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魔 作品相关 楔子

woaikvn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6.html[/size][/URL] 幽深峡谷,寂静无声。 一对男女匆匆向这里走来。脚步虽然很轻,但还是惊动了草丛中的几只小鸟,展翅向远处飞去。 男人精光的眼神在草丛中寻视一遍后,悄然地又将伸向后背的手收了回来。“你太多心了,这么偏僻的地方,他们哪里能找的到。”女人说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6.html

幽深峡谷,寂静无声。

一对男女匆匆向这里走来。脚步虽然很轻,但还是惊动了草丛中的几只小鸟,展翅向远处飞去。

男人精光的眼神在草丛中寻视一遍后,悄然地又将伸向后背的手收了回来。“你太多心了,这么偏僻的地方,他们哪里能找的到。”女人说道。

女人话没说完,只听得崖头上响起猿猴一样的叫声。这声长嚎,在峡谷内轰然回响,直震的崖壁的碎石乱掉。

雷天震闪身,把女人护在背后。随着身体扭动,一把怪异的长刀亮在眼前。刀身漆黑如墨,露出刀柄处一条栩栩如生的黑龙。

“哈哈哈!雷天震你今天哪也别想去!”

山崖上传来沙哑的声音。

雷天震闻声抬头看去,百米高的峡谷两侧,密密麻麻的站了足有几十人。

“颖儿你快走!”雷天震转身抓住女人的肩膀说道。

“我不!我再也不要和你分开了,即使是死也要和你在一起!”女人抬头坚定的看着雷天震。

“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峡谷两侧的人纵身而起,伴随着声音从天空而降。

雷天震深深的看了女人一眼,转身望向峡谷。“如果我有什么不测,你一定要把咱们的孩子生下来。”说完,单手提刀,快速向前奔跑。

雷天震看准第一个落下的人,双脚在地上猛的一蹬,身体如出膛的炮弹般冲了上去。

耳边的风声呼呼作响,就在快要接近的时候,雷天震在空中换了一个姿势,右手的长刀从右侧瞬间举过头顶,手握黑色长刀向上飞去,空气的快速流动在刀尖处形成了两股气流。

正从上方快速坠下的男子也发现了冲上来的雷天震,想要躲避已不可能,此时身体在空中很难做出躲避动作。面对雷天震冲天的气势,要想保住性命唯有面对。

男子在空中一个翻转,从原来的双脚朝下迅速的变成头朝下,一把长剑握在手中,以更快的速度下坠着。

“去死吧!”男子在空中划过了一道剑影,一道半月形的剑气斩向雷天震。

雷天震轻哼一声,双手握刀继续向上冲去。

“磁”的一声。

黑色长刀一下子就冲破了半月形的剑气,速度丝毫不减。空中的男子看到剑气被斩断的瞬间,已经做出了反应。大喝一声,右手在空中快速的划出几道剑影,十几道剑气如流星一般冲向了雷天震。

“雕虫小技,受死吧!”雷天震大吼一声,一个淡黑色的屏障笼罩着他的身体。

男子的十几道剑气根本就近不了身,“叮叮”声在雷天震的周围响起。

“噗”

黑色长刀猛的贯穿了男子的身体。男子的整个身躯从头到脚直直的断成了两半。两只眼睛连闭合的时间都没有,便随着截开的身体重重落在地上。

奇怪的是,尸体上并没有鲜血流出,肌肉全都像枯萎了一样,鲜血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

雷天震在斩断男子时,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就好像是在做一件很平常的事一样,唯有一双眼睛冷的吓人。

雷天震并没有停下,而是在空中又一个转身,双脚重重的踏在石壁上,双膝快速的弯曲,“嗖”的一下,向着另一侧的山崖冲了过去。被踩过的石壁上留下一个深有一尺的脚印。

山脚下的女人一直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她的手心里已经出了汗,看着自己的男人如此的勇猛,自己的心里既是欣慰又是担心,“天震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女人的双手放在胸前轻轻的祈祷着。

