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山1938/1940 正文 六十七

greeksun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4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43.html[/size][/URL] 第二节 参谋长张克侠先向风尘仆仆的一众官佐通报了台儿庄作战的形势。 昨天入夜后,镇守台儿庄的池峰城部动用最后的家底儿组织敢死队反击。日军不意我方久战之下,仍能决死夜袭,顿时为之气夺,战局竟然完全翻转,三十一师一举克复大半个庄子。与此同时,汤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43.html


第二节


参谋长张克侠先向风尘仆仆的一众官佐通报了台儿庄作战的形势。

昨天入夜后,镇守台儿庄的池峰城部动用最后的家底儿组织敢死队反击。日军不意我方久战之下,仍能决死夜袭,顿时为之气夺,战局竟然完全翻转,三十一师一举克复大半个庄子。与此同时,汤部七十五、八十五两军也有望于枣庄、峄县一带截断敌之退路。日军方面应亦发觉侧翼有被我迂回包围的危险,遂急调赤柴第十联队回援支队部,继而连夜拔寨北退。岂料此一来,台儿庄当面之六十三联队主力立时形同孤军,基本成为濑谷启“我们撤,你掩护”战略的垫脚石;与它堪作难兄难弟的坂本支队也陷入七十五、八十五两军重围之中……战区长官部鉴于戎机乍现,已令第三集团军力阻增援之敌南下,同时敦促汤部尽一切之可能围歼坂本支队。

“据我判断,第二十军团汤恩伯部能否发起主动且有效之进击,已成全局之关键。不过,李长官指挥起他们来,好像并不得心应手……”张克侠面露忧色。

“那还不明摆着,连李长官在内,五战区有一个算一个,除了下面光脚板、腰里扎草绳的川军,其它大都是西北军旧部。就他汤军团是黄马褂、御林军……咱们来山东就算饿着肚子也得跟鬼子玩儿命,那些少爷兵也就在委座面前踢个正步、耍个枪操什么的。”黄维纲显然对中央嫡系并不买账,话里话外夹枪带棒。

“雨辰,不可失之片面!”参谋长急忙出言劝止,“凡抗日之部队,便不分中央与地方。听李长官说,二十军团连日作战伤亡亦为不轻。汤军团长一边要听命于徐州,一边还得仰武汉鼻息,出工不出力不行,伤亡大了往上又交待不过……也难啊。”

这些在林重听来属于无关战事的政治,因此一直心不在焉。看张克侠竖着手指捅了捅屋顶,他也呆呆地捧着肿偏了的面颊仰头去看房梁,烂漫得如同一个无辜遭了天谴的童军。发觉我正笑殷殷地望着他,这个一贯比土匪奸、比兵匪横的家伙脸上居然流露出瞬间的羞涩。当然,那也只是瞬间,他立刻反应过来其开局并不美好的就医经历之所以有了一个惨痛的结局,很大程度是拜我所赐,于是眦牙咧嘴、恶狠狠地回瞪了我一眼。

嘿嘿,我真的很喜欢他!客观地说,如果他不是从早到晚把窑姐私生活挂在嘴上,他的长相不仅谈不上粗鲁,简直算得上有几分帅气:两条眉毛一高一低,显得漫不经心、镇定自若;丹凤眼配上一只略有点勾的鼻子,透着奸险和游刃有余……最重要的,我们能一起出生入死。我想,无论是我还是他,都能毫不迟疑地顶替对方面对死亡。古人谓之袍泽,我谓之兄弟!

“雨辰,配补我部的兵员今已在黄口、商丘两地集结。我已经电询军团长,请你分派人手前往两地,接收新兵后就地整训,五战区调集来的枪支军械不日也可分别运抵。诸位,”他转向所有人,“台儿庄之战三日内必有结果,我军胜算颇大。然敌之一部坂本支队原属于临沂板垣师团建制,此战中若不能全歼之,残部必向临沂回退;敌第五师团亦断不会坐视股肱受困,必全力猛攻临沂,以期与坂本部队取得联系……诸位,现在敌我拼的即是时间!谁能快速补充、恢复实力,谁便取得主动。军团长让各位前来接收兵员,绝无半点削兵予人之意,实在是干系重大,非诸公难当此任!”他的一番话刚柔并济、缓急得当。尤为关键的是,在场的即使是最笨的人都不难领悟到这样一种现实:台儿庄之战或有善局,然而对五十九军来说,更严峻的磨难才真正开始。少数机诈如我的,甚至还额外听出一层明显不祥的暗示。

人们开始陆续往外走,以官阶为序,我只能等在最后。

“徐渡,你出去跟大伙儿道别一下,再回来见我。”

“啊?参谋长,我不跟去接收新兵?”我满腹狐疑,生怕领会错了意思。

“恩。”

张克侠并不打算此刻尽言,他正忙着与桌边的黄维纲埋头商量某种显然更为紧要的事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