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阵阵]《青松翠柏护忠骨》

素行天下 收藏 0 152

《青松翠柏护忠骨》

打开尘封的记忆,腾冲国殇墓园的往事历历在目。小时候,父亲常带领一家人去国殇墓园与守灵人(我的五公)团聚,我因此能吃上由一个哑巴军人伙夫做的南瓜焖糯米饭,算是人生的一种快乐。……

当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回眸腾冲国殇墓园时,贸然想起,在把“死”与“生”看得同等重要的国土之上,只有一块以“国殇”命名的墓地。这在中国,恐怕是绝无仅有的事。今天,被重新唤醒的历史让我明白了“国殇”的真实含意,原来这两个字是代表着整个中华民族的悲哀和整个国家历史存亡的悲哀!

腾冲国殇墓园坐落来凤山北麓,中印公路北线西侧。旁有来凤寺、大盈江、叠水河瀑布、龙光台等胜境环抱。叠水河畔小团坡,建有中国远征军二十集团军阵亡将士的纪念陵园,现已成为全国建立最早、规模宏大的抗日烈士陵园。在这里,安葬着远征军抗日阵亡将士及阵亡的盟军官兵的英灵。据考,腾冲国殇墓园于1944年冬筹建,1945年一月始建,1945年七月七日落成开放。其建筑庄严肃穆,有大门,陈列馆、忠烈祠、烈士墓、纪念塔等建筑保存于世间。陵园内松杉竹柏,芳草如茵,环境清幽,杜鹃、山茶花映衬其间。在陵园忠烈祠后面的小团坡上,耸立着一座圆锥形纪念塔,塔身镌有“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塔”题碑,南面镌刻《腾冲会战概要》。阵亡将士墓冢以塔为圆心,自上而下,呈辐射状,纵队绕塔列葬;在每一块墓碑下,则安葬着一位英灵。整个小团坡被均分为八块扇形墓地,每块自上而下,依原作战部队序列和职衔高低,整齐地排列着九行上圆下方的墓碑,碑上镌刻着烈士的军衔和姓名,共七十二行3346块。身临此境,肃然起敬。

为了完成打通中缅公路的战略计划,策应密支那驻印军团作战,中国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以及五个预备师的兵力,向占据腾冲两年之久的日军发起总攻,1944年五月至九月,腾冲抗日军民经历大小战斗八十余次,以伤亡两万余人的代价,全歼了日军一个联队,于1944年九月十四日收复腾冲城。在这场举世瞩目的攻坚消耗战中,敌、我伤亡一比七,倭寇藏重康美大佐及三千余人全部歼灭;第二十集团军阵亡官兵八千六百七十一人,地方武装阵亡千余人,盟军阵亡将士十九名。有人说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当中最成功的一次攻坚战。

收复后的腾冲城,早被炮火夷为平地,满目创伤,几乎每一片树叶上都有弹孔,可见腾冲抗战的惨烈。我家位于腾冲拐角楼老宅的家堂和厢房板壁、梁柱上,至今还残留着无数个弹孔,六十七年来伤痕累累的老宅,一直陪伴着岁月的沧桑。正当人们缅怀抗日先烈的时刻,我情有所思地返回老宅,不时看到战争遗留的累累伤痕,一股肝肠欲断的情丝又让我由衷的痛惜。是啊,六十七年终于过去了,腾冲国殇墓园又恢复了旧时的宁静。陵园周围与我同龄的那一片青松和翠柏长得很粗、很高了,茂密的枝叶严严实实遮盖着树下的绿草。在时代的脚步声中,我听到了这些长青树在陪伴和守护英灵时发出的哀叹。曾经为了国家和民族浴血奋战,流尽最后一滴血的抗日英灵们,之所以能宁静地长眠于地下而无悔,全得这片苍翠的松柏林为他们遮光挡雨,提供新鲜的氧气。在这片茂密的针叶林里,有一棵最高最大的长青树,似乎它就是第一位守墓人的化身,可谁又会知道他是谁呢?!

半个多世纪以来,墓园几度修整,气势越加恢宏。一年到头,世界各地数以万计的人士前来这里凭吊和缅怀。可想而知,人们并没有忘记历史,也没有忘记抗日阵亡将士的英名。当人们的脚步踏进踏出陵园大门的时候,可否想起,这里曾有一位、也是第一个终生为阵亡将士守灵的人?看来大家并不知道他的存在和奉献。难道不可以说,这也是一种无名的悲哀啊!老朽始终认为,历史不应该忘记他,因为他是腾冲抗战和战后修建国殇墓园的一个见证人,尽管早已去世,但他在国殇墓园里留下的足迹是不可磨灭的。他名叫莫策阳,是远征军卸甲归田的一位校官,受国家和民族的重托,到腾冲国殇墓园守护抗战阵亡将士们的英灵。随同他一起到陵园工作的人,还有几个远征军退役老兵,其中有一位,就是我记忆里经常闪现的、不会说话、只会埋头干活、做南瓜焖糯米饭给我吃的那个哑巴伙夫(军队的炊事员)。这几个肩负国家民族责任的守灵人,都是一些娶不起婆娘的单身汉;在那个战争年代,“吃粮当兵”只为打仗,只会为国家和民族利益流血捐躯,而顾不上建立自己的家园。直到抗战结束,退役到地方上,才有可能成家立业。我五公莫策阳退役后一无所有,也讨不起媳妇,才到我家“上门”就亲,从此与我的五奶结为夫妻。我五公是一位随远征军南下抗日的外省老兵,其籍贯现已无从考证。他老人家在世时给我的印象很好,不但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一直保留着军人所具备的民族气节和气质;他办事严谨,作风正派,从不与坏人坏事同流合污。那时,当兵的人可以抽鸦片,也可以“逛窑子”和赌博,可我五公从来不沾染这些不良习气,为整个家族奉献出一个好的人品和人格。岁月沧桑,逝者如斯,五公的过世使他成了腾冲抗日战争中的一位无名英雄,永远被历史深埋在人们忘却的记忆之中,谁也不会过问他终生守护抗日烈士英灵的琐事,更不会去了解为抗日他戎马一生的战绩,唯有我这个晚年的晚辈,有闲心站在家族情缘的份上寄一丝情怀。呜呼,但愿十九位远征军遗骸入土仪式,能给他分享一丝超度的愿力,让他老人家含笑九泉吧!

今天,正式成立的“腾冲国殇墓园管理所”承担着新的历史使命,园内陈列馆最新展出着腾冲抗战的文物和资料;大量图表、照片展示了腾冲抗战的历程;其中包括战前古城风貌、沦陷后的腾冲、远征军收复腾冲、劫后边城等部分。反映出腾冲人民不畏强暴、同仇敌忾的民族气节与精神,其中有丰富的文化内涵,能启迪教育的功能,是后世子孙最好、最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课本。因而,腾冲国殇墓园是国内少见、云南仅有的一个历史性大型抗日纪念馆,现已成为海内外颇有影响力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令人遗憾的往事,不过是我个人的那种情思未断罢了。阿弥陀佛!

2011.9.16.观茂 寄哀思于昆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