雷天震在空中瞄准了另一个男子,此男子身行肥硕,双臂有力的抓住岩壁的石头,如猴子一样灵活的向下攀爬着。

“哼”雷天震在空中发出一声冷笑。

由于雷天震的速度实在太快,而且刚才的一击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其他下坠的人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只看到一个黑色身影在同伴身旁一闪,便有一具尸体摔落在地。

正在用心向下攀岩的男子一时还不知道,死神正在悄悄的降临在他的身上。直到听到雷天震的冷笑声时,才知道身后有人来了。就在黑色长刀斩向他的一瞬间,男子那肥硕的身躯奇迹般的缩成了一团,从而躲过了雷天震狂烈的一击。

雷天震眉头一皱,双脚在岩壁上一点,身形便灵活地沿着岩壁斜着飞了起来。

随着火花飞溅,黑色长刀在岩壁上划过一条长痕。

“磁磁”声不绝于耳。

肥硕男子赶紧把头一缩,圆球的身体便顺势在岩壁上滚了起来,一个肉球快速躲向远处。。

“去!”雷天震大吼。

顿时间,一条淡黑色的气浪,以闪电般的速度冲向肉球。雷天震显然已经知道了结果,看也没看一眼,双脚一用力,又冲向了另一个目标。

肉球在岩壁上滚动的速度已经很快了,可是黑色的气浪更快,一眨眼的功夫已经追了上去。

“噗磁”一声,黑色气浪快速的穿过了。肉球好像一点事都没有,还在继续向下滚动着,可过了两秒后,一声凄惨的吼叫声传来,肉球消失了,肥硕男子又出现在空中。但他的下半身已经不属于他了,黑色的气浪直接将男子的身躯从腰间劈成了两截。

肥硕男子的嘴里传出一声凄惨的吼叫声,瞪得如铜铃般大小的眼睛,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下半身,鲜血如喷泉一样从断开处流了出来,已经失去平衡的上半身也随之重重的掉在了地上,距离山脚下的女人不到五十米。

另人惊恐的是,肥硕男子竟然还没有死。已近失去下半身的男子正在向女人一点一点的爬了过去。

女人在尸体掉落的瞬间,就已经吓的捂住了嘴,她想叫但她怕影响到雷天震,所以只能狠狠的咬住牙齿,即使吓的浑身颤抖的快要站立不住,她也在坚持着,“绝对不能让天震分心,我要坚强!”女人在心里默默的想到。

男子的上半身还在艰难的爬着,从身体里流出的鲜血在身后形成了一条小河,直到爬了十多米远才停下,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女人,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

直到这个时候其他人才真正的看清,自己的同伴竟然死的如此凄惨。

看着正在疯狂肆虐着其他人的黑色身影,崖顶上的红衣人终于坐不住了,双手向后轻易的一甩,红色披风随风飘荡了起来。只是一个闪身,人已经跳下了峡谷。

“啊…”又是一个凄惨的声音响彻峡谷。

一个本来快要落地的男子,突然被一把黑色长刀从左侧肩膀处直直的砍下。依稀能看见,掉出肚外的心脏,拉扯着几根血管,在他身体旁晃动着。奇怪的是竟然没有半滴的鲜血流出。

男子低头看着自己已经碎成两半的身体,脑袋一蒙,直直的躺在了地上,而身上的肌肉正在出现萎缩的现象。

黑色长刀表面的鲜血正以极快的速度消失着,雷天震右手紧紧的握着颤动不已的长刀,仿佛想要挣脱他的手掌一般。突然感到一股强烈的杀气正逼向自己。

“砰”

雷天震在转身的同时将刀横在胸前,从而挡住了红衣男子的一斧,但还是被强大的力量撞击在崖壁上。

“是你?”雷天震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红衣男子,“你为什么要逼我!”雷天震低声说道。

“只要你乖乖交出你手里的刀,我可以放你走!”红衣男子刚说完,远处突然响起了一声女人的尖叫声。

“颖儿?”雷天震的身子一颤,黑色长刀指向红衣男子说道:“这是我的事,跟我的妻子无关,放她走!”

