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七十四回 八卦神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五郎和八姐望着八郎纵马跑远,本来还想叫他,但知道他执拗的秉性,是绝不会留下来的,因此只得作罢。

谷外群雄这回可是彻底服了八郎,人家杀人真是太利索了,之前还想他乃是一马上战将,哪里会是武林高手的敌手?但看人家杀那些道士,真是切瓜削菜一般,比自己可是强百倍,倘若换了自己,那么多宝剑在自己面前晃动,哪还有机会分辨对手的招式了?自己哪还有机会动手杀人了?恐怕早就挂彩了。人家杨八郎就象根本没看到那些宝剑一般,把众道士杀得血流成河,而且人家八郎根本就毫发未伤。再想起那日在皇宫中为大家解围,能把老道严容吓成那个样子,原来不是没有原因的,就凭八郎冲杀那些道士的功夫,肯定要比严容强多了,杀他也就是举手投足之间的事情而已。严容可不用妄想凭仗大阵为自己阻挡一二了,人家八郎可是想杀谁就杀谁。

谷内只有鸿濛子一人见过八郎,但那时八郎年纪尚幼,现在又是如此一副野人装扮,哪里还认识了?其他人就更不认识了。大家正想不通博文他们在哪里寻来的不世高手,竟能轻而易举的破阵,更不把金碧峰放在眼里。本来还打算和八郎相见之后,再出口相询呢,哪知八郎竟跑了。

他们哪知道要是八郎用的是自己的弓箭,没准儿金碧峰就被射中了呢!八郎之前自己用的弓可是三百石的弓。弓越强劲,射的速度越快,才能射程越远。如今只是比一般人稍微强一点的弓,射速太慢,给金碧峰足够的时间反应。一般人用的是五十石左右的弓,而现在八郎用的才是一百石的弓,也就比普通人强点不多。若是换作了八郎的三百石的强弓,没准儿就要在金碧峰身上射出几个窟窿来,那可够他喝一壶的。金碧峰只能运气于身,用金钟罩来抵挡了,虽然不致于把金碧峰射死,也射不伤,但他可再没什么好牛的了。

金碧峰见八郎已走,正好瞧见鸿濛子诸人,正有气没处撒,于是对鸿濛子喝道:“张无梦!尔等真个不知羞耻!竟如此乘势出来了,这可是你们破了阵势?你们还是让出中原武林,到塞外自寻福地去吧,免得道爷动手!”

鸿濛子笑道:“无量天尊!金碧峰,你与我等打赌,是要比咱们走出山谷,你可没说咱们不许找人帮忙,更没说不许老天帮忙。至于那少年前来捣乱,那是因为你狂妄自大,招惹他来的,也是天意如此。如今山谷内外的阵势都破了,你还有何话说?”

金碧峰叫道:“想不到你作为堂堂武林盟主,真个无耻!那些阵势本不是你等破的,却牵强附会,说什么天意。你可敢再进入谷中,让我重新布置,尔等再闯?”

鸿濛子笑道:“那就不必了,免得再把那少年招来,也许是其他人也说不准,你的门人弟子虽然人数众多,但也是有限,可不是杀不绝的。我等既然已经出来了,就不用把中原武林让给你了。你请自便吧,哈哈!”鸿濛子可不傻,斗不过人家的事情,可是绝不会再上当了,他活了这么大的年岁,更不会轻易受激了。

金碧峰气得怒目圆睁,喝道:“鸿濛子,你可是想放赖不成?你以为你现下人数众多,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鸿濛子哂笑道:“莫非你凭借在你的家门口,仗着你的一亩三分地,难倒还想动武不成?”

金碧峰道:“好!好、好!是你逼我动手的。那我们就在武功上见真章好了。”说罢仰天长啸。

鸿濛子知道他这是召唤手下门人弟子前来助阵了,因此想速战速决,别拖到人家的人到齐了,自己方面还是不好应付,于是说道:“贫道正要领教你通天教主的绝学,来吧!”说完,就纵身跳了过去,和金碧峰动起手来。

金碧峰没想到鸿濛子说打就打,于是二人就战在了一处。

就在这个时候,金碧峰的门人在赵子清的率领下,一起从山谷里冲了出来。他一见师父已经动上手了,也想过来帮忙,但瞧见蔡博文,以及其他众高手,只得摆手示意其他门人收住了脚步,为金碧峰略阵。他可没敢动手,因为对手方面实在太强了,这可不是无极派的人,在招数上还能占便宜,对其它门派可是不管用了。

