淬火玫瑰 正文 第八章 综合训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2.html

体能训练后,剩下的55名女兵和教官们集体会餐——这次吃的是真正的大锅炖土豆牛肉,还有五只烤外焦里嫩的香喷喷的全羊!土豆牛肉是炊事班采买的,五只羊是教官们用津贴集体凑的,这是龙卫的提议,不是部队出不起这笔钱,而是想通过这个方式表达一下教官们的心意。

用龙卫的话说,七天的魔鬼体能选拔训练,去掉了意志薄弱的、身体孱弱的、想法过多的、动机不纯的和运气不好的,剩下的全都是意志坚定的、素质过硬的、品质俱佳的、思想纯洁的、具备狼性的和与女娲有缘的。用当时比较流行的语言说,第一个星期是海选,别管西瓜白菜,统统有机会展示。现在是要质量的时候了,女娲部队的第一批正式队员,要从剩下的这55名女兵里面选出来。

所有见过当晚那个场面的教官们在之后的许多年里一回忆起这一段来就会提到一句话:亲眼看着那么一大帮大姑娘以那样的吃相解决五只烤全羊,在建国以后的和平年代,空前绝后!

女兵们美美的吃了一顿大餐,撑得够呛,好多还拉稀了,不过不要紧,第二天全天休息,连早操都免了,这简直是那些天天祷告信了一辈子那啥的人都没遇见过的大好事。龙卫大队长的稍微正面的形象,直到这时候才有了点起色。当然,这样的形象提升只维持了不到24小时,第三天凌晨5点全体人员再次集合到操场上的时候,女兵们对龙卫的恨立刻开始延续。

龙卫又恢复了那副趾高气扬的神态,活像一个地主,在长工们分吃了他的粮食之后,开始算总账了。

“昨天晚饭的时候,我听见有人说——”龙卫在队列前来回踱着步子,故意拉着长声卖着关子,“有人说,艰苦的时期总算过去了,好日子就要来临了。怎么?我可以理解为,这句话是你们现在普遍的心态吗?”

队列里静悄悄的,没有人发出任何声音,连呼吸都仿佛停顿下来,已经很有经验的女兵都明白,这时候引起龙大队长得注意,结局往往很悲惨。就连方小燕都学乖了,站在队列中大气不敢喘,还略略低了下头——那话是她说的没错,昨晚吃饭的时候由于太兴奋才说出来的,说完才发现龙卫那双狼一样的眼睛就在不到三米的地方盯着她。

龙卫踱了一圈儿,又回到队列正中,嗓门儿也大了起来:“我好像跟你们说过,这次的选拔期是三个月!上级没有给我任何关于留队名额的硬性指标!一百个人我训,一个人不剩我也不扣津贴不挨处分!全军就一个女娲部队,人我有的是!吃了两顿饱饭睡了一天懒觉就把你们美成这样了?接下来的八十天,淘汰继续!即使选拔结束了,淘汰还继续!规则不变!还是那句话,没人求着你们留下,想走还可以走!女娲部队里有好日子吗?没有!一天也没有!想过什么他妈的好日子的,马上给老子滚蛋!老子是要教你们打仗的,不是教你们过日子的!”

龙卫一开始是大声嚷,到后来简直是在咆哮了。女兵们全都知道他这个人说话损,也都听过他吼,却从来没听过他像今天这样的咆哮。别说是女兵们了,身后站着的那些教官们全都是血狼大队抽调来的,跟龙卫共事不是一天两天了,像这样的场面也没见过几回。龙卫本身就带着一种让人惧怕的气质,这么一吼起来,眼睛里充满了杀气,教官们心里一阵发紧,女兵们有一部分都吓哭了。方小燕更是上了大火,因为这话是她说的,龙卫一骂,她就感觉大队长每句话都是骂她的,低着头,眼泪哗哗地就下来了。

“在宣布接下来的新科目之前,10公里快速徒步跑一次,仰卧起坐300次!”龙卫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教官们也是这时候才缓过神来,尤大海、雷锐、包春林、杨胜他们几个连忙组织女兵们跑步到操场。

葛艳艳跟在龙卫后面。一进楼道口,龙大队长已经跟没事儿人似的哼起小曲儿来。走到二楼,才发现葛艳艳在后面,龙卫有些尴尬,停止了哼唱,等了她几步,两个人一起进了办公室。

“怎么着?”龙卫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笑眯眯地看着葛艳艳:“葛政委这回没有想说我几句的意思了?”

