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求救(四)

寒石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URL] 开始的部分并未出乎罗培文的预料,老首长在刚听取罗培文所转达的朱斌要求时,并没有表现出袒护的意思。在要求速将此事通报公安部门的同时,隐约流露出对值班少校的责怪。就在罗培文惭愧的准备切断通话的时候,却因为刚才汇报中,朱斌现在的地理位置引起了越强的兴趣。 “你确认向日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开始的部分并未出乎罗培文的预料,老首长在刚听取罗培文所转达的朱斌要求时,并没有表现出袒护的意思。在要求速将此事通报公安部门的同时,隐约流露出对值班少校的责怪。就在罗培文惭愧的准备切断通话的时候,却因为刚才汇报中,朱斌现在的地理位置引起了越强的兴趣。

“你确认向日葵现在的位置是这座城市吗?”越强的声音很严厉。

尽管罗培文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少校本能的感到,即将有事发生,而且是个不可思议的巧合。没有丝毫的犹豫:“是,我们确认。在和他通话中,我们根据其手机呼叫信号,逆向定位了他的位置。正是在该城市的机场里。”

“好,将向日葵转到我的保密线上。”说完的同时,越强挂断了电话。罗培文没有怠慢,立刻将让通讯军士转驳了线路。他知道,这事在他这里算是告一段落了。但不知怎么的,作为战友,他竟然有种莫名的欣慰感,也许向日葵有救了。尽管他不能确切的知晓向日葵所说的是否是事实真相。只是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个正直的前军人。

这个时间只有六七分钟,但对朱斌来说,却恍若六七个世纪那么漫长。在他叙述完了事由之后,并没有立刻得到回答,也没有听到切断通讯的信号。他明白,这是一种让他等待的无声命令。他只能煎熬着,按耐住自己心脏剧烈的跳动,一秒一秒的煎熬着。每次门外的咳嗽,脚步声或者轻语,都会让他分外紧张。不自觉中,刚才拭过的汗水,又在额头和鬓角上,密密麻麻的布满着。

“向日葵。”突然,耳边又传来了呼叫。朱斌连忙答着:“是。”声音似曾相识,稍一思索,他激动了起来。居然是老部队的最高首长。曾经无数次的战前动员,他太熟悉这个声音。只是离开部队太久了,没有让他在第一时间反应出来。他的嘴唇有些抖动,不等对方再度开口,连着又说:“是,是我。我是向日葵。老,老。。。”最终他没有说出老首长三字。一来是种惭愧,一来他心里的纪律要求提醒着他不能如此称呼。

“你所述说的是事实吗?”越强显然没有朱斌如此激动,声音沉稳冷峻。

“是。我以军人的荣誉保证。”

“好。在切断通话后,你要保证做到。一,不能再离开你目前的位置;二,如果公安部门找到你,不得有任何反抗和脱逃行为。必须配合警方。三,保持自己手机处于畅通状态,如果有XXXXX号码通话显示,立刻接入。重复一遍。”

“是。一,不离开目前位置;二配合公安部门。。。”朱斌一字不差的重复着。在他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再也没有任何作答,只是在一秒钟后,听到一声轻微的咔哒声,通话结束了。他又开始进入了一个自己也无法预判的漫长等待期中。昏暗的洗手间灯光晕晕的洒在他的隔间中,显得这个孤独的空间格外凄凉。但这次朱斌的紧张感显然松弛了许多。没有任何承诺,但他知道,他的老部队已经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在这个前军士稍感到温暖的时候,他不知道的是,其实是他的误打误撞救了他。

摁下了通话器,越强蹙着得眉毛并没有舒展开。他立刻又按下了内部通话麦克风:“罗培缨和公安部禁毒总局的同志到了没有。”

值班秘书立刻在麦克风中回答着:“还没有。”

“到达后,请他们直接到我办公室。”

“明白,首长。”

他站起了身,顺手在桌上拿起了一份卷宗,开始慢慢踱步在办公室的地毯上。卷宗上分别用几国文字标注着‘虎门备忘录’几个字。

这是即将实施的联合扫毒计划中,最新传来的分析情报。这份情报里,指出了几条进入天可汗国的毒品运行线路。有的是只在边境线上曲线运动,说明只是一条运输通道。有的却是,深入了国境并且扩散至内地城市,成为国内毒品销售市场上的货物。而让越强感到兴趣的,正是因为朱斌刚才所说的一些情况和他所在的城市,正和情报上一些情况有吻合的交集点,那座城市正是作为天可汗国北方毒品主要集散地之一。这才是让原则性极强的越强决定插手的原因。

罗培缨狐疑着走进了总部电梯,刷了一下自己的安全卡,在看着是楼层数字键上,却飞快的按着一组数字。电梯毫无声息的合上了门,隐隐一动,迅速向着越强的楼层驶去。

就在二十分钟之前,她刚给秦浩发完了柔情蜜意的电子邮件,准备洗漱睡觉的时候。局里的紧急电话让她以最快的速度到越强办公室报到。这一路上,她就在琢磨着出了什么大事。作为一名已经退出一线的反恐总局高级警官,这的确是有些蹊跷。要知道,越强办公室可是个神秘的地方,虽然她和秦浩都是这位老首长的下属,私下关系很亲密,但在工作上却因为严格的分工,她几乎已经和这个办公室没有横向的联系。

当然,培缨心里还是有着隐隐的兴奋感。也许会让她重返一线,这可是她梦寐以求的愿望。曾经的战伤和秦浩的关系,让她失去了为之奋斗得来的反恐总局行动小队指挥官的位置。虽然,她从没有在表面上表现出不满,但心里隐隐约约的痛楚却是一直折磨着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