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这样难道没人管了吗

123_asdw 收藏 0 29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林地随便开,草原任意毁,耕地也能改用途,同江市临江镇富裕村村民联名反映————

我们的村主任“啥都说了算”

同江市临江镇富裕村是一个远离市区的小山村,村里拥有4000多公顷耕地,对于一个只300多户居民的村庄来说,村民完全可以过上殷实的生活。可就在最近,这个村子却“闹腾”了起来,五六十户村民联合签名,反应该村的村委会主任万文友在工作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是什么原因让村民如此愤怒?带着这个疑问,记者于8月末来到了富裕村。


毁林开荒赚地租

在该村村民张伯军的带领下,记者首先来到了位于村子西北的一片稻田地。该地面积有12公顷左右。据张伯军讲,这片稻田地原来只有7公顷,是被外村的村民长期承包的,耕地的旁边原是占地大约5公顷左右的林地,就在现在靠近路边的一侧。后来,万文友从这个人手中将地转租了过去,并于2010年雇用挖掘机将林地毁掉,改成了现在的稻田地,接着将这块占地大约12公顷的土地转租给了其他村民耕种。记者在张伯军说的后“改”稻田地的地头,扒开草丛,一些尚未腐烂的树根清晰可见。张伯军说,就是现在所走的路也是毁完林地后修的,因为这里原来本没有路。而在路旁的顺水沟里,一些大树根横七竖八地躺在沟边。

今年63岁的阎友老汉在富裕村已经住了20多年了,对村里有多少林地他最清楚不过了。“你们刚才看到的那片地并不是万文友开得全部林地,在我们村北面还有一块林地也被开了,就在国家正在修的排水渠旁边,也得将近2公顷。万文友上任6年里,我们村村务完全不公开,全是万文友一个人说了算,书记根本不管事。”说到最后,阎友老汉显得有些激动。


草原毁了自己种

在村子西面草原,枝繁叶茂的大豆已经掩盖了草原的原貌。

站在这块大豆地的地头向远望去,一道近2米宽的草墙将“草原”与原来的耕地一分为二,草墙内时常能看到“塔头”,据村里的老人讲,草原里要长出“塔头”要好几十年的时间,而现在村里唯一的一块草原也没了,耕地现在姓万了。

村民们讲的是否属实呢?为了证实它的真实性,记者来到了这块草原的最后一个承包者孔繁子的家,向他了解了草原是怎么变成耕地的。

“2010年春天,我买了大小共6头肉牛,为了放牧方便,我又从别的村民手里以1.1万元转包了这块草原,占地60~70亩,承包期到2027年,并将牛赶到了草原上放牧。可谁知,2010年秋,万主任来到我家,告诉我草原村里要收回,说国家有项目要征用这块草原,我不同意,万主任骂骂咧咧地说,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然后就走了。秋收之后,万主任找来机械,将草原翻了过来,今年春天又找来旋耕机,将垡子、‘塔头’粉碎,接着就自己种上了大豆。这期间,万主任让我到村里领回了1.5万元的承包款。可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万主任说的国家项目是什么,什么时候开工。”孔繁子向记者说起了这篇草原的来龙去脉。

按说,村里已经对孔繁子进行了补偿,可孔繁子并不认同:“我现在的6头牛都要送到别地方寄放,每个月每头牛要40元,到2027年我得花多少钱!‘草原’现在被村干部给占了,我们老百姓哪说理去。”


基本农田变成了宅基地

村民李振海在靠近村子的北面有1.2公顷的承包田,已经种了很多年了。

2011年春,万主任找到李振海说村子要重新规划,他家靠近村边的承包田要被村里“征用”,随后“村里”将这块地以每个房号4500的价格卖给了十多户村民。村民刘万友说,滕文秀家已经在新买的房号上打完了地基。李振海多次找到万主任要求补偿,可一直也没有结果。现在,这块地上除了几栋大棚的骨架,就是一人多高的杂草。在靠近路边的耕地一角记者看到,有大约四五十平方米的耕地被人用推土机推了,土用来垫路了。


镇里迟迟没有回音

结束了在富裕村的采访,记者来到了临江政府,镇党委副书记杨先鹏接待了记者。对记者在富裕村所核实的村民反映的问题,杨书记以镇里主要领导没在为由没有给出正面答复。之后,记者又与该镇党委书记王金昌通了电话。王书记称,现在同江市纪委已经介入调查,很快就会有调查结果,二十多天的时间里,记者先后与王书记通过5次电话,可截止记者发稿时,仍没有得到纪委的调查结果。纪委的调查结果如何?是否与村民们反映的情况相符?对此,本报将继续关注。

科技报第3306期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