葛艳艳笑了笑,打开电脑,一边等着开机一边端起杯子来喝了口水,看龙卫还瞧着自己呢,这才说道:“没事儿,我觉得你做的挺好的。”

“哟呵!”龙卫惊讶地站起身来,仿佛第一次见面那样看着葛艳艳:“葛大政委,有点儿陌生啊!”

“我说——”葛艳艳板着脸说:“咱们也共事了一个多星期了,你别动不动什么葛大政委葛大政委的行吗?要不你就叫我葛政委、政委、葛艳艳都行……你那四个字一出口,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呵呵,你是要亲切点儿是吧?”龙卫笑着说:“那好,我以后就叫你……老葛吧!叫艳艳有点儿忒暧昧了是吧……”

“你这人还真是两副面孔啊?”葛艳艳不耐烦了,瞪了龙卫一眼说道:“要不你就一直一本正经,要不你就一直冷酷到底,看看你现在这样儿,我还以为刚才在楼下骂人的不是你呢——老葛?我有那么老吗?”

龙卫也笑了起来,这时候说道:“行,老葛——还是叫老葛吧,你不老,这么叫你亲切,咱谈正事儿,你刚才说我做的挺对的,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葛艳艳颇有些得意地说:“我现在越来越明白你这个人了,你其实不是个冷酷的人,相反,你比谁的情商都高,性格也挺阳光的——看你平时那个贫劲儿还有你和你那几个死党在一起时那样儿就能看出来。你在训练的时候冷酷无情,甚至有些不近人情……是太不近人情,其实这也是你训练的一个手段,你是想通过这些举动,摧毁这些女兵表面上浮躁的东西,触动她们内心深处真正的荣誉感和责任感,同时也是想通过这种手段,不断向她们施加心理压力,直到达到最后的目的,找到你想要的兵。在血狼,你除绰号叫狼王外,还有个关于你的打油诗:平日开心鬼,训练黑无常。爱兵胜兄弟,战场活阎王。——对吧?”

“哎?我说,你是从哪儿整到的这些资料啊?”龙卫诧异地看着葛艳艳。

葛艳艳更得意了,指了指操场的方向:“全是尤大海他们告诉我的。”

“这几个犊子……”龙卫开口就骂,忽然觉得不合适,嘿嘿笑了两声,说道:“后面的不提了,我觉得你前面的话说的很对,说的很透彻。看来咱俩的思路是越来越一致了,这要换了你刚来的时候,又得批评我土匪作风啊侮辱士兵啊什么了。”

“要想适应你可真不容易!”这话葛艳艳是由衷说的,这时候又看着龙卫,认真地说道:“龙大队,你经历过许多次战斗是吗?”

龙卫没想到葛艳艳突然问这个问题,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顿了顿,点了点头。

葛艳艳又好奇地问道:“那你能不能跟我说说,真正的战场到底什么样?”

龙卫一下子更严肃起来,目光有些深邃,显然,葛艳艳的问话触动了他那些记忆,葛艳艳见他的神色不对,刚要说回转的话,龙卫终于开口了,这次没有贫嘴,语气也出奇地低沉:“你说的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完全解释。”

“哦?”葛艳艳很奇怪龙卫的回答,疑惑地看着他。

龙卫眼睛看着窗外,语气依旧低沉地说道:“只有真正在战场上经历生和死的人,才有资格说自己完全了解了战场。我是从战场上活下来的,经历过生,却没经历过死。等有机会,我带你去雪狼大队的烈士陵园看看,你也许就明白了……”

葛艳艳沉默了,望着龙卫,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发现,此时的龙卫,表情异常凝重,也很痛苦。

龙卫叹了口气,又点着一根烟,接着,用手指着操场的方向说道:“所以,我不会对她们讲任何的情面!我不会对她们有丝毫的放松!我不想让她们这些年轻的姑娘,有朝一日和我的那些战友一样,躺在冰冷的墓碑后面,或者像我另外一些战友那样,在沙漠,在戈壁,在丛林,在异国他乡,变成火,变成烟,变成碎片,变成泥土、空气……再也回不来,见不到……有句屁话说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可是牺牲在战场上的那些兄弟,哪个不是响当当的好汉?

