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七十二回、八郎破阵

凡夫小子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五郎过来拉住八郎的手,道:“老八,急什么,不吃完哪行?你看我哪顿饭都不少吃,才能有力气。你不想说话,给五哥看看也好。走!”说完就把八郎拖进了庙里。 八郎找到一块石头坐了下来,五郎也坐在了他身边,说道:“老八,要进阵,怎么也得准备一下才行。你看你骑马连马鞍子都没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五郎过来拉住八郎的手,道:“老八,急什么,不吃完哪行?你看我哪顿饭都不少吃,才能有力气。你不想说话,给五哥看看也好。走!”说完就把八郎拖进了庙里。

八郎找到一块石头坐了下来,五郎也坐在了他身边,说道:“老八,要进阵,怎么也得准备一下才行。你看你骑马连马鞍子都没有,这要是动起手来,多不方便呀。五哥一会儿得给你准备一套马鞍子去,马的皮毛多滑呀,一个不注意,还不摔下来?”

八郎摇头道:“五哥,不用了。我早已习惯了不用马鞍子了,每天还得套和卸的,多麻烦。就是马匹身上平端多了个鞍子,也会不舒服的。”

五郎道:“你就怕花钱,老是见外!在天波府的时候,你什么都不肯让家里买,结果到了上战场的时候,你连件盔甲都没有。若是有了盔甲,你在金沙滩的时候没准儿就能多支撑一会儿呢,也许就冲了出去也说不定呢。不行,马鞍子一定要有,否则连挂兵器的地方都没有,哪里还能歇歇手了?对了,你还要什么?只管说,休要客气。”

八郎道:“我没想骑马入阵,马鞍子就不用了。歇一会我就去闯阵好了。”

五郎道:“你不骑马,也得有副盔甲才行。嗯,对了,还要弓箭。再配一把宝剑也该足够了。就这么说定了,我去给你准备,你先吃饭吧。”他可是还是全武行,以为这是战阵之间呢。

八郎道:“五哥,盔甲就不用了,穿着倒显得笨重,不好施展。至于弓箭吗,不妨给我准备些,金刀够不着的时候,好用箭射。宝剑也用不上了,有爹爹的金刀足矣。”

五郎起身就要出去,被任鹏飞拦住道:“如此些许小事儿,有个小叫花就行了,你们兄弟难得相见,还是多亲近亲近吧。”五郎这又坐了下去。

任鹏飞叫人又给八郎端上来米饭,说道:“八将军,荒郊野外,实在不便,如此寒酸,实在慢待将军了。望乞恕罪!”

八郎接过饭碗道:“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某现在也是落魄之时,每日不过只有数碗米饭胡乱充饥而已,哪里还来的挑剔?”说完就呼噜呼噜的大口吃了起来。

八郎吃好之后,又要急于进阵。博文道:“八将军,今日已晚,不若明日白天来得方便。明日再进去如何?况且给将军准备的弓箭还没着落呢,何必急于一时?”

八郎道:“也好。”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博文道:“八将军可还要再看一下阵图,也好多一分准备。”

八郎连眼睛都没睁开,就道:“不必了。”

博文讨了个没趣,只得和其他人继续研究去了。


次日,众人来到了谷口。由于大红马没有缰绳拴着,也随着八郎一起来了。

八郎望了一眼谷口的阵形,从五郎手里接过箭囊、箭袋,就要入阵。博文赶紧拦阻道:“八将军,可曾仔细看清了到底是何阵势?”

八郎道:“哼,这不就是乾坤倒转么?你们就没一人认出来么?”

