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特供不除,中国食品难有保障!zt

流浪的琥珀 收藏 1 598

在食品安全不断恶化的背景下,近日中国媒体曝出浙江一些权力部门和单位,如浙省国土资源、水利、农业等部门以及一些外地政府机关,在该省生态环境优越的遂昌县开辟农产品“特供渠道”,让当地一些绿色农产品基地,高标准保障其部门和单位内部供应,引起了舆论很大反弹。许多人就质疑,当官员,尤其是监管者通过权力,能够享受到无毒无害的有机食品,自己的食品安全得到保障后,他还会尽心尽力地去打击各种危害食品安全的行为吗?



百姓的诘问是有道理的。某种意义可以说,正因为政府部门,尤其是对食品安全负有监管之责的部门,对日益泛滥的有毒有害食品根除没有信心,才会利用手中的权力,建立食品特供渠道,先把自己小圈子的食品安全保障好。只要自己能够吃到放心的蔬菜食品,百姓能不能吃到,不在自己的考虑范围之内,客观上无疑会松懈食品安全的保障力度。惟有监督者自己也随时受到有毒有害食品的威胁,才可能尽心尽力地去考虑老百姓的食品安全问题,从而对各种有害食品安全的行为进行严厉打击。这乃是人性使然。



但现在监管者选择了先确保自己的食品安全。权力部门这样做,当然是因为他有条件如此行事。这就说明,不管监管者自己是否明确意识到头脑里的特权思想,社会依然客观存在特权和等级现象。一个社会,要完全杜绝特权和等级是不可能的,总会基于各种条件,产生特权和等级,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们竞相去效仿,建立自己的特权圈子,而社会并不去阻止。



现在中国的问题恰恰是,“特供食品”并不只是媒体曝光的一些案例,而是大面积存在,几乎各级政府都有自己的特供农场和蔬菜养殖基地与渠道,从商家喜欢为某种产品打上“特供”来看,社会也普遍存在着“特供”心理需求,这又进一步反证了目前的食品安全的确堪忧。



事实上,中国人,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人,对“特供”这个字眼并不陌生,它曾经高调地存在,代表着物资紧缺时代,普通人难以得到的好东西。任何特供,都表明一种物品的稀缺性。计划时代如此,当前的各种食品特供现象依然如是。只不过前者是普遍的物资短缺,现在则是让人放心的物品短缺,可称之为一种结构性短缺。



因此两者之不同是:计划时代的特供,是作为一种制度,一种按权力大小分配资源的特权和福利,普遍存在于官员队伍里的,它明确与权力和官职挂钩,权力越大,官职越高,所能得到的特供也就越多;当前的特供,则还未形成一种明目张胆的制度,它只是少数部门和单位借助于权力,为自己部门建立的一种福利,享受这个福利者,不单是单位领导和官员,普通职员也能得到。但不管怎样,特供存在本身,说明特权现象深深扎根于中国社会。



假如社会多数人都想通过特权来谋取建立特供体系,从而使自己免受物资匮乏或免受有毒有害食品之苦,结果必定是食利者众多,生产者愈少,出现更多的物资匮乏,更多的有毒有害产品,最后导致整个社会不堪重负。



苏联就是前车之鉴。有研究者认为,二战后,苏联的生产效率一直在提高,但是国民生活水平改善缓慢,原因就在于庞大的特供体系,霸占了经济增长的大部分成果。特供体系下,特权与职务挂钩,并扩大到家属,致使党政机构设置越来越多,干部队伍越来越大,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特权食利阶层。



另外,特供制度一开,最初可能仅是食品,仅限于特供商店,但后来由于各种物资和服务短缺,特供体系也就深入到服务业,如医疗保健、子女教育、休闲旅游,甚至连空姐和飞行员都是特供的。特供除了满足特权阶层的消费需求外,也是黑市商品的主要来源。这样,特供系统虽然稳定了干部队伍,但特供机制对经济增长毫无贡献,从而导致社会的负担越来越重。当整个社会的产出无法满足特权阶层的庞大特供需求时,最后必定会把国家经济拖跨。



有鉴于此,198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近期做几件群众关心的事的决定》明确指出,取消对领导同志少量食品的“特供”,固定供应点的所有食品一律按市价、按市民定量供应;价格从经营业务接受物价、工商部门的监督。



虽然特供作为一项制度,在中国已经废除,可如上所述,人们头脑里的特权思想和等级观念并未清除,从上到下,各种明里暗里以不同形式出现的特供,在社会上还大行其道。浙江一些部门出现的特供渠道,不过是最新的一例罢了。



特权的特征是:只要占有就不愿废除。尤其在当前各种食品添加剂以及有毒有害食品泛滥的情况下,权力机关上行下效,以前只是各级政府机关有“特供食品”,现在政府部门也纷纷建立自己的特供渠道。当相当一部分官员能够享受特供的绿色食品时,会更加珍惜自己手中的权力,毕竟谁也不愿意在生活质量上走下坡路。所以,当特供盛行时,食品安全形势不是得到好转,相反,只会进一步恶化。



可以说,特供不除,中国的食品安全难有保障.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