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六十九回、疲于计算

凡夫小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众人吃完饭,任鹏飞问博文道:“蔡大侠,救八郎的事情没了着落,但是却把武林盟主和五大掌门给失陷在金碧峰的大阵里了,咱们不能不去营救。只是咱们要如何下手呢?” 博文也挠头了,说道:“师父未羽化之前,曾让我多看看太极图,说道天下阵法莫不是脱胎于太极八卦。只是我从不曾见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众人吃完饭,任鹏飞问博文道:“蔡大侠,救八郎的事情没了着落,但是却把武林盟主和五大掌门给失陷在金碧峰的大阵里了,咱们不能不去营救。只是咱们要如何下手呢?”

博文也挠头了,说道:“师父未羽化之前,曾让我多看看太极图,说道天下阵法莫不是脱胎于太极八卦。只是我从不曾见识过任何阵势,所以就是有了太极图,我也还是对阵法一无所知。要去救盟主他们,必须得找会阵法的人才行。”

这时候过来一老道,开口说道:“无量天尊,贫道郑道平,乃终南派弟子,粗通一些阵理。只是武林中人却用一些稀奇古怪的山石、树木等巧妙运用诸葛先天八卦阵,配合奇门遁甲,使人入阵不能分辨方位。最可恶的就是金碧峰却把一些消陷、埋伏也一同设置,贫道看要破阵,尚需寻找懂得机关、埋伏之人,才能破阵。”

博文问道:“不知哪位高人可懂得机关之法?”

郑道平道:“要说土木机关之学,当属北岳恒山。恒山派掌门了凡师太,因是女子这次就没有参见武林大会。她大师姐了尘神尼武功极高,就是土木之学,也是盖世无双。要知道北岳的悬空寺,已经修建了四五百年了,中间无数次修葺和扩建,那可是不是一般工匠所能胜任的。因此恒山派无不精通土木之学,更擅于机关埋伏。其它门派也有精通机关之学的,但要是跟恒山派比,那可是小巫见大巫了。了尘神尼的年岁已高,她的功力足可以和盟主等诸大掌门相提并论,但她一心想把悬空寺修建成万世奇观,所以从不曾下山,也不为外人所知,更把掌门之位让给了了凡师太。贫道看不如请恒山派掌门和了尘神尼前来相助的好。”

博文道:“只是我们能请到她们吗?咱们可和人家没交情。诸位当中可有和恒山派有交情的?”

众人尽皆摇头。博文见了,很是难过,但也无法可想。

米环道:“大哥不是也会盖房子吗?干嘛还找要会什么土木之学的?那不也是盖房子的吗?”

博文苦笑道:“我那只是盖房子,和土木之学相比可差远去了。那土木之学可是会修建一些机关的,只要错走一步,就让人掉入陷阱,或者被机关给捉住了,就像老鼠夹子抓老鼠一般。你就别嘲笑我了。”

郑道平见无人应答,就又说道:“蔡大侠,贫道想若是大侠亲自手书一封,派人送到恒山上去,说明是营救中原武林盟主,想来恒山派不会拒不出力,想她恒山也是中原武林一份子,武林盟主虽不是她们亲自推选,但也代表着包括恒山在内的所有中原武林。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咱们去请过她们了,想必她们不会拒绝。否则她们恒山派就是与中原武林为敌了,今后就不要在中原走动了。”

博文道:“好,到前面镇上找到纸笔,我就写信求救。只是道长切莫以武林盟主压人,否则今后谁还会服从盟主之令了?”

郑道平笑道:“非是我要欺压她恒山派,只是中原武林高手,知道盟主被困,恒山派见死不救,那就是等于恒山自绝中原武林了,是恒山派得罪了天下各门派,不用咱们找她算账,自会有许多江湖朋友找她们的麻烦的。”

任鹏飞道:“送信的事儿包在我丐帮身上,绝不耽误蔡大侠就是。”

博文道:“我想这样好了,咱们先去探阵好了。这边任帮主派人送信,咱们双管齐下,也许能快些。大师兄他们具体被困在哪里?咱们这就去。”

任鹏飞道:“在九顶铁叉山,那里就是金碧峰的老巢,他就在八宝云光洞里修炼。我带大家前去。”


到了九顶铁叉山山脚下,任鹏飞道:“再往前面走,那个山谷就是盟主他们被困的地方。咱们是不是应该等了尘、了凡师太来了之后再说。”

博文道:“若是等恒山派人来了,也得先看阵势。我看不如这样吧,我和郑道长去探阵,其他人在外面等我们好了。”

高良语道:“大哥切莫太冒险,如若难以前进,就先回来,想仔细了再进去。咱们可不能再有闪失了,否则中原武林就彻底完了。”他知道若是只说博文完了,还不如往大里说,为了中原武林也许大哥就不会冒险了。

博文道:“好,愚兄注意就是了。只是若一点风险也没有,又如何救得出盟主他们呢?”

