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七十回、求助八郎

凡夫小子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博文和郑道平连去看了七天,也没分辨出金碧峰到底摆的是什么阵势。这一天,丐帮弟子倒是带着了尘神尼和了凡师太来了。 次日,博文和郑道平、了尘、了凡一起来到了谷口,四人一起观看谷口阵势。看了一上午,还是一点眉目都没看出来。本来高良语还说呢,如果了尘神尼来了,不管哪一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博文和郑道平连去看了七天,也没分辨出金碧峰到底摆的是什么阵势。这一天,丐帮弟子倒是带着了尘神尼和了凡师太来了。

次日,博文和郑道平、了尘、了凡一起来到了谷口,四人一起观看谷口阵势。看了一上午,还是一点眉目都没看出来。本来高良语还说呢,如果了尘神尼来了,不管哪一门,都闯进去就行了。可是了尘神尼也没看出任何的机关所在来,因此她要进阵一试,却被博文给拦住了,说道:“神尼千万大意不得。如果咱们救不出武林盟主,还指望咱们要力斗金碧峰,用武力打败他,让他不能侵占中原,只凭小可一己之力,实在无法完成,还要仰仗大家群策群力才行。反正时间还来得及,尚有十来个月的功夫呢,咱们不妨慢慢来。实在到了最后,没有办法的时候,再去冒险也值得,现在还早,用不着这么早就冒险。既然神尼来了,不妨和郑道长先参详一下奇门遁甲的阵门。找到了阵门,咱们也可减少许多的牺牲。”

了尘神尼道:“这里是空旷的谷口,若是在室内还好寻找机关所在,这里太大了,实在难找,若是不以身试险,真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去。”

博文道:“若是神尼有所损伤,那本来就力量薄弱的中原武林就更难以抵抗金碧峰了。不到万不得以的时候,还是不要轻易涉险。咱们就在这里多多观察一下吧,早晚会被我们发现破绽的。”

于是大家又一起看了十多天,但就是看不出个结果来。

了尘神尼道:“金碧峰未出中原的时候,就号称其阵法天下无双,现在看来果不其然。当年若不是武功败在了老祖的手里,若是给他施展阵法,老祖也未必就能讨了好去。”

博文道:“我师父倒是未曾教授过我任何阵法,但他临去之前,却给了我一幅太极图,说道,天下阵法,莫不尽出于此。可是在下实在愚昧,看了一年多,也还是没看出任何道理来。虽然我此时就是闭着眼睛,也能把太极图画出来,但也不管什么用呀。诸位若是没有见过太极图的,在下就画给大家瞧瞧,希望大家能看出些门道来。”

郑道平道:“老祖的太极图,现在是街头巷尾的书市上有的是,想来大家一定是都看见过了。贫道多年以前就看见了,太极图已经不是什么不传之秘了。”

了尘神尼也道:“太极图贫尼也早就见识过了,但现在咱们看不出阵门布置,要太极图又有何用?只有看清了阵门布置,只要用太极图稍加推算,就可以了。”

大家一直讨论到吃晚饭的时候,还是没有个结果。

吃过晚饭,八姐趁博文还没和大家讨论的时候,赶紧过来说道:“蔡大侠,反正大家也要在这里好长一段时间呢。而我又帮不上什么忙,我想明天再到辽国都城去一趟,把大家的马匹找回来。都这么长时间了,可别让店老板给卖了。”

博文想了一下道:“也是,那天咱们逃跑得太匆忙了,根本就没顾得上马匹。那几匹马都是跟随大家多年的宝马良驹,丢了是怪可惜的。我的那匹,虽然骑着日短,但也是买来不易。只是你一个人方便去吗?”

八姐道:“没什么不方便的。就算辽人抓住了我,有四哥、八郎在那儿,辽人也不敢把我怎样。何况我这次去,并没其它企图,只是要寻回马匹而已。”

博文道:“你一孤身女子前去,若是有了差错,连个照应的人都没有,我这里又走不开,实在难以分身。不如这样吧,二弟你和四妹陪杨小姐走一趟吧。”

高良语道:“还是让三弟去好了。我还要在这里陪大哥呢。”

谷栋嘟囔道:“二哥,你怎不去?尽安排一些好活儿给我。”

八姐道:“实在不敢劳烦诸位,还是我一个人去好了。”

