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八十回、重温旧情

凡夫小子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兄妹三人次日和蔡博武一起出了京城,然后在路上分道扬镳了。高良语、谷栋、米环一起赶往华山,去见博文。 这一天又来到了结义的四年前结义的小酒馆,米环道:“二哥、三哥,那不是当初咱们结义的地方吗?很难得那个酒馆还在,依旧是老样子,咱们再进去喝杯酒好么?” 高良语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兄妹三人次日和蔡博武一起出了京城,然后在路上分道扬镳了。高良语、谷栋、米环一起赶往华山,去见博文。

这一天又来到了结义的四年前结义的小酒馆,米环道:“二哥、三哥,那不是当初咱们结义的地方吗?很难得那个酒馆还在,依旧是老样子,咱们再进去喝杯酒好么?”

高良语道:“算了,时光还早,现在还不是吃饭的功夫,咱们还能多赶一程呢,早点见到大哥岂不是更好?到了华山咱们再喝酒好了。”

谷栋出来和稀泥道:“二哥,既然是重温旧梦,咱们就依了四妹吧。我也想好好回忆一下昔日之情,也耽误不了多少功夫。咱们骑的可都是大哥帮咱们选的宝马良驹,只要稍微放一放脚程,百八十里就出来了,也不在乎个一天半日的。”

高良语见谷栋都如此说了,就点头道:“也好,那咱们就去喝一杯。”他可是怕兄弟暗笑自己无能,什么还都听女人的,故此才反对,如今见谷栋也要喝酒,正好借坡下驴。

三人进了酒馆之后,见里面还是当年的老样子,老板还是那个老板,仍旧只有一张桌子,就一起坐了下来,开始点菜。其实也难怪,这里因为离太原说远不远,只有三五里路程,要去太原方向的,都是紧赶一程,进太原打尖休息了,而城里出来的人走到这里,还用不到打尖休息;说近又不近,人家太原城里的人,谁也不愿意跑出三五里路来再到这里来喝酒吃饭,故此生意很难做大。

三人吃喝了一阵,就见又有一人进来了,开口道:“老板,有没有肉汤卖一碗。”

老板道:“哪有肉汤也卖钱的?你直接要一碗不就得了。刚好这里来了客人,我才煮了块肉,要不我都不想煮呢。”

三人一听声音,循声望去,这不正是大家要去见的大哥吗?高良语起身赶紧叫道:“大哥,快这里坐。我可好想你了。”

博文一回头,很是惊讶,说道:“怎么你们都来了?我也是路过这里,就想到了昔日我在这里要的肉汤了,才凑巧遇见你们,我也就进来了,打算再喝一碗肉汤,重温昔日之情呢。”

高良语兴奋的拉着博文手说道:“大哥,咱们真是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我们也是回想起了昔日旧事,才进来的。”

米环一撇嘴道:“和大哥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是我,又不是你们,可是我要进来的,我要不说没准儿你们都给错过去了呢!”

哥仨腾地一下子脸都红了,她可是太敢说了。不过大家都知道她是有口无心,平日只知道在家舞刀弄枪,不通文墨,不知道这句诗是什么意思,所以三人谁也不敢接茬往下说了。

还是老板打破了僵局,问博文道:“客官,你的肉汤还要不要了?”

博文道:“要,老板尽管算账就是,这次我可不是身无分文了,可以买得起,我是特别的喜欢喝您的肉汤。”

老板笑道:“我只听说过太祖皇帝在长安的时候,要了碗羊肉汤,泡着硬馍吃了,从此才有了天下闻名的羊肉泡馍。人家那羊肉泡馍,也只有长安那一家的肉汤好喝,换了其他家的就不灵了。咱这是牛肉汤,根本就不香,有什么喝头儿?做生意哪有这么做的,只是煮肉的开水而已,多加一飘,少加一瓢又有何区别?我怎会收你的钱呢?”

