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的姊妹花 正文 七、李世武说,让土匪刘仁替你出气

陈正举 收藏 0 4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4.html


且说红菊噗给薛文一拳说,呀呀呸,你才是人之初,性本善唻,不愧是大学长!告你说,就凭你这份情谊,我能把头揪下来,给你当尿壶用!这个冯瘸子,整个儿是人之初,黑乎乎,黑乎乎的玩意儿,黑乎成了一只骚狗。日后,有他的好果子吃!红菊狂放无忌地嚷罢,想想还不解恨,便唱道:

冯瘸子,真不离,

走起路来风摆旗,

站着就是锥倒立,

躺倒上齐下不齐。

不齐他还想齐,

骚骚乎乎去找,

······

薛文听到红菊吟诵的歌谣,很不以为然地说,他毕竟是我们的老师,不可以这样贬损老师的,疾学在于尊师。

鎖柱也说,你这顺口溜,千万别当着别人吆喝呀。

就在这时,李京虎带着丁全友突然从大松树后转出来,连连拍手称赞,好好,编得好,唱得妙!李京虎不怀好意的称赞过,也虎吼狼嚎地唱起来。

薛文锁柱对他们侧目而视。

红菊目光尖锐地噼啪甩过去,说,谁要你们胡咧咧?

李京虎说,是你教我们胡咧咧的呀!嗨,我说,冯瘸子骚骚乎乎去找谁?不是去找你吧?我们从窗户外看见,他要摸你的小酒酒唻。

薛文大喝,李京虎,不准你说下流话!

李京虎说,东街买笼头,西街插嘴,你算那瓣蒜?

红菊一看李京虎对薛文出言不逊,脸上的怒气筋斗骨碌地翻腾着,向前,拧着李京虎的耳朵,就给他一个老虎剔牙说,他呀,就是这么一瓣蒜!

李京虎疼得呲牙裂嘴说,红菊红菊,你个被老师摸过酒酒的小骚货,你敢动手,让我爹整死你!

要是李京虎不提他爹,红菊拧过他的耳朵也就算了。李京虎一提他爹,红菊就来气。红菊一来气,拧着李京虎的耳朵,大叫一声,就将李京虎扔了出去。

将李京虎扔出去,那还了得,李京虎撞上什么都会折骨断筋。那样,红菊吃不了得兜着走!

危急时刻,薛文不顾一切地跑向前,抱住李京虎,两人一起倒地,薛文的脑袋撞在一块石头上。

李京虎只是手上磕破一点儿皮,却呼天号地叫起来,一边嚎叫,一边说,田红菊,你要摔死我,你等着,有你好受的!说着,扬长而去。

薛文脑袋撞在石头上,吓坏了红菊。叫一声,扑向前,抱起薛文,说,摔死那个王八蛋算了,傻呀,你救什么救?看看,脑袋上起包了,好大,还一个劲愣长呀!呀呀呸,不要长呀!赶紧,吐上一口唾沫给他揉,用手捂着不让它长,可那个包该怎么长仍怎么长。

红菊叫,呀呀呸,又长大了!

薛文却开玩笑说,长吧,长吧,再长出一个头,那才有意思呢,一个头念书,一个头吃饭。

红菊说,呀呀呸,人家心疼死了,你还开玩笑。

那边,李京虎一边走,一边怒气冲冲地说,我不叫我爹整死你们,我就是王八蛋造的!

跟在李京虎身后的丁全友说,你整人家干什么?你不找事,还挨摔?你不知道红菊的厉害。冯老师都拿她没办法。

李京虎拉长夹板子脸,挤巴着小眼睛看见树上有小鸟在跳跃,鸣叫,滴水,滴滴水,拾起一块石头,怒火万丈地扔过去,我让你滴水,我搞死你,让冯老师搞死你!

第二天,薛文被冯星叫到办公室。

冯星气得嘴上的瘤子紫得滴血,问,知不知道,田红菊给我编了歌谣?

薛文说,不知道。

冯星咬着牙根儿说,身为班长,又跟她同桌,怎么会不知道?

薛文目光严正地说,我是班长,不是侦探。

冯星被薛文咽得直伸脖子说,你就这样给她打掩护!她有什么好,一个臭柴火妞子。

薛文说,柴火妞子好,坦荡、大气,爱憎分明,嫉恶如仇。

冯星说,她嫉恶如仇?那是无法无天,目无尊长!

薛文说,那是有人欺负她,要打她的主意。

冯星问,谁打她的主意,你把话说明白。

话赶话,薛文起了高腔,谁打她的主意,谁心里清楚!

冯星说,你……说我打她的主意。

薛文毫不留情地说,这是你自己承认的,可别怪别人。

冯星咆哮起来,薛文薛文,你竟敢污蔑老师,诋毁老师,伸出你的手!

薛文从容地伸出左手,由着冯星惩戒。

薛文回到教室,左手掌又红又肿。

红菊一看,眼里火星子吱就窜出来了,问,怎么啦?

薛文说,不关你的事!

薛文越说不关她的事,红菊越觉得一定与她有关,冷蹦跳起,二目圆睁,突兀着要吃人,呀呀呸,是风摆旗打的!

锁柱等几个学生也向前关切地问薛文,怎么啦?怎么啦?冯老师可从来不打你这个大学长的呀!

那些学生正围着薛文问这问那呢,红菊已将走进教室要上课的冯星揪住,喝问,呀呀呸,为什么打薛文?