永远都会有战争,无论规模大小,何时何地,总会有牺牲。想想会感觉这很矛盾。但是这事情还是有人要做,还是有人要扛!军人就是军人,入了军营,一切就都不是自己的了!我们这些人能做的,就是想办法让战争和牺牲这两个成同比的事情基数更小一点,再小一点,我们的战友多杀几个敌人,少牺牲几个——这是要用训练场上的血汗来换的!

当年,我的一个参加过越战的老首长经常跟我们说,死在敌人的炮弹下,不冤;死在敌人的流弹下,有一点冤;要是死在敌人的刺刀匕首下,那才叫冤上冤呢!”

龙卫说完,默默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再不想说话。那一刻,葛艳艳似乎一下子理解了这个平日里有些贫嘴,这个时候又那么严肃的男人。

经历过血与火,生与死的军人,无论如何,都有一颗永不磨灭的军魂。

葛艳艳打开电脑文档,快速敲击起来,噼里啪啦的键盘响极快又极有节奏,龙卫再次陷入沉思。

终于发枪了!

当兵的喜欢枪,就跟书画家喜欢笔、经商的喜欢钱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更甚。发枪是件大喜事,还让女兵们没想到的是,居然发给她们这么多的种类:每人一把95自动步枪,一把js9mm微声冲锋枪、一把92式手枪,一把06式5.8毫米微声手枪,一把多功能军刀!这只是“标配”,更让女兵们开眼的是设在军营右侧一间地下仓库中的物件儿:那几乎是她们可以叫上名来的和叫不上名来的来自世界各国的所有轻重长短枪械的大展览!偌大的一个地下仓库,从四周墙壁上挂的,和中间一排排铁架子、铁台子上挂的摆的全是武器!这种枪械的规模别说是这些女兵了,就算是那些在军区特种大队里服役的特种兵们也未必能见到三分之一以上。

“还是龙大队有面子啊,快把血狼的外军武器库搬空了!”负责枪械的“青兽”杨胜这时候脸上真的就闪烁着他自称的老祖宗“青面兽杨志”那样的青光,冲着一群大呼小叫的女兵颇为得意地喊:“今天只是参观,你们不要高兴过头了!我敢说,三个月后最终留下的人,你们将来最不愿意来的就会是这个外军武器仓库。”

“不可能!只要让我来这儿,不吃饭不睡觉都行!”方小燕眼睛盯着一把“豪华版”的巴特雷M82A1狙击步枪,眼睛里闪烁着无限向往。

“我看未必!”杨胜说:“最终留下的人,你们必须在短时间内学会拆解、安装、操作这个仓库里所有的武器。到时候恐怕真的有吃不上饭、睡不了觉的时候了!”

方小燕吓得吐了吐舌头,不过还是很期待。沈萌也难掩心里的兴奋,看着一把一把亮闪闪的枪械,真是有点爱不释手。

参观完武器库,所有人到训练场上集合,龙卫已经等在那里了!见到大队长,女兵们总算是把兴奋的心情隐藏起来,队伍快速整队,一个个目光灼灼地看着龙卫。

龙卫清了清嗓子,目光在每个人脸上扫过:“我不敢说在武器装备方面,女娲不逊于我军任何一支特种部队,但是我可以保证的是,你们将接受我军所有部队中,最严格的武器使用训练。枪你们都领了,也都擦了,较了,暂时把心收收吧。下面,我宣布接下来的集训选拔科目内容:

从今天开始,一直到第三个月结束之前的八十天内,是综合技战术强化训练的时间。总共分为几个部分:武器装备使用、单兵及小群体格斗、技战术动作、战场环境适应性训练。这四个部分的集训,分别由杨胜教官、尤大海教官、雷锐教官、包春林教官具体负责。淘汰还会继续,而且会更加残酷!

我提几点要求:第一,从现在开始,你们不再有充足的休息时间,也不能再有任何侥幸的心理。第二,放弃你们想做一个普通人的念头吧!从现在开始或者说早在你们进入这座军营开始,我和教官们都不会把你们当做女人看待,在我们的眼里,没有性别之分,只有合格的军人与不合格的军人之分。第三,整个综合强化训练期间,体能训练不会间断,而且将更有针对性,希望你们每个人都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

“是!”女兵们集体爽朗地回答,显然,面对现代化的武器所激发出的兴奋还没有彻底降温下去。武器装备使用、单兵及小群体格斗、技战术动作、战场环境适应性训练,这四个部分听着都比前几天单纯的蛙跳、越野有意思啊!

