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七十五回、太极争锋

凡夫小子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金碧峰气得念了声:“无量天尊!来人,去把子恒抬回来。子初,你去,甭跟他兜圈子,直截了当点,上去就比拼功力就行了。”他见身形步法最好的周子恒败北,只得用功力深厚的马子初去比拼内力。本来他还想用马子初来对付蔡博文的五行拳呢,现在不得不提前把他派上了场。 马子初到了场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金碧峰气得念了声:“无量天尊!来人,去把子恒抬回来。子初,你去,甭跟他兜圈子,直截了当点,上去就比拼功力就行了。”他见身形步法最好的周子恒败北,只得用功力深厚的马子初去比拼内力。本来他还想用马子初来对付蔡博文的五行拳呢,现在不得不提前把他派上了场。

马子初到了场上,和何昌一见礼后,就开始动上了手。马子初可是运足了功力,一步一个深深的脚印,向着何昌一逼了过去,要寻何昌一比拼内力。

陈抟老祖所创的三门拳法都不怕比拼内力,太极拳是用手臂化解对方的功力;而八卦掌是用步法变换躲避于对手硬接硬拼;而五行拳因为只练功力,功力进境又快,自然不怕比拼内力了,就是对手想躲避,他还逼着你拼呢。

何昌一见马子初快逼到自己身前了,却向马子初的右前方斜上了一小步,马子初顿时感觉自己所运的气力失去了方向,只得扭转身躯,重新对准何昌一,再来一次,可是何昌一依法炮制,继续向马子初的身侧上步。

他二人一个是闲庭信步,一个脚步凝重,时间一久,马子初可吃不消了,毕竟自己的功力是有限的,如此这般轻易浪费,而对手根本就没怎么运功,再这样下去,没等自己和人家拼上内力呢,就已经把内力消耗光了。因此他是越着急,却拼不到何昌一。这回可是他变成了傻小子了,上回在华山是周子恒被累趴下了,今天看来他也要被累趴下不可。

金碧峰尽管已经瞧出苗头不对,但碍于身份又无法喝止,场上不见输赢,自己乃是一教之主,怎能如此丢份儿?因此他是心里有苦,嘴上说不出来,只能立等马子初战败了。

场上二人转悠了半个多时辰,何昌一见马子初已经快消耗殆尽了,因此一转身,左掌就搭在了马子初的右臂上,脚下一上步,就转到了他身侧,右臂用了招穿掌,正打在马子初的软肋上,一下子就把马子初打飞了出去。马子初落地之后,一口鲜血吐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金碧峰叫人去架回马子初,只能再让赵子清出手了。

周子清领命来到了场中间,与何昌一见礼,准备动手。

另一边鸿濛子怕何昌一连斗了三场,恐怕真力不济,于是就对胜武真人道:“有劳大师兄,倘若再让何师兄斗第四场,难免被人家摸去了套路,功力消耗又大,师父的三大绝艺,已经显露过一种了,本来指望大师兄对付金碧峰,但也不能不管何师兄的胜败,还是大师兄出手吧。”他可是知道了自己招式被克制,求胜不易,另外留着博文的五行拳坐镇,对付金碧峰可是最管用,不能让他提前把功力消耗了,因此他才派了胜武真人。

胜武真人老早就想着出手了,只是何昌一不败,自己不好出头,如今得到盟主许可,自然欣然前往,于是说道:“敬领大师兄法谕。”说完就来到了斗场中间,对二人合十施礼道:“无量天尊!贫道乃武当胜武。贫道技痒难耐,想向赵道长请教,不知赵道长可赏脸否?”

赵子清可是煮熟的鸭子,到死嘴硬,说道:“就是你二人齐上,贫道也不惧怕。”

胜武又对何昌一合十施礼道:“大师兄,掌门大师兄有请大师兄回去,请把这里让予小弟好了。”

何昌一还礼道:“即是掌门大师兄唤我,小弟焉敢违令?这里就有劳大师兄好了。”他也是一派之长,他虽然未能列入陈抟门墙,但陈抟的衣钵传人就如同陈抟本人一样,在邛崃一派他是掌门,但要是华山有令,他可就变成了寻常弟子了,因此他毫无执拗的回去了。

胜武真人等何昌一走了,对赵子清道:“赵道长,请!”

