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河西浴血:红军战史最惨烈的失败 第五部分 东进?西进?(8)

河西浴血 收藏 0 14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


马元海经此创伤,迁怒韩起功平时养尊处优,临阵软弱无能,使左右翼也遭受了空前损失。韩为挽救颓势,当夜命谭团第二营反攻,并一再申令“务须奋力死战,以保全全旅军誉”。

第二营营长孟全禄是韩谊属姻娅,为公为私,自应誓死报效。根据形势,红军已将所据守的各庄堡正门堵死,另从后墙开辟门道与附近各据点联成一气,并在各庄堡墙头用机枪组成了严密的火网,如从正面进攻,势不可能。为一战立功,孟全禄决定采取从旁侧击的措施,他考虑到高登瀛营当天的失败,既犯了横冲冒进的错误,又陷于孤注一掷、后续无力的困境,久战疲惫之下自然经不起红军生力军傍晚的冲击,以致功亏一篑。为了吸取这些教训,孟全禄将全营兵力编成梯队队形,依次跟进。这样既避免了整个兵力的久战困乏,又能积蓄部分主力相机支援,以备红军增援部队的乘机突击。布置完毕,已是天明。

在山炮和机枪的掩护下,配合左右翼的大部队,孟全禄营从侧背开始进攻,集中火力,轮番交战。一时炮火爆发,硝烟弥漫,灰尘乱飞,火药气窒人呼吸。

中午时分,炮兵在红军据守的最前哨庄院的东南角,轰开一个缺口,这一处的机枪顿时哑然无声。孟全禄即率先登上东北隅的一处庄院屋顶,指挥部队蜂拥而进,不顾死亡,拉开了红军以枣木重叠构成的层层障碍物。在付出重大伤亡之后,将进抵庄院院根。此时,红军果然迎面冲出,以密集的火力射击,孟全禄即以预先布置的兵力猛力截击,遂将红军击退。

孟全禄部继续猛扑,红军以无比英勇的斗志沉着迎击,外围虽已突破,内圈尚难攻入。孟全禄部打进去,即被打出来,再又进去,又被打出来。反复争夺中,营副马献图、二连连长周尚文、三连连长马国龙、四连连长王文元,相继殒命,士兵亦死亡130余人。但孟全禄邀功心切,不顾死伤,一再通令部队舍身强攻,终将红军据守的最前哨一处庄堡占领。左右翼其他部队,随之一拥而进,红军牺牲甚重。堡内尚有红军100余人,以无险可守乘隙冲出,即与刘呈德团遭遇,相互混战,其中少部分红军突围而出。

各路步骑兵及民团步步推进,缩小包围圈,迫使据守附近各庄堡的红军大部队,逐步集中于倪家营子的本庄院。

孟全禄营进抵倪家营子前哨庄堡时,发现墙壁上到处有红军书写的标语,如“各民族团结起来,一致抗日救国”,“各民族不要互相残杀,枪口共同对外”,等等。孟全禄不识字,听别人念念之后,毫无所动,置之不理。

韩起功以孟全禄营突破前哨堡垒,左右翼步骑同时推进,合力夹攻,以致红军全线撤退,特电马步芳告捷,并荐升孟全禄为第三旅六团团长。原任团长马全义是马步芳的妻弟,尾大不掉,素与韩不睦,韩无可奈何。至此,为避免掣肘,乘机以孟全禄接替。

在倪家营子,红军曾致函马元海接洽停战。据当时《青海日报》公布的原函:“本党已与中国国民党三中全会去电谓:西安问题和平解决,全国庆幸,苏维埃政府改名为中华民国特区政府,红军改名为国民革命军,直接受南京政府和军事委员会之指挥,爰派代表与贵军商洽一切,先此函闻。”马元海无动于衷,认为红军昼夜奋战,伤亡颇大,不久即可全部消灭。又眼热红军携带的武器,以装备自己的部队,因此指挥所部各旅团加紧进攻。

倪家营子战斗结束之后,周围30华里以内的牛羊鸡只,均被马家军搜罗殆尽,以充各部队及民团的食用,对面食与马料的征收亦不遗余力。附近一带农民多年辛勤积蓄的一点元气,顿时为之中断。这一萧条景象,直延至数年之久。

东进?西进?艰难游弋的困窘之师

夜色沉重而肃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