女兵们这样的激情维持了几个小时之后,彻底被现实摧毁了:第一部分的武器装备使用,女兵们被带到了营区后面新开辟的靶场,却并没有像她们想的那样,人手一件武器,尽情地瞄着靶子消耗着子弹。漂亮的95自动步枪现在也越来越不可爱起来:每个人都分别采取卧姿、蹲姿、立姿三个姿势据枪,每个姿势一个小时,中间穿插各100个俯卧撑。这样的姿势轮转没有轮次限制,做完一个循环,再来一个循环,一直到所有人操着六斤半重的自动步枪像端着一座小山那样摇摇欲坠,方才罢休。

下午,杨胜将所有人集中在操场上,每个人面前铺着一小块迷彩毡布。众人眼花缭乱之中,杨胜像变戏法一样把一把自动步枪变成一堆散碎的零件,再快速拼装,再拆,嘴里熟练地像说相声的灌口儿:“95自动步枪全长746毫米,枪管长463毫米,全中3.25千克,初速930米每秒理论射速650RPM战斗射速单发40连发100直射距离370米有效射程400米弹夹容量30发……全枪由枪管、导气装置、护盖、枪机、复进簧、击发机构、枪托、机匣和弹匣、瞄准装置、刺刀等11部分组成……”

杨胜说完,冲着一大群目瞪口呆的女兵喊:“从现在开始到晚上睡觉前的时间,每人有三次,每次五分钟的上厕所时间,其余时间,按照我刚才的动作要领拆解、组装95自动步枪,背诵技术参数,直到你确定你这辈子也忘不了它们为止!”

从95自动步枪到JS9微声冲锋枪,再到92式、06式手枪、再到AK-47、AK74U、M16、M1A1、MP5、M1911等十几款国际上常用的各类轻武器,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女兵没几乎没干别的,据枪、拆枪、装枪、擦枪、背诵技术参数……直到她们见了枪就心里发麻,然后是彻底麻木,然后是正常心态面对这些武器,最后是见了枪心情平静地像见到牙刷、脸盆、筷子一样。

一周之后,靶场上,女兵们终于见到了子弹!一箱子一箱子的子弹,成堆的子弹,在太阳光下闪着亮晶晶的光芒。

杨胜快速操起一把95自动步枪,熟练地如自动机械般将子弹压进弹匣,单手朝天据枪,对着女兵们说:“枪的构造你们都已经了解了,技术参数也都滚瓜烂熟了,现在我们进入实际操作阶段,在真正的射击训练之前,我提一个要求:请你们将你们一周以来熟记的关于这把枪的所有技术参数放到大脑最底层去,除非你们将来有机会像我一样做教官或者参加什么军营知识竞赛,否则,那东西对你们真的一点实际用处都没有!”

看着女兵们大眼瞪小眼的疑惑的表情,杨胜抬起空着的左手:“原因很简单,就像你们的手,你们每天都在随心所欲的用自己的手,拿东西、写字、拿筷子,那么我请问,你么有谁会在使用这支手的时候,先在脑海里闪现一下这支手有多重,有多少块骨骼和多少根血管、神经组成?作为一名特种战士,枪,就是你们的手!当你们熟练掌握了枪地构造和基本知识之后,更重要就是要培养你们的枪感,培养你们对枪的支配能力。用枪,是用大脑,而绝对不是用手!你们理应把手中的武器,像使用你们自己身体上的各个器官那样的随心所欲。”

“怎么?还不理解?”杨胜看着女兵们发呆的目光,有些不耐烦了,索性推弹上膛,将自动步枪调到单发,单手持枪,对着远处100米外的胸环靶扣动扳机:“10!9!8!7!6!”

