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七十七回、研究八郎

凡夫小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鸿濛子起身对天而拜,嘴里不停的祈祷。然后回过身来,仰天大笑道:“想我中原,连身无分文的要饭乞丐都思报国,何愁大宋不兴,辽人不亡?哈哈!” 此时大家都已经起身站了起来,一起眼望着鸿濛子。鸿濛子对大家说道:“诸位回到中原之后,当为丐帮扬名,丐帮也尽是忠君爱国的仁人志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鸿濛子起身对天而拜,嘴里不停的祈祷。然后回过身来,仰天大笑道:“想我中原,连身无分文的要饭乞丐都思报国,何愁大宋不兴,辽人不亡?哈哈!”

此时大家都已经起身站了起来,一起眼望着鸿濛子。鸿濛子对大家说道:“诸位回到中原之后,当为丐帮扬名,丐帮也尽是忠君爱国的仁人志士,今后丐帮弟子若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行,那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大家也尽可睁一眼、闭一眼,由他去吧,不用斤斤计较。”

众人齐声道:“我等敬遵盟主号令!”

鸿濛子又说道:“贫道谨代表天下武林向丐帮表示谢意。”说完就起身对着任鹏飞跪拜了下去,吓得任鹏飞赶紧也跪了下去,象鸡荨米一般,给鸿濛子磕头,鸿濛子还是给任鹏飞磕够了三个头才站起身来。

果然,从此以后,武林中人再行侠仗义的时候,再也不出手惩治那些偷鸡摸狗的丐帮弟子了,这都是今日鸿濛子之功。过去就因为丐帮经常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有时恶索富人,武林中人无不认为丐帮乃是黑道人物,现在终于被白道接纳,也成了堂堂正正的白道英雄。

鸿濛子又过来对八姐拜谢道:“无量天尊,贫道无能,未能救出八郎,却反被八郎所救。这还要多谢杨姑娘所赐,请受贫道一拜。”

八姐羞得赶紧躲到了米环的身后,说道:“道长不要客气,要谢也是杨家来拜谢天下武林,哪里轮得到来谢杨家了?”

鸿濛子面色一肃,说道:“当然要谢!营救八郎,此非是杨家一门之事,已经是国仇天下事了。八郎能来营救我等,全是看在小姐情面上,武林中人如何能不谢?”

八姐道:“今后还要仰仗诸位英雄大力,有机会还要再救八郎呢,同是为国为民,咱们就谁也不用谢谁了。”

五郎看八姐忸怩的样子,知道她还在为昨日与八郎同乘的事情尴尬,就过来打圆场道:“我可是饿了,咱们还是先吃饱饭再说话吧,也好有力气。”

众人无不哈哈大笑了起来,任鹏飞赶紧吩咐丐帮弟子送上来饭菜,大家坐下来一起吃饭。

八姐白了一眼五郎,低声道:“你就知道吃!跟个饭桶似的,多丢人呢。”

五郎过来低声对八姐道:“我这不是怕你害羞吗?我若不把大伙儿注意分散开,要是有人说起昨日之事来,那是谁丢人呢?”

八姐脸更红了,轻啐了五郎一口,再也不说话了。

他们兄妹以为说话声音够低了,但身遭尽是内家高手,哪个没听见?只是昨日在场的听明白了,无不莞尔;那些没在场的,无不愕然,但看见八姐羞成那个样子,也不好出口相询。


吃完饭后,大家闲着无事,就开始闲聊起来了。大家先说了一会儿何昌一的八卦掌如何了得,接着又夸赞了胜武真人的太极拳如何巧妙,然后又说道了博文的五行拳,众人无不啧啧称奇,纷纷赞誉为天下第一拳法绝不为过,就是连金碧峰这样的狂人也当众承认了。

等把这些事情都说了一通之后,就又说到了八郎身上。

鸿濛子道:“自从被困绝谷之中,贫道就算得会有今日之事,一定要应了七七四十九日之劫,拖累大家真是万分抱歉,所幸咱们没有任何伤亡,才让贫道内心稍有安慰。不过贫道是在卦中算到会有贵人相助,却没想到是杨八郎。杨八郎果然勇猛冠绝天下,他的刀法实在太厉害了,就是我等武林高手,要是与金碧峰的门人动手,也未必有他那么干净利落。贫道曾经见过他用金枪,只知他枪法了得,现在他用金刀,因此贫道才没认出来他,不知道这是为何?杨小姐可能告诉贫道?”