红衣男子轻哼了一声说道:“你以为我是傻子吗!少给我废话,要想她活命,赶紧交出嗜血魔刀!”

“天震…救我…”远处凄惨的叫声传来。

“颖儿!不要…!”雷天震仰天一声怒吼,身上的肌肉瞬间暴胀,眼睛渐渐的变成了深灰色…雷天震发狂了。

红衣男子突然被雷天震的样子吓住了,就在这一瞬间,一把黑色长刀从天而降,一阵悲鸣声响起。

“咔嚓”一声。

红衣男子的身躯直接被劈成了两半,发狂后的雷天震一脚将尸体踹飞,向着女人的方向跑去,速度之快竟然在他的身后,带起了一长串黑色连影。

……

“放开我!”女人此时已经不能动了,显然已经被点了穴道,现在只能躺在地上努力挣扎着。

一个长相猥琐的男子搓着手,站在女人的身旁说道:“小美人,你再叫也没用了,在你临死前就让我来好好心疼下你吧,哈哈…”

“噗”

猥琐的男子还没笑完,一把黑色长刀已经穿过了他的胸前。男子一脸不信的看着胸前露出的黑色刀尖,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

突然男子双目猛的一睁,手中一缕金光闪过,雷天震想要阻止已来不及,面前的女人随之一声闷哼。

雷天震怒吼一声,右手猛的用力,长刀随着快速旋转起来,绞的男子的内脏、肠子一阵乱飞。

“啊!!!”

这一动作吓得女子不由尖叫起来,血腥的场面让她直接晕了过去。

现在的雷天震仿佛一个恶魔一般,双目已经完全变成了纯黑色,一股黑色的气息围绕在他的身边,嗜血的欲望不停的冲击着他的大脑。

“杀!杀!杀!”

雷天震怒吼着冲向了其他人,黑色的身影在几十人中快速的游走着,黑色长刀所过之处,没有一个全尸。

昏暗的天空笼罩着整片山林,沉闷的雷声响彻整个山际,预兆着将有一场暴雨而至。

但此时的天气并不同往日,沉闷的雷声一阵接着一阵,山林里的野兽也变的不安分起来,凄凉的狼嚎声夹杂着雷鸣声,让整个山林显得异常的阴森恐怖。

豆大的雨滴渐渐的的落下,接踵而来的是阵阵暴雨,野兽们都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藏身之处。在山脚下,却有一个人坚挺的站在那里,任凭雨水打在他的身上,浑然不觉。双手背后,眼神一直望向远方的天空,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如果你仔细看他的眼睛,你会发觉,他眼神很冷,仿佛要慑人心魄一般,但更多的是不舍。

“生了…孩子生出来了…是个男孩..!!”男人身后的茅屋里传出一个老婆婆的叫喊声。

一道剧烈的闪电在茅屋的不远处划过,一声惊雷在天空中响起。

“哇..哇…”孩童刚出生的哭声很小,瞬间被暴雨声所掩盖。但屋外的男人仿佛听见了一般,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转身快步走进屋内。

小茅屋内的摆设很简单,只有一个用竹子搭建起来的床和一个桌子,但桌子上面摆放着一个长约有一米多,宽半米的黑色箱子,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箱子被一层隐隐约约的黑色气体包围着。

本来沉闷的屋内,现在却充满着幸福的味道,一个新生命的诞生,让整个简陋的茅屋多了些生气。

男人快步走到床边,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女人,女人长的很漂亮,在这个民不聊生的时代已经算得上是倾国倾城了。

此时男人的眼神里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寒冷,更多的是温柔。而女人显得很疲惫,应该是刚生过孩子的原因。

老婆婆激动的将孩子送到男人的怀里,孩子的皮肤细嫩光泽,眼睛还没有完全的睁开。男人用他满是茧子的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孩子的每一个部位,,内心的喜悦已经已经让他浑身颤抖起来。

“哈哈…我雷天震有儿子啦,,哈哈”男人激动的将孩子双手举过头顶大喊着。

这一举动可吓坏了身旁的老婆婆,连忙叫喊着:“你快把孩子放下,别吓坏了孩子。”

