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河西浴血:红军战史最惨烈的失败 第六部分 徐陈东返(1)

河西浴血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size][/URL] 你们能把信送到,不容易呀! 半轮皎月升在天宇,近山的波带在月光下浮泛着盈盈亮色,远山的叠浪早已化做迷离的雾影。虽然月色在天地间酿造出一派婉柔馨郁,但徐、陈一行没有观览老木古藤、奇峰怪岭的山间野趣。徐向前、陈昌浩把脚印深深嵌进祁连山中,心中也嵌进了说不出的沉重,沉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


你们能把信送到,不容易呀!

半轮皎月升在天宇,近山的波带在月光下浮泛着盈盈亮色,远山的叠浪早已化做迷离的雾影。虽然月色在天地间酿造出一派婉柔馨郁,但徐、陈一行没有观览老木古藤、奇峰怪岭的山间野趣。徐向前、陈昌浩把脚印深深嵌进祁连山中,心中也嵌进了说不出的沉重,沉重到每迈出一步,仿佛都听见了灵魂的猛烈的喘息声。总部参谋陈明义、警卫排长萧永银牵着一匹栗青马跟在他俩后面。

石窝会议之后,总部首长明确由政治部保卫科长袁立夫,以及陈明义、萧永银、杨天保挑选传令兵20余人护送徐、陈首长离开部队回延安。人人懂得,此次东返绝不是轻而易举的事,而是要从敌人的重重封锁下冲出祁连山,渡黑河,闯北山,过沙漠,最后才能到陕北。他们把首长的衣服、文件收拾好,用一匹栗青马驮着,跟着首长出发了。

这支小分队在雪地上艰难地跋涉前进,白天隐蔽在山沟里、岩石下、树丛中,夜晚兼程向着启明星升起的东方,向延安行进。

晓行夜宿,第三天拂晓听到哗哗水声。黑河奔喧在岸畔下,那水因山形地貌的落差更加湍急、汹涌。从冰山雪岭间回旋而来的长风,裹起细碎雪粒,拍打得树木啪啪作响。林旁小路如一条素绦银练临风梳理,翩翩飘动。一切似乎平静无事,他们走进附近树林隐蔽休息。

中午,突然响起“嗒嗒”的马蹄声。呀!原来是敌人的骑兵过路,有些家伙还不断地向树林张望。陈明义、萧永银紧紧地趴在地上,心里不住地念叨着:“千万别弄出一点声音,千万不要叫敌人发觉。”偏偏在这个时候,拴在旁边的栗青马吼叫起来,前蹄还使劲“嘚嘚”地刨地皮,摇得树上的雪团也纷纷落下地来。陈明义、萧永银见势不妙,急忙掏出手枪,推上子弹。徐、陈也握着枪,直盯着敌人。大概因为敌人自己的马也在乱叫,才没有发现他们。敌人的骑兵过了一批又一批,整整过了一个下午。

整整一个下午,人人的心都像提到了喉咙上,没有平静过一分钟。敌人终于走完,大家松了口气,收起枪站了起来。萧永银气冲冲地说:

“这匹鬼马,差点把我们的命给送了!不要了吧!”

“不要吧!”徐总指挥说。

“那就打死它!”萧永银举枪就要打。

“打死它干啥,它跟我们一同长征过,也是我们的伙伴,放了它,让它自己去吧!”徐总指挥急忙说。

刚才的情况,使大家都为以后的行程担心,该怎么办才好呢?萧永银想着,看了看陈明义。陈参谋蹲在那里烧火煮饭,看样子也在想。徐、陈蹲在旁边,不说一句话。

吃过饭,徐、陈首长把大家召集在一起,深情地说:同志们,根据这两天的情况看,人多目标大,容易被敌人发现。为了保存力量,让更多的同志到达陕北,回到延安,我们还是再一次化整为零,分散行进吧!

陈政委说:“人太多了,不好活动,把警卫人员组织起来,在祁连山里打游击,名称叫别动队!”他指定陈明义为政治委员,杨天保任队长。

陈政委一再叮嘱大家,还对几位干部说:“你们往东乐方向走五六天后,那里有个石灰窑,要碰到困难,就在那里去找一个姓王的王大哥,通过他找周五哥想办法。周五哥是我党甘州中心县委书记。”

甘州中心县委是西路军驻倪家营子时,由陈昌浩政委安排筹建的。陈明义和萧永银在后来东返的路上找到了中心县委书记周五哥,周五哥将他俩在一个30多丈深的煤洞藏了18天。

徐总指挥说:“往前走,敌人查得更严了,人多不好行动,我们就分开走。分几路,就算碰到危险,总有一路可以回到陕北!”他把皮包交给陈明义说:“里面的东西带不走时,就把它烧了!”又把带的金戒指分了几个给他们作盘费。总指挥接着写了一封信递给萧永银说:“你们到了延安,把这封信交给党中央,再说说我们的情况!”

大家谁也不愿离开首长。离开首长,首长没人保护,没人照顾,他们也失去了掌舵人,可是不分散走更危险。萧永银接过信,看着总指挥,鼻子一阵阵发酸,哽咽地答道:“只要我们有一口气,一定把信交给党中央!望首长路上保重!”

徐、陈化好装,把随身带的东西用褡裢袋装好搭在肩上,和大家紧紧握了手,连声道:“到陕北见面!”保卫科长袁立夫跟两位首长同行。三人迈开大步,踏着孤寂的白雪,向东走去。

大家失神地站着,目不转睛地看着首长的背影消失在黯淡的暮色里。他们把马牵到路边,迈步走向黑河边,背后不断传来栗青马长长的嘶叫声。

凄迷的星空在他们头顶展开,一直伸展到那黑色的隆起的地平线。萧永银踩着什么东西,站稳一看,原来是一具被雪盖着的尸体。他们停住脚再一看,附近雪地里横七竖八地躺着一片尸体。可以看出,这是被敌人杀害的同志。大家心酸透鼻,眼泪夺眶。

陈明义和杨天保带了二十几个人沿祁连山打游击30多天,在一次和敌人的遭遇战中被打散了。陈明义和萧永银滚崖脱险。

“叭,叭!”“什么人?”陈明义、萧永银过了黑河,正要下山,突然听到枪响人喊,接着跑下来几个敌人搜索,一边用手电筒乱照,一边瞎咋呼。他俩急忙钻进旁边树丛,动也不动,直到敌人走后。他们身上带着首长的信,决不能有半点疏忽,必须步步谨慎。

两人在山里转来转去,每次走到山边都碰上敌人又被迫返回。浑身饿得像棉花一样软,腿也直打战。

他俩在石崖下并排躺着,用饿得无神的眼睛望着蓝天。萧永银抓把枯草送进嘴里,嚼着、嚼着,随着那苦涩的汁液,心头猛地冲腾起一股热浪。他不禁回忆起长征中挖野菜、煮牛皮吃的情景,可是今天,他们想出去挖野菜也不可能,似乎只有等着活活饿死。

突然,陈明义翻身坐起,打开皮包细心地翻着文件和照片。他把一张照片放到萧永银手里,轻声地说:“你看看!”萧永银接过一看,是朱总司令的。两人把皮包里的照片都看完了,一下子,革命先辈艰苦奋斗的影子涌上心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