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七十九回、八姐游春

凡夫小子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八郎自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以后,就发愤图强,一定要自己去赢得富贵,因此他学习、练武无不比别人更下功夫。他不但和四郎一样也熟读了经史子集,更熟读了道家经典,尤其是老子的《道德经》,那可是教人辩证的看事物的书,人人都认为是道家最高典籍。有了道家的辩证思想,八郎更是如鱼得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八郎自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以后,就发愤图强,一定要自己去赢得富贵,因此他学习、练武无不比别人更下功夫。他不但和四郎一样也熟读了经史子集,更熟读了道家经典,尤其是老子的《道德经》,那可是教人辩证的看事物的书,人人都认为是道家最高典籍。有了道家的辩证思想,八郎更是如鱼得水,把兵法发挥得淋漓尽致。八郎比四郎要小七八岁,怎会读的书反比四郎多?因为有过目不忘之才,读书自然就省时间,别人看了多遍,他只要一遍就足够了,他能不比四郎看的书多么?一般记性好之人,多是理解力稍差,计算能力不强,而八郎却没这个缺点,反倒喜欢理解和计算。故此他要比四郎强一些。为什么八郎处处都比人强?这要从人的资质来说,人的资质不外乎先天生长和后天养成两个方面。八郎乃是头一胎,父母正年轻,先天发育好,足以和大郎相媲美。而四郎是夹在中间,尤其是夹在了三郎和五郎中间,前面和三郎只差了两岁,后面和五郎只差了一岁。老太君怀孕的时候,三郎还没断奶,故此三郎的后天发育就好,力气够大,但四郎可有点惨,生下来身子就弱不禁风,如同大家闺秀一般。而四郎和五郎又距离太近了,四郎生下来没多久,老太君又怀五郎了,一共也没吃多少天的奶水,就给早早的断了。故此,四郎无论是先天生长,还是后天发育都不能和其他兄弟们比,但四郎还是咬牙坚持,使得自己在枪法上和兵法上都要强人一等,但力气却是怎么练也就那么大了,练到了极限,再也练不上去了。八郎可没四郎那么倒霉,反而要比四郎强胜百倍。老太君既是难得的女将,更是不可多得的好母亲,她的奶水好呀,才能养育出七匹狼了,还有后面的八姐九妹来。八郎自己的父母本也不差,但他的亲娘还是和老太君比起来稍有不如,但也是不可多得。后天养成比先天资质还要重要,而八郎是吃的老太君的奶水,当然要比原来还要好,更难得的是他居然是男婴吃女婴奶水。生男生女本来就有区别,区别就在于先天的激素环境,生男生女的口味都不一样,就是激素使然,而最最难得的是老太君一方面是因为喜欢八郎,另一方面也是觉得他没有亲生爹娘,可怜他,让他多吃了一年的奶水,竟一直吃到了九妹出生才算罢休,他倒比其他的几位兄长吃母乳的时间都要长。正是有了先天资质和后天资本的区别,所以八郎倒是兄弟八个当中最强的一个也就不足为奇了,更由于他心思重,又比别人用功,所以他才在枪法、兵法上要强出其他七位哥哥。这些细微差别又岂能被眼前这些武林人物所知?他们就更不知道了八郎在金沙滩后,被萧太后救活是用什么救治的了,那可是武林人物梦寐以求的灵丹妙药,千年人参,万年灵芝,成形首乌,万年雪莲,八郎就象吃萝卜白菜一般的给吃掉了,才得以活命。这也就是积攒了数十年的辽人皇宫里才有,其它地方又哪里有了?也幸亏是他落到了萧太后手里,否则落到宋军手里,就算勉强救活,恐怕也是废人一个了,大家谁都不用争了。除却这些,再加上他夜夜修炼道家禅坐,使得他不但外家功夫登峰造极,内家功夫也是无语伦比,就是头脑反应也是超人一等,别人还没看明白呢,他早都计算清楚了,这也是他一看阵图就找到了破绽,轻松破阵的原因。而同在金沙滩的时候,四郎由于落马比八郎要早,救治起来要相对容易一些,所以用的灵丹妙药也就少了些。也幸亏是八郎落入了辽人手里,如果当时被老令公把尸体抢回宋营,又哪里去找那些稀世奇珍?怎能救回他的性命?也就是辽人因为握有长白山和关外天山等盛产这些奇珍的地方,才能有那么多的不世灵药,才能救得活八郎。此外,八郎死里逃生,乃是因为中箭,并导致血液流干,又是用灵药救治过来的,所以身体潜能无一不被激发。而这些原因武林中人就更不清楚了。其实说穿了八郎并不神奇,神奇的是他一生的奇遇,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

从此之后,因为有了别的指向,大家都把营救八郎的事情给淡忘了,有的是为了自己门派的武功而煞费心机,有的为了能争夺武林盟主而苦练功夫,更有些人为了报效朝廷,寻了许多天资聪颖之辈,痛下苦功研究阵法和机关埋伏,所以在北宋年间涌现出了许多机关之学,最出名的莫过于锦毛鼠白玉堂葬身的冲霄楼了,再就是水泊梁山三次攻打的杜家庄了,其它还有许多,只不过世人不太熟知罢了。