米环道:“那也不要冒那些无谓的危险,只要你和郑道长今日瞧出个端倪来,明日大家也好有个计议,莫要大哥一个人把所有的重担全挑了。”

博文心存感激,神情的望了一眼结义的三人,随着郑道平往奇阵走去。

到了山谷口外,只见郑道平口里念念有词,手指在不停的掐算着,“乾南,坤北,离东,坎西,兑东南,震东北,巽西南,艮西北。不对应该是震东,兑西,离南,坎北,乾西北,坤西南,艮东北,巽东南。也不对,到底应该是哪里了?开、休、生、死、惊、伤、杜、景各门又在哪里?无量天尊!贫道失算了。蔡大侠,这个阵势不好破。”他嘟嘟囔囔了半天,竟说出这等泄气的话来。

博文道:“道长莫慌,且静下心来慢慢再看,总有我们琢磨出门道的时候。只是在下不甚了解阵势,还请道长教我。刚才道长说了一大堆,在下怎么一点也不明白?”

郑道平道:“奇门遁甲本来是道家用来算卦用的,想必盟主一定深谙此道。奇门遁甲的演绎过程中,用八卦记载方位,配九宫记载天象及地象之交错,用八门记载人事,用九星八神记载周遭的环境。有时间,有空间,纵横运用,就可以算出方位和吉凶来。先天八卦是乾南,坤北,离东,坎西,兑东南,震东北,巽西南,艮西北。后天八卦是震东,兑西,离南,坎北,乾西北,坤西南,艮东北,巽东南。八门是用来表示吉凶的,一般来说,开、休、生三吉门,死、惊、伤三凶门,杜门、景门中平,但运用时还必须看临何宫及旺相休囚。古人有歌曰:吉门被克吉不就,凶门被克凶不起;吉门相生有大利,凶门得生祸难避。吉门克宫吉不就,凶门克宫事更凶。”

博文道:“大师兄是精于算卦,想来他对道长所言定会明白,只是在下还是不懂。实在抱歉,我是门外汉。”

郑道平道:“这些易理又岂是一时三刻就能学会的?就是那些歌诀,没有个一年半载也是难以背诵得下来,至于再运用歌诀计算,那就更难了。精于阵势的,还是算卦的,无不要熟悉先天易理,否则难以运用。但二者还有很大区别,既精于阵势,又精于卜算的就更少了。”

博文道:“道长刚才想必看出一些门道了?我看道长不停的指点计算,应该很有心得了吧?”

郑道平苦笑道:“我看到现在,居然连阵的名字都没看出来,哪里还能算是看出门道了?要想进阵,必须一定要搞清楚了,才能进去,否则一步走错,可能就终生再也没回头的机会了。”

博文笑道:“道长既然没看明白也是收获非浅,道长切莫自谴。”

郑道平闻言一怔,问道:“没看明白怎么还能算是收获不少?咱们不是白来了吗?”

博文道:“道长,无知者无畏。正因为道长看出了危险,才没有冒进,这也是难得的见识。道长莫急,先把这些看懂的和没看懂的地方记下了,咱们回去之后,大家一起研讨一番,也许就有了结果了。再看一会儿,咱们就先回去吧。”

郑道平摇头道:“仅仅是谷口的阵势,贫道就没看出来,里面的又何时才能看懂?真是急死人了!”

博文道:“道长请静心,无论如何都要看明白了才好进去。否则那可是拿中原武林高手的性命儿戏了。”

郑道平点了一下头,心里暗暗佩服博文沉稳,于是就静下心来,默默观察谷口阵势,直到日薄西山,才和博文回去和众人会和。

米环急问道:“大哥,可有眉目了?你们进去没有?”

博文笑道:“临走的时候,你们不是还提醒我不要冒险吗?怎么这又问我进去没有,这不是逼我进去吗?我可没那么傻,郑道长费了千辛万苦都没看出些眉目来,我哪里还敢进去了?”

