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河西浴血:红军战史最惨烈的失败 第五部分 兵败祁连(1)

河西浴血 收藏 0 4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


南柳沟突围

浓重的黑暗包围着红军。恢弘而磅礴的万物枯死的大漠冬夜,阒寂而蕴蓄着无限悲愁的大漠冬夜!精力耗尽,疲劳已极的红军战士跃动的雄姿已显得笨拙,两腿的摆幅越来越小,然而,每一个人都不会因为戈壁死命地拽扽而盘桓片刻。向着前方,以生命力不可遏止的气势奔驰向前,如陨星俯冲而去。

红军从倪家营子突围,刚刚转移到沙河,马家军大队人马的追兵立即扑来,红军边打边退,继续向西南方向转移,于2月28日拂晓进抵威敌堡南的三道柳沟。

三道柳沟傍依在祁连山下,祁连雪水融汇的三道凝固的小河把村子划成几节:东面一节叫东流沟,西面一节叫西流沟,中间偏南一节叫南柳沟。根据总部命令,红三十军扼守西北,红九军扼守东南。28日,徐、陈致电军委:“我们昨夜全移威敌堡南之东西柳(流)沟,……坚决克服困难,在此坚战。”

红军战士疲累得连眼皮都支不起来了,可是乌云似的追兵就在身后,别说睡觉,饭也顾不得吃一口,就立即动手筑工事,挖枪眼,斫鹿砦,准备厮杀。

浓烈的尘土和磅礴的曦潮一起从东天横溢而来,像烟,像雾,由远而近。透过弥漫的飞尘,可以看到马家骑兵奔跑的身影。

红三十军代军长程世才令师长熊厚发坚决固守,并待机出击打垮敌人。熊三道柳沟红三十军指挥部所在地。李先

念曾在这棵枯树上拴过战马师长坚决执行固守的命令,亲自到阵地上指挥作战。马家军在优势火力掩护下,以密集队形,冲到红军阵地前。伏在阵地内的红军战士,立即从尘土中爬起来,跳出工事,以大刀、枪刺、梭镖,与马家军肉搏。整个前沿阵地,完全被鲜血染红了。入夜,程军长即指挥八十八、八十九两个师实行反击。这两个师只有3000人了,将进攻的马家军打退,恢复了原来阵地。

夜间敌人用沙堡、箱柜在红军周围筑起工事,生起堆堆篝火。程世才站在围墙上纵顾四野,看到红军被包围在几道火环中间。作为指挥员,他完全明白面临的形势如何严峻。

西路军被围在南柳沟,越到后来,战斗越残酷,越艰险,最终陷入绝境。

3月4日,徐向前、陈昌浩、李特又一次致电中央军委及彭德怀等,“准备战到最后一滴血,同时恳望援军星夜奔来”。

党中央军委并致彭、任、林、刘、萧、郭、王、陈、炳辉:

(一)西路军弹药将尽,最近战斗主要靠白刃格斗,但刀矛又少,体力亦不强,不及敌兵强悍。敌四周封锁,日夜被迫与敌血战,每次伤亡多则数百,少亦数十。卫生材料早已用完,彩病号安插后均被敌屠杀。现敌洞悉我军弹药无法接济,彩病号无法安插及粮、水之困难,正加紧封锁并企图乘虚短期歼灭我军。马敌已派兵配合民团实行封锁要道,转移困难。

(二)在上述紧要情形下援军早到一天,则我无上英勇红色之战士少受一天之损失。万一援军来迟,前途危险堪虑。

(三)我们坚信胜利前途,并号召全军斗争到底。现虽日食一餐,眼前无水,而绝不灰心,准备战到最后一滴血;同时恳望援军星夜奔来,或以更迅速而有效办法灭马敌,保全西路军……取得甘北,奠定大计,策之上也。事急,时盼望速复。

徐、陈、李

(引自《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上,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年7月第1版,第599页)

西路军在三道柳沟与敌人作战时的战斗遗迹3月4日,就在组建援西军之时,就在电告西路军关于此项决定的当日,中央书记处致电西路军军政委员会,批评了西路军领导人:

一、中央对西路军全体同志奋斗的精神,深表嘉许,对目前西路军所处的危险境地表示深切同情。

中央现在决定派队向你们增援,利用各种其他方法帮助你们,团结干部,激励士气,派□增援军,战胜当前敌人。

二、但中央认为西路军目前所以陷入危险境地,一方面固然由于地形、给养与客观的困难条件,但主要的原因,是由于西路军的领导者没有依靠自己的力量战胜一切困难,消灭敌人,完成自己的任务,自信力因而扫地,希望寄托在外力的援助上;同时,对群众的关系上,特别是回民的关系与战略战术上的错误,也是其中的重要原因。因为据敌我力量对比结果,我们是完全可能战胜“二马”的。

三、中央认为西路军领导者的这种错误,是同过去四方面军成立第二中央时,采取右倾的退却机会主义,因此遇到新的困难时,又发生这种错误。

四、因此,中央极诚恳地希望你们深刻检查此次西路军受到的重大的损失的经验与教训,彻底揭发过去与现在的错误,以布尔什维克的自我批评在实际工作中执行中央的一切指示与方法,西路军在政治上、军事上得到彻底地转变。只有这种转变,才能保证西路军最后的胜利。

(引自《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上,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年7月第1版,第597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