金碧峰的功夫果然了得,不但在招式上完全压制鸿濛子的无极拳,功力更比鸿濛子要高出不少。鸿濛子只能苦苦支撑了,胜败乃是时间长短问题了。

看到这里,博文赶紧叫了声“住手!”,叫完之后,博文自己也感觉奇怪,怎么好象是三个人在叫。其实就是三个人在叫,另外二人也是与博文一样的想法。

金碧峰与鸿濛子赶紧撤步抽身,跳出圈外。

只见并列而出三个人来,两名道人和一青年男子,金碧峰只认识其中的蔡博文,另外两名道士虽然来的时候他见过,但也不曾注意过。

博文只认识胜武大师兄,却不认识另外一名道士。

只见另一名道士对胜武真人和鸿濛子合十施礼道:“两位大师兄,请让予小弟,也好给小弟个露脸的机会。”

鸿濛子合十还礼道:“原来是大师兄,既然大师兄前来,小弟理当相让。”说完就退了回去。

来者为谁?他乃是邛崃的都威仪何昌一,也就是八卦掌的传人,就是那个陈抟老祖用八卦掌换睡功的。那他怎么和鸿濛子称兄道弟,又是自谦为师弟呢?虽然陈抟和何昌一是互换武功,本来可以平辈论交,但何昌一哪敢?他哪里不知道老祖的辈份?本来当时他是要拜陈抟老祖为师,但陈抟老祖为了尊师重道,不肯收他为弟子,才跟他学了睡功,这和他曾经修炼过的龟息大法如出一辙,本来就用不着学的,就是为了教他八卦掌。何昌一学会了八卦掌,凭他的聪明才智,哪里还看不透?否则陈抟又怎会教他?故此他才自愿矮一辈,以师事之,故此他才和鸿濛子称兄道弟。非但是他称鸿濛子为大师兄,就是武当的胜武真人,尽管学艺都在鸿濛子之前,年岁也比鸿濛子大,但为了尊重鸿濛子乃是陈抟的嫡传弟子,故此都自愿降为师弟,这就是门内与门外之别。鸿濛子虽是陈抟的衣钵传人,但也不敢自大,虽是接受二人叫自己大师兄,但也回叫人家为大师兄,故此也以大师兄称呼二人。蔡博文前面知道自己一个师父,但有两个大师兄,却不知道还有一个呢。

金碧峰不认识何昌一,就问道:“来者何人?”

何昌一双掌合十,说道:“贫道邛崃天师观的都威仪何昌一,特来向道长请教。”

大家这才明白他是谁了,金碧峰也明白了,不敢过份轻视他了,说道:“噢,原来也是陈抟的传人。你既然来了,无论是车轮战,还是群起而攻,你家祖师爷无不奉陪。既然你们都是陈抟的弟子,就是一起出手,也不算丢人,毕竟都是一些后辈晚生。”

何昌一向胜武和鸿濛子二人施礼道:“二位大师兄,请让予小弟如何?这位是小师兄吧?也请退回去,待小弟不成了,再来替我。”何昌一作为门外弟子,还是很尊重陈抟老祖的门内弟子的。

蔡博文赶紧抱拳道:“小弟正是蔡博文,大师兄休要客气,只管称呼小弟即可。”说完就随着鸿濛子一起退了回去。

金碧峰心道,人家都说八卦掌与无极拳毫不相干,自己可是没有见识过,何不叫人先试试呢?反正自己门人弟子都来了,不如让他们露露脸也好,败了也不丢人。于是回头说道:“子灵,你来替为师领教一下八卦掌好了。”

王子灵应声而出,与何昌一见礼后,就动起手来。

王子灵可是不信陈抟一人竟能创出多种拳意来,有了五行拳,还能有什么?不都是拳法么?至于先前听说的太极拳和八卦掌他总以为是招数不同,但拳理意境却不会有什么变化,还是和无极拳同出一辙,只要有迹可循,自己还怕什么?于是一上来就是先以虚招试敌,用了一招童子拜佛,来试探何昌一。

何昌一可是不管你虚实,却是往有前方上了一小步,使了一招单撞掌,扫向了王子灵。

王子灵可是吓了一大跳,还有这么对敌的?这不是以攻对攻吗?也不对,人家可是让开了自己的招数,尽管自己的招式可以变实了,但是人家已经不在原来的方位了,根本打不着人家了,而自己却侧面全暴露给人家了,这可是真正的避实击虚了。想到这里,赶紧撤步避让。

何昌一一招之间就反抢得了先手,哪里肯就此错过?接着又向前追了一步,用了一招单换掌,向王子灵左肋扫去。

王子灵见先机尽失,只得再退。

二人就这样,一退一追,转眼之间,王子灵已经退了二十多步了,哪里还有还手的机会?进退之间,本来就是进容易,退步难,因此王子灵可是一下子汗就忙活下来了。他拿眼角余光一看,自己要是再退,可就退到了自己的阵营中去了,如果是那样,即使自己赢了,人家也会说自己以多为胜,胜之不武。故此,他决定不退了,改用了一招横扫千军,挥拳扫向了何昌一。