博文笑道:“四年前,我虽然身上有钱,但还要回家孝敬父母,舍不得花,走到这里,又渴又累,只想跟您你买碗水喝,可是您却大方的送我了一碗肉汤,更巧的是让我在这里遇到了生平知己,结拜了兄弟。故此我才想买碗肉汤,重新品尝昔日滋味。”

老板笑道:“我想起来了,那三位还要问我去华山的路吧?我又说你是从那个方向来的,就让他们问你了,我没说错吧?唉,我这里就是来的人不多,过去的事儿倒是十之八九我都记得。”

博文道:“我们当然也记得您这个好心的店老板了,这不都大家一起来了。我们还想要再点那日的酒菜。”

高良语道:“大哥,那日的酒菜都已经点好了,就等大哥入席了。你看你的位置都给你留好了。”

博文坐下开始和大家一起喝酒,过了一会儿,博文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哪里,二弟?”

高良语道:“大哥不是写信给家里说你不回来了吗?因此我们就想不管你回不回来,我们都要迎一迎你,如果你不回来,咱们就到华山去见你。大哥又是要到哪里去?”

博文道:“我因为师父的守孝期满,闲着无聊,就打算出来走走,于是我和大师兄就告了假,想回家看看,没想到大师兄倒很爽快的答应了。听说你也当父亲了,不知道是否能赶上给孩子的百日酒席?”

高良语惊喜道:“那你就不回华山了吧?咱们今后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吧?孩子的喜酒已经过了,只能等下回了。”

博文摇头道:“还不行,我还得回华山去。大师兄怕那些塞外邪魔再回中原作乱,必须要有人坐镇华山,等再过个一二十年,那些老的死了也就不足以威胁中原武林了,也就可以让我自由下山了。我的功夫虽然有别于华山派,但也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哪能知恩不报?故此我也就听了大师兄的法谕,决定留在华山。但大师兄对我的要求还是相当的宽松,只要无事,随时都可以下山,但就是不能在山下呆的太久了。”

高良语道:“能回家就好,咱们一起回家,一起纵马江湖,那该是何等的逍遥?”

博文道:“呵呵,可惜我又没骑马出来。我就是要重温旧梦,故意要走山路的。多少次在梦中,我都是在走那条山路,而且还经常梦见与你们一起走呢。可惜你们都骑了马来,否则倒是可以和我一起走那条山路。想我们兄弟,指点江山,该是何等惬意?”

高良语道:“本来我还想给大哥买马匹去呢,那么就算了,咱们把马匹卖了,和大哥一起走山路好了。”

博文摇头道:“那多可惜?这些可都是难得的千里马。哪有人买得起?”

谷栋道:“咱们别当千里马卖好了,只当一般的马匹卖好了,反正当初买的时候,人家也不是当作千里马卖的。”

博文道:“那是人家自己不识货,才那么卖的,咱们都已经知道了,还那么卖,自己亏本不算,更可惜的是如此千里马又被糟蹋了,又要重新耕田犁地去了,岂不是太对不起这些宝马良驹了?”

米环道:“那还不简单,咱们牵着马匹走不就行了?”

博文一怔,说道:“我怎没想到呢……”

米环笑道:“嘻嘻,还是我聪明吧?我一下子就把难题解决了吧?”

博文摇头道:“我话还没说完呢,就让你给抢了过去。第一,那山路根本就走不了马匹;第二因为有了你,那还不知道要走到何时去。你说还能走山路吗?”原来说没想到的是她,而不是处理马匹的办法。

米环道:“我怎么就走不了山路?你们能走得,我就能走得,你可不要小瞧人啊!”

博文道:“倒不是别的,你让我们带着个女子在深山老林里走,别人看家了多不雅观,尽管你的丈夫也跟着,别人谁认识呢?此外,山里若是出来个狼虫虎豹之类的,还不吓死你?不行,咱们不能走山路了。”

米环道:“大哥你不说也就算了,既然你这么说了,我还一定要见识一下山里有什么好吓人的蛇呀,大虫的。既然你心疼马匹,干脆咱们也别卖了,就留在好心的老板这里,等大哥走的时候,咱们再送到这里,把马再骑回去不就得了?”嘿!她还惦记着下回呢。

这时老板正好端了一盘肉送上来,听见大家正在讨论走山路,就好心的提醒道:“诸位,山路现在可是走不得,我那些山里的亲戚都从东面跑了过来了,到这里来避难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狼,漫山遍野的,怕不有一两千呢,许多山里的人家不论是青壮男子,还是妇孺老弱,都被狼给吃了。我那些亲戚,还是夜里举着火把,逃出来的,过后大家才知道,原来狼也怕火,这才逃了性命。可惜那些过去的老邻居了,他们可是大多没逃出来。”老板和他的邻居可是地道乡下人,生平连什么数最大也不知道,只知道自己若是数上个三五百就已经很大了,所以他认为一两千也就够多了,没有比这再多的数了。

博文惊问道:“哪里来的如此多的狼虫来?怎会有那么多的野狼呢?又没什么天灾发生?”

