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七十三回、以箭赌阵

凡夫小子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八郎又来到了谷口左边,对着一根石笋就是一刀,齐根削断。 谷外众人这回可是看见石笋后面谷内的情况了,只见石笋后面又是一个山洞,山洞里面一下子涌出来一群道士来,众人之中只有博文见识过其中一些人,那是金碧峰的三代弟子,道字辈的弟子,其中就有和博文动过手的道空、道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八郎又来到了谷口左边,对着一根石笋就是一刀,齐根削断。

谷外众人这回可是看见石笋后面谷内的情况了,只见石笋后面又是一个山洞,山洞里面一下子涌出来一群道士来,众人之中只有博文见识过其中一些人,那是金碧峰的三代弟子,道字辈的弟子,其中就有和博文动过手的道空、道海。

这群道士一冲出来,就布了个阵势。八郎一样就瞧出了是先天八卦阵,共有六十四名道士。八郎也懒得再和这些道士费什么唇舌了,催马挥刀就杀了过去。

道士们刚刚列好阵势了,八郎也杀到了。只见长剑似雪,卷起片片剑光,向着八郎迎面刺来。八郎哪把这些长剑放在眼里,金刀起处,人头翻滚,断剑纷飞。不但八郎杀法凶狠,就是下面的大红马也没闲着,嘴咬脚踢,也被它伤毙了四五人去。转眼之间,六十四人的大阵,就只剩下七八人了。剩下的道士一见不好,转身一起逃跑,这个不用打招呼了,步调倒是很齐整。但八郎哪里肯放过他们?催马就追,大红马如风似电,一下子就撵上了,上去就扑到了两人,八郎又挥刀杀了四人,剩下的三人由于逃跑的方向不一致,八郎也就不追了,但也没想放过他们,却是金刀脱手飞出,把最近一人钉在地上,同时抽弓搭箭,箭射两人。金碧峰辛辛苦苦修炼出来的先天八卦阵就被八郎顷刻之间给土崩瓦解了。八郎放回弓弩,又催马去拾回了金刀,向山洞里一望,只见一些污秽不堪之人正向洞外走来,他估计这些人就是要营救的人,于是也懒得打招呼,上马调转马头往外就走。

无论是谷外,还是洞内之人见了八郎如此疯狂的屠杀金碧峰的弟子,无不是大开眼界,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功夫了,只见八郎举手投足之间就把众道士全歼了。本来还有人是慈悲心肠,想喝阻八郎呢,又哪里来得及?人家转瞬之间就全部给了结了。

郑道平见对面的山洞之中正是武林盟主鸿濛子等诸人,于是就喊道:“张盟主,切莫走错了线路,乾门进三,坎门进五,然后再直行。”

鸿濛子被困多日,就因为那根石笋挡道,在山洞里面看外面乃是重重叠叠的,永远也找不到出路,一直在山洞里面转悠。别看简简单单的一根石笋,却是里面倒转阴阳大阵的关键所在,乃是大阵的阵眼,用来迷惑敌人的,有了它,里面的人永远辨别不出方向来。其实就是他们找到了出口,金碧峰也安排了先天八卦阵等着他们呢,没想到却被八郎三下五除二,就给稀里哗啦的全给杀了。

谷外众人听见郑道平的声音,这才发现他二人并没被射死,反倒被救了出来。众人倒也并不是看不见那个山洞,而是八郎在谷口的打斗太精彩了,谁也不愿错过,就把他们的事儿给忘了,此时方才想起八郎射箭的事情。


八郎骑着大红马又沿着原路返回,可是刚离开了谷外的阵势,就听头上喊道:“来人休走!留下命来!”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一人犹如天神一般,从天而降,正是从山崖上跳下来的金碧峰。

金碧峰早就听门下弟子回报了,说谷外有一骑马之人闯阵。金碧峰听见后哈哈大笑,说道:“世上还有如此愚蠢之人?竟然骑着马进阵。就是那些不是轻功了得之人,进来都别想活着出去,看来他是活得不耐烦了。哈哈!”因此他也并没有太多在意。可是等后来弟子禀报的时候,却为时已晚,八郎已经闯进来了,安然无恙的把人都给救走了。等听到山下警铃回报的时候,他这才着了急,从山顶的云光洞中直接跳了下来,追赶八郎。

八郎本不想理会来人,他也不知道来者是谁,就打算催马离开,免得那些什么情了,谢了之类麻烦的事儿。但金碧峰果然了得,人在半空之中,竟施展出天马行空绝顶轻功,如同长了翅膀会飞一样,反倒超过了八郎,拦在了八郎马前。

以金碧峰如此的身份当然不屑暗中下手,故此他才先拦住了八郎去路,然后再动手。金碧峰尚未站稳就开口喝道:“哪里来的野人,竟敢毁我大阵,伤我弟子?”