那边五郎还在往嘴里扒着饭,听见高、谷二人不愿前去,就急忙端着饭碗走过来说道:“诸位莫争,还是我去好了。反正我在这里听你们每天唠哩唠叨的,也不知道你们说些什么,可是头疼死我了。要是四哥和老八在这里也许他们会有兴趣,我可是一点兴趣也没有,正好我陪八姐去好了。”

听五郎一提到四郎、八郎,博文眼前一亮,说道:“你们若是去辽都,倘若能见到八郎,最好问问他,他可是精于战阵,曾经单人独骑勇闯严容的大阵,生擒活捉了严容。严容可是金碧峰的大弟子,阵法功夫也不赖。也许八郎能看懂这里的阵势,倘若如此,那咱们可是稳操胜券了。”

五郎终于把嘴里的饭全吞咽了下去,说道:“那还不简单,叫老八来一趟不就得了。”

八姐横了一眼五郎,说道:“我还是把这里的阵法草图带给八郎瞧瞧好了,只不过他未必如五哥所言,轻易他是不会出来的。”

博文想了想道:“也是,八郎若出辽国京城,就势必要和萧太后打招呼,否则就有逃跑的嫌疑。八郎现在身不由己,以他的个性,是绝不会去和萧太后打招呼的。因此,咱们就不要指望他来了,但愿他能告诉咱们这里的阵门所在,咱们自己去试好了。”

丐帮帮主任鹏飞过来说道:“你们兄妹二人放心前去好了,如有凶险,可以去找丐帮弟子帮忙。不过一定要记住,只有知道丐帮切口的才是真的丐帮弟子,丐帮的切口是四句打油诗,‘孤身一人走天涯,没钱喝酒更无茶。满身肝胆存孝义,乾坤处处有叫花。’二位切记。”

八姐道:“多谢任帮主,我记下了。”

博文用笔画了张谷口的草图,给了八姐道:“杨小姐,就辛苦你了。此去辽都并不遥远,想来去时步行两天,回来骑马有一天也足够了。我们这三天就不打算入阵了,但愿你能让八郎把阵的名字和生门所在给标出来,那咱们可要省去很多功夫了。”

八姐道:“好,我尽力就是。”

次日,五郎和八姐就早早的出发了。三日后,天黑之前,二人果然回来了,把所有的马匹也都带回来了。

还没等八姐坐稳,博文就急不可待的问道:“杨小姐,可见到了八郎?他是怎么说的?”

八姐道:“八郎看过阵图之后,说这个阵的名字叫乾坤倒转。他把生门和阵法变换的线路以及歌诀都给写到纸上了。诺,就在这里。”说完从怀里掏出博文给的那张纸来,只见背面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

博文接过来一看,只见字字公正,苍劲有力,只是有很多字迹却掉了颜色,不禁好奇问道:“杨小姐,八郎这是用什么笔墨写的?怎么还褪色了呢?”

八姐脸色一红,说道:“八郎就没有纸笔,而是用我的画眉笔写的。”

这回可是轮到博文脸红了,本来他是害怕看错了字,错会了八郎用意,弄不好可要在阵势中吃亏的,故此才问,如今见八姐说是用女子的画眉笔写的,那可是女子的闺中之密,不是任何男子都能问的。于是说道:“哦,原来是这样。还好,将就着看吧。”说完,他先把纸交给了郑道平,让他来看。

郑道平看完之后,一拍大腿,叫道:“八郎果然了得!我一直犹疑不决,没想到竟被他一眼就看穿了。金碧峰的这个乾坤倒转的把戏,只能糊弄得了旁人,却糊弄不了杨八郎。哈哈!谁还敢说金碧峰的阵法是天下第一了?哈哈!”

大家看着状若疯癫的郑道平,都好奇的张大了嘴吧。

郑道平见大家都没有声音,就四处一看,发现大家都在观看自己,这才知道自己失态,连忙说道:“无量天尊,贫道真是兴奋过头了。不过,明天咱们倒是可以入阵了。哈哈!”

博文道:“道长言之有理。真是苦心人,天不负。噢,咱们只顾着高兴了,法慧和杨小姐赶了一天的路了,肯定饿坏了。咱们也赶紧吃饭,然后早点歇息,明日咱们好进阵营救盟主去。”

五郎道:“还是蔡大侠心细,赶了一天的路,能不饿吗?咱们还是赶紧吃饭吧,我可是饿不得。”


次日,大家一起来到了谷口外,准备一起进去营救鸿濛子等人。博文道:“诸位别抢,且听我道来。咱们这么多人一起进去也没多大的意思,进去了也要转身就出来,而且进去也不是比武拼命,去那么多人干嘛?倒是咱们得提放谷口外莫让金碧峰再来人给封堵上了,就是没有了阵势阻挡,这里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因此咱们这里要大多数人都留在这里,以防金碧峰偷袭。但是他要在里面动手,有盟主和其他四大掌门以及一众高手,倒也不用惧怕他。诸位意下如何?”

