淬火玫瑰 正文 第九章 基本素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2.html


杨胜黑着个脸走进龙卫的办公室,将刚刚统计完的射击成绩单拍在办公桌上,愁得直叹气。

龙卫并没有看成绩单,目光还停留在电脑屏幕上:“怎么了?成绩不理想?”

“岂止是不理想啊!”杨胜赌气似的说:“我都不好意思想理想这两个字!我敢打赌,就这成绩,要是咱血狼部队的选拔集训,咱们这些人全省事了——保准全都淘汰一个不剩!”

杨胜说着,又拿起成绩单,指着上面的人名说:“你看看吧,这位大姐,也号称是W军区女子特别行动大队出身,五枪下去,三个七环,一个六环,一个脱靶,我问她咋回事,她说以前在原部队打靶,都是提前准备好,调整好呼吸趴在射击线上,不适应咱们这种先跑五公里再随即上位射击的。还有那位37号,团射击冠军,女神枪手荣誉称号获得者,第一发七环,第二发脱靶,第三发又脱靶,第四发没打呢,哭了!真应了您当初那句话了:以后这帮人上了战场,真得让恐怖分子规规矩矩地距离一百米排好队,每人胸前贴个环靶,还得让姑奶奶们歇够了吃饱了喝足了,最好睡上一小觉儿再安安心心地打,期间严禁乱动和乱鸣喇叭……”

龙卫听杨胜罗里啰嗦抱怨一大堆,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顺手仍给他一支烟,杨胜气的呼呼的,烟也没抽,闻了闻又扔到桌子上。龙卫拿起成绩单看了两眼,脸上没像杨胜那么阴沉,笑道:“所以我们得面对现实啊兄弟!血狼集训,那是从特种部队里拔人,兵王里面选兵王,女娲招人,能凑够数就不错了。各军区女子这个女子那个的部队倒是不少,可是有几个有真正战斗力的?我倒是想去女子海军陆战队挑点儿人,可人家跟咱不是一个系统,再说人家也不放人啊!”

“我着急啊!”杨胜说,“这都快一个星期了!子弹恨不得一筐一筐地上!咋就是不出成绩呢?”

龙卫过去拍了拍杨胜的肩膀:“去,把人都集合起来,我帮你练一半天!”

“唉——”杨胜叹了口气,转身出去。

龙卫看着杨胜走出去,这才苦笑了一声。自从我军“与国际接轨”后,诸如女子侦察连、女子特勤中队、女子防暴大队此类的女子部队像雨后春笋一样地涌出了一大批,其中有一部分是的确有实战能力的,但跟目前女娲大队的标准要求还差得远,另外一部分干脆就像人们说的那样,花瓶一个,无非是搞个新项目,平时给各参观、调研的首长们训练搞个实战演习,动作漂亮地跟演电影似的,实际上全都是一句句话,一个个动作提前排练好的,听着看着都假。

射击训练场上,女兵们愁眉苦脸地站在那里。显然,刚才的测评结果也很是打击了她们的士气。从一部分女兵脸上的泪痕可以看出,杨胜没少骂人,她们也真伤了自尊。眼见着龙卫走了过来,女兵们的心跳又开始加速了。这段时间以来,女兵们几乎是自然而然地对龙卫产生了一种畏惧的心理。她们几乎可以预见,等待她们的将又是一顿臭骂。

龙卫站到队列前面,脸色出奇得平静,没发火,也没骂人,这让女兵们有些意外,所有人的目光也都投向龙卫,与龙卫目光对视时,又都下意识地埋下头。

“37号呢?”龙卫问。

杨胜在旁边冷声说道:“收拾行李呢,主动退出!”

“呵!连射击冠军都主动退出了,看来这道关还真不好过啊。”龙卫说完,忽然又将目光转向沈萌:“90号,你对37号的主动退出有什么看法?”