赵子清别看刚才嘴上说的轻巧,让何昌一与胜武真人同上,其实他对哪一位都打怵,他也清楚的知道胜武、何昌一、蔡博文各得陈抟一绝学,至于鸿濛子等其他华山弟子,他倒反而不怕了,知道自己的招式正好可以克制无极拳。何昌一和蔡博文的拳法他都见识过了,心里多少还有点谱儿,但是太极拳他可是一无所知,在江湖上还从来没有显露过呢,但即使是这样,太极拳、八卦掌却已经享誉武林六十多年了。现在他见识过五行和八卦之后,心里对太极就更没底儿了,那可是真的与无极拳一点关系都没有。因此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该是比拼内力的好呢,还是先试探虚实好呢,到底该用什么策略呢?他可是挠死头了。

胜武真人见赵子清不肯攻上来,也就半蹲半站的等着他来进攻。

赵子清犹豫再三,心想,自己要是不先动手,那么先机尽被对手掌握,那自己更没法应付了,于是就突地一纵身,上来就是一招拨云望日。

胜武真人却是慢吞吞的伸臂往上一搭,赵子清见对手如此慵懒,就变虚为实,运足了功力狠狠的拍向了胜武真人的手臂。胜武见他掌力已经拍实了,手臂就一拨,一转,一带,就把赵子清给借势挥了出去。

赵子清果然了得,在空中一翻身,又站了起来,没有被摔倒在地上。

赵子清接连被胜武真人摔了十多次,终于没能化解开胜武真人的阴劲,噗通一声摔在地上了。

这一下子可把金碧峰吓了一跳,以为赵子清肯定是被废了,对面的各大门派也无不以为他起不来了,哪知赵子清一个鲤鱼打挺又跳了起来,继续向胜武真人拳脚相加,而每一招他就被摔了出去。

天下英雄是第一次见识太极拳,而胜武真人也是头一次用太极拳与人动手,平时他连对练都没练过,他也是越用越有心得,这回他再摔赵子清,赵子清可有点惨,哪知刚摔倒,他就急着跳起来,刚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又自己摔了下去。

这下可把金碧峰吓坏了,以为他这次是真的受伤了,正要吩咐弟子去把他扶回来,却见赵子清又是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挥拳又攻向了胜武真人。

赵子清现在再摔倒可得两三次才能跳起来了,因为胜武真人传过来的阴劲是越来越多,而他也知道只要自己在地上多躺一会儿就足以抵消掉阴劲,但那样多丢人,别人还不以为自己是被打的爬不起来,然后又出手偷袭人家?故此明知要挨摔,他还是勇往之前。很快,赵子清就已经是灰头土脸了。

金碧峰再也看不下去了,出来喝阻道:“子清不用再打了,你回来。”赵子清跳起来后,狼狈的回到了师父身边,等师父责骂。哪知金碧峰却一言未发,直奔场中,来找胜武真人算账。

金碧峰冲着胜武真人喝道:“好你个胜武!既然胜负已判,你为何还要戏耍子清?你不知道士可杀而不可辱?”

胜武真人一怔,茫然问道:“无量天尊!贫道如何戏耍于他了?贫道怎个不知?”

金碧峰冷笑道:“你真是会装蒜!高手过招,你把对方摔倒也就算赢了,何必拿他练功,摔起没完?”

胜武更懵了,他可没有戏耍和折辱赵子清的意思,更没有要拿他练功的意思,他可不懂高手过招只要把对方摔倒了,就可以说声承让即可,表示自己已经获胜了,对手就不会再来动手了。胜武因为身份特殊,他是武当弟子,却是陈抟老祖教的功夫,而陈抟只教他功夫,却没教他任何武林规矩,想他将来有武当门规约束他,还用得着多此一举了?正因为有了陈抟教他,武当哪还敢过问这些细节,就更没教他了。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武当派知道胜武功夫高,因此就没人敢向他挑战,他更没心思和人切磋功夫,所以他一生未下武当,更没和人动过手。前面几场比试,他见何昌一都是把人家打得吐血,所以他也认为把人打得爬不起来才算赢,之前少林比剑也还是用剑逼住对手,人家才主动认输的,他可不会自己判断对手是否该算输赢了。另外,他就是想把赵子清打吐血却也做不到,为何?因为太极拳乃是以柔克刚的拳法,在拳法之中施展不出爆发力来,如寸劲等刚猛功夫,只能是把对手摔起没完,所以武术谚语中才有了“太极三年不伤人,形意一年打死人”之说,而太极练的年头越多,越不伤人,但摔人可是越来越容易。这里说的形意就是五行拳,后来又有人把他叫成形意、心意等名字了,足见五行拳的刚猛。

却说胜武真人被金碧峰问得哑口无言,金碧峰见状,冷笑道:“嘿嘿!你们陈抟的四大弟子一起上来好了,贫道一起来领教陈抟的绝艺,看看你们的无极、太极、八卦、五行等拳法。休说贫道以大欺小,你们四人一起上吧。”

胜武这才回过神来,说道:“无量天尊!金碧峰休得猖狂,老祖虽然传授了我们绝艺,但却并未教我们以多欺人。你先胜了贫道,再找贫道的三位师兄好了。”

金碧峰道:“好,让你们用车轮战也行。不过你们可别说贫道以大欺小,你先上吧。”