任鹏飞道:“蔡大侠言之有理,咱们可不能棋胜不顾家,谷口一定要留下足够的人手才行。丐帮弟子既然不懂阵法,就都不要去了,守在谷口一样重要。”

博文道:“难得任帮主通情达理。若依在下来看,还是让熟悉阵法的郑道长和了尘、了凡二位神尼来调兵遣将好了。”

郑道平和了尘、了凡计议了一阵后说道:“诸位,贫道的意思是先和了尘神尼一起去探阵,倘若我二人有了不幸,那么诸位只好另寻它法了。”说完当先向谷口里走去。

了尘神尼亦步亦趋的紧随在郑道平身后,踩着矮木桩上,一起向里面走去。

二人终于快走到了谷口了,大家提在嗓子眼的心,慢慢的往下放了回去。就在这时候,突然只听见嘎巴一声响,只见二人身形直线往下落,而且头上一块巨大的山石迎头砸来。

本来二人觉得脚下一空,就知道不好,赶紧提气在胸,准备跳出来,可是抬头见上面落下的大石头,只得又赶紧把提起来的气沉回了丹田,使出千斤坠身法,让自己比大石头还要落得块。

只听见轰的一声,大山石正好把二人落下去的陷阱给盖住了。二人若是还想从地下跳出来,那是不可能了。山石怎么也有万余斤来重,想撑起它可是太困难了。

博文一见,赶紧冲了过去,想把山石抬起来,可是怎么也抬不动,于是挥拳就砸,希望一点点的把山石砸碎。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又见谷口悬崖上一阵声响,大小石块如同雨点一般落了下来。博文只得先撤了回来,把还要冲进去救人的了凡师太给拦了回来。

众人抬头向山崖上望去,只见三个道士正在得意的哈哈大笑。可是由于山崖实在太高,太陡,众人冲又冲不上去,暗器又扔不上去,只得无奈的退了回来。

众人回到了丐帮的临时分舵,一座荒庙之中,大家无不低头叹息。

博文还在为自己没能救出郑道平和了尘神尼而自怨自艾。任鹏飞过来劝说道:“蔡大侠,你没有打碎那块巨石其实是救了郑道平和了尘神尼。否则,你打碎了巨石,巨石还不要落下去?下面有多深还不一定呢,了尘神尼是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躯,可是郑道平却没有,如果太深了,了尘神尼自救不暇,哪还有能力救郑道平了?那下面肯定是通的,他们二人也许能找到机关出来。就算是找不到,金碧峰也一定会派人去擒拿他们的,好用来威胁中原武林。我们应该想办法,救出武林盟主要紧。只要救出了盟主,不难找金碧峰要人。”

博文道:“咱们还能有什么法子呢?山顶上果然有金碧峰的人埋伏,想冲上山去,也不容易。当日在华山的时候,金碧峰的四代弟子就打败了华山的三代弟子,冲上去了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呀。何况这里是他的老巢,弟子众多,人家也不会和咱们单打独斗了。”

任鹏飞道:“那咱们也要试试再说,也许山上总有他们防护不周的地方,也许有防守薄弱的地方,被咱们找到了,也许就冲进去了也说不定。丐帮弟子已经绕九顶铁叉山一周了,只有这一个入口,除了这个入口,咱们就得爬山了。”

博文摇头道:“如果金碧峰故意放咱们上去,等咱们进入了绝谷之中,然后再断了咱们的归路,那不是全军覆没了吗?此计恐怕不通。”

了凡师太道:“蔡大侠言之有理,若是咱们冲上了山,可是谁又能护住上山的绳索呢?就算蔡大侠能胜过金碧峰,那也不是一时三刻就能解决的。人家还有那么多弟子做帮手呢,咱们又怎能对付得了?而且进入山谷之中,就未必没有阵势和埋伏了。依贫尼看,若要进谷,还得在谷口做文章。现在生门已经找到了,只是机关难破,更有人暗中主持机关,的确是难。不过入谷的时候,就不该叫大师姐前去,而是贫尼前去。如果咱们破不得机关,最后动武的时候,大师姐的功夫可是比贫尼高多了,未必就会输给金碧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