沈萌愣了一下,她完全没想到龙卫会再这个时候问自己问题,有些犹豫,还是大声说道:“报告!我……我觉得很惋惜。”

“惋惜什么呢?”龙卫居然颇有兴趣地歪着脑袋看着沈萌,语气并不严厉。

“这……”沈萌想了想,说:“我……我觉得她其实是有射击基础的,只是……只是因为一时没适应过来新的要求标准。”

“恩,就是说,以前她在部队里都是提前平心静气地待在射击线后面,胸环靶也正好是50米,100米,200米……对吧?所以,她退出了,你觉得很遗憾是吧?”

沈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红着脸点了点头。

“80号呢?你怎么认为?”龙卫又将目光转向前排的一个皮肤黑黝黝的女兵。

“报告大队长,我同意90号的意见!”那女兵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说。

“89号!”

“报告大队长,萌……90号说得对,我同意!”方小燕大声说:“我见过她平时练习的时候打靶,百发百中的,今天测评的时候,教官忽然让先跑5公里……”

“有不同意90号意见的请举手!”龙卫打断啰嗦的方小燕,看着队列。

没有人举手。

“看来,你们都认为37号的离开是有些遗憾的,是值得惋惜的。”龙卫说,“或者,我可以理解为,目前的你们,内心深处正在遭受着沉重的打击,你们心里在想,连大家公认的射击技术最好的人都退出了,我们这些人留在这里还有什么希望?”

女兵们陷入沉默,几乎是不约而同地低下了头,显然,龙卫说到了她们心里,她们的确有这样的想法。

龙卫停顿了几秒钟,忽然大声说道:“我不同意90号的意见!同时我对37号的主动退出,一点都不觉得遗憾!”

女兵们有些吃惊地看着龙卫,龙卫继续说道:“我早在你们刚开始集训的时候就说过,我们要成立的女娲女子特种部队,不是表演部队,也不是花瓶部队,而是要作为陆军第一支女子特种部队,直接深入反恐第一线去,成为真正的战斗部队,成为一支让敌人胆寒的反恐利剑!基于此点考虑,我其实并不需要一个在射击比赛中百发百中的神枪手!永远不需要!我需要的,是遭受如此地打击,还依然决定坚持下去的你们!”

沉闷的队伍忽然有了生气!女兵们低下的头也同时抬了起来,原本是准备迎接一场暴风骤雨般责骂的她们万万没有想到龙卫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此情此景下,龙卫的话无疑是一针绝好的强心剂。

龙卫这时候又将目光投向沈萌:“90号,我之所以第一个问你问题,是因为我从成绩单上发现,所有的队员中,只有你的成绩是成上升排列的,第一发第二发都是6环,第三发7环,第四发和第五发8环,这说明在射击的过程中,你始终在努力调整自己,始终是努力让自己稳定下来,你的成绩没有达标,但是你的心态达标了。但是,我对你的回答很失望!”

沈萌的目光不敢与龙卫相对,略低下了头。

龙卫走到沈萌的面前,尽可能地想将声音平缓下来,但语调还是越来越高:“你的正确答案应该是:不遗憾!不惋惜!无所谓!因为相对于退出者,依旧坚持站在这里的人,才是强者!才有机会成为女娲需要的兵,军队需要的兵,国家和人民需要的兵!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沈萌努力地喊。

“听清楚了吗?”龙卫怒吼。

“听清楚了——”沈萌歇斯底里地喊,泪水夺眶而出。

“都给我听清楚!”龙卫猛的仰起头,冲着所有人怒吼:“女娲部队每一个人,都不会同情退出者,都不会为任何人的退出而惋惜!我们只需要考虑该怎样留下来,该怎样成为一名合格的女娲战士,为生我们养我们的人们做点事,为国家做点事!你们的起点很低,基础也很差,距离这支部队真正的标准还差得远,但这正应该是你们努力的动力!我,作为你们的大队长,不会因为你们过低的基础对你们有任何迁就,也不会给你们任何理由去拖延集训的进度,五公里后射击不达标,那就十公里,十公里不行,就二十公里三十公里!没有恐怖分子站在那里等你们打,你不杀他,他杀你,无论何时何地,何种状态下,第一时间调整好自己,率先向敌人射出第一发子弹,是你们应该具备的最基本的心理素质!”

