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插一脚 正文 070、复杂的国际关系

dai40805869 收藏 0 7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2.html[/size][/URL] 抗战爆发之前,对中国帮助最大的国家就是德国,无论是人员交流,物资交易等都是如此。象中国的国防工事工程,多是德国人帮助设计的方案。并且直到现在,仍然有众多的德国顾问战斗在抗日第一线。呵呵,这帮德国人真地很敬业。 抗战爆发后,日本因与德国签有盟约,一再要求柏林政府召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2.html


抗战爆发之前,对中国帮助最大的国家就是德国,无论是人员交流,物资交易等都是如此。象中国的国防工事工程,多是德国人帮助设计的方案。并且直到现在,仍然有众多的德国顾问战斗在抗日第一线。呵呵,这帮德国人真地很敬业。

抗战爆发后,日本因与德国签有盟约,一再要求柏林政府召回驻中国的德籍顾问,禁止运输军火来华。德国政府起初认为战争仅是地方冲突,不久即会和解,前往中国的德籍顾问纯属私人性质,与政府无关,所以避免作肯定的答复。

南京失守后,中日战争已经明显演变为国与国之间生死斗争。此时,德国处境非常尴尬,一方面日本是自己的反共~产国际的盟友,一再抗议自己的资敌行为;另一方面中国又是他们庞大的商品销售市场和重要的原料来源地,一时半会也舍不得放弃。

不过,德国政府最终还是决定履行合约,战争开始后美英商船不敢再替中国运送军火,唯有德国轮船将已经定购好的武器陆续输送来华。只是德国政府已经于八月底下令以后不允许再接中国政府新的军火订单。当然,这个政策并不包括德华特区,因为那里名义上还是德国的一块飞地。所以,对于李卫霖来讲德国政府封锁等于虚无。

至于在华的德国顾问问题,德国政府仍然强调那是私人行为,与政府无关。这个结果与李卫霖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否则,那些顾问很有可能如前世那样在七月份就离开了中国。要知道前世五月份德国政府就通知国民政府,希望立即解除德国顾问的合同,并准其全部返国。德国政府将负责德国顾问回程的旅费和补偿未来的薪水损失。

当时蒋介石对此是无比纠结,他是非常不愿德籍顾问此时离去。一方面是由于中国当时正处于最艰难的阶段,此时让德籍顾问团离去,对民心士气是一大打击;另一方面,德籍顾问多是蒋介石的亲信与负责机密性的工作者,一旦返德,恐怕会泄密于日本。

但是德国政府严令顾问团回国。个别顾问如果违抗元首命令将视为叛国,本人失去公民权,在德的全部财产充公,家人也要受到牵连。最后蒋委员长不得不屈服,还是让所有的顾问离华。本着好和好散的宗旨,这些人一直被国府送上位于广州的客轮。

这一世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在李卫霖的搅和下,那些德国顾问仍然得以以私人的身份继续留在中国,帮助中国人民反抗日本的侵略。唯一的变化就是没有以前那么明目张胆,尽量避免引起日本人的抗议。从这一点看来,李卫霖的巨额订单逐渐开始发挥威力,毕竟谁也不想失去这个大客户。

另一方面,德国政府也不相信自己的顾问能够改变中日两国之间的力量对比,这种小小的帮助正可以检验一下日本的成色,为两国间一直进行的军事同盟谈判提供帮助。实际上从这些顾问反馈回去的情报来看,日本政府已经深深陷入了中国这个大泥淖中,如果不进行改变,他们将很难达到帮助德国分担美英压力这个双方合作的关健目标。

如果单单针对苏联,绥远方面同样是个很好的合作伙伴。并且由于绥远方面相对比较弱势,很多条件都比较好谈,根本用不着象德日现在这样,光扯皮就扯了几年,白白地在那里浪费口水。

再说了,德国方面一直和绥远特区有着庞大的贸易量,无数的设备、物资通过设立在瑞士的腾飞国际运输集团旗下的陆地飞艇运输队转运到绥远等地,然后搭载铜钨钼锡锑铝等金属抑或农牧产品、煤碳等物资返回欧洲。

腾飞公司使用陆地飞艇穿越伊朗、阿富汗、藏北等地,并前进到绥远的行程,是花费了无数金钱与生命摸索出来的。最初,他们曾使用普通飞艇试图完成这项工作,没想到一路下来十不存三。因为高原、大风、大雾等自然条件对飞艇的影响太大了,一不留神就艇毁人亡。

