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话冬泳

棽棽荼靡 收藏 1 236
导读:泳者:别惧寒而止!   深秋了,泳者:别惧寒而止!   如果您正年轻,请您现在就加入即将冬泳的队伍吧!不久以后,您就会象老冬泳者那样面对波澜壮阔的江、湖、海,仰天长啸一声,奋勇跃入、搏风击浪,然后在暖暖的冬阳下与冬泳朋友谈天说地、探讨人生、议论国事或娓娓诉说自已的不幸与忧愁,其心切切、其情融融。返朴归真之感仿佛又回到了您的身边。您在不知不觉中告别了胆怯和沮丧而变得坚毅、自信、乐观,成为一个不畏艰难、勇于挑战的强者。   如果您不再年轻,那么我希望您同样别惧寒而止,全国的冬泳队伍中,中、

泳者:别惧寒而止!

深秋了,泳者:别惧寒而止!

如果您正年轻,请您现在就加入即将冬泳的队伍吧!不久以后,您就会象老冬泳者那样面对波澜壮阔的江、湖、海,仰天长啸一声,奋勇跃入、搏风击浪,然后在暖暖的冬阳下与冬泳朋友谈天说地、探讨人生、议论国事或娓娓诉说自已的不幸与忧愁,其心切切、其情融融。返朴归真之感仿佛又回到了您的身边。您在不知不觉中告别了胆怯和沮丧而变得坚毅、自信、乐观,成为一个不畏艰难、勇于挑战的强者。

如果您不再年轻,那么我希望您同样别惧寒而止,全国的冬泳队伍中,中、老年人是主力军,只要科学地对待冬泳,随着三九严寒的到来,您会发现自己的生命与青年人那样仍然充满活力,美好的人生不再短暂,您的夕阳比别人更红。

如果您患有慢性疾病且久治不愈、或老年病缠身活得一点都不逍洒,那么我奉劝您不妨从明年夏泳开始,然后循序渐进地冬泳试试,10度以下的水温,只要坚持一分钟,或许就是一剂最好的良药,不信?请听我细说……

神奇的冬泳

我今年62岁,身体结实,精力充沛。当我在几乎垂直的山崖上徒手攀岩时令众人赞叹,在得知我每天有5小时的户外锻炼和5小时的上网时间时更是惊叹不已,究其原因,需从我的冬泳史说起。

我冬泳至今已有25年历史了,之前身体并不好。记得那是83年10月下旬,正是寒流袭杭的第一天早晨,通宵失眠的我偶然经过天水泳池,进去一看,呈现在眼前的竞是夏泳似的景象:男女老少几百人,在二个标准泳池的碧水清波中或切蹉泳技、或争先追逐,三米和一米跳板后面排着长长的队伍,有的飞燕展翅如鹰击长空、动作优美,有的前翻一周半如空中耍杂、动作惊险,看台上还不时传来阵阵的掌声和惊叫声,犹如一道奇特而靓丽的景观。令身临其境的我,忍不住也跃跃欲试,但又顾虑重重:因为我虽然已在上班,但迁延性乙肝其实并末好转,各项指标中只有GPT达到正常值,在单位催促下上班,实是无奈,一天下来虽然未做什么事,但感觉浑身泛力,头脑昏沉沉的,心理非常之压抑。

这样的身体状况能下水吗?为此,我连续几天询问了好几个老冬泳人,他们非常肯定地对我说:只要不发烧,不是急性病,无精神病史者都可参加冬泳,冬泳的冷、痛刺激好似在给你的全身穴位在针疚,药也不用吃了……。看着这些老冬泳人的一脸真诚,我终于鼓足勇气,怀着将信将疑的心态,开始了冬泳的第一天,至今清楚记得那是10月31日,这是我终身难忘的一天,也是从此改变我人生轨迹的一天。

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一天的水温并不低,在17度左右,还称不上冬泳,但是我一下水就浑身颤抖不止,顿起一身鸡皮疙瘩,片刻间便精神亢奋,但因紧张,四肢在水里怎么也舒展不开来,只好连走带游坚持了二分钟就上岸了。然后安照老冬泳者的吩咐,慢跑回家,意想不到的是:一路上浑身暖洋洋的,一身轻松,往日的烦脑一扫而光。那一整天,我感觉从未有过的愉悦和舒适,思维也比以往清淅多了,如果用“心旷神怡” 这成语来形容,可谓是最确恰不过了。

后耒,随着水温的逐渐下降,对身体的刺激也由凉到微痛,我的游程也相应地由100米减到25米,只及其他队员的1/4。但出水后的感觉反而比以前更好了,近二个月游下来,我食欲大增,睡眠也深沉了,同事们说我精神状态较冬泳前判若俩人。为慎重起见,我又去做了肝功能检查,结果各项指标都达到正常值。为此,我惊喜不已,并坚定了冬泳的决心。