“哒——哒——哒——哒——哒——”

自动步枪随着杨胜的喊声,发出清脆的单射声,自始至终,杨胜都没正眼看那个靶子。

“89号,把那个靶子拿过来!”杨胜冲着队列里眼睛瞪得最大的方小燕喊。

“是!”方小燕快速出列,一溜小跑地跑到胸环靶跟前,先是尖叫了一声,然后开始努力将靶子拔出来——这靶子是女娲的教官们自己做的,用一个捆扎好的“平”字形木架上贴上硬纸壳,再粘上靶纸,然后将木棍插进土里。方小燕使了个大劲,没想到那靶子插进去地很深,微微斜了一下,没拔出来。方小燕有些伤自尊,使劲在两手间吐了口唾沫,又上去拔。

女兵们在100米外看着方小燕的动作,个个直想笑。

“哒——”又是一声枪响,把女兵们突然吓了一跳,杨胜放下枪,关了保险。100米外,方小燕先是使劲蹦了一下,接着是就地卧倒,再看那个靶子,从接近地面30公分处被子弹打断,在空中翻了个圈就砸在方小燕大腿上。

方小燕扛着靶子,惊魂未定地跑了回来。

“杨教官,你还真敢开枪啊!”方小燕有些心有余悸地喊。

“怎么了?我怕你吓着,还故意低了10公分呢!”杨胜笑了笑,指着方小燕说:“卧倒的反应很快,姿势也不错!”

女兵们这时候缓过神来,全都想笑,又全都看到了那靶子,一下子没人再笑的出来:胸环靶上,从正中心的10环开始,自上而下,每一环的环形正中央都印着一个弹孔,5个弹孔竖着排成一条直线,上了标尺一般得精确!

所有人都看见了,刚才杨胜几乎是漫不经心地开了枪——包括打断靶杆的那一枪,自始自终,他都没有刻意地去瞄准。队列中那位拿过全团射击比赛冠军的37号这时候脸都涨红了,这段时间她一直对刚来的时候龙卫对她的“羞辱”耿耿于怀,总想着有一天开始训练射击的时候好好露一手儿,现在看来,这个念头之得打消了——与自己在原部队趴在地上眼睛盯着瞄准镜一分钟之内射出5发子弹相比,杨胜这一着简直可以用匪夷所思来形容。这要是换了她自己,谈笑间打出这五发子弹,估计能上靶就不错了。

“神了!”方小燕说出了所有女兵的心声。

杨胜不以为然地示意方小燕入列:“这也能叫神了吗?你们谁闭着眼睛吃饭,会把饭送进鼻子里?”

办公楼上,包春林和雷锐一人拿着一支狙击瞄准镜,看着远处杨胜的一举一动。

“嘿!青兽那小子这次出风头了!看那些女兵的神态,跟见了鬼一样!老秃,哪天要是你露一手儿,那帮女兵还不得当场拜倒在你的大裤脚子下顶礼膜拜啊!”雷锐笑着说。

“雷教官!注意你的言行!”包春林瞥了一眼身后埋头看资料的龙卫和电脑前的葛艳艳,冲雷锐递了个眼神,又故意大声说道:“我们都是教官,对这些女兵训练中要严格,但是潜意识里绝对不能带着有色眼镜看人!”

“对不起雷锐同志,我向你道歉,向整个教官团队道歉,我觉悟没你高,给血狼丢人了!”雷锐“诚恳”地说。

“你们俩小子是不是闲疯了?过来!”龙卫头也不抬地说。

“狼哥请指示!”俩人屁颠屁颠地跑到龙卫跟前。

龙卫合上资料,斜着眼镜瞅了俩人一眼:“看人家青兽尽心竭力地训练,棕熊忙着布置格斗训练场,你们俩就没有帮帮忙的意思?”

“我们想帮,可他们俩全不乐意我们去。”雷锐颇有些委屈地说,“兽儿和熊都说了,打大家各司其职,互不干涉,看谁淘汰的多。”

旁边儿葛艳艳忍不住笑出声来:“看你们三个人狼啊兽啊熊啊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进动物园了呢!——哎龙大队,你们这些绰号到底是怎么起的啊?有什么原则依据没有?”

龙卫笑笑,颇为认真地解释道:“特别的原则没有,这是特种部队的一种习惯,平时里大家叫着好玩儿,但是到战场上,这些绰号往往成了每个人的代号,我们执行的许多任务都带有保密性,总不能直呼其名。至于依据嘛,也各不相同,比如我的绰号叫狼王,都是大家比较尊敬我的叫法,比如这俩小子,什么蜘蛛啊秃鹫啊,完全是因为他们长得难看!”