郑道平脸色一红,不好意思道:“无量天尊,贫道无能,竟没看出真是的名目来,只得无功而返。”

任鹏飞道:“只要蔡大侠能平安回来就好,咱们这里还能有人总揽其事。今日咱们看不透,还有明日。就算一年看不透,蔡大侠还可以与金碧峰以武功论短长,不致于把咱们中原武林输出去。”

听了任鹏飞的话,博文更觉肩上的担子沉重,暗道幸好自己没有贸然行事,否则自己可要成为中原武林的罪人了。于是说道:“诸位,咱们先吃饭,吃完饭大家一起和郑道长计议一下谷口的阵势,请大家集思广益,各抒己见,咱们才好早日救出盟主来。”

众人草草的用罢晚饭,等着和郑道平一起研究谷口阵势。

郑道平道:“谷口的阵势实在复杂,那些奇门遁甲无不依据八卦所建,不是先天八卦就是后天八卦,然后在每一卦门配合一八门。因为阵门里面有机关埋伏,所以咱们一定要判断准了才能入阵,这可不比两军之间的战阵,走错了阵门还可以回来重新走过,只要错了一次,咱们就没有第二次机会了。故此贫道和蔡大侠才没有贸然而入,现在贫道把所看到的阵图画在地上,希望大家一起参详。”说完就在地上开始画阵图了。

高良语道:“大哥,咱们费尽判断阵门作甚?想那谷口必然也是金碧峰他们的必经之地,那就一定有迹可循了,咱们只要按照他们走过的路来走不就行了?”

博文摇头道:“哪有那么简单的事儿等着我们?地上的路都是假的,是人家用沙石铺垫而成的,根本就没人在上面走的痕迹。旁边倒是有一些矮的木桩子,是行人踏脚的地方,但要是踩错了,恐怕还要触动机关。因此咱们才要费尽心力的分清阵门,寻找出入谷的道路来。”

高良语又问道:“大哥,那咱们要找到什么阵门才能进去呢?”

郑道平一边在画图,一边答道:“当然是要找到生门了。就是找到了生门,以金碧峰那么狠毒的心性来说,必定还要在生门的路上布置了恶毒的机关。这也就是要请恒山派了尘神尼的缘故。”

谷栋问道:“反正咱们现在也找不到生门了,我看咱们也就不用费那劲了。等了尘神尼来了,管它生门、死门的,只要把机关一路的破去,不就完了?”

郑道平还在地上画着图,头也没抬的说道:“各门的机关各不相同,若如走错了阵门,那里的机关可都是置人于死地的机关,跟本就没有机会给你在外面能关上机关,或者避开机关的可能。生门上的机关还有机会让外面闯入的人能控制得了,别的门就别指望了。”

米环笑道:“大哥都说华山自古一条路,是真的么?倘若咱们绕道上山,再爬下来,不就进去了吗?咱们不会再找另外入谷的途径吗?非得走这个谷口吗?”

博文摇头道:“不可能的事情。倘若山谷还有出入口,人家又何必与盟主他们打赌?即使是有,可能也一样有阵势在那摆着呢,照样过不去。至于你说从山上下来,那就更不可行了。人家金碧峰一派就在山上,怎能容许咱们轻易上山?他们若不是把所有的路线守住了,怎会放心的与盟主打赌?偷机取巧的事情谁都会想,能不能实现那可就难说了。华山自古一条路是对一般人而言,愚兄就可以不走山路,直接爬上去,但那也是观察了多年以后,才找到的。现在人家就在山上,只要发现了有人爬山,还不往下扔石头和暗器,人爬在半山腰如何能躲避?此计也难行。”

任鹏飞道:“至于有没有两个入口的问题,这个容易,明日我就派丐帮弟子围着绝谷转一圈,不就知道了吗?不过可得要些时日就是了。”

这时候郑道平也在地上画好了草图,等着和大家一起研究了。可是由于仅有的一个行家都没搞懂,别人就更白扯了,谁还能帮他计算清楚?最先躲开的就是五郎,他可是害怕这些又是算,又是记的东西。八姐虽然也不感兴趣,但想到正是人家五大门派,才有了这么多的英雄相助杨家来救八郎,因此是强忍不耐,勉强的去听。可是没过多久,就只剩下八姐、蔡博文和郑道平三人了,其他人早都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