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丽影 第一卷:关山万里护宝行 第十三章:火药桶上的干柴

王大三 收藏 0 1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


金洪强倒是很顺利的完成了人物,他将两个护寺的和尚安智和安心叫到了大报恩寺外的树林里。延庆四周都是大山密林,找个无人看到的地方约会一般不会被人看到。

柳砚到了这里才明白看为何马继武要将宝物藏在这种地方了。

不过安智和安心带来的消息让柳砚姑娘是一阵的紧张,他们告诉柳砚和金大牙,今天一早庙里的住持观月长老突然不见了踪影。

“早上观月长老有在半山腰石阶上上下散步的习惯,一般都不要人跟随。但是今天早上他像往常一样出去散步,就再没回到寺庙里来,有个挑水的小沙弥看到几个手拿刀棒的黑衣蒙面人在山里石板小道上用口袋蒙了观月长老的上半身,然后将他拖进了树林里去了。小沙弥扔下水桶跑回来报信,等我们大家拿着家伙赶过去的时候,那里已经不见了长老的身影,我们看到那里有大量草丛和灌木被人碾压过的痕迹,已经派人寻踪进山里寻找了,但是一直到现在了也没任何的消息。无奈之下我们派人去山下的警察所报案去了,报案的人这会儿还没回来那。”

安智和尚报告着说了这些话。

柳砚眉头一皱对金大牙说:“老金,坏了,不出预料的话,这帮绑架观月长老的人不是佐佐木惠子和左田,就是杜原山和朱大鼻子他们。看来他们也查到这里来了,事情已经很紧急了,他们肯定是想逼着长老说出地宫的事情,然后进入地宫找出马继武埋藏的清宫宝物来。”

金大牙也是大吃一惊:“柳中尉,那我们该怎么办?”

柳砚道:“不慌,两位师傅,你们俩知道无极塔地宫的进口吗?”

安智和安心都道:“女长官,地宫的进出口只有观月长老一人知道,历届知道这个入口的全寺只有掌门长老一人知道,然后传告给下一任长老。而其他的人都不会知道的,长老也是一年之中下地宫探查两次,并且谁也不知道他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进去的,总是瞒着所有的人,别的人也不能去问这件事的,所以我们在寺里也都两年了,连那里是那个神秘的入口都不知道。至于地宫有没有你们要找的东西我们也是一点不知道的。”

柳砚一把拉下了自己头上的船型帽,将一头瀑布似得的黑发甩了下拉披在肩上。

“走,两位师傅带我和金长官去无极塔那里看一看,我们好判断一下塔下地宫的具体位置。”


安智和尚说:“这我们出面就不便了,被寺里其他师兄弟看到十分不好,还是请两位长官自己去探查吧。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地宫应该就在塔下东边的无量碑的驮碑石龟左边两米的地方,在那里用快石头敲敲地面的石板,会听到连续三声觥觥的回声从地下传来,那里就是地宫的中心,其他的我们就再不知道了。”

柳砚想了想对两位师傅说:“也好,那就我们自己去好了。金队长打赏一下两位师傅。”

金大牙掏出了十块银元递给了他俩:“你们快走吧,一旦有了观月住持的消息立刻通知我懂了吗?”

“是,多谢长官。”

两个和尚手下了银元,转身告辞离去。

金大牙对柳砚笑道:“柳小姐,你看,和尚也不能做到六根清净啊,还是贪财的,这样的人还能奢谈什么有既是空那,真他妈有意思。”

“老金,别那么说人家。”

柳砚道:“和尚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是有姊妹有父母的人,现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攒点钱给家里捎去也属正常的事情,不定那天会遇上逃难那。”

“好,没想到你柳小姐人长的北平城里数一数二的漂亮不说,心眼儿也这么好那,金某佩服之至了。对了,柳小姐知道上次在军政委员会的院子里我和田中浩二那小子比武的时候是谁出手施放暗器救的我吗?我好想记得当时你就在场为我鼓劲儿那。”

柳砚微微一笑说:“这个我不清楚了,也许是你为中国军人的荣誉而战,老天爷帮的你吧。”

接着,柳砚说:“咱们走吧,去寺里看看,我想马继武护宝的人肯定就在这附近暗中看着我们那,还有日本人和冯大帅的人也一定有人在附件监视,用不了多久这里就将是刀光剑影血肉横飞了。”

金大牙一拍胸脯道:“那不怕,你放心,柳小姐,有我金洪强在,任何人也伤不到你的,咱们就先去寺里看地形吧。”

柳砚笑笑,什么话也没说,就赶在前面朝着大报恩寺庙门方向而去,这个丰满而又苗条的姑娘总是让人看不透她心里是在想着什么。金大牙兴头头的紧跟着他,他后面是三个一身短打扮的特务大队的队员。