“是!”女兵们全都抬起头,一起怒吼。

“拿上来!”龙卫一挥手,一名教官急匆匆地拎着一个布口袋跑过来,龙卫接过口袋,一把扯断绑绳,将口袋猛地撒出去,“刷拉——”一声,多半口袋金黄色的玉米粒蹦跳着散落在他身后直径十米的空地上。

“时间60分钟,五公里急速跑,200个仰卧起坐,再把这些玉米粒一粒不剩地拣回袋子里,只要有一粒剩下,或者超时,就再重复一次。晚饭前完不成的,当晚加练,玉米换成大米。完成本科目的要领就一句话:迅速稳定情绪、集中精神、准确动作!”

“子弹我们有的是!用几千发、几万发、几十万发子弹培养出一个真正有实战能力、可以毙敌于战场的神枪手,我们认为很值!心理素质是前提,只要心里素质先过关,是个人都能成为神枪手!”

杨胜总算开心起来,不知道是龙卫的那些话起了作用,还是龙卫接连给他提供的那几个训练“偏方”起了作用,女兵们的射击成绩提高得很快,几乎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而更让杨胜想不到的是,他逐渐发现了女兵相比男兵在射击方面的一些优势:在运动中面对突然出现的人形靶时,女兵虽然在出枪爆发力和动作速度方面稍差,但是她们对于对“人质”和“恐怖分子”的辨别能力方面,准确度要高得多,她们似乎更能通过对目标的第一直觉,就快速做出反应,因此判断的准确度要高得多。要知道,前者是可以通过训练弥补的能力,而后者属于意识范畴,却是很难通过后天的训练来提高。

正如龙卫一开始和几个兄弟探讨集训方案时说的那样,除了一些基本的框架性套路之外,他完全没有按照呈交给上级的训练大纲来安排具体的训练科目。这事情说小了是违规,说大了就是严重违纪!但是龙卫不怕,也敢扛。他当初就跟马全林说过了:活儿我接了,你别管我具体怎么干,没事儿也别用那些条条框的规范我,反正你给我几个月时间,我交给你几十个能上战场的兵。完成任务了我还回我的血狼大队,完不成任务我也不回去了,就地申请复原回老家承包荒山种树去!话说到这份儿上,马全林也就不说什么了,龙卫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兵,这小子到底几斤几两他马全林也不是不知道,否则这活儿轮不到龙卫。其实换个角度说,也许这正是选择龙卫去集训部队的缘由所在,全国的特种部队绝不是血狼一支,作战能力跟龙卫不相上下的也大有人在,马全林选择龙卫,还真就是看中了这小子在练兵方面的“灵活性”。别人是科班出身正八经的“西医”,龙卫就算是“中医”了,还不能算是坐堂的“中医”,还是个凭本事专爱开“偏方”的“中医”。

比如说对运动中突现目标射击这科目,一般常规的方法,条件好点的用索道牵引自动移动靶,或者用遥控装置或电脑编程控制人形靶交替出现,简陋一点的就挖个弯道沟,派个人在沟里举着靶子出现或移动。这些东西龙卫也用,但他还有自己的“偏方”:把一个红色的人头大小的氢气球连接1.7米的鱼线拴在野兔后背上,再用100米长的细绳子拴住野兔脖子,射击开始后,教官在不同距离的隐蔽位置上突然把兔子放出来,那野兔本来就吓得半死,头顶上又跟这个红不拉几的圆东西,那还不玩儿命地跑?边跑边蹦跳的,红气球就在一米到一米八左右的高度急速前行,上下跳跃,要想打中就不容易了。同样,要是能打中这样的气球,那将来在战场上,气球换成脑袋,也应该没多大问题了。兔子跑出去,到距离再用绳子拽回来,还不影响继续“使用”。这样练,一天能跑死好几只兔子,晚上还可以送炊事班打打牙祭,经济又实惠。唯一的缺点是抓兔子比较难,得蜘蛛他们几个在树林里到处下套子,有时候还得玩儿命地追。实在没兔子,田鼠也行,跑得慢点儿,也不会跳,但枪一响也全都能超常发挥。这事情要是让动物保护主义者知道非抗议不可,但是所以产生的训练效果却是惊人的,毕竟是人权至上,将来多打死几个恐怖分子总比玩儿死几个兔子值。

