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七十六回、五行夺魁

凡夫小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博文站好身躯,抱拳后说道:“英雄不打倒地汉,何昌一既然已经伤在你手了,就该让我们抬回救治,而是你的弟子门人不懂规矩,要暗下毒手,我才动的手。而且没射石子之前,就已经出声喝止他了,而他竟不顾死活,还要动手,我是救我大师兄心切,才不得已动的手。你不怪你自己门规不严,反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博文站好身躯,抱拳后说道:“英雄不打倒地汉,何昌一既然已经伤在你手了,就该让我们抬回救治,而是你的弟子门人不懂规矩,要暗下毒手,我才动的手。而且没射石子之前,就已经出声喝止他了,而他竟不顾死活,还要动手,我是救我大师兄心切,才不得已动的手。你不怪你自己门规不严,反怪我出手,真个不知羞耻的恐怕不是我吧?”

金碧峰理屈,恼羞成怒道:“好、好、好!我正要领教天下第一神拳之誉的五行拳,你正好出来了,咱们就动手比试一遭。”本来他还不好意思向博文叫号,二人的年岁相差实在太远了,就是自己的三代、四代弟子有很多都比博文年岁大,因此刚才他是叫博文他们一起出手,可没好意思单独叫他出手,尽管他最顾忌的就是博文。现在见博文自己出来了,哪里肯放过这千载难寻的良机?于是他才未曾动手,先给博文戴了一顶高帽子,称他为天下第一神拳。

博文事关师门荣辱,也就当仁不让了,于是开口说道:“且慢,等我方先把何大师兄救治回来之后,你我再动手也不迟。”说完向高良语等兄弟一挥手,示意他们来把何昌一抬回去。高良语等一见,赶紧就把何昌一抬了回去。鸿浩子赶紧过来给他救治。


博文见高良语和谷栋把何昌一抬出了场外,这才说道:“好了,你我动手吧。”

金碧峰冷笑道:“嘿嘿!与你个后生晚辈动手,还用得着先动手吗?你尽管出手就是。”

博文也不客气了,挥拳就打,一招劈拳,攻了过去。

金碧峰可不会象他弟子一般,还要避让,只是抬起右掌向外封去,这一下子就是硬碰硬,金碧峰被震得身躯微微一晃,博文却是险些飞了出去。金碧峰颇感意外,自己可是用了九成的真力了,这小子非但没伤,却连后退都没有,当真可以称得上第一拳美誉。

博文虽然没有受伤,也没有后退,但日子可不好过,这一拳震得他心经澎湃,他的每一招每一式,可都是运足了十成的功力的。博文见金碧峰并没有退步,也就不用再上步追赶了,于是又一招崩拳顺势攻出。

金碧峰又是硬架了出去,二人乒乒乓乓的就接二连三的硬拼了起来,在拼过了五十多招以后,金碧峰尽管已经摸透了博文的招式,但要想攻他的破绽却也找不到,更无暇去攻。又见博文在自己面前走了这么多的招式,让人看见了难免笑话,自己和如此年轻之人还要用这么多招式,岂不是太丢脸了?于是运足了十成的功力,挥掌向博文攻去。

博文用了一招炮拳,一手遮架,一手攻敌。但是金碧峰的掌力太厉害了,一下子就压住了博文的右臂,任其左拳打在了自己身上。就算是金碧峰没有金钟罩护体,博文的左拳受右拳的影响,早已软绵无力了,哪里还顾得打到打不到了,只得右臂运功和金碧峰相抗了。二人就开始比拼上了内力。

本来一招一式的比拼,博文必败无疑,人家金碧峰每次可是只用九成真力就行了,而博文可是每次都是运足了十成的功力,时间久了,哪还有后力可继?但金碧峰却犯了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逼迫博文比拼内力。本来动手过招,比的是武功,不是脸面,但金碧峰却为了面子问题,倾尽了全力,不惜血本,要尽快赢了博文。金碧峰非常自傲,认为自己和作为对手的陈抟是同辈中人,而把鸿濛子和博文等都看成了后生晚辈,其实他的辈份可没他想象的那么高。为了辈份之争,他才不想让博文在自己面前多走一些招式,而是直接比拼内力。高手过招最怕动怒,动怒则气堵伤肝,尤其是现在还比拼内力了,因此他纵然想运十成的内力,但真正攻出去的也只剩下九成了,还是和博文打平了,但此时他可是没有后力可发了。另外是他主动寻求比拼内力的,把手掌挥向了博文身边,博文是防守,手臂离自己身体近,这又是杠杆原理,手臂距离身体远的要费力,而近了自然省力,又让博文占了便宜去。此外博文再也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了,经过和马子初以及海环两役早已悟透了内力比拼了。而金碧峰还是以为博文的功力还是老样子,也就和马子初相差无几,他又哪知道当时博文根本就不会运用内力伤人了,虽然比马子初功力高却也受伤了?又怎知博文后来是百尺竿头,又精进了许多。