葛艳艳笑得直捂肚子。

雷锐和包春林脸都气绿了刚要申辩,龙卫已经从笔记本上扯下一张纸来,指着纸上的东西说:“行了,别扯淡了,你们俩去一趟山外,把我这纸上的东西全部买齐!”

“是!”俩人一听说有外出的机会,立刻喜笑颜开起来,特种兵也是人,都是二十多岁地大小伙子,由于长年累月的艰苦训练和任务,对玩儿的渴望反而更强。

“早去早回,不能惹事儿,东西一定要全,想尽所有办法。”龙卫言简意赅。

俩人高兴地往外走,雷锐一边走一边看那清单,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愣住了,扭头问龙卫:“狼哥……你买这……这东西干什么?”

“恩?”龙卫诧异地抬头,“你头一天当特种兵啊?那些东西干什么用你不知道?这不是葛政委给了我一天机会,让我在晚上尽可能生动地给大家讲讲野外生存知识,提升战斗力的同时缓和一下女兵紧张的训练气氛么?”

雷锐红着脸,瞥了一眼坐在一边地葛艳艳,背着身子又蹭回龙卫跟前,小声说指着纸上的一个名词说:“我是说……这个……这个就不必了吧?都是女……兵。”

“女兵怎么了?女兵就不用这个了?”龙卫不以为然地说。

雷锐还想说话,龙卫把眼睛一瞪:“去不去?要不让秃鹫一个人去?你去炊事班切菜吧。”

雷锐不说话了,拽着包春林一溜烟跑下了楼。

“你让他们去买什么了?”葛艳艳一边打字,一边漫不经心地问。

“避孕套!”龙卫又翻开文件夹,同样漫不经心地回答。

“嘎——”的一声,葛艳艳直接从椅子上弹起来,把椅子蹭出去老远,脸一下就红了,“你说什么?”

龙卫诧异地看着葛艳艳:“怎么了?”

“龙大队长,你得告诉我你买那……那东西干什么!”葛艳艳通红着脸问。

龙卫笑道:“真没想到,你老葛不也是80后跨世纪的新一代吗?也是出过国的人了,怎么还这么老传统啊?”

“龙大队长,我是建议你讲野外生存,不是请你给女兵们讲生理健康,你……你用那东西做什么?”葛艳艳有些生气了。

“没错,我就是讲野外生存啊!”龙卫还是莫名其妙。

“那你得告诉我你讲的内容。”葛艳艳板着脸说。

龙卫彻底笑开了,故意卖关子:“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三个小时之后,雷锐和包春林齐刷刷站在一家药店的门口,俩人已经犹豫了快半个小时了。

“他妈的,早知道换上便装就好了。”雷锐沮丧地看着自己的军装。

包春林背着背包,同样为难:“蜘蛛,要不你随便整个T恤再进去?穿迷彩裤无所谓,现在不正流行吗?”

“你怎么不去?”雷锐白了他一眼,“你换上T恤,秃着个大脑袋,没人知道你是当兵的,还以为你是军事爱好者呢。”

“我不去!”包春林瞪着眼睛说。

“反正最多半个小时了,赶不回去就惨了。”雷锐说。

“解放军同志,买药啊?”

俩人正犹豫间,药店里走出一个穿工作服的女孩儿,冲着俩人微笑着。

“啊……啊……是啊,是啊。”雷锐不好意思再推脱了,横下心来,拽着包春林就进了药店。

看得出来,这女孩儿对当兵的印象很不错,一边把两个人领进来,一边笑着说:“看你们俩在外面站了半天了,所以出来问问。你们想买什么药啊?我们这里是市医保定点药店……”

女孩微笑着说了半天,一扭头见俩人全都红着脸站在药架子前面,四只眼睛贼溜溜地找避孕套呢。女孩儿不知道他们找什么,就感觉这俩当兵的怎么跟山里来的似的那么木讷呢?又走过去问:“怎么?没想好?是自己买还是给战友买?要不你说说是什么症状,我们这儿有坐诊大夫。”女孩儿指着不远处正襟危坐的一位穿白大褂的老爷子说。