龙卫每到集训队武装越野的时候,都会让雷锐、包春林他们几个教官随队行动,督促速度的同时,也要求这几个人在督促女兵们速度的同时多教她们一些丛林中的行军技巧知识,还有就是辨认可用作食物或草药的植物。效果也不错,一个多月下来,女兵们已经可以轻而易举地在丛林中找到可以食用的菌类、野果类和具备驱虫、止血、消炎等功效的中草药。这一招儿龙卫早在血狼大队带兵的时候就实践过,当初雷锐他们刚进入血狼的时候,龙卫也是这么教他们的,久而久之也形成习惯了,所以刚一开始雷锐负责接女兵们进入军营的时候,见到蛇还不忘顺便给大家介绍一下蛇胆蛇肉的功效,也算是“职业习惯”。

时间长了,女兵也逐渐感觉到,这位龙大队长除了会向她们发脾气,让她们不寒而栗,除了会毫无情面地惩罚她们、“折磨”她们,让她们恨得牙根痒痒外,也的确在潜移默化中教会了她们许多的知识。而且她们也感觉到这些知识和技能是十分实用的,无不是贴合实际作战的需要。尽管她们还处于集训选拔阶段,还没有上过真正的战场,但是真到了那个时候,她们是不得不感谢这位“变态阎王大队长”的!

射击训练进入稳定阶段之后,尤大海的格斗训练开始了。

训练场上支起了三个模型:一个是一比一裸体男性人体模型,类似于服装模特,但逼真度要比塑料模型精确得多,以至于女兵们第一次见到的时候都有些不好意思——当然,这是她们必须要克服的东西。第二个是一副完成的人类骷髅骨架,白森森的立在那里让人毛骨悚然。如果谁无法接受第二个模型的话,第三个就更难接受了——确切地说,那是一个没有外皮的人,所有的内脏器官全部显露在外,一目了然。

三个模型立在那里,若不是女兵们穿着迷彩军装,周围还有体能训练场、障碍场、靶场……一定会有人把这个场面当做一个医学院的露天解剖理论课。

尤大海上身穿着一件迷彩背心,身高一米九零的大块头铁塔一样地站在队列前,浑身上下疙疙瘩瘩的肌肉仿佛要穿透皮肤爆裂开来。整队完毕,他清了清嗓子,大嗓门随后响彻操场:“简单说一下!从现在开始,我们进行格斗训练。根据大队长的要求,我首先对这个阶段的训练进行简单概括:第一,我不教什么擒敌拳,也不教那些花里胡哨的套路。血狼的战场格斗术,是无数的战友前辈们在真正的战场对敌中总结提炼出来的,是最难看的招数,也是最实用的招数。第二,所有的格斗训练科目,全体采用实战模式,没有点到为止的规则,你们唯一避免因受伤而被淘汰的办法,只有两个:迅速击倒对手,或者迅速避开攻击。第三:格斗训练科目总体分为三部分,单兵徒手、单兵持械格斗、小群体格斗。”

“与任何竞技类格斗和诸如跆拳道、柔道等格斗不同的是,你们将要学习的格斗招式,只讲究两个原则,第一是简单快速有效,第二是讲求绝对杀伤。为更好的解释这两个原则的现实含义,在训练开始前,我想先为大家示范一下——”

尤大海说完,目光开始在女兵队列中扫来扫去,女兵们绝对不是没有智商的傻子,零点几秒的时间内已经全部充分理解了尤大海最后一句话的意思:他是想找个人跟他实际“格斗”一下!人之常情,面对这位绰号为“棕熊”的教官,谁都不会考虑触这个“霉头”的!尤大海的目光扫来扫去,所有人都低下了头,若不是有列队纪律,这时候恐怕要四散逃开才对!

跟他打?错了!其实一定就是挨他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