八姐道:“他那杆金枪早在他阵亡的时候,丢在金沙滩了,后来被拾回天波杨府了,现在九妹手中。那金刀是我爹爹的,想必是老令公阵亡在两狼山的时候,尸骨和金刀都被辽人得去了,也不知怎么会到了八郎手中,我也没来得及问这些细节问题。”

博文道:“大师兄你只见到了他破阵之后,屠杀那些道士了,却没看见他是如何破阵的,真是可惜。你要知道他如何破阵,那你就更吃惊了。”接着他就把八郎如何破阵,还有因何骑马破阵的,更把在辽国都城的见闻都给众人解说了一遍。

众人听罢多时,犹在细细品味,对人对马无不拍手称奇。

博文又把在幽州听见的大红马的传说给大家补充了一遍,大家觉得大红马更加不可思议了。

五郎道:“你们还不知道呢,之前老八也有这样一匹大红马,不过在金沙滩给辽人射死了,他当初买马的时候才有意思呢……”接着他又把八郎挑马的事情跟众人说了。

谷栋道:“不知大家注意了没有,八郎倒是很像关帝,人也和关帝一样义气。八郎除了没胡子以外,脸色还不够红,无敌金刀不是青龙偃月刀,但那匹大红马可是象足了关帝的赤兔马了。”

高良语问博文道:“大哥,你懂得相马,那大红马那么神奇,一定有个好听的名字吧?”

博文道:“大红马不在伯乐的八骏图中,赤兔马也是红色的,却是深红色,但耳朵特别长大,所以才叫兔,而这匹大红马的耳朵却不大,因此不能叫赤兔;当然也不能叫赤龙驹,因为它的颜色是正红,而不是赤红。它的品相更在八骏之上,叫日出江山一片红,此马谓之神,因为它乃是通灵之物,太罕见了,而且八郎真是有缘,竟能先后有两匹,更加神奇。此马最不同凡响的地方是他的吼叫,与尚师徒的呼雷豹一样,甚至威力还要大一些。不过咱们不是马上战将,倒不用担心胯下马被吓趴下了。此马另外的神奇之处在于,若是小的时候就被人喂养,那么它的脾气极好;若是长成了,脾气及其暴躁,宁死不降,只有它自己选择主人了,但有了主人之后,它的脾气又没了。就因为它宁死不降,所以世上才罕见。”

八姐道:“那么说八郎的大红马是两匹了,不是一匹了?我还以为是他原来的那匹又活了呢。看来正如蔡大侠所言,八郎选择先前那一匹就是因为脾气好,那一定是从小就被人喂养的了;而后来这匹才是自己选择的主人了。”

鸿濛子笑道:“今日金碧峰是倒霉到家了,阵法输给了八郎;武功上输给了小师弟。更有门人弟子丢尽了脸面在前,可谓是铩羽而归。哈哈!”

胜武真人也道:“他这回是处处碰壁,处处吃瘪,以后再也不敢以天下第一自居了。”

北风禅师道:“诸位今日可是见识到了八郎的神勇了吧?若是有了如此的勇将,还用得着惧怕辽人吗?”

博文道:“八郎在北国,辽人尽皆以为是神,见他骑着大红马而出,无不顶礼膜拜。他若是出现在宋军之中,只需振臂一呼,辽人岂不望风而逃?”

少林掌门智空大师道:“以前听说八郎练的是杀人的功夫,而咱们只不过是练的打人功夫,贫僧还有些不服气,今日见了,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人家杀人竟比我们伤人还容易,不,比喝凉水还痛快;不,是探囊取物;不,该是易如反掌……”

五郎插嘴道:“我练的是玩命枪,但我练枪的时候可没玩命。老八练枪的时候可是玩了命了,自从开始练枪后,就几乎枪不离手,吃饭的时候都是一手端着枪,一手在吃饭的。他这么玩命练枪,杀人能不狠么?”

