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河西浴血:红军战史最惨烈的失败 第五部分 兵败祁连(8)

河西浴血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size][/URL] 红三十军政治部主任李天焕—— 李特这天下午,总部在石窝山头上开会,决定分散活动,保存实力,待刘伯承同志率领的援西军过黄河以后,再去会合。把三十军剩下的千把人编为左支队,由李先念、程世才同志和我带到左翼大山打游击。九军剩下的300多步兵和100多骑兵编为右支队,由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


红三十军政治部主任李天焕——

李特这天下午,总部在石窝山头上开会,决定分散活动,保存实力,待刘伯承同志率领的援西军过黄河以后,再去会合。把三十军剩下的千把人编为左支队,由李先念、程世才同志和我带到左翼大山打游击。九军剩下的300多步兵和100多骑兵编为右支队,由王树声、朱良才同志带到右翼大山打游击。总部剩下的十几个干部和三十军一起行动。

傍晚,我们整编了部队,安置了伤员,砸坏了带不走的武器。入夜,便怀着沉痛依恋的心情,含着满眼的热泪,和同生死、共患难的九军战友们分手了。

总部三局(通讯)局长宋侃夫——

3月14日到石窝,我们的处境更困难了。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开会决定:徐向前同志和陈昌浩同志回延安。李特讲,为缩小目标,减轻负担,除留下一部电台和中央联系外,其余全部砸烂毁掉。我的心情非常沉痛,回电台传达命令时,声音都哽咽了。我和同志们都想到,红军电台的建立是多么不容易。大家一面砸,一面烧,一面流眼泪。

红八十八师参谋长(红五军余部在倪家营子与八十八师合并时任职)饶子健——

空中繁星闪烁。干部们在山坡上来回奔走,忙着整编队伍,安置伤员,掩埋烈士遗体,砸坏带不走的武器,烧毁无用的文件材料。我安排好了行军的队伍,又根据上级吩咐,从部队调十几支盒子炮,从供给处取了一些经费给总部送去。从总部返回,带领几个战士,扛了副担架去抬师长熊厚发同志。熊师长在南柳沟战斗中左臂负伤,动脉管被打断,由于缺乏药品,伤口化脓,胳膊肿得圆鼓鼓,疼痛得很厉害,动弹不得。见我们来抬他走,怎么也不干,硬是要坚持自己走,经我们再三劝说,才勉强地坐上了担架。我迈着沉重的步子跟在担架的后面,在石窝山腰上走着。

红八十八师政委郑维山——

晚10点钟光景,我和警卫员、秘书三人又遇到我军一些零散人员——副师长熊德臣、师经理部长叶永松、二六八团政委徐金书,还有八十九师师长邵烈坤、师政治部主任裴寿月等人,都蹲在一座小山上。

我惊奇地问:“你们怎么在这里,部队呢?”

“部队被冲散了!”他们烦恼地说。

我又问:“总指挥他们呢?”

他们说:“走了。”

我再问:“军政委他们呢?”

他们答说:“不晓得在哪里。”

我问他们:“在这里干什么?”

他们说:“准备找援西军去。”

他们是随主力行动的,我没有理由不信他们的话。后来我才弄清楚,我军主力也遭到骑匪袭击。熊德臣他们是在混战中与部队失去了联系,也不晓得石窝会议和全军编成左右两个支队,分头突围的决定。这样,我们就聚在一起,依星辰判定方位,朝东北方向走。第二天白天,突遇搜山骑匪,又把我们冲散。

3月15日,西路军工作委员会致电军委主席团、党中央:

(一)为适应目前战略环境,为保存力量,分为三大支队活动。张荣率十五团及彩病号及特务团一部为一支队,约一千余人,枪百余;树声率二十团及骑兵两连共约七百人为一支队;先念率三十军之基本主力约五个营为一支队,工委会随此支队行动。今晨到祁连山脚的番人地区,距龙首堡约两天路,地形险要。明日拟在此休息。

(二)现马敌仍以全力对付我们,现因我军分散活动,彼亦分散兵力。

(三)地形及粮食、弹药没法解决,刻下不能(有)较大的活动,且难持久。

(四)我们极望援西军迅速渡河,以达配合主力消灭“二马”,决定甘北之目的。如何请示。

(引自《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上,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年7月第1版,第613页)

3月17日,中央及军委复电李先念、李卓然:

甲、同意你们成立工委会,并分为三路游击。

乙、你们应以主动的游击战争,独立争取自己的生存及发展,反对过去靠人而不靠己被动而非主动的机会主义路线,过去领导一贯违反中央及军委指示,致陷西路军于今日地位。你们应该坚决反对此种错误路线,而在新的精神上执行主动的依靠自己与群众力量的方针。

丙、东北军调豫、皖,兰州、平凉、固原等处由中央军接防,我们四军、三十一军现到镇原不能西进。

丁、顾祝同已电“二马”停战,但效果如何不得而知。因此,你们行动应完全放在独立自主的方针上面。

(引自《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上,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年7月第1版,第615页)

中共中央及中央军委的这份电报,批评西路军领导人是“机会主义路线”错误,批评西路军“过去领导一贯违反中央及军委指示”,因而“致陷西路军于今日地位”。这对遵循中央及军委指示行动的西路军主要领导人徐向前、陈昌浩公平吗?对用鲜血和生命书写中国革命史的西路军21800余名将士公平吗?对长眠在河西走廊、祁连山中的西路军万千英烈公平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