冯星厉声说,他该打!

红菊问,凭什么该打!

冯星说,他诋毁我,对我不恭!

红菊问,什么诋毁,不就是大家唱的那个风摆旗吗?哈哈哈,红菊荡气回肠地笑过说,那是我给你编的,怎么成了他诋毁你?

冯星说,你编的我早知道了,你更该打!可他不是诋毁我的腿有残疾,他是,嘿......

红菊凛然道,你嘿什么?要惩罚我,你尽管打,可你打薛文,是天大的不公,我要还回来。说着,抬腿要踢冯星。刚提起,呼地又地动山摇地放了下去,呀呀呸,来吧,你先打我,打过我,我再踢你,替薛文讨回公道!

于是冯星紫着脸狠狠打了红菊的板子。

待到红菊要替薛文讨回公道时,薛文赶来,将红菊拉走。

红菊还不罢休,气冲斗牛地说,风摆旗,你等着!

薛文说,算了,他好赖是我们的师傅,事师之犹事父也,我们不能跟师傅过分计较,你知道是谁把你编的风摆旗歌谣告诉老师的吗?

红菊问,谁?

薛文说,李京虎。

红菊大叫,呀呀呸,我猜就是他,别人没有这么坏。李京虎,我要吃了你!

薛文说,看看,又炸了,息怒,这事你不用管,让我来收拾他。

红菊跟谁三句话不来,就要炸,可薛文的话,对她来说,是灵丹妙药,一说,立刻软下脖颈儿,温顺的小猫,咪咪直叫唤。

冯星教学生,不管谁,每天都得写一张毛笔字交上,像红菊那样刚进学堂的习练毛笔字,就是描红。进学堂早的,用临帖的办法学练毛笔字。那一个阶段,薛文李京虎他们临写的是冯星给他们写好的帖子:

一去二三里,

烟村四五家,

亭台六七座,

八九十枝花。

学生把毛笔字写好,交给班长薛文,再由薛文统一交给冯星。冯星晚上批改后,第二天上课时返还给学生。

那一天早上,冯星返还给学生的描红临帖时,发到李京虎,将嘴上的紫瘤子一抖擞,一拍桌子,大吼,李京虎过来!

李京虎扭搭着身子走近讲台,不屑地把头扭到一边,伸手去拿他写的那张仿。

冯星一戒尺把他的手拨到一边,喝道,你先看看,你写错了几个字?

李京虎大言不惭地说,一个没错!

冯星断喝一声,看!

李京虎低头一看他的那张仿,惊诧地张当大嘴巴说,怎么会这样?我是用心一笔一划照帖写的呀!

他那张仿上写的竟是:

一丢二三里,

烟材四五家,

亭抬六七座,

八九千枝花。

李京虎的仿上一共写错四个字!写错一个字打三戒尺。

冯星颤抖着嘴上的紫瘤子,扯过李京虎的手,狠狠打了十二下。

直打得李京虎屁滚尿流。

薛文一看,捂着嘴嗤就笑了。

红菊一猜便知,李京虎那张仿错了那么多字,一定是薛文从中做了手脚,乐得也放声大笑起来。

那一刻,李京虎再顾不上跟谁计较,抱着肿胀的手哭喊着回到家,滚在地上,就要老爹李世武把冯星灭了。

李世武一看儿子的手被师傅打得肿成大馒头,勃然大怒,派两个团丁闯进学校,把冯星的办公室砸了一塌糊涂,并凶恶地吼道,赶快滚蛋!

虽然李京虎让老爹李世武严惩了冯星;可他心中仍愤愤不平,总觉得他挨了冯星这一顿板子必定另有隐情。因为他觉得他就是再不用心,一张仿上也不会错白了那么多字,想到那天薛文和红菊幸灾乐祸的样子,他就怀疑一定是薛文红菊从中捣鬼。对,一定是薛文红菊从中捣鬼!是薛文最后把同学们写的仿上交老师的。想到这,李京虎就没好气地问,薛文,是不是你改了我上仿的字?

薛文一听,心中咯噔一响,难道我做手脚时让人发现了?不可能的,我做手脚时,教室内根本没有第二个人。于是,他气壮如牛地说,请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父,我没你那么卑鄙!

李金虎说,哼,就是你,就是你把我写的仿给改了,老子今天就让你死!叫着,就捞起一块石头。

薛文没有想到李京虎会那么肆无忌惮地将那块石头在他的头上。

红菊一看,就不愿意了,怒火万丈地上去,一拳将李京虎打翻在地,还不算完,又抬脚想踢向李京虎。

薛文知道红菊大脚的厉害,急忙向前拉住了红菊。

这时,丁全友向前拉着李京虎就跑。

李京虎气急败坏跑回家,撒泼打滚地要李世武派团丁去灭了了薛文田红菊。

李世武说,你们小孩子在学校吵吵架打打仗,我就派人去灭了人家?这怎么行?不行,不行。可儿子京虎被人暗算,又挨打,李世武着实心疼,也咽不下那口气,于是他将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说,我告你说,你去找土匪刘仁,让刘仁替你出气。

李京虎大叫,亏你想得出,土匪刘仁会听我的!

李世武说,你都十八岁,成大人了,也该去经历一些事了。去吧,他一定会听你的,你忘了那年他曾吃过咱家的煎饼。

经老爹李世武那么一提,李京虎也想起当年刘仁曾吃过他家煎饼的那档子事。于是就痛快的答应去沂山百丈崖找土匪刘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