比拼内力,本来博文就占尽了便宜,博文到现在才和金碧峰动手,之前可一直都是坐壁上观了。而金碧峰先是和鸿濛子动手,接着又与何昌一、胜武真人动手,别看都没用了几招,但那也消耗得相当之大。与鸿濛子是依仗招式巧妙,并没用多少真力,但他们也是绝顶高手,不运足了相当的真气,也是伤不动他们的,这就算是勉强不算,但和胜武真人可是完全靠着比拼内力赢下来的,虽然也就三五招而已,那也是相当的费劲了,每招都是用的十成真力。与何昌一动手,虽然没有对掌比拼内力,但他也是先运足了内力,遍布了全身,才一招腿法赢的,他也怕自己判断失误,挨了八卦掌,因此他也是消耗不小。若是没有前面众人给博文垫场,博文也难以坚持。

二人自从动手就站在原地不曾动过,直到此时比拼内力,二人还是没动过分毫的脚步。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只见二人双脚都深深的陷到了山石中去,头上更是冒出了浓浓的白色雾气,将二人笼罩在其中。

金碧峰是比拼越久,越觉得脸上无光,心下更怒,更着急,但也越使自己真气难以发挥。博文则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他可是想明白了,只要自己能多消耗一些金碧峰的真气,没有动手的几位师兄就能轻而易举的击败他,为此他心里自认为是必败了,因此也就不再求胜了,根本就没有攻向金碧峰,只是运功护体而已。

时间慢慢过去,比拼已经快有两个时辰了,他二人还没有分出个高下。

那边给胜武真人、何昌一疗伤的鸿濛子、鸿浩子四人早已收功起身了,随着众人一起站在场边观看场中比拼内力。

博文慢慢感觉道金碧峰攻过来的真气越来越少了,他可不知道是金碧峰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心下却误以为金碧峰想不比拼了,而又要在招式上取胜了。如果自己让他在招式上赢了,不能多消耗一些他的真气,后面的师兄就难以取胜了。想到这里,他却一反常态,竟主动进攻了,他可不想放金碧峰跑。他还是经验不足,没有一举击垮金碧峰,但这也够金碧峰受的了,只能勉强防守,不让博文伤了自己。

金碧峰现在可是后悔不叠,但世上又哪有后悔药了?后悔又管什么用?只得身陷在内力比拼的泥沼之中,难以自拔了。

本来年轻人就比老人气盛,更耐长久,到现在博文的真气可是还没消耗多少呢,他这一攻向金碧峰,见他防守的真气也是力不从心了,这才明白了金碧峰是真气不继了,于是运足了十成的功力,猛的推向了金碧峰。

金碧峰觉得博文的真气陡然间一下子变得这么强大,知道自己是难以支撑了,但他毕竟经验丰富,拼着自己受伤,也把自己的全身真气推向了博文。

两股真气相撞,发出轰的一声,二人都身子一歪,倒了下去。

敌我双方见二人倒了,就一拥而上,要各自来抢自己的人,又怕对手伤了己方之人,双方刚到了场中,就要动手群殴的时候,只见博文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吐出了嘴里的鲜血,喝道:“住手!”双方之人见他有如天神一般,渊亭岳峙的站在那里,都愣住了。

博文向后退了几步,擦了擦嘴角的血渍,说道:“大家不要难为他们,让他们把金碧峰抬回去救治吧。”他还以为大师兄鸿濛子还没忙完疗伤呢,故此他才出面阻止。

鸿濛子见博文竟能站了起来,知道是他赢了,激动的过来就拉住了他的手,激动的说:“小师弟,又辛苦你了,赶快坐下来,让愚兄助你调息。”

博文这才发现大师兄已经疗伤结束了,于是赶紧说道:“多谢大师兄,不必了,小弟还能挺得住,大师兄已经为胜武大师兄刚刚疗伤结束,一定真力消耗不少,小弟怎好再劳驾大师兄?真不好意思,刚才小弟比武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还以为大师兄疗伤没完呢,就代大师兄把大家喝止了。”

鸿濛子道:“这有什么?刚才是你阻止了一场混战,否则要死伤多少人还不一定呢,愚兄谢你都来不及呢,又怎会怪你?你还是快些坐下来,让你三师兄来助你好了。”

博文摇头道:“真的不用了,小弟还能坚持个一时三刻的。这里还是是非之地,咱们应当早早撤离才是。等到了地头小弟再疗伤也不迟晚。”

鸿濛子觉得博文说的也有道理,就说道:“也好,只是得有人扶着你才行,咱们这就走。那咱们去哪里呢?”