可惜的是,十二月初,我出差了10多天,回来后面对不到10度的水温因畏惧而中断了,但对冬泳能速效健身、神奇治病的说法因有了亲身体验而坚信不移。

此后好长一段时间里,我每天想的就是冬泳之事,几近走火入魔,三天二头跑去看朋友冬泳,与他们交流,并企盼着夏日的到来……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大约在五、六月份时,在一次事故中我不幸左腿膝关节的胫骨骨折,三个月后仍红肿,行动不便还经常作痛,阴雨天犹甚,医生说要一年才能全愈,当问及能否冬泳时,他明确答复:不行!这意味着我对冬泳的急切愿望又要落空了。为此,我记得当时还沮丧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我无意中发现了一篇日本一家医院用-80度的泠气浴来治疗关节炎的报导,并深受启发:我想,冬泳治疗的原理与其同出一辙,只要小心地循序渐进,同样对骨伤会有好的疗效。于是在九月份,我在冬泳朋友们的鼓励下,跛着腿小心翼翼地下了水,由于我未经夏泳,对水温比较敏感,但有了前一年的冬泳经历,心理上相对稳定多了。

以后,随着水温的逐渐下降,冷、痛的刺激也跟着增强,但我的伤痛感反而明显地减小了,膝关节的活动情况也日见好转。大约二个月左右,膝关节红肿全消,毫无痛感,活动自如。当我重新气宇轩昂地走在大街上时,发自内心深处地感激它——神奇的冬泳。

后来一位老冬泳的医生解释说:“这是冷、痛刺激后,促使睾丸的雄性激素分泌增加,好似自身在制造“可的松”……, 他还说:“老年人冬泳能明显地延缓衰老也是这缘故……”冬泳对迁延性肝炎的疗效,他的观点是:冷刺激能加速对肝脏的血液循环、疏通瘀血部位,有利于肝脏细胞的新陈代谢,尤其是肝炎迁延者经冬泳后能一扫长期抑郁、焦虑的心理,是药物做不到的,但也应辨证地看冬泳,把握好一个“度”,急性期、重症的绝对不能冬泳。

I 我虽然不懂医,但已从实践中感受到冬泳的美妙,所以从那一年开始,我以崭新的精神面貌和大无畏的气概成为一个四季、全天候的冬泳人。25年来,无论是北风凛冽的深秋或是冰天雪地的隆冬,还是春暖水寒的初春,我都没有无故放弃过冬泳,冬泳也给了我丰厚的回报:在给了我一个强健体魄同时,坚毅不拔的冬泳精神重树了我的人格;充满辨证和哲学的冬泳文化,开启了我的心智,洗涤了我的心灵。那些真诚、友爱、坦率的冬泳人成了我亲密的朋友。总之,冬泳已完全融入到我的生活之中了。

我的泳迹也由最初的泳池走向大自然。秀丽安谧、风景如画的西子湖衅,清水彻底、闹中取静的贴沙河里,伟巍壮观、江潮凶涌的钱塘江上都是我的冬泳之处。它们见证了我无论是顺境时还是逆境中,都有冬泳陪伴着我,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走过了这一段坎坷历程,使我始终乐观人生、奋发向上。

衰落的冬泳

冬泳作为一种既能强身又能提高人文素养的运动,早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初就在欧、美、苏联兴起。有一纪录片记忆犹新,二战中德军长驱直入苏联,上百万军队被-30度的严寒冻困于莫斯科城郊,且衣着单薄、缺少给养,仅被冻死、伤人员就达二十多万人。但从该片的十几秒景头中可清淅见到密密麻麻的士兵或在冰河中游泳、或赤身裸体在冰面上享受日光浴,脸面上毫无沮衰的表情。看了这样的情景甚是惊愕、印象深刻。我想:冬泳作为一种文化、精神一旦深深地扎根于某一民族之中,这个民族还会轻易倒下吗?

我国在八十年代时,冬泳也迅速发展起来,其时正值改革、开放之初,它是当时整个社会生机盎然、民族精神欣欣向上的一种反映。在全国开展冬泳的86个城、镇中,哈尔滨被称作冬泳的摇篮,北京则是全国冬泳活动的交流与信息中心。

据资料,86年时,北京的冬泳注册会员已达1200人,实际冬泳人约在2000人左右,其中中央、北京市政府中的高级干部、学者比比皆是,也是写文著书、宣传的带头人。86年北京召开的冬泳座谈会上,参加单位达到82个,国务院各部、市机关、部队、各大媒体、科研机构、医院、学校占到八成以上。很多单位领导亲自参加,回去传达。可见,全民健身运动的普及与推广与政府的重视程度和执政者的体育理念密切相关。如今,据说北京在冬泳的只有几百人了,真是今非昔比啊!

