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队出击 第五章 雏鹰劲翮剪倭夷 第八节 美女与黄金

朱凯明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URL] 眼睛盯着桌上的那袋儿钱,杨明辉心里完全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日军刚刚占领凌源城的时候,曾配合本国侨民大肆掠夺。码头地点好一些的商铺、货店、饭庄等等,凡是日本人看好的,都被强行“买下”,转让费只有区区的一元钱。为此中国人面对如丛的刺刀,都敢怒不敢言,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


眼睛盯着桌上的那袋儿钱,杨明辉心里完全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日军刚刚占领凌源城的时候,曾配合本国侨民大肆掠夺。码头地点好一些的商铺、货店、饭庄等等,凡是日本人看好的,都被强行“买下”,转让费只有区区的一元钱。为此中国人面对如丛的刺刀,都敢怒不敢言,东洋人还曾就此大言不惭的对各国记者说占领区的经济秩序和管理如何如何好,那些个被“买下”的更换门庭的商业地界,被其括不知耻的说成是有偿转让,日支共荣,当时多少中国人为此家破人亡。比之之前的那个具有明晃晃侵略意味的“一元钱”转让费,眼前这伙日本人似乎够意思多了。

杨明辉苦涩的舔了舔嘴唇,试着做最后的努力:“太君,您这是什么意思?您有什么吩咐,我一定全力为您、为大日本帝国服务,用不着这么客气。”

史招财歪着脑袋乜斜了他一眼,心里暗笑:小子,跟我装是不?老子玩残你,让你眼泪都不知道是咋流出来的。

“杨桑,你的日支共荣觉悟境界这么高,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既然你这么说,我家主人一定非常高兴。作为对你前期所犯错误的相应补偿,这家货场此时此刻我代表我家主人全权接收了,为此我特向你保证将不再追究你的任何以往责任和过失。嘿嘿嘿,吆唏。”

杨明辉此时恨不得立刻找一没人的墙角旮旯狠狠地抽自己一顿大嘴巴子。

“太君,我……”话没说完,顺着小眼睛留下了两行黄连水一样味道的眼泪,“感谢太君的宽容和大度,能为大太君效力,更是我的荣幸,您有何吩咐,请给在下指示。”

“嗯?”看着杨明辉那如戏子般的不着痕迹的变脸和精湛的生存演技,史招财和胡硕打心眼里吃惊不小:**,人才呀。

在关外鬼子的刺刀下谋生活,五行八业,各显神通,无论是血性反抗的,还是低眉顺眼的,还是摇尾乞怜的,每个人都被逼出了最大的生存潜能。看着眼前这位也堪称另类的敢于果断的“壮士断腕”的哈日一族的主儿,史招财和胡硕两人一头黑线。

任何敢于对自己下狠手的主儿,都是不能忽视的社会角色,哪怕他此时是蜷缩在角落里的一名乞丐。

史招财眯着眼睛盯着杨明辉,锋锐如刀的目光刺破他的视网膜,直扎入眼瞳里,那里有一小堆儿幽怨、懊恨、仇视的鬼火瞬间一闪便被史招财强大的目炬磁场消灭得干干净净。

被对方明晃晃轻易看中心思的杨明辉偷偷的出了一身冷汗。他去过日本,包括在中国见过的日本人,可以说阅日人无数,但不知为什么,在眼前这两个东洋人的面前,他总有一种被对方扒光衣服后被对方肆无忌惮的裸视玩亵而无地自容、无处逃遁的感觉,尤其是他们那个大太君,在他面前,对方身上刻意敛藏起来的如山岳般的压迫力和风樯阵马般的杀机曾令他几日来夜夜噩梦不断。他搞不清楚,这几个东洋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但有一点他知道,这几个人是他这辈子包括下辈子也惹不起的主儿。这就是命。

“杨桑,我们日本人是讲究回报的,货场归我,但这里还需要你的帮助,你留下来,这是给你的酬金。”

权衡利弊后,为确保计划的安全顺利实施,摒除须臾危险因素,史招财适时的收敛起玩谑对方的心态,认真的一指桌子上的钱袋说道。

“感谢太君垂爱关照,我杨明辉愿为太君傍马侍行,尽忠效力。”杨明辉感恩涕零的伸手拿起桌上的钱袋,他可是知道了对方根本就不是客气的人,再装下去,不但钱没了,脑袋也可能没了。