大红马见前面有人,便嘎然停下了脚步,八郎看了看金碧峰道:“那乾坤倒转,和颠倒阴阳两个阵势是你摆的了?哼!阵势摆的不怎么样,就是人狠毒了些而已。”

金碧峰再次叫道:“你家祖师爷爷问你,你是何人?快快回答,休得自误!”

八郎傲笑道:“我乃天地之间一无名小卒耳,何足挂齿?现在我的名姓已经丢了,待我找到之后,再告诉你吧。”

金碧峰不由得怒气勃发,喝道:“好个无知小辈,可是活得不耐烦了?竟敢戏耍你家祖师爷!你可知道你家祖师爷为谁?”

八郎哂笑道:“某家连自己的名姓都丢了,哪还有那份闲心来管你?”

金碧峰险些被气得背过气去,喝道:“无知小儿,你连通天教主金碧峰都不认识,天下第一高手是谁你都不知道,也敢跑到江湖上来混?你师父怎么教你的?”

八郎一脸的轻松和不屑,说道:“我可不是什么武林人物,武林门派更与我无关,某家要认识你作甚?”

金碧峰诧异道:“你既然不是武林中人,为何与我作对?是谁请你来的?”

八郎戏谑道:“那还用得着有人去请?我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一生太狂,见不得别人在某家面前称什么天下无敌和狗屁第一。让我听说这里有什么天下第一大阵在这里,禁不住技痒,就来了。哪知道到了这里,一点都不劲打,稀里哗啦,三下五除二就完了,早知道这么简单某家都不来了。”

金碧峰气得一吹胡子,叫道:“小辈,你是够狂的了。你家祖师爷也不得不佩服你的狂劲。本来你家祖师爷还不屑和你动手,现在你可是自找的了。你先出手罢!”尽管很生气,但他仍然不忘自己乃是一派宗师的身份,让八郎先动手。

这时谷内的诸大掌门和谷外群雄已经会和了,一起来到了八郎身后,就等着八郎退下来,好替八郎出手。可是八郎根本就没有退缩的意思,压根儿就没把金碧峰放在眼里。

八郎道:“佩服不佩服那是你的事儿,与我何干?不过某家念你年高,本想放你一马。看你胡子都那么长了,没有一百,也至少该有九十了,人能活这么大岁数不容易,你还是回去吧,不要再动手了。某家今天杀人已经杀得手软了,就饶了你罢。”

“什么?”金碧峰只在山上洞里听见警铃响,可不知道山下谷中的事情,他还以为那些弟子给八郎打伤了,才没有追杀出来,现在一听是给杀了,气得咬牙切齿道:“小娃娃!敢是你把你家祖师爷的弟子给杀了?死了多少?看我不给他们报仇雪恨!”说完就要进身过来动手,

八郎摆手阻止道:“等等!某家不是说过要放你一马了吗?谷中凡是被我看到的大老道、小老道都被我给咔嚓了,加上山崖上面的三个,也就七十来人吧。他们还等着你回去给他们超度呢,死你着什么急呀?”

“无量天尊!好小子,下面的那先天八卦阵也让你给破了?”金碧峰这回倒是冷静多了,再也不敢小觑八郎了。

八郎笑道:“你说那六十四个道士呀?是的,某家一个也没留,都给打发上路了。这些笨贼,只知道绕圈子,不会阵法,更不会武功,某家看着一来气,就全给剁巴了,省得糟蹋粮食。你看这刀上还有血渍呢。”说完就把金刀挺给金碧峰看。

金碧峰看着八郎手中的金刀,心道,就是自己和那些三代弟子组成的先天八卦阵,也不是三招两式就能赢的,怎么也要数百回合之外才能赢,那还不得一两个时辰,这小子这么快进去又出来了,看来真是我的劲敌,自己还要小心。于是平静了一下心情,开口说道:“小娃娃,贫道不得不佩服你的狂妄,胆子够大。来吧,你我动手吧。”

八郎摇头道:“你都那么大岁数了,杀了你真是可惜。不如这样吧,你不是喜欢摆阵吗?你要是能破得了我的阵势,某家就饶你不死。你可敢?”

金碧峰活了一百多岁,还头一次被个年轻后生给激住了,于是傲笑道:“有什么不敢?贫道的阵法功夫向来天下无敌,还会怕你个毛头小子?不过这里你既无兵将,又无山川树木,你如何布阵?”他心下好生奇怪,这里地形、地貌,一草一木无不了若指掌,且看你一个人怎么能布阵。他可更怕八郎身后那些高手,若是八郎以布阵为名,实际上却叫那些人群起而攻,那还用得着什么阵法了,自己可不是敌手。

八郎面色一肃道:“摆阵何须凭仗那些外物?某家一人足矣。若是凭借人多,你该说某家是以多为胜,某家也是胜之不武。这样吧,某家这张弓也不是什么宝物,勉强还能射到百步,但是要多箭齐发,勉强可以射八十步。某家这里还有三十六支狼牙箭,你可去八十步的地方等我,只要你能躲闪开某家这三十六支长箭,某家就服你为天下第一。如若不然,老道,你今后少在他人面前吹牛,免得丢脸。你放心去吧,你没有转过脸来,某家绝不会偷施暗算。”他这张弓乃是丐帮小叫花到辽军的军营之中偷盗而来的,只是寻常的雕弓而已。

