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二十世纪的灾难---真是耸人听闻啊!

中国二十世纪的灾难始于孙中山!



为什么这样说呢?这样说是不是大逆不道呢?听我分说一二,再下定论不迟。


孙文其人,一生服膺有组织的暴力与恐怖行为,并信奉独裁。以敢死队和雇佣军的组织力量,一手策划了十数次暴动。在二十世纪之初拉开了中国人自相惨害的大幕。以"二次革命"为界,前期的孙文所乱者,乃满清之帝制,或有其进步意义。虽然手段上不光彩。但二次革命之后的孙文,迅速背叛了共和和民主的精神,无法从革命的暴力手段中自拔,在"革命大义"的崇高名目下回归君王一般的独裁政治,成为一穷兵黩武的党魁和军阀,甚至模糊底线,不惜背叛民族的利益。此时之乱者,乃是乱共和、乱民国,并以"天下为公" 的名义而乱天下的黎民性命。


一,黑金政治

1903年孙文加入黑社会组织"致公堂",进入历史悠久的洪门。企图借助地下会党的人力、财力支持他的武装革命。不久,孙文在"致公堂"混不如意,深感失望。

1910年孙文在一封私人信函中透露出对"致公堂"的不满,信中称他的第9次起义之所以失败,全因缺款5000元。而"致公堂"美国分会答应报效5000元,却只给了1900元。

孙文的革命全靠金钱支撑,胃口之大,今日的李嘉诚、包玉刚也要皱眉头。1894年11月24日孙文在檀香山成立的"兴中会",据历史书说是近代中国最早的革命团体。其实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兴中会",并不是一个简单的".org",而是一个".com"。类似于今日南中国出现的民间"银会"。"兴中会"会员每人须出"底银"5元,"股银"则每股10元,越多越好。目的是"举办公家事业",事业成功,每股将"收回本利百元"。该会宗旨写明,除尽忠报国以外,"兼为股友生财之捷径",而且"十可报百,万可图亿,利莫大焉,机不可失也"(兴中会章程第8条)。各位看官,想入伙了吧。不能不佩服孙文实在是一个有商业头脑的政治家,等于以报国为名,大搞传销和"老鼠会"。不久,孙先生便卷款13000元,匆匆赶回香港和杨衢云洽谈资产重组去也。海内外热血华人的捐输,填不满孙文一次次街头暴动的花销。在"革命"的神圣名义下,孙文开始为筹款不择手段。1907年日本政府迫于清廷压力,逐孙文出境。孙文未与众议,私下接受日本政府馈赠的5000元及日本商人铃木久五郎的赠款10000万元,于当年4月3日再次卷款潜逃。此举触怒了留在东京的全部盟员,在章太炎、张继带头下,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驱孙怒潮--同盟会几乎为之瓦解(见刘揆一《黄兴传记》)。

1901年,孙文自新加坡去法国。在巴黎经安南总督牵线,法国政府同意借款1000万元扶持孙文的革命(在孙文《将赴美洲致各同志书》中伪称借款人为某法国资本家)。孙文为此开出了什么条件,因此事后来未成,史无记载,不得而知。


"护国运动"中,孙文又暗中与以田中义一为骨干的日本军部秘密往来,透过居间的日商九原房之助,先后收受日本军部接济140万日元(折合当时美元约70万元),开日本军国主义介入中国内政之先河。孙文一再接受对中国狼子野心路人皆知的日军国主义者的"黑金",此不为乱臣贼子,何为乱臣贼子?


"护法战争"中,孙文为达"革命目的",再次不惜代价,当府院之间正为是否对德宣战闹得不可开交,他通过亲信的留德学生曹伯亚,私下接受德国政府贿赂的"黑金"两百万银元(见美国驻外使馆呈国务院报告USDS893.00\2707号,及战后德国档案德国外交官秘密报告)。拿到这笔款子,孙大总统再次振臂一呼,几百名因议会解散而失业的"国会议员",和程璧光(甲午海战中亲向日本送递投降书的家伙)的海军第一舰队便簇拥着他,浩浩荡荡南下广州,向主战的段祺瑞宣战。

收受黑金,勾结倚重秘密会社,自孙文始作俑,便成为国民党的光荣传统。从他的关门弟子蒋介石,到今日台湾政界衮衮诸公。影响及于百年之后,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


二,恐怖主义与独裁

20世纪中国恐怖主义之先河,也自孙文始。孙博士并非一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其穷兵黩武之处,为革命目标杀人如麻,可以直追雅各宾时期的罗伯斯庇尔。他一手策划的所谓"十大起义",无不充满刺杀和公共场合爆炸案。以第一次广州起义(1895年10月26日)为例,孙文亲手写下的企划案说:光武装攻打督署还不够,还要"四处放火",于城内各处"施放炸弹,以壮声势"。