延庆大报恩寺住持长老被人劫持的事情被报到了延庆县警察局,局里不敢怠慢,这可不是件小事了。于是,局长一边让侦缉队的队长马上带人去大报恩寺勘查,一面给北平挂去了长途接通了北平警察厅。

谁知道厅长岳家鹤接到秘书主任高保平的报告,只是轻轻的一笑,点了一支“三炮台”抽了两口对秘书说:“你给延庆那边回个电话,告诉他们去勘验一下了事,对这件事别太认真了,否则大麻烦就要来了。”

秘书不解的问:“厅长,大报恩寺住持被人绑架了,这可不是小事啊,万一被那些报社的记者知道了那还不找到头版头条新闻了,上边肯定要让厅长严查严办的啊,您怎么不放在心上那?”

岳家鹤轻蔑的一笑:“我放在心上管用吗?我敢负责任的说的那里用不了两天必将血流成河,日本人,国民政府,冯明德,马继武,还有同崖县同崖山上的杨四,这五股人都凑到那儿去了,不打它个天翻地覆的才怪了那。弄不好,黑帮的徐木生,欧阳豹也会去趟这趟浑水的,那就成了六股人马了。我的上帝啊,我都不敢去想这六股人要是在大报恩寺大打出手的话,那场面将是如何的天崩地裂。在这种情况下我要是派弟兄去侦办此事,肯定多给那里添几个冤死鬼而已,这你懂吗?”

高主任一挠头皮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啊,我怎么就没想到那,还真是这样的。不过厅长大人,我们都是国民政府的人,全然不闻不问置身事外也不好吧?”

“谁说不问了,当然要问了。”

岳家鹤将烟头在烟缸里按灭了,说:“你马上就带上侦缉队的一个班的弟兄赶到延庆去,让延庆那边再派点儿人跟着。你们什么都不用管,到了大报恩寺那里就在山下埋伏呆着,看到马家军的人,或者是日本人和土匪的人都给老子狠狠的打,看到冯明德的人既不打也不帮放他们过去就行,只有看到国军的金队长和柳小姐他们,那就赶快接应他们一把。这样一来咱们就能在李汉谋长官那里交待过去了,李长官不责怪那就啥事儿都没有,说不定还能给咱立上一功那。”

“好,厅长就是厅长,真是我们这些愚昧之人不能相比的。那我马上就备车带人赶过去。”

高保平给岳家鹤敬了个军礼。

“好,去吧。给我注意安全啊,别人家打架的没事儿,看热闹的被打成个满脸花了。”

刚说完,岳家鹤又想起了什么似地的说:“算了,保平,你别去了。你马上叫一处的童子风处长过来,我让他带人去得了,这边你还得帮着军政委员会筹办北平华北广播电台事宜那,这件事是南京的蒋总统督办的,你就把这事儿办好了就成,延庆那边的事情童子风会照我意思办好的。”


岳家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果真各路人马对于这批巨大的清宫宝物都如猎犬一般的灵敏,也都照着嗅觉闻到了延庆的大报恩寺来了。

而最先来到这里开始行动的就是日本人佐佐木惠子少佐和左田及田中浩二等人。

上午绑架了大报恩寺住持和尚的人也正是他们。

在一个靠近延庆和同崖县交界的小山村里,一个农户的房子已经被这帮日本人所占领,他们封锁了消息并就地审讯起了观月住持。

观月长老无论日本人怎么使出招数,就是不说出地宫的秘密也不肯说出地宫的入口来。这让这些日本人实在是伤透了脑筋,他们已经打断了观月的一条腿和一只胳膊,一只眼睛也被打肿了起来。昏死了多次又被冷水浇醒了,可观月就是不开口,偶尔开口也是说他不知道什么财宝,也不认识马继武,更不晓得什么宝物不宝物的。

左田见硬的不行,就让人把观月和尚放了下来,拉了把椅子让他坐下。

“大师,那些丢失的宝物是我们满洲国的,是被万恶的土匪抢走的,现在我们奉满洲国皇帝之命前来找回,请您多多关照,等找到了宝物我们皇军重重有赏。”

左田说着还让随行的军医水村给观月和尚清洗伤口并上药。

而观月和尚冷笑了一声道:“老衲乃是一出家之人,只懂得念经修行,不懂你们的什么满洲八洲的宝物之类的东西,一切万事都只是空,我们遁入空门之人要那玩意儿干什么?至于你的‘关照’我已经领教过了,要是还不满意那就将老衲的命拿去便是。另外,我听你这个皇军说那宝物本是清宫珍藏的物品,那也就是我中华精灵之物,是我中华之事,怎么现在碍着了你们东瀛的事儿了?要找也是我中华儿女来找啊,那棍子也挨不着你们的事情,你干嘛那么积极那?”