男人这才意识到自己太不小心了,赶忙将孩子放下,傻呵呵的笑了起来。

床上的女人一直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眼角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湿润了,嘴角轻轻上扬着。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就算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会吭一声的男人,竟然还会有这么可爱的一面,但她的眼神里更多的是心疼与不舍。

此时的暴雨已经停了,乌云已经渐渐的散开,阳光撒进茅屋内,顿时明亮了很多。

这时雷天震才注意到女人的脸色已是异常的苍白,眼神也没有了刚才的光彩,显然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雷天震的心里不由得一阵绞痛,双拳紧握,眼神又恢复了刚才的寒冷。

老婆婆当然也看到了,赶紧把哭的不停的孩子,轻轻的放在了女人的怀里,孩子仿佛认得母亲一样,突然停止不哭了,这让老婆婆不由得惊呆了,难道这孩子,真的是刚出生就认识母亲么。

过了一会,孩子吸完了奶水,沉沉的睡了过去,睡梦中的小嘴还在吧唧着,仿佛没有吃够一样。

如此乖巧聪明的孩子让老太太有点爱不释手,她活这么久了,也替人接生过不少孩子了,但这样的孩子还真是第一次看到。

女人轻轻的说道“这次多亏了您老”。

老婆婆赶紧答应着:“哪里哪里,能见到你们母子平安,老妇已经很满足了”说完看着怀里熟睡的孩子,老婆婆开心的笑了起来。

此时雷天震看着刚出生的儿子,心里既是开心,又是难过,开心的是自己有了儿子,难过的是,过了今天,也许就再也见不到儿子了。

看了看床上的妻子,又看了眼刚出生的儿子,雷天震突然做了一件连他妻子都不敢相信的事情,雷天震竟然跪下了,这个曾经把整个武林搅得风声四起的男人,今天竟然跪下了,而且是跪在了一个老婆婆的面前,但他的妻子只是略微震惊了一下,显然是明白了雷天震的意思,泪水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当老婆婆得知雷天震就是江湖上,拥有着一把嗜血的诡异魔刀,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时,当时吓得差点把孩子摔到地上,还好因为岁数大了,见过的场面也多,所以这才没有出什么危险,但她还是紧张的听完了雷天震的话。

雷天震有着一把嗜血魔刀,据说这把嗜血魔刀是一个神匠用毕生精力打造成的,但就是在神匠临死前。最后的,也是最关键的一部分没有来得及完成,所以导致这把长刀没有成为神刀,而是成为了一把嗜血的魔刀。

想拥有它的人必须要滴血认主,而且会因为魔刀本身的杀意所迷失本性。但只要拥有了它,就等于拥有了整个武林。

而雷天震也是在偶然的机会得到了它,因为他深知这把魔刀的厉害,所以不能让这把魔刀落入别人的手里,以免危害人间。

但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妻子怀孕后,一起准备远走高飞的时候,碰到了武林人士的追杀,雷天震为了保护中毒受伤的妻子,无奈用魔刀一夜间杀光了所有追杀他们的人。

但他本身也因为魔刀的反噬,身体的一些部位已经变成了跟魔刀一样的黑色。而且这股力量正向他的心脏蔓延,估计过不了一年,雷天震整个人就会被魔刀所吞噬,到那个时候,真正的恶魔就会诞生了。

于是雷天震夫妇决定等孩子一出生,两人就找一个远离人世的地方,幸福的生活一段时间,然后自行了断,既然不能同年同日生,就要同年同日死。

但他们唯一的心愿,就是能让孩子长大成人,这也是他们唯一的愿望。

听到最后,老婆婆已经是肃然泪下,连忙将雷天震扶起,并答应他们,会将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抚养长大成人。

这才了却了这对夫妻的一个心愿。

一个月后,当两人告别离去的时候,雷天震交给了老婆婆一块玉佩,玉佩很漂亮,上面刻着一个字:雷,并给孩子取名为:雷乾。

从此在江湖上,再也没有出现过嗜血魔刀的消息,而雷天震这个名字也在一夜之间烟消云散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