长三角一带流行的俗称。


本报记者向永嘉警方求证上述说法。一名负责此案的夏姓警官表示,自己不清楚具体案情,警方调查清楚后会向社会公布。


“官银”高利贷路径


“8亿官银”疑云


据了解,此案的核心人物施晓洁,原为顺吉集团财务部人员,于2009年9月离职。之后,她以顺吉集团的名义伪造了一些资料给下家或者银行。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施晓洁离职后,顺吉集团有时财务工作繁忙时,也会叫施晓洁送一下资料到银行,她是利用这一机会以顺吉集团的旗号对外进行高利贷集资,为其家族的担保公司提供运作资金。


“集资时年息有高有低, 借贷资金利率在24%到140%之间,最高的年息达到140%以上。”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集资案债主告诉记者。


施晓洁家族一家开户银行的人士透露,在8月份通过银行账户获悉,施晓洁夫妻一个月中打出资金有8个多亿。银行有初步查询过,“这8亿资金出处账户的户主都无法查找,要么身份是虚构的,要么人已经失踪。”


案发后,顺吉集团于9月24日刊发公开启事,称顺吉集团经营状况正常,外埠谣言已对其声誉造成影响,对于散播谣言的机构和个人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顺吉集团为永嘉当地一家国家公路施工总承包一级企业,注册资本6580万元。旗下有多家从事市政工程、混凝土制品、建材设备、水电开发等业务的控股子公司。


但许多债主并不相信顺吉集团称此案与其无关的说法,仍然纷纷找顺吉集团追讨“欠款”。


若隐若现的“官银”身影


“你说说,这个钱还能不能要得回呢?”此案的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债主向本报记者提出这样的疑问。这位债主的丈夫是温州当地一位公务员,有一笔借款陷于此案。


“真是有冤无处诉,那么多钱不知去向,借了多少又不好说,还得尽量保持低调,更不好起诉到法庭。我都快得抑郁症了!”她向记者诉苦说,此案中好些债主的情况都和自己类似,“现在很多去永嘉报案的人都没有被做笔录,可能是不敢张扬,想私底下先收债。”


而温州当地政法界一些人士也告诉记者,官员私人资金进入民间高利贷的情况“非常普遍”。


“这些因为高利贷崩盘跑路的老板或者担保公司,一般都和当地公务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现在有些人就是靠这个发财。”一位温州司法界人士介绍说。


记者在之前调查类似的非法吸收存款案或者集资诈骗类案件时,官员资金进入高利贷不仅普遍,且明显。


比如,今年年初,温州市龙湾公安局在侦查周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时,发现债主名单中的人均为当地司法机构人士,牵涉的受害人资金从 2000多万、1500万、2075万、3500万到8000万不等。


“你一般的级别或者额度,人家高利贷还不要你。”龙湾的一位公职人员私下告诉记者,“通常的规则是,我帮你办事,你帮我放高利贷,互相利用,其实形同一种变相的行贿行为。”


关系图谱


在轰动一时的原温州市瓯海区委书记谢再兴碎尸情妇案中,“官银”介入高利贷的身影更为清晰。


温州一位了解案情的政法界人士介绍说,在瓯海当地,有人帮谢再兴操作放高利贷。谢以1000万为本金放在某担保公司,获取每月5分的高额利息,由于谢的特殊身份,每月50万利息在11月之前都打入情妇邵的银行卡,杀人后谢一次性全部取走本金。据称,这个担保公司的人,被纪委和杭州警方找去谈过几次话。


在公开判决的案件中,官银与高利贷缔结的另一案例,是今年上半年浮出水面的云天房开案。


温州云天房开公司与平阳房管局合演的套取购房资金的把戏。房开首先是以6亿多元高息集资拿地,其中包括了相关监管机构官员的资金。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些资金中,基本都在月息3分起,如此利滚利,资金的缺口越卷越大。这些有资金参与赚高息的官员为了保证自身资金安全,开始联手与房开老板非法融资。


平阳县检察院关于此案的档案显示,云天房开公司及其关联的公司向银行、社会借贷、一房多卖套取资金等手段涉及的金额近20亿元,直接债权人(单位)60余人,间接债权人八九百余人,范围波及龙湾、泰顺、平阳三个区县与天河镇少15个村3万余人,泰顺与平阳近2000户购房户,牵及建筑施工企业5家。


在这个过程中,云天房开负责人徐世国与平阳县房管局相关官员相互配合,对其所开发的平阳“鳌江21世纪商住广场”实施一房多卖,多次予以预售重复登记备案,最多一套经平阳房管局预售登记备案达11次,骗套取无辜购房人资金达3亿多元。涉嫌合同诈骗,双方目前均被判刑。


实际上,官银参与高利贷,并非是温州独有的现象。浙江省江山市有关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禁止党员、国家工作人员参与非法民间融资的意见》(下简称《意见》),是浙江省首个严禁公务员涉足高利贷的文件。


对此,中国人民银行江山支行的相关负责人则称:出台此类意见是要求公务员起到良好的示范作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