“这,这……,老和尚你的良心大大的不好啊。”

左田中佐被观月和尚呛得说不出囫囵话来了。

田中浩二气的上来就要再打观月,被佐佐木惠子拦住了。

“田中,休得对大师无礼!”

佐佐木惠子一身中国式的打扮,穿着一身灰色西装,脚蹬长靴,头发盘在头上扎的很漂亮,加上她人长的也很清秀,看上去很像是一个典型中国的知识女性。

她对观月住持说:“大师,我知道您老人家心里生气,他们刚才如此对你实在是太无理了,我向大师道歉。不过请大师务必谅解,他们那么做也是心里着急,实在是太混账了!大师可能有所不知,我们不是多管闲事,而是帮助满洲国皇帝找回他被抢走的国宝,仅此而已,并不是要将宝物送到我们日本去。既然大师没见过这些宝物,那么请大师带我们进入地宫一趟,我们只是看一下,假如真的没有宝物我们立刻离开,并负责给大师治疗赔偿,您看这……?”

观月大师这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眼前这位姑娘。

“我说姑娘啊,你人长的如此清秀怎么不在家遵从三从四德相夫教子,和这些男人跑到我们中国的地界上来干嘛?你说的看上去还挺在理的,可惜你不懂规矩啊。我这大报恩寺是佛门圣地,地宫更是瞻仰佛祖舍利真容的地方,岂容你们这些带着一身血腥味儿的人进入?佛祖若是显灵的话,一定会天劈了你们的。我看你面相也挺善的,还是趁早放下屠刀早得善果为好啊。”

观月大师说完,仰面闭目不再说话了。

佐佐木惠子并不因此而灰心,她似乎已经了解到了目前大报恩寺的困境。

她说:“大师,您看这样好不好,我知道您的寺庙因为战火和自然的原因起过三次火了,但是因为你们国内一直在打内战,香客稀少,所以庙里的供奉也寥寥无几,养活人都困难更别说是修缮了。这次您帮了我们我保证在三个月之内将大报恩寺修缮一新,另外给你的庙里提供经费,扩大庙产。这您要还是不答应的话,那我的这些手下可能会脾气不好,您是无所谓生死了,但是你的那些僧人们会死于非命的,都是因为您不肯和我们合作的原因啊。您看这……?”

她的威胁语言一出,观月和尚片刻便睁开了眼睛。

他看了一眼佐佐木惠子说:“看你也是个长相俊秀的姑娘,怎么心里如此阴暗歹毒那?难道你们日本人都是魔鬼的化身不成,愿佛祖能宽恕你这样的女子吧,阿弥陀佛!”

一边的左田中佐听完观月的话哈哈大笑了起来:“老和尚,你的怜香惜玉的有。我们的惠子小姐大大的美丽,你的只要帮我们下到地宫去,我的让惠子小姐陪你大大的云雨一番,保证你如同进了西方极乐世界一般如何?”

观月住持连连双手合十,念道:“作孽啊作孽,天诛地灭,天诛地灭啊。佛祖啊您醒醒眼吧,让妖孽停止作恶吧。”


佐佐木惠子也恼怒了起来,她一指左田的鼻子道:“左田君,你混蛋!我一个受大和民族恩惠的女子岂能被你用来在支那人面前侮辱,我的要在小笠原将军面前控告你。”

左田胜思淫亵的一笑:“惠子少佐不必动怒嘛,我的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再说了,为了大日本帝国天皇阁下的利益,真需要你献出你的一切来你的也应该义不容辞的牺牲的。”

“放屁!”

佐佐木惠子怒道:“我看你是在故意破坏机关长安排的这次任务,我是这次行动的指挥,我有权枪毙了你!”

说着,她就要去腰上拔枪,被田中浩二拦住了:“少佐阁下,您息怒,左田社长也是为我们任务着想的,请看在都是为天皇陛下尽忠的份上不要太计较了好嘛。”

田中是真心喜欢佐佐木惠子的男人,他对左田社长的话内心也极为的不满,但在这种时候他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他知道左田是个心狠手辣的恶魔。

而此刻的左田胜思见惠子真的要和他动真格的了,也放低了语调:“惠子小姐,我的道歉,请多多原谅。”

佐佐木惠子这才顺着坡下了驴,她转而对观月和尚道:“大师,我给你三分钟让你思考,要是还不答应我们的请求的话,那我的人会将你寺庙里的僧人全部杀死,再一把火烧了你的庙宇,届时你会后悔的。

观月和尚没有回答,嘴里念念有词,最后他点了点头说:“那好吧,我带你们进地宫,不过我有三个条件。”

“有条件就好办。”

惠子道:“请大师尽管说便是,我们会尽量满足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