峨嵋掌门素心真人道:“贫道只知按照盟主的意思迎回八郎就对了,如此猛将破辽是绰绰有余,定然不会让大宋年年缴纳岁币的,反倒可以让辽人给咱们赔款割地。”

任鹏飞道:“当初老花子想要抢劫岁币,就是不信八郎能有盟主说的那般神勇,今日见了,老花子可是口服、心服,外带佩服。老花子今生就是坐等八郎回来了,决不再打岁币的主意了。”

郑道平道:“当初盟主给咱们订的就是上上之策,只要咱们能忍到八郎来归,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神武真人道:“咱们武林中人的功夫无不受道家影响,皆以慈悲为怀,不肯轻易出手取人性命。而咱们的对手几乎都是武林同道,只求胜了对方一招半式足矣;但战阵之间,的确需要一股狠劲,如八郎者,出手不留情。咱们武林中人的功夫是高,但若是用于两军之间,那就不行了。今后咱们武林也应多学学八郎,只是同道之间该多些忍让,不要轻易动手才是。”

了凡师太道:“贫尼之前虽然未曾参与武林盛事,今后改过就是。真人的话不无道理,只是咱们还需有人能震慑江湖的好。贫尼看来,若是今后一直都有盟主坐镇,大家有了矛盾可以申请盟主仲裁,就可以减少许多无谓拼杀,大家也好把自己的功夫中多练一些杀人的技巧。”

何昌一道:“天下武林是一家,尽管被老祖驱除中原门派之先祖,莫不和无极派也有所瓜葛。咱们正应该同仇敌忾,共御外辱,休要门派之间争斗。邛崃一派首先赞成恒山建议,请盟主永远坐镇中原武林。”

鸿濛子道:“贫道这个盟主实是诸位躬让而得,贫道也是心急天下事就先占了盟主之位,真要想盟主能震慑武林,必须要请天下武功第一之人才行。贫道的功夫和诸位掌门,以及两位大师兄和小师弟比起来,尚且不如,如何还能震慑武林了?现在大家都推荐贫道,莫不是家师的恩德和余威所致。贫道看来,莫不如今后的盟主是比武而得最好,只要他能在金顶丹书上签字,承认前面咱们所拟定的武林条款,就可以让功夫最高的来做盟主。贫道先作这首届盟主,待五年一满,咱们就用此法选举新的盟主,届时希望诸位要以天下武林为重任,当仁不让才是。”

了尘神尼道:“盟主所言极是,作为武林盟主,理当德威并至。咱们任何一人都难以长生不老,虽能活个百八十年不成问题,也总要给后世弟子立下规矩才是。要让天下武林永享太平,同心同德共御外辱才是。”

鸿濛子道:“神尼所言极是。咱们应当以天下为己任,更要为门人弟子谋求福祉,只是咱们这里的门派还是太少了,应该让所有同道认可才好。小师弟,你们可知道其他门派为何没来?”

博文道:“禀大师兄,很多人都被说书的瞽目先生宁可,误讲八郎投敌不救父兄的故事,给挡了回去。这些人都以为八郎真的投降了,就没来。”

任鹏飞道:“老花子也听说了,当时也曾误以为八郎投降了,怀疑他是表面做作,欺骗世人。但想到大丈夫言出必践,一定要禀报盟主之后再做决定,所以老花子就带着弟子来了。”好么!他也曾差一点没来。

鸿濛子道:“唉!八郎样样都好,就是脾气秉性不好。一来太过狂傲,当然他也有这个资本,故此他不屑于辩解。二来义气深重,不管是谁,他都不愿欠人家的人情,故此连敌人的活命之恩他也要报答。”

任鹏飞道:“老花子听说八郎投降之时,就有一个打算,想和盟主说来听听。倘若八郎真的投降,或者一时半晌回不来,咱们不妨另找他人也可。反正大宋皇帝十分信服华山派,盟主大可修书一封,举荐贤良。”

鸿濛子道:“任帮主的话不无道理。只是要想找八郎那样智勇双全,忠义之士却难了。这样吧,咱们不妨双管齐下,八郎也要等,更要想法去救,贤良也要找,大家一起努力吧。”

了尘神尼道:“八郎也是人,而且还那么年轻,他现在也不到二十岁的样子,他能做到的事情,别人未必做不到。而且他还在辽国呆了两三年了,这样算来他也就学了十多年的阵法。咱们不妨找些年轻弟子好好来学,虽然慢点,但也是一条路子。”

