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河西浴血:红军战史最惨烈的失败 第五部分 兵败祁连(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


妇女团红军老战士的回忆

团长王泉媛——

梨园口战斗中,妇女团和九军掩护部队撤退进山。战士们英勇抗击,与敌拼杀,伤亡惨重。妇女团战士大部牺牲,有的被俘。进入祁连山,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为了保存有生力量,总部决定将部队化整为零打游击。由于敌人层层包围和大规模搜山,绝大多数同志没有逃出敌人的魔掌,我们妇女团几位领导相继被俘。

特派员曾广澜——

石窝山,由张琴秋同志召开了一个妇女干部会,说现在形势需要分散走,自己找出路去找红军,并给了我们一些银子和大烟土做路费。

我与十多个女同志和几十个男同志在一起,经过几夜急行军,始终摆脱不了马匪的包围。白天我们藏在一家窑洞里休息,大家太累都睡着了,被马匪骑兵搜出来而被捕。有团长王泉媛、秘书李开芬等。

秘书李开芬——

我和王泉媛、曾广澜等人一块行动。天又冷又黑,我们摸着爬下山,一下去就是一个深沟。我们想往东走,过黄河找部队,可在山里转了几天,也没有摸准方向。马匪在四面搜山,我们也不敢找老乡问路,就在山里转圈。一天晚上,已到了下半夜,大家又冷又累,看见一个空窑洞,就在里面休息一会儿。连续紧张行军,大家一躺下都睡着了,结果被搜山的马匪发现,把我们抓了起来,一直押到凉州监狱关起来。

政治处主任华全双——

梨园口一仗,西路军受挫。我们独立团奉命掩护其他部队转移,终因寡不敌众而失败。当时,马家军把我们围在一个山头上,狂呼:“冲上去,一人赏一个小老婆!”情况万分危急,我们弹尽粮绝,便手挽着手唱着《国际歌》,准备从后山悬崖跳下。正在这时,一发炮弹打到我们中间,我被掀下悬崖时挂在了树枝上。我三处负伤,肉里还有一颗子弹,昏迷过去。醒来后,同志们用绑腿把我从悬崖中间放下来。我身上两处受伤,藏到深山老林里,直到5月份敌人最后一次搜山,被搜了出来。

参谋长彭玉茹——

在祁连山中,西路军指挥部作战处处长向我们布置任务,说:“现在的情况很紧张,援军一下子来不了,部队伤亡太大,弹药的补充也成问题,而又面临十倍于我们的敌人。我们已经打得够疲惫了,要继续与敌人周旋是很困难的。上级决定让一部分有生力量突围。你们的任务就是拉住敌人后腿,迷惑敌人,掩护主力突围。你们考虑一下,妇女团能不能完成这样的任务?”团长、政委和我相互看了一下,不约而同地说:“能,一定能完成任务!”“那么,好吧!不过你们回去,只是向大家说到祁连山去打游击,一直坚持到救兵来,如果来不了,就坚持到最后一支枪,一个人。今晚就和主力部队调换番号,卫生部接骑兵师的防务,少先团换十四团,妇女团换十五团。记住,要保密,夜间3点钟以前,一定要全部换好!”

二营营长何福祥——

石窝会议决定将现有的枪支弹药集中起来,挑身强力壮的组成左右两支队。有些伤病员和我们妇女团一块朝张掖方向撤退。这时女的还有好几百人,我记得有王泉媛、曾广澜、吴富莲、陶万荣、赵应兰、张怀碧、李开芬、李文英、李开英、张茶清等。第二天,敌人就把我们从四面围了。我们没有武器,人又分散。敌人冲上来,我们就和敌人肉搏。妇女力量单薄斗不过敌人,结果我们30多个女的被敌人抓走,押到张掖西花寨子,关到一个大房子里。

石窝会议后的团长陶万荣——

西征时,我在供给部,与妇女团接触不多,所以对石窝会议以前妇女团的情况不清楚。石窝会议的当天晚上,总部两位参谋急匆匆地找到我说:“总部首长决定让你负责把山上的300余名女同志组织起来,番号仍叫妇女独立团,由你担任团长!”我们又商量让赵明英同志任副团长。给我们的任务主要是带领剩余的女同志想法突围,然后就地打游击,等待援军。

此时大部队已经撤离石窝山,我们必须赶在天亮前撤走。我们选择了后山敌人防守较松的一条险路。天黑路陡,不少同志滚下山崖。我急中生智,叫大家把绑腿都解下来连在一起,拴在悬崖边的树干上,一个接一个地拉着带子往下溜,这样果然既快又安全。为了跳出马匪的包围圈,女战士们虽然已经累得浑身酸痛无力,双腿都直打战,可大家咬紧牙关,奋力地爬呀爬呀。有些受伤和体弱的同志,不知什么时候就掉队了或摔进山谷中去了。天亮时,我们撤到一个山洼里,清点人数,只剩下不到200人,就连协助我们突围的两位参谋也不见了。

此时,马匪疯狂地四下搜山,我们的处境仍很危险。我一面命令大家注意隐蔽,不得暴露目标,一面鼓励大家克服困难,同敌人血战。我召集党团员骨干会议研究决定,我们要想法找到大部队,不能在这里等死。

天黑,我们开始向山口方向突围。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们分不清东南西北,只好靠运气,摸索着前进。走了一个晚上,还没有走出山去。天亮了,我们怕被敌人发现,赶紧找了一个山洼隐蔽起来。等到天黑我们又摸索着继续前进,走着走着,突然前面出现了一个寺庙,近前一看,原来是进山时经过的康隆寺。大家松了一口气,总算找到来路了。这时,天又要放亮了,我一边让战士们原地休息,一边召集干部会议,研究下一步行动方案。突然,哨兵跑来报告:“庙前大路发现敌人骑兵!”

我命令大家立即向寺庙对面的牛毛山撤退。牛毛山是一片原始森林,不利于敌人骑兵行动。如果能够抢先冲进这片森林,我们就有可能脱离危险。但我们的两条腿,怎能跑过敌人骑兵的四条腿。女战士们被马匪的骑兵冲散,跑得快一点的冲进了森林,跑得慢的就被马匪抓走了。我们借助树木的掩护,且战且退,天黑时好不容易甩开马匪的追击,只剩下几十个同志了。

我们决定暂时在这深山老林里隐蔽几天,躲开敌人的搜捕。那年冬天冷得出奇,西北风呼呼地号叫着,寒冷折磨着我们这些衣衫单薄的女战士。饥饿、寒冷和伤病又夺去了几位战友的生命。为了不致冻死,我们冒险生火暖暖冻僵的身体,没想到却惹出大祸。马匪循着烟火将我们团团包围,当我们发现敌人出现在身旁时,跑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剩下的几十个同志被俘了。

石窝会议后的副团长赵明英——

总部开会,把剩下的人编成三个支队,枪支弹药集中起来,把妇女集中起来编成妇女团,陶万荣任团长,我是副团长,还有伤病员和小娃娃也编在一起,就地打游击,寻机突围。我们在山上转了几天,搜山的马匪太多,我们越走人越少,最终也没突围出走,被马匪俘虏。当时一块被抓的还有陶万荣、余桂珍等,还有几个男同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