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重大利益?日本正式介入南海争端

daviet1999 收藏 2 250
导读: [img]http://img1.itiexue.net/1375/13755109.jpg[/img] [B]菲日签联合声明 重申在南海拥有所谓“重大利益”[/B] 9月27日,正在日本访问的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与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举行会晤并发表联合声明。据外媒报道,双方在声明中同意加强两国海军联系,以应对中国不断增长的军事实力及在本地区“日益强硬的领土主张”。此外,阿基诺和野田还重申了他们在南海拥有“重大利益”。 法新社9月27日报道称,两国元首在举行峰会后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有重大利益?日本正式介入南海争端

菲日签联合声明 重申在南海拥有所谓“重大利益”


9月27日,正在日本访问的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与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举行会晤并发表联合声明。据外媒报道,双方在声明中同意加强两国海军联系,以应对中国不断增长的军事实力及在本地区“日益强硬的领土主张”。此外,阿基诺和野田还重申了他们在南海拥有“重大利益”。


法新社9月27日报道称,两国元首在举行峰会后签署了一个日菲联合声明。“两位领导人确认,南海地区十分重要,因为它连接着世界与亚太地区,这里的和平与稳定是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声明写道,“航行自由、不受阻碍的通商、对现存国际法的遵守以及冲突的和平解决符合两国及整个地区的利益。”


报道称,虽然这份声明没有直接提及中国,但由于日本及菲律宾对中国对南海的存在日趋谨慎,所以这可看作是两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最新动作。尤其是两国同意“增加两国海洋安全部门的合作与协调”,包括派遣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舰为菲律宾海军提供训练。此外,他们还同意让两国的军事及政府人员进行更频繁的交流,包括日本海上自卫队参谋长与菲律宾海军舰队司令进行互访。


在峰会之后,野田对记者说,两国共享“基本价值观及战略利益”。而在本月访华时承诺要与北京展开“和平对话”的阿基诺则说,日本与菲律宾有兴趣“就海洋安全义题进行合作”。


“日本从人员训练及设备上为菲律宾海岸警卫队提供能力构建援助,我转达了菲律宾对这些的感谢。这提高了(菲律宾)在领海地区守卫我们领海内的沿海地带的能力。”


报道称,阿基诺于25日抵达日本,于26日参观了日本海啸及地震灾区。28日,他将与日本天皇举行会面。


菲日联合声明要点:


两国以民主主义等共同价值观为基础加深了“战略伙伴关系”


■ 把副部长级双边政策磋商升级为战略对话


■ 日本海上保安厅支援菲律宾沿岸警备队提升能力


■ 促进防卫部门间的交流


■ 两国将作为美国的同盟国在11月的印度尼西亚东亚峰会上密切合作


■ 日本将继续推进对菲政府开发援助(ODA)等


有重大利益?日本正式介入南海争端

昨天,阿基诺三世(左)和野田佳彦关于南海问题达成一致立场值得关注。


日本与菲律宾加强南海合作


与中国存在钓鱼岛争端的日本和与中国存在南海争端的菲律宾走到了一起。两国确认,将加强军事和安全合作,牵制中国的海洋活动。


昨日,到访日本的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与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举行会晤,双方在会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就加强南海安全合作达成一致。声明称:“阿基诺三世再次在日本重申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强调遵守国际海洋法公约等规则,解决争端,促进合作,日菲两国都希望尽早制定一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南海行为准则。日菲两国都认为,连接世界和亚太地区的南海的和平与稳定至为重要,需要保障南海的自由通行。”


南海问题被认为是日菲两国首脑会晤的焦点。阿基诺三世明确将得到野田佳彦在南海主权争议问题上的对己支持作为此行重点,菲方还为此提前做了大量外交努力。而这一结果,正是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菲日两国寻求到了国家利益的某个共同点的产物。


