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戒:谍血风云 第二卷 御血黑风口 第三十二章 患难真兄弟[7]

小凉蛋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4.html


患难真兄弟[7]

走不不会儿,衙役哭穷道:“干这份苦差,银子全被当官的拿去,自己只当作烧火棍使。”一幅很不情愿的样子。

东子趁机巧巧塞给那衙役五两银子,示意他赶快收起。

衙役顿喜色满膛,一个儿劲儿地夸东子孩子聪明,是个人才。

“我没来过这种地方,也不会与当官的讲话,一会还请大人替小弟说些好话。”

“郭大人那边都同意了,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小事一桩,小事一桩。”

看门的狱史见衙役带着一个孩子前来接人,有些奇怪,便问衙役:“可曾见过郭大人?”

“见过。”

“要赎哪位出狱?”

“郑二飞。”

这么就把人放了,觉得有点亏,狱史便要衙役回去,说是查实后放人,衙役知是想为难这小孩,从他身上讨些银两,便也知趣,转身离开。

不等狱史开口,东子又掏出五两银子,塞于狱史之手,鬼声鬼色地说:“这是孝经大人的,莫要让人看见。”

“嘿,你不傻啊?老子等的就是这个。”狱史还故意提高嗓门。

东子心里有些发毛,要是嫌少可就难办了。只见狱卒从里屋叫出又一狱卒。

“看你也是个屁孩子,还挺会哄老子开心,老子心情好,也就不刁难你了。”说着拿起钥匙便去开地牢的大门。

进去后,喊道:“郑二飞。”

没人应答,便又骂道:“莫不是死了不成,怎么不答老子话?”

周二这才意识到,原来是喊自己,不知什么事,便道:“在,在,甚么事?”

“出去便知。”说着打开房门,放周二出来。

周二头重脚轻,跌跌撞撞出了地牢,眼前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不等他开口,东子便上前拉住周二的手,有些害羞地说:“二叔,咱们这就回家。”

周二若有所悟,抓住东子的手,回应道:“家里可好?”

“好。”

……

周二获救了。

刚刚走出县衙,便迫不急待地问:“你是谁家孩子?在牢中不便多问。”

“我是刘一守的师弟东子。你肯定不知道,你的情况我也是从师哥那里得来的。”

见东子捉着他的手不放,便问道:“这是要去何处?”

“师哥说,现在风声紧,要你先去他家避避。”

“风声?什么风声?”

“噢,你不知道?出大事了,唉,这里不便多说,回去再说。”

周二不解,以为又是拳匪杀了进来,但见东子不想多说,直被他拉得快步前行。直奔骠局。

刘一守早已等不急了,见他们平安回来,总算悬着的心落地了。

“这就是我师哥。”

“多谢刘兄救命之恩。”

“不客气。这里说话不方便,咱们到里屋说。”

见外面人来人往,刘一守约周二进屋细谈。

“不知你知否,昨日刘麻子被兄弟们从刑场上救了下来,总算捡回一条命,现在已回到黑风口。此地不宜久留,万一有个闪失,怕是无安身之处。要么兄弟也前往黑风口,想必刘麻子也在静候你的佳音啊。”

“原来如此。怨不得那位小师弟说外面风声紧,闲话少说,我这就出城去黑风口。”

“你可知道怎走?”

“听刘兄曾说过,城南四十里,我应该能找得到。”

“路上还需小心,虽然四十余里,但是多山路,路险且难走,多野兽出没,想必你走不惯。还是小心为妙。”

接着刘一守又详细告诉他途径的地型特征,小心迷路。

周二谢过刘一守,匆匆上路,往城南奔去。

进城有士兵把守,出城倒也不理会。依着自己的判断,他向着黑风口的山路行进。

……

刘麻子此时正坐炕头上喝着烧酒骂娘:“老子迟早要再杀回大化城,让这帮狗日的不得安宁。哼哼,想让老子死,没那么容易。”

四弟霍悠说:“谁不想去杀了那群狗日的贪官,只怕是……”

“只怕是什么?”

“惹急了官府,派大兵进犯黑风口,我们可是没有一点退路呀。”

“你怕了?借他十个胆也不敢犯我黑风口,明末红花会一部在此被剿灭,实属内奸所为。若我兄弟齐心协力,就是他十万大军,又奈何我黑风口?”

黑风口山高路险,最窄的地方只容的一个人低头勉强通过,骑兵、火炮统统无法进入,据高临下,只要几个守住路口,便可让来犯之敌有去无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