少林掌门智空禅师道:“正好杨家五郎和八姐在此,咱们不妨问问他们八郎是如何学的阵法,又用了几年,咱们大家正好有谱儿了,这条路子也不错。”

五郎道:“老八至于学了多长时间我也说不定,不过自从他知道身份后,他就开始偷偷摸摸的躲在自己房间了,至于他躲在那里干什么了,是不是学兵书,这个我也说不上了。”

老五郎了风和尚斥道:“让你回答个问题都这么费劲!还是让延琪来说吧。”

八姐道:“八郎是十岁知道身份,十四岁就跟着老令公和兄长们去的雄州,十五岁就遇难,今年也不过十八岁而已。”

北风禅师道:“八郎充其量也就学了十三四年,咱们也就心里有谱儿了。咱们再精确一点,八郎是几岁开始识字的?几岁进的私塾?又是谁教他的阵法?他都学了些什么兵法?知道了这些,咱们就可以因材施教了。”

大家见询问八郎是如何学的阵法,无不来了精神,都要听听,因此大殿之中分外的安静,都等着八姐回答。

八姐本不想回答,心想,若是自己回答了,又有谁会去营救八郎了?从此八郎已经不再重要了,南朝还缺八郎么?但转念又一想,刚才鸿濛子都说了,营救八郎乃是国仇天下事,自己怎好再隐瞒,就算是没人再去救八郎,为了大宋江山,也只得牺牲八郎了,于是答道:“回大师伯,八郎三四岁就零零散散的识字了。杨家并没有私塾,只是父教子,兄教弟。他更没进过别人家的私塾,只是到了七岁的时候,才去听大哥给其他哥哥讲解兵法。杨家是上午由大郎给弟弟们讲解兵法,下午练枪。因杨家与他年纪相若的并没有谁了,比他大三岁的七郎老令公可是要求极严,很早就让他去听大郎兵法讲解了,但并没有要求八郎。八郎没了玩伴,也就去偷听了,后来干脆进去旁听了。到了八岁的时候,他才开始练枪。真正他用功学兵法还是在他十二岁那年,父亲让他们兄弟每日讲解一篇兵法,下午改练排兵布阵,回去后还要写默写,七郎因为偷懒,全是八郎用左手给七郎默写的。后来事情败露,大家都挨了打,老令公才让他们每次都写阵法心得,常听爹爹说四郎、八郎写的最好,其他兄长全是应付了事。因此他真正用功学习兵法的时间也不过区区两年多而已。”

大家一听全傻眼了,差点没喷血!八郎也太牛了,以金碧峰如此有才能的人,研究了一辈子还不如人家学了两年的,这要是让他知道了,还不找块豆腐撞死了!

沉寂了好一阵子,北风禅师道:“也许八郎是天纵奇才,人家从娘肚里一生出来就什么都会了。咱们也多教一些天资聪颖的徒弟吧,也许赶不上八郎,但也差不了太远了。延琪,那八郎可是生来就会用兵?”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好奇,问八姐道。

八姐道:“那倒也不见得。八郎七岁听兵法的时候,下午哥哥们练枪,他力气小,比划不了几下子就没劲儿了,于是就自己跑回去玩耍了。因他太小,所以也没人责骂他。他回去之后,就独自一人捏了许多泥娃娃,让这个做将军,那个做元帅的,自己在院子里玩起了排兵布阵的游戏。我和九妹以及排风,偶尔也会去找他玩,看他玩的就是这个。”

老五郎一拍大腿,说道:“好家伙,感情他七岁就会排兵布阵了,这不是天生的还是什么?找他这样的人可是有点难。不过大哥的本事我是知道的,好像也并不比八郎强什么,也许还不如八郎,我正奇怪大哥怎么教出这么厉害的儿子来,早知这样,我也不出家了,也养个好儿子出来。”

郑道平与老五郎关系非同一般,于是就揶揄道:“了风,人家老令公可是号称金刀无敌,你那二下子怎能跟老令公相比,没准儿你养的儿子是草包饭桶也说不定呢,那时还不悔死你?”

大家听了无不哈哈大笑起来,一扫刚才的沉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