王子灵一情急拼命,站在原地不动了,何昌一可是机会就来了,紧接着连跨两步,一下子就绕到了对手的后背,运气于掌,用了一招双撞掌,正好拍在了王子灵的后背上,把他一下子就给推飞了出去,这回可有点惨,因为王子灵是背对师门,所以对面的人可是没人会出来接他,故此他实实惠惠的摔在了地上。所幸何昌一乃是道人,没想要他的命,故此掌下留情,未出全力,只是把他打飞为止。但这也够受的,高手比武,那可是出手就伤人的,王子灵还是吐了很大一口鲜血。

之前王子灵和博文比武的时候,就是一路退了下去,结果最终还是没逃出五行拳去,被打伤了,今天他又是故技重施,但这次却是八卦掌,要比上次五行拳好受多了。一者博文不知手下轻重,二者五行拳就以强霸著称,功力是只发不收,伤敌更甚。

王子灵虽然败了,但是金碧峰师徒却也看出了八卦掌的一些门道了,知道八卦掌果然与无极拳毫不相干,是另起炉灶了,不再是脱胎于无极拳了。

金碧峰回头叫弟子抬回王子灵,又吩咐道:“子恒,你去,小心他的步法。”

周子恒应声而出,与何昌一见礼后,就动起手来。周子恒一上来可是东钻西跳,上蹿下蹦,尽量不让何昌一绕到自己背后去。

何昌一见周子恒如此打法,却也不急了,在场中慢慢游走,避其锋芒,待机而动。

二人的打法正好相反,周子恒是不停的虚实变换,手脚紧忙活,不一会儿就已经额头见汉了。本来武功之中,讲究招式之间,停顿变化,一为调整呼吸、换力;一为静观对手,寻求下一招式的变化。如今他可是没有了招式之间的停顿了,一口气的往下施展,正和当日对付五行拳一般,时间久了能不累吗?

而何昌一则是静观其变,待机而动,招式越施展越慢。外行人还以为他体力不支了呢,内行可是看出来了,他这是越来越轻松了,而是越来越省体力了。

周子恒终于领悟出自己的弊病了,如此下去,还不得和那日在华山一样?于是他身形一变,也开始围着何昌一转了起来,竟学起了八卦掌。他这可是现学现卖,另外他只知道步法上是八卦步,但掌上招式他可没学。八卦掌就是围着对手走圈子,以绕到对手背后,再下手伤敌。围着对手绕圈子,并不是所有的的招式都可以用得上的,只有八卦掌提炼出的八招掌法才好用,如果用其它拳法,反而发挥不出威力来。因为侧着身子,很多招法都被废了,剩下的招式别着身子施展甭提多费劲了,所以周子恒是甭提多别扭了。另外人家何昌一走八卦圈多久了,他周子恒虽然武学功底深厚,但也要跟谁比,如今是鲁班门前弄大斧,孔夫子门前卖字画,关老爷面前耍大刀,那可是自找不痛快了。

何昌一见周子恒也围着自己转了,于是自己也脚下加力,围着周子恒也快速的转了起来。

一般人要是不经常转圈子,突然去转圈子,没几下子还不转晕了?幸亏周子恒数十年如一日,练功不辍,没有被自己转晕了。

场外众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八卦掌出世,尽管八卦掌早已名闻天下,那只不过是借着陈抟老祖的光罢了。如今见二人穿花绕蝶一般,在场中间快速的奔跑,早已是看得眼花缭乱,心旷神怡了。

八卦掌的步法叫趟泥步,要求脚底离地不足盈寸,而周子恒哪里知道这些,只为了快速围着何昌一转,哪儿还注意到脚下了,因此他才是脚步飘飘,又穿着杏黄道袍,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外人看他脚下倒是要比何昌一的要赏心悦目得多,而何昌一倒显得笨拙得多了。

何昌一见把周子恒已经逼得够快的了,脚步早已轻飘得不得了了,实在难以再有变化了,于是他突然一转身,改变了原来走外八卦步法,一下子改走内八卦的线路,也就是那个太极图中阴阳鱼的分界线。

周子恒可没想到八卦掌还带这么玩的,居然可以改变线路的,而自己由于脚下轻飘,难以用力改变路线,一下子就失去了何昌一的踪影,他心道不好,正要直线蹿出逃跑。何昌一面对千载难逢的战机,岂能轻易放弃?抬手一掌单换掌,就结结实实的按在了周子恒的后背上,借着周子恒自己前蹿的劲儿,把他打得高高的飞了起来。

周子恒在空中还手舞足蹈呢,可是没落地之前,一腔热血就喷了出来。由于他飞出的方向正好是向众门派的方向,所以是大家只袖手旁观,没人出手来把他接下,因此他又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周子恒上次是被五行拳累傻了,当时只不过是累得元气大伤而已,今天可是真的很受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