“不……不用……不用大夫。”包春林连忙摆手。

“那你们这是……”女孩儿更奇怪了。

“不就这么个事儿嘛!算个屁啊!”雷锐心里想着,终于下定了决心,清了清嗓子,想使个劲儿说,最终还是压低了嗓门儿:“我们买……避孕套……”

“买什么?”女孩儿没听明白。

“避……避……避……孕套!”雷锐豁出去了。

“避孕套啊!”女孩儿这次听明白了,不但听明白了,还大声说了出来,心里还一阵好笑,男的买避孕套不是很正常地事情吗?看这俩当兵的这囧样。

女孩儿没当回事,全药店的目光可都过来了,光天化日之下,两位来自陆军最精锐的秘密部队血狼大队的特种兵脸红地跟茄子是的,仿佛是在接受公审。

“你们来这边看看,是要进口的还是国产的?进口的超薄的感觉好一点儿但是价格高些,国产的便宜但是感觉不如进口的,你们要多大号的?这里有大中小三个号码……“女孩儿依旧热情。

“国产的大号的结实就行!”包春林也急了,痛快地说了出来,心想着买完赶紧走。

“那来这个吧!”女孩儿顺手拿过来一盒儿,盒子封面上一个穿着比基尼的妙龄性感大美女,大美女下面清清楚楚三个大字:毕加锁!

“我……我们就要一……一个!”包春林说。

“不单卖!”女孩儿这次有些不耐烦了,“这东西有效期三年呢,三年你就用一个啊!”

“行行行,多少钱?”雷锐接过那东西,赶**钱,“要发票啊!”

“哼!现在这些当兵的可真完蛋!他妈的正事不干,来买避孕套,还要发票,这东西也公款消费啊?腐败!”旁边,一位同来买药的耿直的中年男人终于忍不住了,气哼哼地仗义执言。

“大叔,我们这是干正事儿用……训练……训练用……”雷锐有种想哭的感觉。

“XX的事还用训练?”大叔白了他一眼,气呼呼地走了。

药店的气氛很凝重,这次带他们进来那女孩显然也被正义感化了,态度冷冰冰起来,收银员收了钱,开了发票,把发票“啪”地摔在柜台上,正眼都没瞅他俩。

俩人拿着“毕加锁”,用超过平时训练一倍的速度跑了出去……

“老秃,他妈的咱俩一会儿找个地方,必须分别用自己的人格和军人荣誉发誓,今儿这事儿永远保密,谁要是说出去谁就是犊子!”

晚饭后,女兵们集中在小会堂,主席台一侧坐着政委葛艳艳和尤大海、杨胜、包春林、雷锐——后面那俩显然还没从白天的打击中解脱出来,有些没精打采的。

由龙卫亲自主持的“野外生存技巧讲座”已经开始了,龙卫坐在正中央的桌子后面,总算是没扳着脸,努力给大家一个宽松的气氛环境——这是葛艳艳要求的,训练也要有张有弛,这些女兵们平时受尽了龙卫的“虐待”,意志力几乎处于崩溃边缘,需要有一次适当缓解的过程。

“关于野外生存,这是特种兵在以后的作战生活中需要掌握的必不可少的知识,至关重要,决定生死!专业的野外生存技巧,我们会在集训的最后一个月系统训练,今天我要给大家讲的,是在野外生存中利用一些生活中的小玩意儿、小工具,发挥它们特定的特殊用途,在关键的时刻起到关键的作用。”龙卫说话一向逻辑性很强,这段开场白也理想地起到了作用,女兵们全都感兴趣地看着龙卫。

龙卫胸有成竹地打开桌子上放着的一个小铁盒子,将那些小物件儿一样一样拿出来做展示:

“这是一粒打火石,其特点是即使在潮湿的环境下,也可以正常使用,在你随身携带的其它火种用完的时候,它的作用将充分发挥出来,作为你的稳定的备用火源使用……这是小型放大镜,有阳光的情况下可以用来生火,同时它还有另外一个作用,就是可以帮助你清除在丛林中扎到的植物针刺,外伤的情况下,它还可以对伤口进行灼烧,起到防止感染的作用……鱼钩和鱼线,作用你们都知道了,还有,要尽可能地多带长一些的鱼线,可以用来捕鸟。钢丝,可以制作圈套,也可以悄无声息地杀人……β灯是一种水晶发光体,仅有一枚硬币大小,但用于夜间察看地图非常理想,同时夜间垂钓时也是极好的诱饵,尽管昂贵但经久耐用。”

