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律师办案札记 外传 第六章

5956825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size][/URL] 小苟见小朱出门,赶紧放弃了自己正看的英超足球,跑出来给小朱当义务保镖。送完材料,小朱想逛逛商场,顺便买点日用品。两人来到平州商厦正闲逛时,小苟突然碰了小朱一下;“你看,那不是王振嘛?” 小朱心不在焉的说:“王振?那个怂恿明英宗出兵的那个太监?早死啦!” 小苟急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


小苟见小朱出门,赶紧放弃了自己正看的英超足球,跑出来给小朱当义务保镖。送完材料,小朱想逛逛商场,顺便买点日用品。两人来到平州商厦正闲逛时,小苟突然碰了小朱一下;“你看,那不是王振嘛?”

小朱心不在焉的说:“王振?那个怂恿明英宗出兵的那个太监?早死啦!”

小苟急切的说:“什么太监?是刚红起来的那个王振!”

小朱仍然不理不睬:“那又怎么啦?他又没长俩脑袋,我看他干什么?”

小苟目光仍然紧盯着当红明星:“你看,他旁边的是不是吴莉莉?”

小朱烦了:“你吃饱撑的?管人家干什么?”

小苟锲而不舍:“快看,有人在偷拍他们!”

听到偷拍,小朱的头转了一下。只见一个光头和一个卷毛一直商量从各种角度偷拍王振。“卷毛”有时在远处用长镜头,有时用高清晰度的手机偷拍,王振发现了“卷毛”在偷拍,就走到“卷毛”面前:“你是干什么的?干嘛偷拍我们?”

“卷毛”回答道:“我们是你的粉丝,崇拜你,才拍了几张。”

王振说道;“崇拜我?崇拜我你们可以公开拍呀,干嘛要偷拍?你们是什么人?证件呢?”

“光头”挤了上去,一边掏证件,一边说道:“我们是平州晚报的摄影记者,编辑部让我们拍几张你的生活照。因为要真实,所以才偷拍。”

王振接过证件扫了一眼:“采访得有记者证和采访证,顶不济你也得有单位介绍信或采访公函呀!”

王振把工作证还给“光头”:“ 你这是临时工作证,没有采访权的,更无权偷拍。请你当着我的面把照相机内的存卡格式化后,再向里面放些照片文件,把卡还原一下吧!”

“卷毛”一听,心说这小子还真内行。把内存卡格式化后再还原,我今天不是白拍了吗? 心里想着,态度也就硬了起来:“我们是无冕之王!中南海都能进去!凭什么你说删除就删除?”

王振冷笑了一声:“爆一些演员隐私,制造一些花边新闻。无冕之王就是你这样当的?”

“光头”火上加油:“暴你的隐私怎么的?公众人物就没隐私!偷拍?偷拍是为了满足大家要求的知情权!”

看到“光头”没有销毁相片的意思,王振更生气了:“你销不销毁照片?不销,我报警了!”

“卷毛’怕等会儿跟警察进派出所,就在旁边把存卡从照相机里取了出来,偷偷放在自己开来的尼桑车前,然后发短信告诉同事来取。“光头”却摆出一付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你报呀?我又没拦着你!”

小朱和小苟在旁边瞧了个一清二楚。小苟不想多管闲事,小朱却忍不住要拔刀相助了。她对“卷毛”和“光头”说道:“我说这位先生,听听我的意见好吗?”

“卷毛”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小朱把律师执照给他亮了一下:“我是律师。”

“光头”说道:“噢,你是律师。对不起,我没咨询你!”

吴莉莉赶紧把话接了过来:“我咨询你。请问你,我们这些演员有个人隐私吗?”

小朱没理“卷毛”,但话却是冲他说的:“每个公民,都有隐私权,例如自己的社会关系、财产收入、生活习性、婚育年龄、身高体重、生理特征、疾病缺陷、情感纠葛、爱好怪癖、通信地址、日记信函、照片资料、电话号码,甚至喜怒哀乐等等一切不愿意公开的个人信息都应当受到法律保护,别人无权过问。”

吴莉莉问道:“包括我们这些演员吗?”