我是杭州人,对杭州的冬泳史比较了解。杭州冬泳协会的前身——杭州冬泳队成立于66年,一路走来曾经深受省、市、区各级政府的重视和很多省、市领导的关心、;组织有序、宣传重视、场地充裕,有的省、市领导本人也热爱冬泳。因此,冬泳作为深受市民喜爱、崇尚的体育项目得以迅速发展,九十年代中期达到高潮,累计注册会员达1000多人。当时协会提出的主导方针是:“以健身娱乐为主体,科学为指导,比赛、表演为手段”, 表演是指每年年初二的西湖冬泳表演、去外地宣传、交流表演。在我记忆中仅是与来自台湾的晨泳队就有三次交流表演。至于比赛,是指每年市区定期的大众冬泳比赛和由冬泳高手组成的杭州队参加国内、外的邀请赛、锦标赛,争夺金、银,获取荣誉。但无论是表演还是比赛,其初衷都是为了推广冬泳运动。但近年来,杭州冬泳协会也许是出于无奈,也逐渐成为“金牌体育” 的组成部分了。

记得八十年代时,天水泳池到了10月份就免费开放的,九十年代初开始虽然也收些成本费用,但大部分单位对冬泳是作财务报销的。我所在厂也有一支十几人的冬泳队,经常开着厂车到远郊的湖、水库去冬泳、野餐。95年的春节前,为推广冬泳,还在厂内一条死水河里给职工进行冬泳表演,其情景历历在目、至今难忘。

99年,杭州冬泳协会还创办了在全国深有影响的“杭州冬泳通讯” 月刊,内中有不少高水平的科研论文,我至今珍藏着。

时过境迁。近几年来,随着失去政府和实业的有力支持,杭州冬泳协会每况愈下,度日艰难。若不是冬泳高手年年在国内众多城市的冬泳邀请赛中大把的夺银、获金,成绩斐然、名列前矛、为杭州的面子工程添砖增瓦,若不是一年一度的年初二西湖冬泳表演已成为杭州新春隹节的一个品牌节目,也许连航模训练基地这一不规则的小水池都争取不到。现在,我每每经过此地,见其人丁稀少、萧条冷落之景,伤感油然而起。天水、向阳、定安路这些露天泳池中人满为患的冬泳场景只能作为历史的记载,成为老冬泳人的美好记忆了。

尤其是近年来自然水域的冬泳者也阻力重重,处于萎缩之中。自西湖、贴沙河、钱塘江被禁止游泳以来,我们这些一百多个老冬泳人,如果没有排除万难(避开贴沙河的城管)、起早摸黑(早晨六点之前苏堤湖畔上岸)、不惧艰险(需翻越2米多高、布满铁荆棘的铁门入江)的不屈不挠精神是无法坚持到今天的。

每当我看到三桥80多岁老人(至今还在坚持)和四桥70多岁的老人也冒着生命危险翻越入江时既敬佩又愤概:

难道钱塘江上每天飘浮的成吨拉圾、西湖中溢在水面上的油污、贴沙河底厚厚淤泥中的水草和球藻,比我们冬泳人的身体要洁净?

难道冬泳人为追求回归自然、天人合一,而健身于秀丽的西子湖,休闲于安谧的贴沙河,博潮于壮阔的钱塘江就不是一道人们企盼的和谐景观?

难道让一年一度的年初二冬泳表演延续到每一天,岂不是更能吸引中外游客?

难道政府机关对每年淹死的均是外地民工,而非游泳锻炼的本地市民这一事实熟视无睹、不究其因?只会采取因噎废食的“堵” 策? ……即使你“堵” 得有理,岂非无意中剥夺了杭城几百万度日艰难的农民工和底层的草根市民享受游泳的权利了吗?这难道不值得提倡和谐社会的市政府去认真思索吗?

总之,这些问题令众多市民及中外游客费解, 也长期困惑着我们这些执爱冬泳,热衷于推广冬泳事业的老冬泳人。

改革开放30年了,GDP翻了几十翻,奥运金牌数世界第一,这让全世界瞩目、敬仰。然而,在这一耀世光环的背后,全民健身公益投入的设施反而少了,(杭州主要的露天泳池几乎都拆了)严重的尾气污染至使马路上不敢跑步了,大部分民众面对昂贵的体育消费承担不起了,甚至连到自然水域去游泳锻炼都成了奢望……总之一句话,全民族的健康状况与GDP、奥运金牌成反比明显下降了。

更为严重的是,由于这几十年片面、畸形发展,造成了整个民族信仰缺失,道德沦丧,17%的人有精神心理疾患,犯罪率居高不下这样一个病态社会。有人把我国喻为心理残缺、四肢发达的巨人,我认为恰如其分、毫不为过。也正因为这样,广大的民众出于求生存、自我保护、自我治疗,才渴望投入到大自然中去栖息、返朴归真,在锻炼、健身的同时从中寻求精神支柱和天人合一的心灵家园,获取大自然博大而包容的母爱。这是人类的一种本能,本不应漠视,更不容以所谓的种种条例来扼杀!人民的政府只能尽力完善它,以弥补和尽量消除由于片面、畸形发展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与后果。这比面子工程、奥运金牌不知重要多少倍!因为这关系到中华民族的千秋万代、甚至存亡问题。当然这是冬泳后话了,请谅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