金碧峰笑道:“就是让你偷着下手,贫道也从未惧怕过。贫道不但阵法厉害,就是暗器功夫,也是天下无出其右者。我这么高的辈分,与你个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动手比武,若是不让你一些,今后恐被人耻笑。这样吧,贫道就在三十步之外等你好了。”说完转身大步走去,边走边想到,小子你可别耍花招想逃跑,有三十步的距离,无论你是骑着多么好的宝马良驹都躲不过我天马行空的追击。

到了三十步外,金碧峰转了过身来,笑道:“你小朋友果然够信义,没有偷着下手。来吧,你射吧。”

八郎道:“某家若不能叫你心服口服,岂不枉为人?你看仔细了,某家要射了。”说完,一扔右手金刀,抬臂就抽背后的弓箭,一弓三箭操在手里,右脚一抬,勾住金刀,手上三箭齐发。

三只雕翎箭,一起水平飞向金碧峰,但只有最右边的一支是射向金碧峰的心脏,其余两支却是射向了他左边。

金碧峰暗笑,你顶多一次也就同发三箭,要等你三十六箭全射完了那得多长时间?我还不有的是功夫躲闪。

哪知三箭刚刚射出,八郎一抬手又抽出了六支长箭,挥臂射了出去,这次六箭之中却有五箭是射向了金碧峰正要躲避的右侧,而另一箭却是射向了最左边。这六支箭却比前面的三支可快多了,竟是后发先至。

金碧峰刚一愣神,八郎顺势又抽出了九支长箭,好似漫无目的的射了出去,紧接着又是九箭齐射,最后又是九箭同发。

金碧峰这才知道八郎的箭法出神入化,只得东躲西藏,闪避漫天飞来的“乱箭”,刚刚躲闪掉前面的二十七支雕翎箭,却再也无法躲开最后射过来的九支长箭了。其实以金碧峰的功夫,就是让这些狼牙箭射中了也没问题,顶多就是把身上的道袍射破而已,他身上的金钟罩足以抵抗得住这些长箭。但他乃是一代宗师,焉能做如此扫面子的事儿?于是望着飞来的长箭,运起劈空掌力,把这九支长箭全部震落于地。

这时候鸿濛子和蔡博文等人会合一处,一起观看八郎和金碧峰斗阵。众人可是又一次大开眼界,本以为射箭不过是雕虫小技,但被八郎却玩的出神入化,无人不衷心佩服。尤其是五郎和八姐,之前他们在天波杨府之时,也看见过八郎练习射箭,本来以为如此简单的东西,八郎竟成日成夜的躲在练武场里射箭,明明都能箭箭射中靶心了,居然还在练习,当时还偷着笑他傻呢,现在可知道了到底是谁傻了!杨家各个善射,每人都能百步穿杨,射得最远当属三郎,力气最大,可拉开三百担的强弓;三箭同发的有大郎;其他兄弟可是只会单射。而八郎竟能九箭同发,更不可思议的是,还可以连珠发射,这边弓弦一脱手,八郎就已经腾出右手来抽箭了,前面的箭刚一离弦就被八郎又拉满了弓,而且根本就不用瞄准,只凭感觉就射了出去。长箭漫天飞舞,速度不一,方向各异,竟还能布阵伤敌。

金碧峰见八郎已经没有长箭可射了,就仰天大笑道:“哈哈!小娃娃,你没箭了吧?休说三十六支长箭,就是给你三千六百支长箭也照样射不到你家祖师爷。小娃娃赶紧自裁吧,免得你家祖师爷动手。哈哈!你的本事也不过如此尔尔。”

八郎慢催坐骑,边走边笑道:“老道,休得张狂!你若不是用掌力把后面的九支长箭震落了,你能说你不会中箭?咱们比的是阵法,你不识某家的阵势,没有躲闪开,已经是你输了,怎还好意思说是我输了?你若不服,你也可以射我,某家一样可以端坐这里不动,用刀拨打掉你所有的暗器就是。”

金碧峰脸色一红,说道:“谁不识你阵势了?你的阵势不就是天罡阵而已吗?”

八郎哂笑道:“你不过是事后诸葛罢了,这又有什么稀奇?你若是当时知道,哪里会躲闪不开了?莫非你输得不服,还要再找过场不成?你可要试刀?”

金碧峰道:“贫道偌大年纪,岂能于你个毛头小伙子放赖?是你赢了,贫道当时是没有看出你的阵势来,贫道愿赌服输。你杀我弟子的仇也就作罢了。你真是世上罕见的天纵奇才,贫道服你,杀了你未免太可惜了,你走吧。”说完侧身让路。

八郎也不屑再多说了,一催大红马,就从金碧峰身侧跑了出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