小朱肯定的说:“我说的是每个公民,当然包括你们这些影视明星。这位先生说公众人物没隐私,这是不对的。”

卷毛不服气的问;“照你这样说,他们所有个人事情都受法律保护啦?”

小朱回答道:“当然不是。凡事都有个度。我说的个人隐私是指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在不伤害他人利益的前提下的个人事情。有些事情也是他个人事情,但超出法律允许,那就不能保护了。比如有些导演玩“潜规则”、糟蹋女演员,这就不是隐私、而是犯法了。他就不能借口保护隐私反对记者曝光了。”

王振赶紧说道:“那是,这帮害群之马早就该曝光!”

“卷毛”问道:“人家自己同意呢?”

小朱回答道:“那当然另当别论。有些人就喜欢打听明星个人事情,你明星愿意公布于众,当然没人管你。但人家要是不同意,你非要偷拍,那就叫侵权。人家报警就理所当然。”

说道偷拍,“卷毛” 沉不住气了:“偷拍偷录又叫暗访。这样获取的信息真实可信,被媒体广泛采用。连中央电视台的记者都用。怎么就侵权了?你不是律师吗,我也咨询咨询你。哪条法律规定不许偷拍了?”

小朱反唇相讥:“宪法对公民的人身自由和权利(包括隐私)都作了明确规定,《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规定,以书面、口头等形式宣扬他人隐私,造成一定影响,应认定为侵害公民名誉权行为。偷拍就是违反这条法规的行为!我倒要问问你,哪条法律允许你们偷拍了?”

“卷毛”张口结舌,回答不上来。小苟胆气壮了:“你刚才没听见怎么的?朱律师刚说过:拍那种违法事情,将坏人坏事曝光,那是你们的成绩!拍人家同意的事情,那叫周瑜打黄盖!拍人家不同意曝光的隐私,那就是侵权!”

小苟换了口气,继续说道;“再说,记者不是政法机关,没有强制执行力。所有单位和公民、甚至罪犯,都有权利拒绝记者采访。记者总不能逼人家说吧?”

小朱说道:“按照一般规则,新闻采访应该公开进行。媒体的威信,就是建立在新闻信息的公开、公平和公正的基础上的。然而,由于现实社会的错综复杂,许多新闻信息通过正常途径无法获得,这时“偷拍偷录”便应运而生了。实际这是违法的,相信以后记着也会放弃偷拍这种做法。”

“光头”反对道:“你是不是说老百姓就没有知情权了?记者替群众行使知情权就错了?”

小朱回答道:“知情权是人权范畴内的一项公民权利,广义知情权是指知悉、获取信息的自由与权利,包括从官方或非官方知悉、获取相关信息。怎么能说老百姓没有知情权呢?例如煤矿发生矿难之后,当地官员和矿主为了私利隐瞒真相。记者就应当帮助老百姓行使知情权。”

“卷毛”以为有机可乘,刚想说什麽,没想到小朱话锋一转;“但是,我们不能把知情权(want to know)演变成了知情欲(right to know)。老百姓对公众人物有好奇心是可以理解的,但这种好奇心有的是高尚,有的是低俗,做记者的不能什么都满足。有些人对王振能演正面人物、也能演反面角色感到好奇,想知道王振是怎样处理角色的,记者完全可以帮老百姓搞个明白。但也有人关心王振和某某女演员上没上过床,和夫人最近关系好不好,这就多此一举了,属于多管闲事。记者如果但为了增加报纸发行量、无视传播伦理、迎合部分人扭曲心态,不顾一切四处搜寻所谓猛料,恐怕最后要闹得偷鸡不成蚀把米,既得罪了大多数读者,报刊也要关门歇业。”

话还没说完,“卷毛”已经当着大家的面把内存卡格式化了。说了句对不起之后把车开走了。王振和吴莉莉要走小朱与小苟的名片之后,又主动把名片交给两位律师,表示以后有法律问题一定登门求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