老板叹息道:“几位客官不知,太行山地处宋辽交界,虽然辽国没有再派大军侵宋,但契丹大多是马上民族,经常有辽人骑着马来到太行山中,骚扰汉人,强抢妇女,掠夺财物。人家辽人在辽国境内也是不许抢劫的,但若是抢劫了宋人,却又当别论,不会有任何惩罚的,故此很多汉人都举家南迁,避难去了。尤其是走了许多的山中猎户,没人再打猎了,那狼虫虎豹能不多吗?”

博文问道:“不是有长城阻隔吗?辽人怎么能过得来?再说了,就是没人打猎,野狼也不会一下子就多生出来那么多的。”

老板道:“那长城都已经年久失修了,能没破损吗?就是没有,那些辽人可是别有用心,还不在那些山中人迹罕至的地方搞破坏吗?这样他们不就能进来了吗?也许那些狼就是从草原上跑过来的也说不定呢,之前确实没有那么多。”

谷栋道:“大哥,咱们就别走山里了,还是走大路安全得多。”

博文摇头道:“不,我们非要进山不可。山中的狼群若是太多,将来难免不会到平原上来,骚扰农人,那时可就不好对付了,咱们中原还不都被狼群给毁了?既然咱们知道了,怎能坐视不管?这样吧,你们陪着四妹你骑着马匹回去吧,顺便我写封信,捎回华山去,说我暂时先不回家了,我要进山屠狼去。”

高良语道:“咱们兄弟祸福与共,怎能只留下大哥一人?让四妹一人回去好了,我和三弟陪大哥入山就是。”

谷栋道:“二哥所言极是。我们也要和大哥同去。”

米环道:“你们可别丢下我不管,我可是也要和你们一起去的。”

博文摇头道:“你们去了作甚?你们会打猎吗?那可不是对付武林高手,现在对付的是一群畜生。不行,太危险了,你们谁也不用去了。”

高良语道:“就因为有危险,我们才要和你在一起呢,否则不是有违当初结义的初衷了?”

米环抢着说道:“就是,就是。要是你们有了危险,我还能独活吗?”

谷栋笑道:“是二哥有了危险,你不能独活,可别算上我和大哥。”

米环道:“咱们都是一样,何必分什么彼此?”

博文道:“你们不会跑山路,又没有打猎的经验,去了也是帮不上忙,就不用争了,都留下吧。帮我把书信带到才是正经。”

高良语道:“大姑娘上轿还有头一回呢,谁也不是生下来就什么都会,我们不会和大哥学吗?我们只要求象盖房子时候一样,打个下手就行了。”

博文道:“这可和盖房子不一样了,弄不好就有性命之虞。我看你们就别去了。”

高良语道:“大哥本事大,就多打一些,咱们本事小,就少打一些好了。只要咱们能打杀三头五头的也就算是帮大哥的忙了,这还不成?”

博文道:“也罢,只是你们都去了,可没人给我送信了。这可怎么办?”

店老板道:“既然你们去打狼,为民除害,我就替你们送信好了,反正我这里的生意也不好,一共也没什么人来。”

米环高兴道:“那太好了,不过你还得帮我们照看一下马匹才行。”

老板道:“没问题,我那些亲戚正好没事可做呢,就叫他们帮忙好了。你们放心的去吧。”

博文沉思片刻道:“你们去了也好,正好帮我拿些东西。这样吧,三弟,你辛苦一趟,先骑马去趟城里,见到卖鞭炮的,还有锣鼓之类的,你不妨多买一些,留着打狼时使用。另外别忘了引火用的千里火也多买一些。”

谷栋一愣,不解问道:“大哥,打猎无非是猎叉和弓箭之类的,你不准备那些东西,却反让我准备唱戏用的,难道咱们给那些野狼唱台戏,他们就走了不成?”

博文调侃道:“正是如此,你去准备吧。我们在这里等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