胜武真人摇头道:“还是你先出手好了。”太极拳善守,不擅攻,因此他不愿舍长用短。

金碧峰冷笑道:“你既然如此托大,那贫道就成全你好了。”说罢,纵身过来就是一掌。他这一掌怕不有千钧之力,但对金碧峰来说,也就是用了八成功力。

胜武见金碧峰的手掌打过来了,却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招数,哪里还来得及分辨了,只得用了一招如封似闭,向外遮拦。但金碧峰又怎能与刚才的赵子清相比?二者的功力相差实在太远了。两臂相交,险些就把胜武的手臂骨头震碎了。

金碧峰见一掌无功,另一掌又到了,他此时早已到了无招胜有招的地步,无须任何作势和准备,全是信手而挥。

胜武见对手的招式太快了,根本就无从辨别,只得随意招架了,再也用不出太极弧来化解金碧峰的功力了,完全失去了太极拳四两拨千斤的巧劲了。太极拳以巧胜拙,但也要看对手,如果功夫相差不远,太极拳是可以赢的,但金碧峰和胜武真人的功力相差太远了,人家的招式又太快了,更无迹可寻,所以才难以招架的。

金碧峰见两掌无功,下面却倏地踢起一腿。这一腿就更无一点征兆了,一下子就把胜武真人给踢飞了。一般人踢腿,肩膀一定会动,但金碧峰肩头可是一点也没动,也就难怪胜武真人判断不出来了。

幸亏胜武真人是飞向了自己一方,只见三条身影同时飞向了半空中胜武真人,把胜武真人稳稳的接住了,没有狠狠的摔在地上,但这也够胜武受的了,金碧峰那一脚正好提在了他小腹之上,还是把他给踢吐血了。接胜武的三人是鸿濛子、神武真人和蔡博文,鸿濛子赶紧把胜武真人放到地上,先给他喂了疗伤圣药,然后运功给他疗伤。本来博文要动手,却被鸿濛子阻止道:“你一会儿也许还要动手呢,让愚兄来吧。愚兄的无极拳尽被金碧峰破解了,上去也是被人家克制,不如你去比武,我来救人。”

博文一想也有道理,就不再争了,本来上次他与海环比武受伤的时候,乃是胜武帮他疗的伤,他正想报答呢,但为了顾全大局,只得遵从大师兄的法谕了。神武真人功力一般,也就不与鸿濛子师兄弟争了。

何昌一可是都没用人吩咐,就又出来了,拦在了金碧峰的对面,防止他再下手攻击胜武真人或者是接应的诸人。他一上来可是连个招呼都来不及打了,就绕着金碧峰转开了。

太极拳是以静御动;八卦掌是以己之动,引领敌人也动;而五行拳则是打得敌人不会动。何昌一就是要用自己先动,牵制金碧峰也动。

但金碧峰的武学境界又岂是一般人所能达到的?他一见何昌一在自己身侧上步,他反而闭上眼睛,连动都没动,待到何昌一绕到自己背后了,正要出掌伤人的时候,却倏地用了一招蝎子卷尾,身体一前伏,非但避开了何昌一的一掌,而下面一脚正踢在了何昌一的小腹之上,又把何昌一给踢飞了出去。这次何昌一可倒了霉了,刚才还是把王子灵打向了自己一方,现在可是三月债,还得快,他也被金碧峰踢向了对手一方,也一样没人来接他了。

博文这边刚和大师兄说完话,那边何昌一就已经被踢飞了,想救已经来不及了。因此赶紧来到场中,准备营救何昌一。博文开口就喊了声:“住手!”

金碧峰一怔,心道,以我的身份还会偷袭受伤倒地之人?又见博文在地上拾起一块石头,心说,当今武林,什么样的暗器还能伤得了我?区区一块石子,就是让你打上了,又有何用?哪知博文却把石子向他甩来,目标根本就不是自己身上的穴道部位,就更纳闷了,刚才破阵的那个野人(他还不知道是八郎呢),是用弓箭,看你也能用石子布阵不成?反正我也没和你打赌,只要是往我身上招呼的,完全可以用金钟罩护体,又不象长箭可以射破衣裳,有什么好怕的?哪知却听见身后“啊”的一声惨叫,于是他赶紧回头敢看。只见王子清的弟子道远被石子打得头骨碎裂,站在那里,慢慢的往下倒呢。

原来何昌一刚一摔下来,道远见了,心道正好给师父王子清报仇雪恨,因此他就蹿了出来,准备对躺在地上的何昌一偷下毒手。博文在对面看得一清二楚,因此是向他喊住手,而他哪管什么武林规矩了,仗着前面有师爷挡道,所以还是放心大胆的过去要置何昌一于死地。何昌一被金碧峰打伤了,可是没有丝毫的还手能力了,只能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任人宰割了。博文见自己要过去太难了,金碧峰肯定会出手阻拦,于是才用石子射道远,一下子就把他脑袋打开花了。

金碧峰转回身来,对博文喝道:“胆大的蔡博文!你竟不顾身份,向晚辈偷下毒手,真是太不知羞耻了!”说完就拉开架式,准备动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