等到众武林高手一入长城,北风禅师和了风、法慧就辞别众人回五台山去了。接着了尘神尼、了凡师太也告辞回恒山去了。其他门派的一众高手也相继离去,最后博文也随着鸿濛子回华山了。

此时正好春光明媚,但众人却是愁眉不展。八姐随着高良语、谷栋和米环一起回东京汴梁,回天波杨府去见老太君禀告救八郎的经过。

杨家众寡妇听八郎并没有真的投降,而且生活如此艰苦,无不伤心落泪。老太君擦了擦眼泪道:“八郎虽然没有真的投降,也没有真的去当辽人驸马,只是他已经有了妻儿,你们也该死心了吧?先说你,排风。”

排风掸了掸泪花,说道:“禀老太君,丫头生来命贱,老令公活着的时候又是只许八郎做妾,我也从没想要做什么正房夫人,现在八郎有了妻儿,但他回来之后,我还是可以做妾。我是要等下去的。”

老太君道:“好个死心眼的丫头!你就不为你一辈子做打算。若是现在趁着你年轻,老身就是给你寻个象样的人家,做个夫人也不为过,干嘛还要苦守呢?那滋味好受吗?你虽不是令公和我所出,但和亲生也没什么区别,是你自己不愿做小姐,非得要做丫头,你又哪里是命贱了?你现在回心转意还不迟晚,我就替你寻个好归宿吧。”

排风摇头道:“就因为您和老令公也拿我做亲生一般看待,他老人家的生前的交代,我才一定要遵守的,否则也是不孝。”

老太君又是一阵唏嘘叹息,摇头不已,转过脸来问八姐道:“延琪,你既然见到了八郎,也知道了他的心意,你就另寻人家,准备出嫁了吧。”

八姐脸色一红,低头说道:“娘,我也不嫁,我要等八郎回来。”她回想起八郎肯抱着自己一路狂奔,想来他还是对自己有情意的,若是他不准备娶自己,是不会碰自己的。这些事情她可是没好意思和家人说,但每次回想起来,心中都说不出的甜蜜。

老太君道:“八郎都已经有了妻儿,据你所说,那铁镜公主不但长得漂亮无比,就是性情也贤淑非凡。八郎虽不是明媒正娶,但以他的性格来说,也是不会轻易休弃于她的,若是有朝一日,八郎回来,把他们母子也带回来了,你可怎么办?”

八姐咬了咬嘴唇,说道:“那我也不怪他就是,我宁可给八郎做妾。”

老太君面陈似水,叹息道:“你这不是想急死娘吗?杨家本姓人就稀少,现在连外姓人也一个不见。正好真宗皇帝要选妃,听说你至今未婚,就派陈公公过来催问好几趟了,娘都推说你出去春游未归。今早皇上又派了陈公公送来聘礼清单,娘正要和你商量呢,只要你看了没什么意见,就回复皇上,让他把聘礼送过来吧,只要你一入宫,就是西宫娘娘。一样是做妾,你当皇帝的妾,可比一般人的强多了。”说完从袖子里拿出一张黄色清单来,递给八姐看。

八姐看也没看就放在了桌子上,说道:“娘,休说是当西宫娘娘,就是东宫娘娘,我也一样不稀罕。莫要以为当了娘娘就富贵莫比,皇帝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进宫之后,每天除了穿戴、梳妆,就是苦等皇上一人,那还有什么意思?我去了,岂不是让我生不如死?娘,您还是回绝皇上吧,我今生要么不嫁,要嫁就是八郎。”

老太君道:“你还真以为你美到哪里去了?天下就再也没有美女了?皇帝是因为你六哥手握重兵,巴结咱们杨家呢,故意给咱们杨家脸面,才让你当西宫娘娘的,你可别不知好歹。”

八姐道:“杨家不用裙带来保富贵,而是靠的真本事和忠心耿耿。就是爹爹活着,肯定也不会答应万岁的,肯定是让我给八郎做妾的。”

老太君一听可是犯了难了,思量再三,说道:“既然皇帝选的是你,你就自己想法给推辞掉吧,娘是没辙了。”

杨家女子果然有才,八姐想了想,说道:“娘,不用愁。既然皇帝让咱们看礼单,您就在礼单上再写上几样东西,让他知难而退好了。”

老太君道:“娘可不知道什么东西皇家会没有,主意是你出的,还是你来写吧。”

八姐提笔在礼单后面就写了四样东西,然后转身就走了。

老太君拿起礼单来一看,也傻眼了,只见上面写着“一两星星;二两月;三两清风;四两云”,要的是不多,可是到哪里弄去呢?老太君总算是把八姐的事情办妥了,又看见在一旁抱着虎头金枪的小九妹,就叹气道:“唉!延瑛,那你该死心了吧?八郎什么时候回来还不知道呢,你就别等了,娘给你找个婆家吧?”