“现在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遣散你的雇员,我这里不需要他们。下午一点钟,我会派人来正式接手这家货场,杨桑,预祝我们日支间合作愉快。”史招财说完起身便走,身后的胡硕临走前照例按照打手的角色表演了一番。凶恶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杨明辉,嘴里凶巴巴的嚷道:“小心点,支那人,如果你敢耍花样,我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哼。”说完晃着一身横肉走出了货场。

朝鲜银行。

精致的镀金旋转正门一转动,随即响起一阵悦耳的铃铛声。从旋转门内走出的两个人来到银行大厅中,四道机警的厉目一扫,大厅里的一切事物俱收眼底。门口的两个安保人员见有人进来,刚欲动身询问,忽然瞧见这两个人的身份,立刻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一字柜台前是各种业务窗口,稀稀两两的几个客户在办理银行业务。大厅左侧尽头是一处狭窄的楼梯,右侧柜台尽头是一处内拐的走廊入口。入口处有一个木质的写字台。一名身着时下流行的欧式职业装的年轻女性坐在写字台后。

正在低头处理文件的年轻女性忽然敏锐的感觉到有人正向她走来。那种感觉很怪异,人还未到,一股逼人的气场已经先一步来到她面前。

她连忙抬起头,就见一名高大英壮、朗面俊目但偏偏脸色森冷的年青人正稳步走来。一身深灰色斜纹西装,洁白的衬领,黑色暗纹的领带,上下身和谐的比例体裁,使得衣着得体熨帖,并隐隐透出一股豪门俊彦的贵气,尤其是健步中竟带着一种难以言状的阳刚气息。那气息还隔着几米开外便似扑面拂来,无意间竟撩拨起她心中的春波狠狠地荡漾了一下。

哇,好帅气的男人!

她慌忙站了起来,刚欲启口说话,却看见这个贵族般男子身后还跟着一个卫兵,手里拎着一个大皮包。这个卫兵居然也长得高高壮壮,英气逼人。眼睛无意间扫了一眼卫兵的肩章,这名年轻的职业女人立刻收敛起内心所有的杂念和骚动。

黑色的领章因为不常见而格外刺目。宪兵?一杠一樱星,居然还是个少尉?宪兵少尉当卫兵?那眼前这位有着贵族气度的男人是谁?

“您好!需要我为您效劳吗?”深深地躬下腰身,年轻女子语带颤音的问候道。

“经理室在里面吗?”冷峻的面容,却说出一口温暖如春的东京都口音,那声音仿如天生具有一种迷人的磁性,犹如春风中片片飞舞的樱花,迟迟不回落大地,载着一身的骄傲在空中舞旋出迷离的花的魂迹。

年轻的女人顷刻间就被雷倒了。老天,在日本这么高壮英俊的还带着出身贵族气息的男人绝对是罕世珍品,不,是女性心中珍品中的极品。一时间她的大脑也迷离起来。

她的职责就是将一切客人挡在此处,以预约的工作方式,梳理着经理的接见工作量。然而此时此刻,她竟然鬼使神差的浑然忘却了自己的岗位职语,侧身抬手礼让道:“里面请。左拐第二个房间,斋藤先生在里面恭候。”

“谢谢!”英俊洒脱的年青人点头致礼,昂首向走廊里面走去。身侧的女人春情欲滴的目光追逐着那高大俊伟的身影。

我去——。老大就是老大,泡妞的火力值竟然随随便便就是A+,顶级秒杀的高手!佩服!佩服!随后走过那女人身边的宪兵少尉习惯性的脖子一歪,两个大鼻孔一张一翕,一个呼吸间就嗅了个饱。

眼见两个另类的罕见的奇伟日本男人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去,年青女子片刻才醒悟过来,连忙从后面追了上去。欧式职业套裙裹着双腿迈不开步子,便使出传统小碎步,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上敲出一阵细碎而慌乱的脚步声。

操,小鬼子从哪儿弄来了这么一个花痴坐前台,早知道是这样,我就申请一个人来侦察了,保管将这家银行里里外外、左左右右包括这年轻娘们的上上下下都侦察个遍。宪兵少尉拎着大皮包侧身让过从后面追上来的女子,暗暗腹淫道。