1918年,广东督军莫荣新与孙文发生冲突。孙氏登上军舰,下令炮轰位于市区的督署。那舰长不是国民党员,坚持说怕伤及无辜,不肯开炮。孙文勃然大怒,竟然推开炮手,亲自点火放炮。孙先生没当过炮兵,这一炮命中几何,杀人无数,也可想而知。


革命早期的孙文,尚倾心于美国制度,呼吁共和与民主。同盟会员也大多有留学欧美的背景,颇具民主思想。但二次革命以后,一方面屡受挫败,孙文日渐感到同志般的党员关系对他的乾纲独断钳制太多,慢慢权欲膨胀。

1913年9月27日,孙氏在日本召集流亡党人,将国民党改组为由他个人独裁专制的"中华革命党"。孙文竟然要求每一个人入伙时按指印、立誓盟,并向他本人宣誓效忠。这种从黑社会学来的作风及独夫的姿态,不要说具有民主主义背景的同盟会元勋们,就连每一个稍有自尊心与独立人格的党人也实难接受。包括黄兴、胡汉民、汪精卫、于右任、李烈钧、柏文蔚等一大批人,皆弃之而去。蒋介石等少壮派武人则趁机加入。后来共产国际要求共产党人悉数加入国民党时,陈独秀执意反对,条件之一就是除非孙文废除"按指印、立誓盟,宣誓效忠"这一套帮会作风。从此,国民党在孙文手中(而非像常说的那样在蒋介石手中,说蒋背叛总理不过是国民党左派的统战宣传,蒋介石其实是孙文一脉相承的信徒),渐渐变成独裁政党,孙文也再非善类,逐步成为他梦寐以求的 强硬领袖。


三、出卖国家主权

孙文之秘密外交,每一回领取日本、德国、法国的津贴,到底有些什么出卖主权的协定,虽有谣传,不能一一坐实。但在"二十一条"事件中,其无耻无义、不忠不孝,确是铁证如山,拿什么崇高的革命借口来都不能自辩。


1914年欧战爆发。日本人趁机(1915年)向中国提出著名的"二十一条"。袁世凯时为国家的最高主政者,他既不愿接受,又不敢拒绝。遂一面拖延谈判

时间,一面由顾维钧(大总统府和国务院双重秘书长)暗中泄密,放出消息,希望引起国际间的奥援和干涉。孰料欧洲各国无力东顾,海外留学生群情激昂,将消息

传回国内,爆发了全国性的反日浪潮。

失去革命目标的孙文一看机会来了,竟然枉顾民族利益,认贼作父,与日本侵略者暗通款曲,甘心以袁世凯亦不敢接受的"二十一条",主动承诺出让与日本,条件是日本出钱出力支持他及其党人推翻袁世凯。

早在1914年,孙文便通过其密友,日本政客犬养毅,与日本首相大隈重信搭上了线。他于1914年5月11日密函致大隈,极尽恭维之能事,并在信中慷慨允诺,一旦返华主政,当让与日本前所未有之政治、军事及经济特权。


无奈孙文当时散落在野,大隈重信对他的空头支票不感兴趣。但孙文密函中所提出让日本之主权,实为翌年大隈内阁对袁提出"二十一条"之蓝本。等到上述

1915年因"二十一条"引发全国反日浪潮时,孙文旧事重提,于当年3月14日再度密函日本外务部政务司长小池张造(孙博士的日本朋友还真多),重申前函

之建议,怕鬼子不答应,还迫不及待地加重砝码,出让之中国权益更加具体,让日本人不忍拒绝。

(以上情事见战前日本官方档案孙文密函原件)

不禁要问:什么样的"终极目标",可以驱使一个革命家为达目的,细民可以杀之,小德可以出尔,连民族大义和礼义廉耻也皆可抛去,而甘为独夫寡人,乱臣贼子!


应该说,国民党有意神化了孙中山,当然是为了一党之私。共产党为了稳住国民党把持的台湾,有意保留孙中山的位置。这种特定的政治格局下,使孙中山的丑行一时间瞒天过海。但是层层迷雾背后还是射出了刺目的光芒,历史是不甘寂寞的。孙中山一生正应了一句古语“窃勾者贼,窃国者候。如果不是孙中山与日本的政治交易,就没有后来被日军长驱直入!中国二十世纪的灾难始于孙中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