“菲律宾的国家利益是多元的。阿基诺三世访华期间低调处理南海问题是为了获取更大的经济利益,而前往美国和日本高调涉及南海问题,是因为该国无法从中国那里获得军事、安全利益,但却可以从美日那边获得。”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南海问题专家张明亮副教授在接受东方早报采访时说。


国际关系学院日本问题专家杨伯江教授对东方早报指出,相比菲律宾想拉一个域外国家支持其领土争端立场,日本的动机更具复合性,“日本为了配合美国重返亚洲战略,做出战略调整,还希望在南海问题上凸显其地区作用,日本也希望以加强东南亚国家沟通对话,进而拉近与东盟的关系,在亚太战略格局变革中,未来存在东盟与中日谁走得更近的问题。”


两国希望加强全方位联系


昨晚公布的日菲两国联合声明涉及诸多方面,从日本关心的联合国改革问题到菲律宾国家利益的棉南老岛问题一一关照,彰显所谓“存在特殊纽带的两个邻国之间的友谊”,目的就是要提升两国全方位的、以民主主义等共同价值观为基础的战略伙伴关系。


日菲两国在联合声明中表示,两国要召开多层次的政策对话。“利用区域和多边会议机会,经常性举行高级别对话。将副部长级政策对话升级为副部长级战略对话,对话涉及海洋问题、打击恐怖主义和国际有组织犯罪、联合国改革、裁军和核不扩散、环境与气候变化等。两国决定在2012年上半年在菲律宾举行第五次日菲政治与军事对话,以及两军对话。”声明还提出,两国将作为美国的同盟国在11月的印度尼西亚东亚峰会上密切合作。


野田佳彦表示,希望双方能在区域合作的框架内密切合作,对地区稳定和繁荣做出贡献。阿基诺三世则强调,双方在众多国际问题上达成共识。


对此刘江永分析,“日本现在不仅加强了日美同盟,还试图打造美日澳印四角关系,现在又想把菲律宾拉进来,这是中国需要注意的新动态。”


在海事领域合作方面,日菲在联合声明中表示要加强两个共享海上交通线的岛国在海事领域的双边合作,共同应对索马里海盗对于海上航行安全的严重威胁。阿基诺三世认为日本在亚丁湾的护航行动,对菲律宾船只的航行有益。此外两国还希望加强打击亚洲海域的海盗与武装抢劫。两国都对今年9月9日首次举行的日菲海洋与海事对话感到欢迎,希望加强各自海事机构的合作,日本海上保安厅与菲律宾海岸警卫队除了要增加互访,日本还会提供相应的培训。


杨伯江分析:“日本一直以来就对卷入南海问题有兴趣,这也是菲律宾与日本互动的结果,但日本介入南海非今日开始,比如日本早就加强了与越南的联系,交流、援助近年来不断加大,比如政府开发援助(ODA)投资越南份额增大,前两年日本皇太子还访问了越南,在日本外交领域,皇室成员出访具有很高规格,而日本至今还未实现皇室成员访问韩国。”阿基诺三世在与野田佳彦会晤后向媒体表示,他期盼日本明仁天皇或其他皇室成员访问菲律宾。


有重大利益?日本正式介入南海争端

美国海岸自卫队出售给菲律宾的二手“汉密尔顿”号汉密尔顿级巡逻舰


“值得关注的是,日本在ODA使用上出现微妙变化,日语里的开发一词,中文对应词汇是(经济)发展,日本利用ODA来为菲律宾的海岸警卫队通信系统设备升级,与其以往援助项目多用于发展经济不同,因为菲律宾海岸警卫队必然会出现在南海争议区域,这就会牵扯到中国。”杨伯江认为日本在ODA使用问题上“有点变味了”。


杨伯江称日菲走近,并非只是因为两国均与中国存在领土、领海争端,“而需要从经济、外交等各方面研判,是日本而非中国,目前是菲律宾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投资国,而日本在金融危机、3·11大地震以及核泄漏事故后,需要作出产业调整,这给了日菲两国加强合作的理由。”


