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阵阵]《碧血千秋与孤魂游荡》

素行天下 收藏 0 176
导读:《碧血千秋与孤魂游荡》 2011年9月13日,十九名远征军将士遗骸自缅甸,经中国瑞丽、畹町和腾冲猴桥口岸回到祖国,安葬在腾冲国殇墓园。昨天,秋雨连绵,滴滴入愁肠。中国远征军战士遗骸,在安魂曲的伴奏下,由专人列队护送,安放在国殇墓园忠烈祠。国殇墓园安葬着当年收复腾冲时阵亡的远征军将士以及来华助战的盟军美军少校麦姆瑞等十九名官兵的忠骨。今天,从缅甸归来的十九位远征军英烈的忠骨与生前的战友一起安息在这里。来自各地的远征军老兵、缅甸华侨、佛教人士以及曾与中国远征军组成盟军的美军、英军后人,共同见证了

《碧血千秋与孤魂游荡》

2011年9月13日,十九名远征军将士遗骸自缅甸,经中国瑞丽、畹町和腾冲猴桥口岸回到祖国,安葬在腾冲国殇墓园。昨天,秋雨连绵,滴滴入愁肠。中国远征军战士遗骸,在安魂曲的伴奏下,由专人列队护送,安放在国殇墓园忠烈祠。国殇墓园安葬着当年收复腾冲时阵亡的远征军将士以及来华助战的盟军美军少校麦姆瑞等十九名官兵的忠骨。今天,从缅甸归来的十九位远征军英烈的忠骨与生前的战友一起安息在这里。来自各地的远征军老兵、缅甸华侨、佛教人士以及曾与中国远征军组成盟军的美军、英军后人,共同见证了隆重的归葬仪式。

来自汉传、南传、藏传佛教三语系的数十位佛教高僧,佛光山住持心培法师、灵鹫山佛教教团创办人心道法师等高僧,亦专程从台湾赶赴腾冲,共同燃香、诵经,为中国远征军忠魂超度,举办佛教追荐法会。祭桌上供奉着“中国远征军全体阵亡将士”、“滇西遇难同胞”、“中国远征军盟军阵亡将士”三个灵位。中国武警战士为十九名远征军将士遗骸敬礼,健在的部分老兵纷纷向战友遗骸招手致意, 八十六岁的远征军老兵吴正光竖起大拇指赞叹不已,一些老太太在忠烈祠旁烧香烧纸为忠魂祷告,许多志愿者为每一个烈士墓碑插上洁净的秋菊花;各界人士向抗战将士纪念碑敬献花圈寄托永久的思念。为此,腾冲来凤山松柏起舞;叠水河瀑布激动万分,高黎贡山之巅哀乐回荡,不停地呼唤着阵亡将士的英名……

1944年9月14日(昨天),是我家乡腾冲光复的时刻,也是我刚生下不久的日子。六十七年前的这一天,国民革命军第二十集团军五十三军、五十四军以及腾冲五个预备师,历时四十七天的“焦土抗战”,终于全歼守城日军,从日寇手中收复了边城腾冲。抗战胜利后,当时的国民政府和家乡人民,为纪念和哀悼收复腾冲而阵亡的将士,特在来凤山下,大盈江畔,叠水河瀑布上,建立了一座永久性的国殇墓园。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当时守护陵园的负责人正是我的五公,他名叫莫策阳,是远征军一位校官,复员后受祖国和人民重托到国殇墓园守护英灵。我小时候,父亲经常带领一家人去国殇墓园与五公团聚,因而对陵园建筑设施十分熟悉,不时还能吃上由一个哑巴军人伙夫做的南瓜糯米饭,也不知为什么,吃起来就是特别、特别的香。自哑巴伙夫死后,我再也没吃过那种香喷喷的南瓜饭了。

腾冲国殇墓园的小团山,从山脚一直到山顶铺满了墓碑,墓碑上写有抗日烈士的名字、军衔,山顶耸立着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光复腾冲阵亡将士纪念塔,塔基正面刻有“民族英雄”蓝色大字,其余三面为腾冲抗战纪要铭文。忠烈祠悬挂着由蒋中正题、腾冲历史名人李根源书写的“河岳英灵”匾额和“碧血千秋”碑刻;另有民国元老于右任手书“忠烈祠”匾和“天地正气”碑文;祠内外立柱悬挂国民党将领何应钦和远征军二十集团军军、师将领各类题联;祠内正面为孙中山像及遗嘱、腾冲李根源先生的《告滇西父老书》;两侧墙体镶嵌着9618位阵亡将士题名碑20余方。此外,意味深长的是,在墓园内不显眼的地方,还有一座侵略日军指挥官藏重康美(大佐),及桑弘、太田(大尉)的墓冢,其碑刻由历史名人李根源所撰“倭冢”二字,想必是将侵略者的白骨留作历史的见证罢了……。

