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川崎在漫长的等待中,好容易捱到了时间。


川崎把自己想好的电报稿写在一张纸条上,又拿出密码本对照着译成密码,那只是一组一组数字串,如果不知道密码,谁也不知道这串数字代表的内容是什么,川崎又校对了一遍没有错误,就把纸条折叠起来放在腰带的夹缝里。

川崎走出自己的房间,先去大佐的房间溜达了一趟,看看没什么事,就说了一句,“大佐,我去电讯室看看,有没有抄收新的电报,如果有,我就给你送来了。”

听到大佐“唔”了一声,川崎这才走出义田的房间。


夜航的船像一个巨大的怪物,在海水中行走着,广袤的海洋上,除了海浪拍打着船体,发出哗哗的声音,周围是安静的。船上没有光亮,只有一些惨淡的月光洒在船上,月光洒不到的地方,形成明显的黑暗,让静谧的夜凭空又多出一些想象的空间。


川崎从义田的房间走出来,直接走到了右舷边上,他需要平静一下自己的心情,因为他很清楚,今天晚上的事情,如果万一败露了,将意味着什么。

对于矢村,他是没有十分把握的,尽管小野是可以信任的,但是,小野的这个同乡就不敢说了,毕竟不是他川崎里俊的同乡,不是他亲自做的工作,万一这个矢村给他来个阴阳人,他就完了。即使大佐再偏向他袒护他,这样的事情一旦暴露出来,那是谁也救不了他的,这叫出卖国家机密罪,在战时将被处以极刑的。

川崎想,其实他是完全可以收手不干的,只要他不迈出去今天这一步,那么以前所作的一切无人知晓,即使暴露也不至于能把他怎么样。但是,过了今夜不一样了,他做的事情做了,不管成与不成,都有了本质的区别了。

川崎想,这是为什么,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自己是个日本军人啊,和“狸猫”赵先亮有着完全不同的目的。他们是为了他们的国家和民族甚至是自己受苦受难的家人,那我呢?我又是为了什么?仅仅就是为了妮子那个名义上的妻子吗?他想想,好像也不全是的。


川崎把自己从军以来所经历过的事情串联了一下,从踏上中国的土地,在大连目睹女学生被*,731部队的马鲁达,后来自己受伤被救认识了妮子和强子、任指导员,还有齐二哥他们,尤其是妹妹贞子的自杀,川崎明白,自己从一开始就讨厌战争,讨厌这种到别的国家来对人进行杀戮的战争,尤其是妹妹贞子的自杀,强烈的刺激了,战争不仅仅害了中国人,同样也害了日本人民。川崎知道,走上了一条反对日本军国主义的道路,这是一条不归路,一条只能走下去不回头的路。

川崎想,现在的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士兵*女学生时候感到惊讶和无措了,他知道该如何去做,即使不和大慈联系,他也知道,他最后要做到的是阻止实验成功,要让这些中外士兵们活下来。

但是,他还是想和那个代号大慈的人联络上,并报告这里的情况,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他要做的就是如何保护好自己,他想明白了,那个有些邪恶的主意,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

想明白了,川崎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装和佩枪向电讯室走去。

川崎时刻要以良好的状态展示在别人的眼前。必须的。


电讯室里只有矢村一个人在值班,矢村带着耳机,不时的调整一下频率收听耳机里发出的信号,这是他的职业习惯。

看到川崎进来,矢村站起来,“长官好”

川崎问,“矢村,有新的电报吗?”

“报告长官,没有。”

“好的,”川崎环视了一下这个小小的电讯室。

“小野和你说过了?”

“是的,长官。”

“我可以相信你吗?”

“请长官放心。”

“好吧。”川崎说着,就从腰带的缝里拿出字条,递给矢村,“这是义田大佐的密件代码,你照发出去,严格保密的。”

矢村看了几遍,递给川崎,川崎问,“背下来了吗?”矢村点点头,川崎就收回来,团了一下填到嘴里。

“长官,现在就发吗?”

“不,”川崎看看表,“半小时以后,十二点十五分开始发。”然后,伏在矢村的耳边说了一个频率。“明白吗?”