日本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27日宣布,其与菲律宾Isla石油能源公司组建的合资公司已与荷兰皇家壳牌集团签订协议,将收购后者在菲律宾的液化石油气业务。该交易的金额在100亿日元左右。


日本或想效仿美国


“从日菲两国发表的声明来看,内容十分罕见,需要中国高度重视。中国仍坚持与周边国家与邻为善、与邻为伴的政策,日菲两国以中国威胁论、妨碍南海海上航行为由达成所谓共识,中国不会接受。但中国不会改变既定的意见和主张,仍然希望通过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友好睦邻政策和平解决争端。”杨伯江进一步指出,二战时日本非法占领南海诸岛,二战后日本明确提出放弃在南海的主权,因此日本无权在南海问题上说三道四。


南海主权争议多年以来一直存在,但引发的只是小规模摩擦。不过近两年,南海紧张局势加剧。两年前,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访问越南时声称支持通过多方对话的形式解决南海争端,更是引发中国政府的愤怒。相比美国,日本此前表现得较不愿意支持东南亚国家对抗中国,但近来这一立场有所松动。知情人士说,东京方面可能在权衡是否要效法美国,即敦促有关方面举行一系列多边谈判来解决南海争端。南海拥有世界上最繁忙的航线,日本90%的石油供应是从中东取道南海运抵日本的。


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南海问题专家张明亮说:“菲律宾与日本共享着某种观念,那就是它们都对中国崛起不放心,两国都有中国威胁论的市场空间。当前外界一直在质疑中国在南海与东海问题上持双重标准。日本和菲律宾等国都批评中国在东海问题上坚持大陆架原则,却在南海问题上拒绝菲律宾等国提出的大陆架原则。这些质疑并不需要日菲两国官方讲出来,只需在学术会这类的第二管道提出,就会让中国陷于被动和尴尬。”


为抗衡中国日益增强的影响力而整理出一个共同战略,似乎成为日本与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走近的驱动力。


菲律宾大搞曲线外交


张明亮特别指出,菲律宾目前在南海问题上已经显示出不同于以往的十分灵活的外交策略,“在官僚阶层,无论是总统、副总统、外长等高官,他们自今年7月起就开始不再提是否属于菲律宾的论调,而是抛出一些在南海问题上的所谓新建议、新构思;与此同时,在第二管道也是招招见新,比如划分争议与非争议区域,得到了除中国外许多国家的积极评价,认为菲律宾提出了建设性建议。反观其他几个南海争端声索国,在此问题上多年来没有变化,论调一成不变。菲官方策略正是要抢占南海问题上的话语权,它不管具体操作层面是否可行,目的就是争取外界对于菲律宾立场的支持。”


张明亮同时建议,在南海问题的谈判上,中国可以在坚持主权不可谈判的前提下,适当考略调整利益分配,“现在有种说法是,小国不能一对一与中国谈判争端,因为小国单干不过中国。为此菲律宾等国才会积极设法将南海问题区域化、国际化,争取多边解决空间。而中国的双边解决机制目前没有太多吸引力。如果在中菲都未实际控制的区域搞共同开发,让菲律宾占大股份,在中国占优势区域(菲方也认为是他们的区域),中国可以引进外资方式邀请菲律宾一同开采,这样双边谈判的吸引力才会上来。”


不过,就菲日在南海问题抱团,杨伯江并不认为会对南海局势造成根本影响,“对中国在南海东海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的指责由来已久,日菲协调两个中国海的立场,负面情况肯定有,会让局势复杂,对中国有一定危害性,但东海和南海的情况本来就不同,国际海洋法公约并未规定一国就只能采取一种观点解决不同争端,中国在东海问题上用大陆架原则,在南海问题上坚持九段线都没有错。南海态势不会因日菲走近发生变化,从中日、中菲关系来看,日菲两国未见得会把事情做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