后来,腾飞公司使用大马力的航空发动机开发出商用载重巨大的履带式运输车,货仓就是山寨后世的大型集装箱。这种陆地飞艇主要是贴地飞行,飞行高度通常控制在二十米以下,必要时也可以飞越海拔三千米以下的山峰,落地后可由履带短途机动。当飞艇遇到大风时,可以压缩飞艇内的气体,直接使用履带继续机动。此外,每个飞艇不但可以单独驾驶,也可以象火车一样串起来,由领头动力艇直接牵动。

正是因为使用了这种新型运输工具,绥远与欧洲的物资交易才得以顺利进行。不过,为了保证这条运输通道沿途的安全,腾飞集团不但沿途建立了众多中转站,同时还雇用了大批武装人员。算起来其费用比直接走苏联境内高地多,只是想到未来的战事,还是保持现象吧。

不过,大宗货物仍然是通过海州码头走海运,至于那些返程的陆地飞艇,只是为了更好的利用资源,不让它们跑空趟罢了。不过这些飞艇的运输能力同样不能小视,蚁多咬死象嘛。

李卫霖以前向德国提出的由绥远方面接管中东铁路南侧一百公里处以北所有满洲国领土的建议日本方面根本没有理睬。其实这个时候日本国统治阶层并没有明确到底是北进还是是南下,虽然他们已经被苏军打地满头包,但是相当一部分人并没有放弃自己的大陆意愿,仍然对苏联的远东怀有不轨之心。所以,他们根本不可能把自己的对头放进东北。

这帮小鬼子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看来有必要再给他们一引起教训。随后,李卫霖向孙立人、张灵甫两人发出了一条命令,“十月二十二日之前结束山西、察哈尔等地的战斗,扫清一切障碍。准许使用特种弹,尽可能地杀伤前进道路上的日军!”

既然小鬼子不要脸,那就要把他们打痛了。眼看着大雪纷飞的季节又要来到,还是不要再和小鬼子粘乎了。再说了,这练兵什么时候不行,大不了跨过太行山进入河北就是了。

其实此时山西境内的日军只是盘踞在太原一隅,象运城、临汾、大同等地的日军早已经被歼灭。前来增援的鬼子同样没落到什么好,第十四师团、第二十一师团、第一一O师团等等要么被歼灭,要不灰溜溜地逃回了平津地区。搞地寺内寿一不得不把自己的王牌第五师团从山东调到河北,沿正太线西进,救援包围圈里的第一O九师团。

这场战事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虽然消灭了近十四万日军,不过,中方联军的伤亡同样很惊人。由此可见战争的决定因素还是在于人,在绥远空军几乎全部摧毁了山西境内日军的堡垒之后,日军仍然能够拼掉了三十多万中方联军,这个结果实在让李卫霖汗颜。

且不说中央军、晋绥军、八路军、东北军等等武装,就是绥远军同样损失惨重。看来,新手他就是新手,试图通过战争让他们快速成长起来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根据绥远方面传来的情报,在整个山西、察哈尔战场,到现在为止,绥远军已经损失了十万六千多人。据说,其中单单一个南口,绥远军就填了小两万人进去,真是触目惊心啊。

李卫霖为了这场战事共动用了四十多万塞外军团的战士,结果一下子就减员了四分之一。如此战力,他们将如何去面对战斗力更为强大的苏军?对此,李卫霖真有些挠头。

比较而言,战斗条件最为艰苦的太行军团反而只有三万来人的伤亡,看来这老兵和新兵真地没法比。这绥远军是练出来的,太行军是打出来的,真正的差别一比较就完全暴露出来了。当然,李卫霖也清楚,纯粹的训练并不能立竿见影地提升士兵们在战场的生存机会,只有以打代练才真正培养出合格的战士。当然,怎么控制这些新手的伤亡也是一门学问,看来无论如何也不能直接和兵力相当的小鬼子硬碰硬。

“我已经调整了那些新兵现阶段的作战目标,让他们去剿匪去了。希望他们能够在实战中快速提高自己。这段时间我们虽然损失了十多万人,不过,投奔我们的人员更是达到二十来万。并且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员是其它部队受伤的战士,这些老油子可比我们那些刚放下锄头的农民强多了。”孙立人如是说。

“抚农,这事一定不要强求哈,如果这些士兵的母队强烈要求他们归队,你还是放手得了,免得因为这事破坏当前的大好局面。兵员咱们有的是,大不了多花些时间罢了。”李卫霖再三强调这个要求,当前的这个大好局面来之不易吧,可不能因为自己破坏掉。

身在德国的李卫霖只能通过电报对国内的工作进行一些指导,从而把握住君山集团发展的大方向。至于工作上的细节,那就需要各部门具体去落实。反正君山集团已经逐渐完善了自己的管理体系,没有李卫霖一样能够正常运转。所以,他才放心地呆在欧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