“斋藤先生,这两位客人要见您。”提前一步为熊再峰打开了屋门,年轻女子冲屋里正埋首在文件中的经理示意道。

从文件堆里抬起头来的是一个中年日本人,闻言微微皱起眉头,刚要呵斥那女子几句,但练达的目光掠过已经进到屋里的两位客人,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凭着丰富的职业经验,今天来的两位客人不太一般。以往来他这里存储贵重物品的客人都很规矩,包括那些个尉官和佐官的军人,存储的无非都是从支那抢夺来的财物,而又不想让人知道,所以都很低调,甚至很多军人都穿着便装来偷偷的办理储存业务。而眼前这两位客人从进门的架势看,根本就没想过要收敛什么,也没有顾忌什么,那副神态就是到了瑞士银行也是这副派头。

“春子,沏好茶招待尊贵的客人。”这个叫斋藤的显然是见过世面的职业经理人,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大客户来了,在还未审视对方的身份和背景的情况下,凭着感觉脱口而出,而且可能是下意识的也可能是习惯性的,他使用的语言竟然是英语。

“是,先生。”那个叫春子的年轻女人职业性的用英语回应道,而后用日语对两位客人说道:“对不起,请两位稍候。”

“谢谢春子小姐的关照,如果有可能的话,茶就免了,请沏两杯上等的咖啡,谢谢!”那个明显是副官身份的宪兵少尉忽然用英语礼貌的对身侧的春子彬彬有礼的说道。

纯正的大不列颠北爱尔兰王国的伦敦口音。斋藤经理当场就被雷倒了,那个叫春子的女人第二次被雷得眼神又开始迷离起来。

一身豪门贵韵气质的熊再峰淡淡的扫了一眼办公室,那神态就像是随意在图书馆浏览参观一样,随后在客人的主座上优雅的坐了下来。韩冬将手里的皮包轻轻的放到熊再峰身边的沙发上,一挺身姿,象卫兵一样笔直而威武的站在熊再峰的身侧,身上的棱棱角角立时透出一股冷傲孤世、勇武逼人的气势。

精于世故的斋藤知道自己今天在这凌源城里碰上硬茬子了。日本自1899年正式颁布的“宪兵令”,明确宪兵直接受陆军大臣管辖,由宪兵职掌军事安全及军纪维护,兼掌司法警察之业务。最初进入宪兵队伍的都是日本上层的贵族子弟,后来很多财阀富人的子弟从军后,也以进入宪兵队伍为荣。“军中之军”的宪兵身份曾令很多日本年轻人趋之若鹜。

看着眼前沉静如水、端坐如钟的年青人,斋藤连忙伸手入怀掏出名片,双手恭敬的呈递了上去。在他的西装内怀里,永远有两种名片:一种是普通但制作考究的日英文名片,常用于一般事务性的业务活动。还有一种名片,他从不轻易使用,惜之如金如命。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它就是金。纯金打造的名片,厚厚的质感,让人感觉入手的是一块小型的金砖。这种特殊的名片是他精心设计的,有时一年也用不了一张,是他攀附权贵常用的手段,并因此而无往不利。

起身双手接过这张特殊的名片,连熊再峰心里也是讶然不已。细细的看了看名片上的字号,熊再峰依据礼节礼貌的念了出来:“斋藤信义经理。”

“就是在下,欢迎光临,请多关照。”斋藤嘴上说着客气的话,那双阅人无数的老辣的眼睛则盯着对面熊再峰的一举一动,似乎想从中看出些许痕迹和端倪。

“斋藤先生,此行打扰了。”熊再峰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波动,随手将沉甸甸的名片递给了身侧的副官。

盯着熊再峰举止的斋藤心中有些失望,以往他的这种名片一出手,必是一片赞啧声。眼前这位年青人似乎连眼皮也没夹一夹,仿若不值一哂的物品,弄得斋藤心里空牢牢的,一时没了底气。不过熊再峰淡然的表情,倒也令斋藤信义更坚信自己这次出手没有选择错对象。

操,小鬼子真他娘的变态,送礼就明说送礼,咋还整出这等脱裤子放屁的费劲事儿来,回头爷还得到金铺花钱化了,败家玩儿意,操你奶奶的,这可都是中国的黄金呐,就这么霍霍吗?宪兵少尉韩冬接过黄金名片后,用手一掂量就在心里跳脚大骂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