博文道:“将军还是多看几眼,看清楚了再进去也不迟。”本来昨天他就想带八郎来看的,可是见八郎如此执意要闯,只得拖到了今日,没想到八郎还是一来就要进去。

八郎道:“就是再看多少眼,也是这个阵法。没什么好瞧的了,你们在外面等着我好了。”

博文道:“且慢,八将军。里面有机关埋伏,还是让精通机关的了凡师太陪你一起进去吧。”

八郎摇头道:“不必了。我若是判断错误,有我一人足矣,不必拖累他人遭殃。”说完就往里面走去。

博文见八郎如此固执己见,只得作罢。

八郎把弓箭背在了后背之上,刚要往谷口走,没想到大红马却跑了过来,横住了八郎的去路。八郎笑着拍了拍大红马,说道:“你在一边等我回来,我一会儿就出来。”这回大红马却摇头了,死活不肯让路。

八郎不忍心责打大红马,只得自己绕着它走了过去。大红马立刻跟了过去,又是横住了八郎的去路。

八郎一见,轻轻的抚摸了一下马头,往后推了推它。以往八郎如此,大红马一定会顺势退去,决不执拗,可是今天却纹丝未动。八郎摇了摇头,依然要绕过大红马进谷。没想到大红马却往前再次拦住了八郎的去路,并跪在了地上,等八郎骑。

八郎见大红马不肯离去,就道:“大红马呀,你不必跟我去了。你去了也帮不上忙,你还是等我吧。”哪知大红马竟把身子往八郎身上靠了过来,示意八郎骑。

八郎想了想,咬牙道:“也罢!你我祸福与共,我就带你一起入谷。”说完就骑上了大红马。

旁边众人见了,无不觉得大红马神奇,禁不住啧啧称叹。尤其是博文四兄妹,知道大红马的故事,更觉神奇了。真是人有情、马有义!旁边的八姐已经感动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她可是坚信这匹大红马就是八郎之前的那匹,更感觉大红马的义气并不比人差。

八郎骑着大红马来到了谷口,没有奔路面走去,而是向着生路上的木桩走了过去。看着那些矮木桩子,正不知该如何给大红马下口令呢,就见大红马好像是懂了一般,竟自己踩着木桩子慢慢的走了上去。不但八郎纳罕,身后众人就更加不可思议了。

八郎当走到了一半的时候,突然挥刀砍向了旁边一人多高的大木桩,刀光一闪,木桩就被切成两段,只见一股鲜血冲天而起。

众人在后面见八郎砍木桩,正大惑不解,待到见鲜血喷出来之后,才明白木桩里面藏着人。了凡师太道:“阿弥陀佛!金碧峰真是狠毒,不但生路上设置了机关,更有活人把守,难怪大师姐和郑道平难以进入了。”

博文刚想说话,却见八郎又在前面的一个参天大树下,挺刀做枪,刺了进去,随着金刀的抽出,又带出了一股鲜血,接着就听见“啊”的一声惨叫。博文看八郎快到了郑道平入伏的地方赶紧喊道:“八将军注意了,那里也有机关。”

八郎听见喊声,又看了看巨石,突然挥起金刀横着向巨石砍去,只听当的一声巨响,接着巨石被金刀劈得粉碎,四散而落。那些大小石块,落在了旁边的一些空地上,更引起一阵轰轰巨响。

众人远远望去,只见那些石块砸在地上的地方,早已露出了很多的窟窿,有的是一些翻板,有的直接就是窟窿,更有弩箭射向那里。众人这才相信八郎的判断无误了,这要是走别的地方,人肯定就没命了。

响声未过,博文就瞧见了山上有人在往下推石头了,由于距离太远,自己不但伤不着悬崖上面的人,也帮不上八郎的忙,于是赶紧喊道:“小心上面落石!”