“是,明白。”

“特级保密。”

“是。”


川崎走出了电讯室。

沿着电讯室的走廊,往后走,拐两个弯,再下一层楼梯,就是那些专家们的舱室了,山田百惠子的房间也在那里。

除了第一次分配房间的之前,川崎来过这个地方一次,他再也没有来过,川崎也在尽量的回避一些事情,尤其是那个女人。他今天必须要走一趟了,他要去找山田百惠子,那个特高课的女人。


川崎不是搞电讯的,但是,他也知道,电报是能够被监听的,说不定这个女人此刻就在自己的房间里监听电台呢,得把她引出来,脱离她监听的仪器。

这段走廊很安静,听不到轮机的声音,川崎悄悄的走到山田的门口,耳朵贴在门上偷听了一会,几乎听不到声音,他通过锁孔向里面看进去,里面也是黑的,从桌子那边发出微弱的光亮。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坐着的人影,人影是裸体的。川崎大致猜到,这个女人在做什么了。

川崎后退了几步,故意让自己的脚步重一点,发出走路的声音。路过女人门口的时候,就听见里面有声音,川崎走了过去,快走到走廊头上的时候,听见开门的声音,川崎突然回过身来,就看到山田百惠子的头从门缝里伸出来,往这边张望。

川崎走过去,“山田大尉,还没睡啊?”看到女人门缝里露出的赤裸的香肩,圆滑光亮。

“哎吆来,我刚刚睡下了,就让你吵醒了。”山田说着还打了个哈欠。

川崎想,这个女人,真会伪装,嘴上却说,“对不起啊,山田大尉,吵醒了你。”

“川崎副官,要不要进来坐坐啊。”

“呵呵,女士的闺房,深更半夜的,还是免了吧。”

“哦,川崎副官还是很保守的嘛,想进来就进来吧,不然的话,你半夜三更的到我这里溜达什么呀?是睡不着了吧。”

“是呀,我是睡不着了,就出来转转,可是,我可不敢到山田大尉,您的房间啊。你还不得吃了我呀?”

女人就把川崎这话理解成挑逗的意思了,“是呀,川崎副官,我倒是很想吃了你呀”。

川崎想,不能和他纠缠时间太长了,会脱不了身的,就把手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嘘,”


女人误解了川崎的意思,笑笑,把门完全打开,意思是让川崎进来。

借着走廊里微弱的灯光,川崎看到了一个全裸的女人身体,从上到下。

年轻男子川崎里俊可是平生第一次看到全裸的女人,这给了他很强的视觉冲击,尤其是这个女人的Rufang和中间黑黑的Yinmao,让他觉得自己脑子短路了,有些晕眩的感觉。

川崎觉得自己是被拉进房间的,门从他的身后关上了,“咔嗒”一声,落了锁。

黑暗中,成熟女人的身体靠了上来,他被这个裸体逼得靠在墙边,丝毫也动弹不得,女人的双手绕上来,环住了他的脖子,他觉得自己裤子里面的家伙迅速膨胀起来,顶得他一阵阵难受,他感觉到膨胀起来的家伙已经顶到了这个女人的裸体上,他很想伸出自己的双手,抱着这幅全裸的女人的肉体。

过了一会,川崎清醒了,他觉得不能这样纠缠下去,得想办法摆脱她。

他想喊叫,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事是不能大声张扬的,毕竟是自己在人家女人的房间里,说不清楚的。

他压低了声音说,“川崎大尉,你听我说。”

“我不听。”女人把嘴唇盖在了川崎的嘴上,同时,用自己的身体突出部分也使劲挤压在川崎的身上。

川崎马上就要崩溃了,一使劲,挣脱了山田,走到房间中间背对着山田。

山田百惠子拉住了川崎的手,说,“川崎君,来吧,我喜欢你。”说着伸手打开了灯,“我都给你。”

“不,山田大尉,不能这样。”伸手就要把门打开。

女人快速的闪过来,靠在门上,“川崎君,你真的这么讨厌我吗?”


川崎觉得自己在这个赤裸的女人面前马上就要坚持不住了,其实,他完全可以把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甩到一边去,夺门而去,但是,他没有这么做,他只想摆脱她还不想得罪她,他想起“狸猫”提醒他的话,不能让这个特高课的女人成为自己的对手,女人会毫无道理成为男人的朋友或者敌人的。

川崎静了一会,尽量用缓和的口气说,“山田大尉,我不是讨厌你,你不知道,我是有妻子的。我真的不能那样。对不起了。”停了一下,又说,“请你把衣服穿上,我去前甲板看看。”说着,搬着山田百惠子的肩膀挪到了一边,打开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