是啊,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国家民族兴亡,鞠躬尽瘁,虽死犹生;为侵略而战,客死他乡,遭人唾骂,这便是死与死的不同结局。

曾记否?上个世纪60年代末,老朽一代人不幸赶上“文化大革命”,在那“红色专政”的岁月里,不知发生过多少可歌可泣的历史事件。正是我们这一代人,逃不过“红卫兵”运动的洗礼,遭受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工农兵再教育”的悲惨命运。倍感失落的一代,对国家、民族、个人的前途失去了信心,致使中国的知识分子在人生十字路口徘徊不定。与此同时,有一部分云南知识青年,被缅甸共产党的“革命斗争形势”所吸引,盲目参与了“国际革命”的行动,他们穿越国境,投进缅甸北部大森林,加入“缅甸人民军”。

1966年,缅甸仰光华人学生掀起“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导致缅甸政府强烈反华,促使中国政府严正抗议,公开支持“缅共”。把“缅共”斗争,视为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一部分。1968年,败退到中国境内的彭家声部,经过严格训练和重新装备之后,以“缅甸人民军”的名义进入果敢,接连攻克红岩、慕太、邦永等地。这异国的红色革命,一下子吸引了众多前途迷茫的中国知识青年,炙热的革命激情让他们不留任何退路,以至战死疆场,亦无反顾。对于50年前,中国知青穿越国境,投身“缅共革命”,官方没有任何公开的资料。至今没有人承认,也很少有人了解内情,很多事只能意会,不可言传。因而,这个故事,只能自己说给自己听了。

是啊,四十年前,缅甸汹涌的红色激流,把一部分中国“红卫兵小将”卷进了国际斗争的漩涡,这些热血青年万万没有想到,等待着他们的却是一个死无葬身之地的结局。历史证明,他们无为的冲动和牺牲,一文不值。谁也不会追认他们是“无产阶级”的英雄和烈士。当年,究竟有多少红卫兵小将加入“缅共”,无从考证。仅有的一点资料表明,1966年“缅共”只有数千人,而到1970年“人民军”武装人员就增加到三万。“缅共”以优势的兵力,让战场硝烟弥漫,迫使缅甸政府军节节败退。被胜利冲昏了头的“人民军”,紧接着贸然开展“南下战役”,长途奔袭缅甸的第二大城市腊戌,致使孤军深入,遭到政府军飞机坦克的猛烈攻击,伤亡惨重,不得不全线溃败。

在这次战役中牺牲的中国“知青兵”无以计数。其中有一位“小将”,就是我老伴高中同学的弟弟,名叫潘国英,腾冲县城一街人。他于1968年越境加入“缅共”,是人民军最早的“知青兵”之一。在不到两年的侦察兵生涯中,他执行过百余次战斗任务,十几次立功受奖,威震眉公河“金三角”,号称“中国潘”。据说,“南下战役”后,潘国英带领侦察班外出执行任务,遭到伏击。原来,敌人为了捕获他,在他们的必经之路埋伏了三天,结果他一出现,就被子弹打断了两腿,他忍着巨痛用火力压制敌人,迅速指挥后面的战友撤退。可是,他再也没有撤下来。听老百姓说,政府军把他抓住后枪毙了,并扒光身体,暴尸于街头。从此,一个鲜活的生命烟消云散,没人知道尸首埋于何处,只记得他死时才19岁。

1989年3月,缅共东北军内部兵变,宣布脱离共产党,并与缅甸政府达成协议,成立了拥有自己军队和高度自治的禅邦第一特区政府,由彭家声出任主席和同盟军总司令。缅共其余三个军区相继成立邦、禅第四特区、佤邦第二特区、克钦第一特区自治政府,缅共中央主席德钦巴登顶流亡国外,至此,缅甸共产党正式宣告破产。

历史烟云晃眼即散,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今天,抗日远征军阵亡将士终于魂归祖国,而那些为“共产主义”战死在缅甸的年轻生命,却成了谁也不敢承认的一群孤魂野鬼。置此,老朽心情更加沉重,在抗日将士魂归故土的大喜日子里,却免不了要为远在异国的年轻孤魂哀叹!古人云:“人生在世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汉青”,这就是生命的价值观。抗日将士为国捐躯,死得其所,永垂不朽;而中国知青的“国际行动”却是盲目的一次感情冲动,也是一种执着的愚痴和愚昧。

……假若、假若中国没有“文化大革命”,假若、假若中国的知青早能明心见性,不搞政治迷信,就不会做出这样无为的牺牲!是啊,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生命属于自己也只有一次。当一个人的生命走到尽头之时,是否会真正想到,“为谁而生、为谁而死”的话题来呢?……

如今,希望我们这些同时代的生者和战争的生还者,能站在大慈大悲的角度,大胆地超度一下远在异国游荡的孤魂吧,愿他们长眠于地下,永久安息。呜呼哀哉,尚饗!

2011.9.15.观茂 写于腾冲叠水河太极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