龙卫一连讲了二十几种小物件儿用途作用,女兵们听得兴趣盎然,真没想到,这个烟盒大小的小铁盒子居然可以装下这么多有用的东西。会场的气氛越发热烈起来,女兵们暂时忘了龙卫这个“变态活阎王”平时里对她们的折磨,全都极感兴趣地盯着龙卫的一举一动。

直到龙卫笑呵呵地从铁盒里拿出一支避孕套。

会场里极度安静下来。女兵们莫名其妙地看着那支包在塑料袋里的避孕套,看着龙卫把包装袋打开,用手轻捻,捻出那东西的全部形状来。

“萌姐,那……那是啥东西?”方小燕感觉气氛有点不对,悄悄问沈萌。

旁边几个女兵对方小燕侧目而视:这丫头是外星来的?

沈萌上学的时候在生理课上见过那东西,红着脸小声说:“避孕套……”

“哦……”方小燕恍然大悟,猛然想起自己小时候曾经当气球吹过,那东西当时在计划生育政策大力宣传的农村很常见,几乎每个孩子都玩儿过,只当是气球,原来这就是避孕套啊。直到今天,方小燕同志终于把小时候玩过的气球和避孕套这个名词正式统一起来,恍然的同时有了一个新的问题:“难道龙变态真的变态了?”

“这是一个避孕套。”龙卫冷静地说。

女兵们红了脸,一言不发,不好意思的全都低下了头,好意思的诸如方小燕之流依旧瞪着大眼睛看着龙卫手里那飘飘荡荡的东西。葛艳艳紧张到了极点。尤大海和杨胜不以为然。雷锐和包春林又想起了白天那段痛苦的回忆……

“避孕套的生理作用我不讲了。”龙卫这句显然是废话,“我只讲这东西在我们今后的作战任务中,发挥的七个作用。

第一:避孕套是很好的止血用工具。你们在当兵前体检的时候都抽过血吧?它的作用和抽血时用的橡胶管儿相同。作战过程中大血管出血,用它可以很方便地进行封闭止血。

第二,它可以作为容器使用,平均一支避孕套可以装水一到两升,形状随心所欲地安排,便于节省背囊的空间

,第三,它也可以作为取水器使用,我们在沙漠、原野或丛林中,没有丰富水源时可以用到这个办法:傍晚的时候在地上挖一个小坑,坑的中央放一个盛水的容器。将避孕套展平,扪在坑口上,用土将四周压好,再放上一个小石头,这样一来,夜间的冷空气会使坑内升起的水蒸汽在避孕套上凝结成水珠,并聚集在一起,沿着小石头压下去的倒圆锥尖儿滴进容器中。为增加水汽,我们还可在坑内多放些树叶和青草。理论上讲,你在清晨可收获半升到一升清水!

第四,它可以作为很好的防水外罩,套在你需要防水的任何小装备上。

第五,犹豫这东西用的是极易燃烧的橡胶材料制成,我们可以把它作为引火的物料使用。

第六,我们在野外的时候,可以把避孕套里面塞进一块鹅卵石,后面连着一根绳子,用三个这样的东西,将绳子尾端系在一起甩出去的话,你要你的力量足够,绝对的精准,三个小流星锤会在空中旋转着扑向鸟类或者是野兔等小动物,瞬间将其捆绑。

第七,用几个这样的避孕套,吹起来,塞进长裤中,扎好裤腰和裤腿,就可以做成一个完美的泅渡工具。”

女兵们脸不红了,全都恍然大悟般望着龙卫手中的避孕套。龙卫将避孕套收起来,起身,很严肃地说道:“关于这些小器具的大作用,我只讲到这里。我需要跟大家讲明的是,诸如以上这些工具的用法,全都是我们的前辈们在艰苦的作战环境中总结出的宝贵经验。同时,我也希望大家在以后的行动作战中,要充分利用这些小工具,同时要多动脑筋,多想想这方面的东西。打仗不仅仅要凭借超强的作战技巧,有的时候,该怎样生存下来,也会成为决定战斗成败的最关键因素。当兵的要学会用脑子!”

掌声不约而同地响了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