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河西浴血:红军战史最惨烈的失败 第五部分 东进?西进?(13)

河西浴血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size][/URL] 肩膀宽阔、身体粗壮的邹丰明像历次打仗一样,不拿短枪,背一口大刀,提一条步枪,站在程世才面前,瓮声瓮气地说:“军长,你下命令,我们冲!” 程世才部署八十八师的二六五团、二六八团由左翼,八十九师的两个团由正面同时反击,九军的一个团作为预备队。各团的炊事员、饲养员等都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


肩膀宽阔、身体粗壮的邹丰明像历次打仗一样,不拿短枪,背一口大刀,提一条步枪,站在程世才面前,瓮声瓮气地说:“军长,你下命令,我们冲!”

程世才部署八十八师的二六五团、二六八团由左翼,八十九师的两个团由正面同时反击,九军的一个团作为预备队。各团的炊事员、饲养员等都充当了战斗兵,也还没有一个足营的兵力。

打旗兵抖开了红旗。司号兵吹起了冲锋号。战士们从背上抽出了闪亮的大刀。

在灼热、狰狞的子弹和弹片飞蝗般的啸叫声中,邹丰明一口大刀上下翻飞,指向哪里,哪里的敌人就抱头鼠窜。一颗子弹飞来,邹团长栽倒在血泊中。马家兵抡着马刀向他扑来。战士们急忙跳过去,用大砍刀架住马刀。邹团长一跃跳起,旋风似的抡起大刀,一个马家兵被斜肩带臂,砍成两截,他自己也又一次栽倒在地,血洒疆场,英勇牺牲。红军夺回阵地,敌人反冲过来又夺去,红军就再次冲上去夺回来……

落日缓缓向荒漠坠下,它仿佛被祁连峻峭的山峰刺破了,在流血,天边一片嫣红。

2月24日24时,徐、陈致电中央军委,“欲战胜此敌,只要八个足团,一两千骑兵,带足较强火力及山炮迫击炮一部即可”,“敌骑日夜接近,步、骑、炮集中日夜交战”,“抱全部牺牲决心,在此战至最后一滴血”:

甲、我们二十一日晚移威敌堡,敌于天明即接近,因地形堡塞太多,敌易封锁,又于当晚仍回集倪家营。天明敌骑又接近,接连三次敌猛力炮击进犯,夜在野外四面伏击,不便出击,必在此时打。如天明有机即东进,无机另想办法。

乙、欲战胜此敌,只要八个足团,一两千骑兵,带足较强火力及山炮、迫击炮一部即可,最好能速抽出这样兵力过河,以归还建制名义向凉州进攻。我们适时夹击,可彻底消灭此敌,夺取甘北,奠定抗日后方,接通远方,实现根本大计,无论对西安之和平、战争计,无论对中国红军及西路军计,此为上策,望军委考虑,希予采纳。

丙、敌骑日夜接近,步、骑、炮集中日夜交战,西路军不战胜此敌,必有极大牺牲。西进不可能,东进亦不可能。我们虽拼战到一人一弹为止,但此前途危险极大,恐全军牺牲,不但毫无代价,且壮大敌之人马,敌重振威风,影响中国红军前途,造成将来再来此地困难。究竟战略后方是否此地,究竟战争前途是否存在。如果甘北必须占领,战争前途不免,即望实现此议,不然我们只有抱全部牺牲决心,在此战至最后一滴血而已。如何望告。

(引自《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上,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年7月第1版,第582页)

2月26日,军委主席团来电:

甲、固守五十天。

乙、我们正用各种有效方法援助你们。

(引自《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上,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年7月第1版,第584页 )

这份电报简洁明了地指示西路军就地“固守”。陈昌浩又一次占了上风,证明他是马克思主义,徐是“右倾机会主义”。

二返倪家营子,从2月22日到27日,西路军又与敌人血战五昼夜,损失过半。红军的血肉和这片泥土融为一体,又覆盖了薄薄一层新雪。不添油的灯是会灭的,再顽强的生命力得不到养息也无法支持。

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一致决定再次突围。阔大苍凉的疾风夹着碎雪扑来,在被炮火烧焦的土地上,在迎面而来的枪炮声中,西路军战士你挽我,我扶你,开始了倪家营子的又一次突围。

河西走廊飘逸出一股浓浓的历史的难堪,和风沙卷逝又卷来的生命的喟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