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美联社、美国《空间日报》等媒体近日报道,掌管“谍眼”的美国国家侦察局(NRO)不久前对外公开展示了其麾下著名的KH-9“大鸟”系列间谍卫星,以庆祝该局成立50周年。与此同时,NRO负责人借机大谈对中国、俄罗斯的监控任务,并声称中俄太空活动“已对美国太空优势构成挑战”。结合美国官方早些时候做出的“要与中国共同制定太空规则”的表态,不难看出,面对太空实力日益提升的中国,美国开始显现出既想压制又想拉拢的纠结心态。


怕空间霸权遭挑战


美国国家侦察局成立于1961年9月6日。单是在过去的7个月中,该机构就向太空发射了6颗卫星,显示出了强大的空间监视能力。虽然与美军的航母、轰炸机等装备相比,间谍卫星相对低调,但在最近的一系列热点事件及冲突中,这些美国的太空谍眼从来不曾休息过。


美国国家侦察局麾下的“蛇发女妖”卫星在海豹突击队击杀本·拉登的行动以及北约、利比亚反对派联手推翻卡扎菲政权的过程中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另外,还有一个针对阿富汗战场的名为“红点”的卫星项目,据称该系统可截获引爆炸弹的电子信号,对路边炸弹的识别准确度高达80%。但事实上,支援反恐战场只是美国间谍卫星为适应新形势所做的“兼职”,其主要监视目标仍旧是俄罗斯、中国等“长期对手”。


美联社的报道称,在冷战期间,美国国家侦察局主要负责侦察前苏联和中国,如今同样如此。法新社也披露了美国在澳大利亚境内的一处秘密卫星基地。报道称,深藏在澳大利亚腹地沙漠里的松峡卫星站由美国情报机构的特工操纵,依靠一系列间谍卫星截获武器及通讯装备发出的信号,而中国正是其主要目标之一。


更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空间侦察机构已对中国、俄罗斯正常的太空探索活动心存敌意。美国国家侦察局主管布鲁斯·卡尔森声称“俄罗斯和中国在太空的活动已经对美国太空优势形成挑战”。他认为,中俄两国发射的大量卫星已让地球低轨变得十分拥挤,“可能引发冲突”。卡尔森还称,中俄正在通过强化卫星侦察能力来提升其夜战、远程打击以及特种战能力。他特意强调,“中国的军事学说已有4000年历史,他们擅长隐藏意图,因此我十分关心他们的意图”。可见,在让“谍眼”紧盯战略对手的同时,美国正加紧谋求制衡中俄的太空能力。


想拉中国“立规矩”


近几年,中国在太空探索领域已取得长足进展,探月卫星计划稳步推进;“北斗”导航卫星逐步成网;“神州”系列载人飞船不仅完成了载人飞行、空间行走,还即将进行太空对接等高难度科目。对于中国航天技术的良好发展势头,美国已经感受到压力,因此有了拉上中国在太空“立规矩”的念头。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此前披露,美国国防部负责航天政策的助理副部长格里高利·舒尔特称,中国军用和民用太空发展计划“本质上是一样的”,这让美国方面很担心。他还声称,中国的间谍卫星已具备对目标实施6小时连续监控的能力,可与美国间谍卫星媲美。正是看到了中国在太空探索领域取得的成绩和展示出的能力,美国才急于与中国进行谈判。用舒尔特的话说,“美国希望同中国商谈如何负责任地利用太空,并进一步探讨太空交通规则”。


有分析指出,目前,美国面临航天飞机退役、经费减少等暂时性困难,而中国的航天事业则呈现蒸蒸日上的良性发展势头,美国对中国难免有既想压制又想拉拢的纠结心态。换句话说,“此消彼长”的客观形势可能是美国主动提出与中国共同制定太空规则的主要原因。对此,中国除了应保持理性接触,还应预防美国借立太空规矩之机制衡中国发展太空力量。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在太空探索方面,中国已呈现出“全领域进步”的良好势头,这些成绩足以保证未来中国在太空合作、开发问题上的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