九妹抱着虎头金枪,呆呆道:“八郎还没回来呢,他还没给我写休书呢,我怎能另嫁?我要等他回来,把话说清楚了。”

老太君一下子泪如泉涌,哽咽住了,再也难以成声了。老太君一摆手,起身走了。剩下的几位嫂夫人,也讪讪的走了。

八姐拒绝了真宗皇帝,使得真宗龙颜大怒,从此开始疏远了杨家,最后竟狠心要杀六郎,更想收回杨家的富贵,都和这次求婚有着莫大的关联。


高良语总算也当爹了,他的正室妻子给他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儿子,他心下万分高兴,京城武林人物大都来给他贺喜来了。大家都知道他是大侠蔡博文的义弟,能不给面子么?只是美中不足的是大家原以为博文也会来给高良语贺喜,但是到了酒宴之上,大家才发现博文根本就没回来,但是都已经来贺喜了,也不能博文没有来,就走了,那多不好意思呀?所以这顿喜酒有些吃的尴尬,每人都喜欢把博文挂在嘴边。

高良语本来想如此的小事也用不到劳动博文,博文可是还在华山门内,还要受华山的约束,另外博文给陈抟老祖的守孝期还没满,也不能到处随意走动。故此高良语就没有告诉博文,但现在大家接二连三的提起博文来,他也不由得动了思念的心思。于是在酒席散后,他对谷栋和博武说道:“二位贤弟,本来酒席上大家不说,我也想念大哥了。咱们这和大哥分手也快两年半了,本来大哥也快回来了,我想咱们还象当初一样,去迎接他回来可好?不管你们去不去,我可是要去了。”

谷栋道:“二哥要去,哪能落下我?你一个人去多没意思?当初咱们结义的时候也正是秋高气爽时节,正好咱们兄弟重温旧梦。”

博武道:“妻兄,我倒是也想去,可是昨天又接了一笔生意,本来今天就该走的,我还是为了过来喝喜酒,就晚走一天。我可是去不上了,你们两位去吧。不过大哥虽然这回算是真正的艺满了,但好象他的掌门大师兄却不肯放他下山,还要留他坐镇华山。前两天他倒是派了个小道士来送了封信回来,信里就是这么说的。那小道士都三十多岁了,却一口一个师祖的叫着大哥,毕恭毕敬的,让人听见了甭提多美了。以前咱们要是见到那些名门大派就是管人家叫师祖,人家也不理咱们呀!”

米环在一旁听见,过来说道:“既然是重温昔日旧梦,怎能不算上我?我可是好久没出门了,可憋死我了。”

博武道:“二嫂,你比大嫂岁数都大,人家大嫂都已经生了,你还不着急呀?你不乖乖在家生孩子,还敢到处乱跑啊?”

米环道:“大哥不是说不让我到处乱跑吗?我听了,却也没管用,我正好还要找他问问呢,他怎么说的不准,下回我可是不听他的了。”

高良语斥道:“胡说八道!这也就都是家里人,否则还不笑话死咱们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今后休得再提。人家大哥是让你谨守妇道本份,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相夫教子,可没说你别的。你以后少给我丢人!”

米环道:“对呀,大哥就是这么说的,可是我跟大哥说,没孩子你让我教什么子呀?大哥说让我在家里等就行了。我这不也等了两年多了,就是没有动静,你说怪谁呀?”

谷栋道:“现在家里可是有孩子了,正好你出力。就算没有孩子可教,你不会相夫呀?象个跟脚星似的,二哥走到哪儿,你都要跟着。”

米环叫道:“家里都没丈夫了,你还让我相谁去?总不能让我去相公爹去吧?”

高良语喝道:“闭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米环嘟囔道:“我说的不是实话吗?又哪里有错了?”

谷栋道:“你怎么说话不走脑子呢?话有你这么说的么?多难听!这是有人在这里,要是没有人在,看你挨打不?”

米环发嗲道:“他敢?我可是会和他拼命的。”

谷栋哈哈大笑道:“就算他打不过你,休书总会写吧?那时看你怎么办?”

米环这时才傻了眼,双眼盈泪,说道:“就为了这点小事儿,也要休啊?我可是没犯什么大错呀?”

谷栋笑道:“谁让你说话没边了?今后说话多走走脑子,跟个愣头青似的,能不招人烦么?别哭了,都是自家兄弟,说你是给你提个醒,要是夸你,那才是害你呢。你要是今后习惯了,真的让二哥在外人前丢了大脸,那时谁还能保的了你?行了,别哭了,我可是见不得女人哭。”

米环擦了擦眼泪,说道:“就你们想大哥?我也是他的结义妹妹啊,我也想见见他。至于那些话本来我也知道是大哥为我好才说的,我可是不会出去乱说的。良语,你让我也去吧,当初咱们四人一起结义,那是多大的缘份呀,那时候你跟了我一路,不就说是缘份吗?要是当时没有我和你吵架,也许就把大哥错过去了也说不定呢,你可不能过河拆桥,就不带我了。”

高良语不耐烦道:“算了,只此一回,下不为例。要去也得明日走,你准备些钱粮和衣服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