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


这时,中共与南京方面的谈判正紧张进行。2月9日,毛泽东、张闻天致电谈判中的周恩来:“军事方面,同意提出初编为十二个师四个军,林、贺、刘、徐为军长,组成一路军,设正副总司令,朱正彭副。”2月12日张闻天、毛泽东又致电周恩来:“西路军防地虽指定,但让防未实行,且未停战,应要求停战让防。”军委致电西路军,为了避免加剧西安地区的紧张局势,争取与蒋介石达成谈判协议,西路军放弃东进计划,依靠自身力量,就地坚持,建立根据地,粉碎马敌进攻,适时完成西进任务。

2月13日,西路军军政委员根据西路军面临的情况,为摆脱不利处境,完成西进任务,致电中共中央:西路军灭敌西进,相当困难。如上级不派四军、三十一军来援,打击“二马”实力,则西路军难以完成西进任务。万不得已时,西路军在现地坚持一段时间后,只好东出青海大通、西宁一带活动,解决部队的补充问题,伺机再图发展。此电全文如下:

(一)关于此方针,我实情已经屡电详陈军委,西路军全体指战员苦战孤诣,消灭敌人的决心是没有何时候动摇的,但战胜敌人仍须决定于敌我之武装力量,主力如不够时,必须另想办法。正如五次“围剿”未能冲破,结果仍须退出中央苏区。并不是我们无决心战胜敌人,而是由于当新的情况,根据地不能不如此干去,更为有利于全局。

(二)“二马”与我拼战甚坚决,南京是有人暗中指使,利用蒋、顾借口,不能推辞。请详考虑。

(三)我们详细考虑及根据百余日苦战的教训,认为四军、三十一军此时不能归还建制夹击“二马”,则西路军无法完成西进任务,决心在甘州、抚、高地区乘机击敌,俟天气稍暖,即转到西宁、大通一带活动,因拼战而不能根本战胜敌人,持久消耗实为不利也。

(四)以上提议极重要,提出讨论并速复军政委员会。

(引自《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上,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年7月第1版,第572页)

从2月14日起,马家军向西路军发起了又一轮更大规模猛攻。

血战在继续,谁也难以预料战斗结束的时日。徐向前忧心忡忡,彻夜难眠。他的眼睛熬红了,面容愈加消瘦,脸色像铁石般青硬。他从得到的情报和敌人进攻的凶焰判断,短期内敌人是不会停止攻势的。这样坚持下去,胜利的希望十分渺茫,危险甚大。总指挥部所在地缪家屯庄,也屡遭敌人骑兵的袭挠。白天,他除了用电话和电台指挥各部队抗击敌人外,经常到屯庄的望楼和围墙上观察敌人的动静,检查防御工事,鼓励指战员们保卫阵地;夜晚,他大都在电话机旁或电台旁边踱来踱去,及时综合战斗情报,反复思索、分析、判断,设想着种种摆脱危境的方法。

2月14日,毛泽东电告周恩来:“蒋指定凉州以西,甘州府、肃州府及安西所有各县在内。”“西路军待春暖以一部占安西州,接取货物,主力在甘、肃二州地区,但须马部退出该地。”

2月15日,毛泽东又电告周恩来:“西路军问题请作两步交涉:第一步,电令‘二马’停战让防,或派人示意令其自让,同时派飞机送款、弹去;第二步,派兵增援,结果盼复。”

2月17日,中央书记处、军委主席团联名电示徐、陈及军政会各同志:

(一)同意你们春暖以前在抚彝地区寻机破敌的意见,争取春暖后向肃州、安西行动。

(二)依据你们自己与当前敌人力量对比的情况,依据国内与西北的环境,如果蒋介石不能或不愿停止“二马”向你们进攻,又不愿主力红军派兵向你们增援,则你们唯一的方针是调动敌人,寻求机会逐渐削弱之与各个击破之,以便达到自己的战略目的。例如,你们有一次缴获敌人二百余枪,这样的胜仗多打几个,则情况便起大的变化,此外不能有任何别的方针。中央苏区突围如果不能战胜敌人的围追堵截,便不能达到在西北建立根据地,开展新局面的目的。

(三)作战行动时注意,须坚持集中兵力,包围、消灭的方法,切忌准备不充分,分散兵力与仅仅击溃敌人的打法。总之,你们应在一切可能中寻求取得决定胜利的道路,而坚决抛弃过去作战上的主观弱点。

(四)你们的政治纪律,究竟有无确定的基本上的转变呢?从兰州方面来的人员与新闻记者都详报你们部队与群众的关系不好,究竟实况如何呢?

(五)你们对过去所犯的政治错误,究竟有何种程度的认识?何种程度的自我批评与何种程度的转变呢?我们认为今后的胜利是与对过去政治错误的正确认识与彻底转变是有关系的。你们认为是否如此呢?

(六)你们春暖后向大通行动的提议,目的何在呢?是把向大通当做调动敌人回守青海,以使自己仍然回到甘州、肃州区域,并向安西呢?还是想占领青海呢?

(七)上面提出的问题,请你们明确答复我们。

(引自《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上,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年7月第1版,第57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