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一九四二 第二卷 第十一章(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


余彪站在离北海道不远的地方,仔细地观察着酒馆前后进出的门,还有与之比邻的建筑,以及明岗暗哨所的位置;甚至来客上下车的地方,他都一一看在眼里。仪我诚也来到渔阳,他会在哪儿露面呢?余彪在心里暗想:如果自己是仪我诚也,来渔阳后要与人聚会,首选哪儿?答案只有一个,身为日本人肯定是选北海道。酒馆前后增加了岗哨,附近也有特务在游弋,说明日本人加强了警卫,显然有重要的人物要来这儿。

然而,渔樵斋是渔阳最好的酒家,日本人非常喜欢中国的菜肴,会不会选那儿呢?

余彪认为有这种可能性,他离开北海道,走向渔樵斋酒家。

渔樵斋两面临街,下面的厅堂四通八达,从警卫的角度来看,若非调集大批人马守住临街的两面,很难保证绝对的安全。警卫人员多了,又无秘密可言。余彪断然否定仪我诚也会在渔樵斋出现,他将北海道酒馆的地形熟记在心后,走进渔樵斋。


杜原看到余彪进入酒家,酒家大厅里就有便衣队的特务,为避免可能出现的麻烦,他不想在这龙蛇混杂的场合与余彪会面,便用帽子遮住脸,起身想要离开。

余彪发现了杜原,径直走了过来。

“杜老板,许久未见!” 余彪声音洪亮,话一出口不由引起周围人们的注视。

杜原见此情形,只好再度坐下,他做出惊讶地神情:“呵,原来是余兄,什么风把你吹来渔阳?”

余彪哈哈一笑:“当然是东风!杜老板是贵人多忘事儿,不久前你对我说渔阳此时菊美蟹肥,约我来赏菊吃蟹,真的就忘了?”

杜原拍拍脑门:“你看我这记性,你不说我还真忘了!”杜原做了个请的手势,待余彪在他对面坐下,他凑近余彪压低声音问道:“你这个军统的大站长,来此有何贵干?”

余彪打量着四周:“不便透露!”

杜原也不勉强:“那你方便的时候再说……”他大气地说:“今天我做东,想吃什么你就开口!”

余彪也不客气:“渔阳我不熟悉,你尽管选好的点就是!”

杜原叫来掌柜的:“你把两斤重的黄河鲤鱼用大葱给我烧上一条,上好的蟹要三斤,清蒸后码上姜末、蒜汁、葱花、酱油;下酒的驴肉,你选腿上的肉给我切上……”

余彪制止到:“够了够了,你想让我吃不了兜着走呵!”

杜原对掌柜的说:“好,就先来这些,你再抱一坛女儿红来!”

余彪任务在身,不敢喝酒:“酒就算了!”

“无酒不成席,更不成敬意,你我难得相逢,不醉不归!”他对老板说:“听我的,拿酒来!”

“好咧,客倌您稍等……”掌柜的高声叫着走了。


杜原从壶里倒出一杯茶,递给余彪,看到三个高大的人向渔樵斋走来。为首之人生得仪表堂堂,约莫二十七八岁,既有军人的威严,也隐含着文人的风雅;他身着西装革履,风度翩翩。身后两人一看就是随从,浑身透露出机灵,绝非等闲之辈。

渔阳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杜原出于工作需要,凡城里有名有姓的人,他差不多都要结交,久了就认识了。但这三个人,他从未见过。

杜原眯缝着眼,观察着在店门前站住的人。

来人正是日军华北特别行动部的海龟纯夫大佐,他接到仪我诚也的命令后,立即身着便装,带着两个贴身警卫从驻地来到渔阳。这两个随从,是他从行动部百里挑一选拔出来的忍者士兵,随他参加过五月偷袭八路军总部的任务,且都能以一当十。两人背包提箱,跟在高大英俊的海龟纯夫后面,来到十字口的渔樵斋酒家。

海龟纯夫久闻渔樵斋的大名,渔阳古城,过去到是常来常往,因军务繁忙,苦于一直没有机会来此大快朵颐。已经快到吃饭的时候,进了渔阳城门便直奔渔樵斋而来。他抬头看了匾额上“渔樵斋”三个烫金大字,再饶有兴趣地读着两边的对联:“闻香下马盘中有日月,识色停车釜里煮乾坤……”

海龟纯夫叫了一声“好”,信步走进酒家。


余彪拿出烟来,正要点火,猛一见海龟纯夫走了进来,他惊讶了,打火机燃着,却没有去点含在嘴里的烟。

海龟纯夫在靠窗子的地方选了张桌子坐下。两个忍者士兵站在他身后,他示意两人在其左右坐下。


杜原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海龟纯夫身上,猛一扭头看到余彪眼里的惊讶之情与失态之举,他轻轻咳了一声。

余彪猛省,用打火机点燃了烟。

杜原悄悄问余彪:“来者何人,你认识?”

余彪轻声答道:“日军华北特别行动部的最高指挥官——海龟纯夫大佐!”

杜原用眼角瞄着海龟纯夫轻声说:“海龟纯夫?我知道这个人,只是素未谋面……”杜原望着海龟纯夫,心里在想:特别行动部?从没听说过,会不会是日军最近新组建的部队?岗村宁次接手华北方面军以来,经常有小股的日军别动深入到我根据地执行破坏任务,对我根据地的威胁很大。尤其是今年五月,日军实施扫荡之前,一股日军深入到根据地腹地,竟然偷袭了八路军总部……很有可能,这些事情与海龟纯夫有关!杜原追问余彪:“海龟纯夫,你没看错?”

“不会,我之前的军统华北站,就是被他破坏的,杀了我不少人!我因为回重庆述职,才得以幸免……”余彪咬紧牙:“为了研究他,我花了不少功夫!”

杜原非常疑惑:“他来渔阳干什么?”

余彪用眼睛的余光瞟着海龟与他身边的人:“这正是我想知道的,也许,和日军的一个阴谋有关!”

杜原心里一动:“什么阴谋?”

余彪用眼睛的余光瞟着海龟纯夫:“国共一致抗战,情报当然要共享。鉴于从前我俩合作愉快,没得说的,我会告诉你的!”

杜原问余彪:“我得到消息说,鬼子加强戒备,是有大人物要来……你看,会不会是这个海龟纯夫?”

余彪:“不,一个大佐,掀不起这么大的风浪,另有其人!”

杜原紧紧追问:“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