八郎听见,抬头一望,只见黑压压的一大片碎石铺天盖地而来,于是把手中金刀一扔,抬手就抽出了后背上的弓箭,右脚一伸,正好勾住了金刀,不让它落到地上,接着拉弓射箭,三支雕翎箭冲天而起,右脚一抬,然后把弓往后背一插,伸手一捞,金刀又回到了手里,金刀在头上旋风一舞,就把大大小小的山石都拨打在地上。所有动作是一气哈成,让人目不暇给。

山崖上往下面推石头的三个小老道,因为有山石阻挡,根本就没看清八郎向上面射箭,只顾着向下面推石头,忙得不亦乐乎了。三支雕翎箭透过下落的乱石,突然射进了三人的咽喉,三人身体一栽,这回不是石头下去了,而是自己整个人摔了下去。三人一摔下去,也就没人再推山石了。

五郎和八姐见山石落了下来,心险些没从嗓子眼里蹦了出来,待见到八郎没拨打落石之前竟先射箭,更是吓得张大了嘴巴,最后见八郎有条不紊的拨打山石,这才把心又收回了肚里。

其实大家只看见八郎拨打山石危险,却忘了还有比这更危险的呢!那就是八郎骑着马呢,要是一般的战马,见有山石落下,早就跑开躲避了,那还不把八郎连人带马掉进那些坑洞之中去不可。但大红马却视而不见,稳稳的站在那里,等着八郎舞动金刀护体。

八郎待山石不落了,又催动大红马跨过地面上的那半块巨石,继续前行。没走几步,大红马突然一声暴叫,只听见附近 “妈呀” 一声,八郎就知道身侧有人,循声一刀砍去,正中旁边的一块山石上,但哪里是什么真的山石?原来不过是有人用木板粘了一些碎小山石冒充的,那人本来是躲在后面控制机关的,要发动暗算,还没来得及,就被大红马发现了,突然暴叫,吓得他失声一叫,才被八郎发现,一刀要了命去。

众人在谷外见大红马竟能为主人感觉到危险,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众人都以为八郎带着大红马入阵是多了个累赘,但见八郎如此冷傲,也就没敢多说什么,现在才知道马果然是神马,能帮着八郎破阵。

其实八郎不带大红马入阵倒不是嫌它累赘,而是不想让它也担受风险,如果自己死了,不要连累大红马。而大红马却知道八郎是只身冒险,愿意与八郎生死与共,故此才三次拦阻八郎,非得让八郎骑着入阵。

大红马刚又走了几步,已经快进入谷口了,突然一阵暗器如同蝗虫一般,从两侧的石壁上射了出来,八郎舞动金刀,把那些暗器纷纷打落地上。那些暗器竟有多种,有铁蒺藜、问心钉、飞镖、毒箭等喂毒的恶毒暗器,只要有一件射中了,就有性命之忧。

正在八郎忙活着拨打暗器的时候,突然从山谷里爬来一只金色的巨蝎,能有一尺来长,虽然它够不到马上的八郎,但却对着大红马而来。由于八郎正在拨打暗器,所以大红马是不敢贸然上前,只得站在原地不动,更不敢乱踏,生怕误中了埋伏。金蝎到了大红马的前腿处,停下身躯,一掉屁股,向大红马的前腿蛰来。大红马虽然不敢乱动,但还是一抬前腿,一脚就踏住了金蝎的头,踩了个稀巴烂,但蝎子尾巴可没停下来,仍旧蛰了过来。八郎虽然也看见了,但苦于拨打暗器,腾不出手脚来。就在蝎子尾巴快要蛰到的时候,八郎终于腾出手来,金刀一挥,把蝎子的尾巴削断了,金刀都已经快贴着大红马的腿了,但大红马却视而不见,根本就没紧张距离自己如此之近的金刀。仅在千钧一发之间,大红马得救了。八郎刀势不停,继续拨打石壁上发出的暗器。暗器终于停了下来,想来里面的机关把所有暗器射光了。

八郎和大红马又继续向前走了几步,暗器又如雨而来。这次地上却出现的是一条银环蛇,足有一丈来长,趁着大红马不能动,八郎又忙于拨打暗器的时候,绕过大红马,向大红马屁股后面游来。由于蛇是长的,又没有脚,所以它倒是不怕那些埋伏,完全可以把身上的重量均摊在长长的身躯上。大红马可是不敢乱踏,怕踩中了埋伏,此时它四条腿只有三条腿站在地上,还有一条悬空着呢,想站稳都难,只得苦苦等候八郎援手。

