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楚雄吸毒州长有数十情人 妻子也多次换情人

花轩 收藏 3 597

州长也吸毒?云南省楚雄州原州长杨红卫的“事迹”令人咋舌。

云南楚雄吸毒州长有数十情人 妻子也多次换情人



云南省专案人员向《经济参考报》记者透露,“吸毒州长”杨红卫的根本问题在于“三狂”:一是狂热,不顾实际招商引资上项目,狂热追求政绩工程;二是狂妄,视纪律、法律为“儿戏”,甚至威胁要给纪检监察部门“断炊”,全然没有“敬畏之心”;三是狂欢,极尽寻欢作乐之能事,吸食毒品,与数十名女性有不正当关系。


因为狂热,杨红卫已经不能有正常的分析判断能力;因为狂妄,他已经没有了正常的为人处世礼仪和基本的价值判断;因为狂欢,他摧残了自己的身心。“三狂”破坏了一个地方的科学发展、道德风尚、良好形象,最终也毁灭了他自己。


“豆腐渣”工程引出腐败窝案


目前,云南纪检专案组已经初步查实了杨红卫的违纪违法事实:近五年来,杨红卫先后收受贿赂1000余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杨红卫与妻子余赛英在昆明、个旧、弥勒等地有房产17套,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有房产6套;对项目违规、土地违法以及灾后重建房质量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吸食毒品,与多名女性有不正当*关系。


从地震灾区的民房恢复重建工程,杨红卫腐败案逐渐浮出了水面。


2009年7月9日,楚雄彝族自治州姚安县发生6级地震,造成6个县31个乡六十余万人受灾,一万余间房屋倒塌。震后,国家财政拨款扶持灾民房屋重建。按照规划,姚安县整合财政资金和村民自筹资金为村民统一建设部分民房,计350户。然而村民在入住后发现,政府建设的新居普遍墙面开裂、楼顶塌陷,存在严重质量问题。


村民屡次上访,领导多次批示要求整改,但当地政府敷衍应付。直到2010年12月,记者深入调查并通过内部渠道反映了相关情况,这引起了中央领导的高度关注,批示要求彻查。2011年1月,云南省组成联合调查组进驻楚雄。


据联合调查组的调查,“统建房”从招投标环节就开始出现违规。质量问题最严重的官屯大村二标段,承建公司是通过“围标”才中标的,这家公司预收了2万元管理费后,把工程转包给挂靠其名下的施工队,施工队又把50栋工程转包给一个包工头,这是典型的层层转包行为。


据调查,在施工过程中,官屯大村二标段使用了不合格水泥,还有偷工减料行为,对这些问题监理单位都没有及时纠正。在资金管理上,按有关规定,工程款只能付给承建公司,但姚安县把资金直接打进了包工头的私人账户。在调查中,还发现了违规挪用抗震资金采购办公设备的问题。


从参与建设的几家公司调查入手,楚雄州建设局局长王斌、副州长吕琳麟和州长杨红卫的贪腐“盖子”逐步揭开。


正是吕琳麟、王斌等人的安排,几家公司通过“围标”、“串标”取得了民房重建工程。手握城建大权的吕琳麟、王斌与杨红卫大肆插手工程、大搞权钱交易的行径终被查出。


面对步步紧逼的侦查,杨红卫急了。在纪检部门已经控制了参与恢复重建工程的3家开发商负责人后,杨红卫竟在联合调查组负责人离开楚雄期间自作主张放人,并振振有词说是让他们“戴罪立功”。


在纪检部门已经核实相关违纪事实准备对他实施“双规”当晚,杨红卫还不厌其烦地让州委书记出面要求放出吕琳麟,说:“纪检部门不能这样搞,把干活的人都抓了。”杨红卫的“反常”举动引起了纪检人员的关注。


“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


灾后重建房质量问题引发出贪腐窝案,偶然吗?办案人员和熟悉杨红卫的许多干部群众认为,偶然中蕴含着必然,狂热、狂妄、狂欢的杨红卫“犯事”是必然的。


首先是追求政绩狂热。投资150亿元建设“万国总统府”,投资120亿元建设云南旅游产业城,投资上百亿元建设葡萄酒城……这几年来到楚雄,杨红卫津津乐道的是这些“大手笔”,感兴趣的谋划“大思路”,“全力招商引资”。熟悉内情的当地干部都知道,这些“看上去很美”的大项目是些脱离实际、劳民伤财的政绩工程。


“万国总统府”项目是其中荒唐的一例。2008年,杨红卫代表楚雄州政府与开发商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协议占地50平方公里,雄心勃勃地仿建各国总统府和皇宫,并想吸引各国总统元首前来参观。在楚雄州一些干部看来,这个项目完全是“天方夜谭”:那个树都不长的不毛之地,盖总统府的钱谁来出?盖好后哪个总统会来?


葡萄酒城也是杨红卫“强力推进”另一个大项目。2008年杨与外商达成所谓的合作协议,计划在楚雄种植70万亩,并引进一批国际知名葡萄酒企业。实际上,楚雄州的土壤、气候及技术条件不太适宜酿酒葡萄的种植,楚雄州也根本拿不出那么多的种植基地。几年折腾下来,投资上千万,现在只在一个苗圃里种下几十棵供参观的葡萄。



新闻摘要: 目前,云南纪检专案组已经初步查实了杨红卫的违纪违法事实:近五年来,杨红卫先后收受贿赂1000余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杨红卫与妻子余赛英在昆明、个旧、弥勒等地有房产17套,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有房产6套;对项目违规、土地违法以及灾后重建房质量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吸食毒品,与多名女性有不正当*关系。

好大喜功、急功近利是杨红卫行为方式的特点。云南省纪委的通报说,“杨红卫任州长期间盲目上项目、铺摊子、搞政绩工程”,“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受到严重伤害”。一位在楚雄任职过的领导干部痛心地说:“多少年积累的底子都给杨红卫糟蹋了。”楚雄州一度在全国30个民族自治州里综合实力位居第二,但现在已经被远远甩在后面。目前楚雄全州政府负债高达140多亿元,其中州本级财政负债接近50亿元,凡是能够抵押的都被杨红卫抵押了,甚至包括州委州政府的办公大楼。


其次是为人做事狂妄。在与别人谈话中,喜欢以“我”代表“州委州政府”,喜欢自己一个人是主角,滔滔不绝,全然不管别人的感受,这是与杨红卫比较熟悉人士的感受。在与云南省一位厅长座谈时,在工作讨论中发生分歧,他竟然拂袖而去。他躺在沙发上就给班子成员安排工作。他28岁任县长,42岁任州长,“仕途”上一路顺风顺水,尤其两年前原楚雄州委书记因病不能正常视事后,他成了事实上的“一把手”,使他狂妄的特点更加暴露无遗。


狂妄使他淡漠、淡忘了组织纪律要求。有两个云南政界传为笑谈的故事:一个是,虽然组织并没有考虑过让他当州委书记,但他见到省委领导就会迫不及待地报告:“领导,我已经给你选好州长了”;另一个是今年年初新州委书记到任,在他代表州领导作表态发言时,他脱稿而讲:“我也想当州委书记,组织让谁当谁就能当”。众皆愕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