博文刚想回答,却被任鹏飞过来出手示意他不要说话,而自己却说道:“蔡大侠不要过于劳累,休息要紧,老花子来安排就是。张盟主请随老花子来。”说完当先走去。

因为没有带弟子前来,鸿濛子只能吩咐鸿流子过来背博文走路,还没等他张口,却被高良语抢先把博文搭在了后背上,随着任鹏飞回到了破山神庙。


到了丐帮分舵,丐帮弟子赶紧生火做饭,大家可是劳累了一天,午饭还没吃呢,现在又到了晚上,只能两顿并一顿了。

博文找个僻静的地方,坐下来调息,鸿流子却是二话没说,就坐到了他背后,运功助他调息。其他武林高手,尽管都未曾出手,但也都站了一天了,也各找地方坐了下来,闭目养神。尽管很多人脱难之后,有些兴奋,但是看到博文正在运功,怕打扰了他,因此也只好缄口不言。

博文坐息了半个时辰不到,深恐身后的师兄太过劳累,就草草收功了事。回头一看,才知道是鸿流子,赶紧起身相谢。

鸿濛子见博文醒来,就过来问道:“小师弟,白日里只顾着比武拼命了,很多话都没来得及问你。你可曾去过辽国都城,营救出来八郎了?”

博文面有难色,摇头道:“禀报大师兄,小弟已经去过了,只是小弟无能,并未救出八郎。”

鸿濛子叹道:“唉!半由天意半由人,没救回来也就算了,回头再说吧。今日闯阵救我们出来的那个少年功夫相当了得,更是弓马娴熟,又精通阵法,想来样样都不比八郎差,要是他能和八郎同归大宋就好了。师弟为何没拦阻他,让他和我们一起回大宋呢?想来大宋皇帝曾多次邀请愚兄下山进京,如果愚兄给他写封举荐信,朝廷不难重用于他。”

博文道:“大师兄,那个少年就是杨八郎。”

鸿濛子大吃一惊,开口责备道:“既然他是杨八郎,你为何还放他走?这样咱们不是就不用去营救他了吗?你怎这么少不更事,这么糊涂啊?”

博文等大师兄发完火,抗声分辩道:“大师兄,哪里是小弟不肯留他?小弟哪里能留得住他呢?”

鸿濛子道:“既然他都来了,你就该想法子留住他才是,怎能轻而易举的放他走呢?不过,他又是怎么来的呢?他不是被困在辽国都城的吗?”

博文道:“大师兄有所不知,那八郎并没被困,行动还是相当自由的,只不过是他自己不想走罢了。这次我们在这里研究多日,也没研究透金碧峰摆的阵势,是杨家小姐要去辽国都城取回马匹,我也就是顺便那么一说,并未真的指望八郎能帮忙,就画了份草图给八郎看,让他帮忙辨认是什么阵势。本来大家以为八郎只懂得那些行军布阵,只能辨别出有人的阵势呢,没想到对于这种没人的阵势,他也能辨别。八郎一眼就认出阵势,给我们写了阵的名字,和破阵的歌诀。第二天我们就照此去破阵了,结果郑道长和了尘神尼还是误中机关,被困其中了。大家不免对八郎有所怨怼,被杨小姐听见了,气愤不过,就去找八郎算账了。没想到昨日下午八郎就来了,本来他昨日就急着破阵,小弟就预计到金碧峰见大阵被破,难免狗急跳墙,会大动干戈,夜间行动不便,咱们又不熟悉地形,就拦阻了八郎,要他今日白天破阵。他这才帮咱们把阵给破了。”

鸿濛子点头道:“愚兄是有些明白了,可是还有些糊涂。八郎既然没有被困,那他可是投降辽人了?”

博文道:“八郎义比天高,怎会投降?他不过是要报恩而已。这次他来破阵,因为不是对萧太后不利,更不会对辽人不利,因此他欣然而来。他不但救大师兄出来,也曾救过小弟等性命。本来小弟等先见过八郎了,他不肯跟小弟走,小弟只得走下策,决定去刺杀萧太后,但我们被严容的阵法给困住了,在皇宫里冲杀不出来。同去的四百武林高手,只剩下了几十人了。正在我们要全军覆没的时候,八郎听见厮杀声,就闯进了皇宫,逼迫严容停下阵势,又逼迫萧太后下令放人。我们这才得以逃脱,不过可惜那三百多武林高手了,其中大多是丐帮弟子。”

鸿濛子这才脸色稍霁,和声说道:“愚兄错怪小师弟了。那严容就是金碧峰的大弟子,你破不了他的阵势不足为怪。但那些丐帮弟子却实在死的太冤了,中原武林会记住他们的,不会让他们白白牺牲的。”

任鹏飞早已闻声赶了过来,听见鸿濛子如此说,就插话道:“多谢盟主。丐帮弟子乃是中原后裔骨血,为了祖宗江山,能尽一份心力,也是本份。这些年来,他们一直四处讨要,大多还是中原百姓养活了他们,现在能有机会回报中原,他们死也瞑目了。盟主就不用太抬举他们了。”

鸿濛子摇头道:“这些乃是忠义之士,想我武林中人应当人人敬仰才行。回到中原之后,贫道想在华山专门腾出一道观来,供奉这些仁人志士。”

任鹏飞擦了擦眼泪道:“多谢盟主美意,只是用不着了。丐帮弟子生来就是贱命一条,死后连个葬身之所都没有,还要祠堂何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