银环蛇已经到了大红马的身后,蹿了起来,奔着马腿就咬。八郎手上加力,把暗器拨打的更远一些,然后一刀把嘴都已经快贴在马后腿上银环蛇蛇头劈成两半,接着继续拨打暗器。过了一会儿功夫,里面的暗器又射光了。

八郎和大红马终于进入了谷口,此时再也没有木桩子了,但地上也没有机关埋伏了。突然又是一阵暗器射来,八郎只得继续拨打暗器。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从谷口里冲出来一头金钱豹来,向着大红马扑来。若是一般的马匹,见到如此凶猛的野兽,恐怕早都吓得受惊了,会落荒而逃,但大红马可不怕那个,稳稳的站在原地不动,静等金钱豹过来。亏得大红马不乱动,否则八郎一个照顾不过来,还不就得中了喂毒暗器不可,有些暗器可是太小了,还不如雕翎箭好拨打、防护呢,那可是要命的玩意。

金钱豹扑到了大红马的近前,大红马突然一抬左边的前腿,一蹄子就踢在了金钱豹的下颚之上,把它下颚骨踢得粉碎!金钱豹再也威风不起来了,痛苦的嚎叫着,夹着尾巴跑了,就是没人再杀它,下颚骨一碎,再也无法进食了,早晚也要饿死了。

金钱豹刚回身逃跑,谷口又冲出一只斑斓猛虎来,向着大红马扑了过来。此时石壁上的暗器也快到了尾声了,八郎待到猛虎扑到近前,金刀一挥,就把虎头给削了下来,死虎狠狠的摔倒在大红马身前。八郎又继续挥舞金刀,拨打暗器。

身后的众武林高手,一开始因为金蝎和银环蛇体型太小,距离又远,没有看见,这回金钱豹和老虎可是看清了,吓得大家瞪大眼睛,张大嘴巴,连喊叫都吓得忘记了。待见到大红马和八郎相互配合,竟全都平安而过。无不佩服八郎和大红马神奇,真是人信马,马信人,只要稍有差错,就难以幸免于难。其实蛇蝎还好一点,毕竟此时刚刚是三月时光,塞北还是春寒料峭,蛇蝎这些冷血动物行动还不便,没有天气炎热时候行动快,否则还真不好说了。

待到石壁上的暗器一停,八郎一催坐骑,来到右手石壁前,挥起金刀劈向了石壁,等金刀劈进了石壁,用力一搅,就把石壁给破出了一个大窟窿来,原来石壁也是假的。八郎见里面有一道一尼被捆在了石笋之上,旁边有两个道士正抱着宝剑,看押二人。八郎也不搭话,又是扔刀取箭,九箭同发,射了进去。

谷外众人远远望见里面正是被巨石盖住的郑道平和了尘神尼,见八郎箭射二人,无不吓得面如土色,但此时再叫已经来不及了,八郎的动作实在太快了。大家还没看见二人身后的两名道士呢,看见了就更害怕了。

且说躲在二人身后的两名道士也没想到八郎会射箭进来,而且还有的箭是射向郑道平和了尘神尼的,但还是保命要紧,先躲射向自己的雕翎箭再说,可是躲开了射向自己的长箭,却没躲过射向空地的长箭,二人一中前心,一中咽喉,都一命呜呼了。而郑道平和了尘神尼因为被绑在了石笋之上,就更无法躲避了,吓得双双闭上了眼睛,心说哪里来的莽汉,这是救人还是要人命啊?结果二人双双中箭,可是说来也怪,长箭正好射断了绑在二人身上的牛筋绳子上,牛筋绳子一断,二人一下子就松了绑绳,心下对于八郎的神射无不佩服的五体投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