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河西浴血:红军战史最惨烈的失败 第五部分 东进?西进?(7)

河西浴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size][/URL] 敌人从东西两面夹击,将骑兵师逼到一个土围子里。骑兵师凭仗围墙与敌战斗两天一夜,弹尽粮绝实在无法坚持,便电报请示军首长,利用夜色突围返回倪家营子。 西路军在倪家营子毙伤敌人数以千计,自身伤亡亦重,全部兵力已不足万人。 打进被打出,再进去又被打出 马元海以韩起功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


敌人从东西两面夹击,将骑兵师逼到一个土围子里。骑兵师凭仗围墙与敌战斗两天一夜,弹尽粮绝实在无法坚持,便电报请示军首长,利用夜色突围返回倪家营子。

西路军在倪家营子毙伤敌人数以千计,自身伤亡亦重,全部兵力已不足万人。

打进被打出,再进去又被打出

马元海以韩起功部久驻甘州,生活优裕,给养无缺。战场既已转入甘州地区,应以韩旅负起主攻责任,以均苦乐,借试身手。马元海为监督韩旅行动,将马朴旅马步銮团、马禄旅、马步康旅混合编成的步骑兵团,连同各民团人马,分布于左右翼,严令一致行动。

韩处此情势之下,遂将所部摆入正面第一线,向部队强调:“倪家营子为最后决胜战,生死在此一举。人人抱必死的决心,奋勇当先!”

当战斗紧急时,韩起功曾靠近前沿督战。韩的侄子由甘州前来省视,跟在左右,至一院落席地坐于韩旁,当场被红军流弹击毙。韩起功为之愕然。

韩起功,字玉山,循化撒拉族。马步芳在化隆任团长时,韩是其属下一个营长。韩起功驻防甘州,贩烟放赌,横征暴敛,每年以运送子弹为名,用骆驼向西宁运送黄金和白银,并大量贩运鸦片于绥远和天津,以换取枪支,因而深得马氏信任。

马家军的兴起和发展,和撒拉族有较多的联系。马步芳的爷爷马海晏,原是同治末年投降清朝的河州回民军首领马占鳌的旧友和部将,被清军收编后任旗官,其子马麒任哨官。庚子之役(1900),马海晏病故,由马麒补旗官遗缺,后驻防化隆县扎巴镇,不久升任花翎副将衔循化营参将。撒拉人在镇压“河湟事变”中立有军功。马麒以循化营为骨干,循化、化隆为基地,在撒拉族中招募兵丁。辛亥革命后,马麒任西宁镇总兵,甘边宁海镇守使兼蒙番宣慰使,在此基础上,奠定了马麒及其弟马麟、其子马步芳对青海近40年的军阀统治。

撒拉族是我国信仰***教的少数民族之一。在撒拉族民间流传着他们的祖先尕勒莽从中亚撒马尔罕一带迁来的传说。这种从中亚迁来的历史事实,可从语言、习俗、体格外形、庭院布置、历史记载等方面得到证实。撒拉族的先民系西突厥人撒鲁尔部,元时从中亚东迁,定居到循化已有700年以上的历史了。撒拉族首领在元时被任命为积石州世袭达鲁花赤,至少传了三世,即尕勒莽——子奥玛尔——子神。明洪武三年归附明朝。神宝改为韩宝,以韩为姓。

韩起功令所部谭呈祥团为先驱。该团第一营高登瀛部于2月26日向东南方正面的几座庄堡攻击,激战终日,死力争夺,因红军寸土坚守,进展甚慢。日落时节,高营勉强靠近前哨的一个庄堡,但未得喘息,又遽遭红军援兵的猛力冲突。该营措手不及,狼狈溃退,伤亡甚重。红军乘胜侧击,击毙谭团第三营营长马学良及马步銮团的营长马朝选,以及下级军官70余人,士兵456人。左翼的民团中,循化旅长韩忠良、团长马忠良,在视察阵地中为流弹击毙。在左翼的旅长马朴,亦被击伤臀部,不能行动,旋即抬往后方医治。各部队死亡士兵及民团壮丁两三千人,攻势为之顿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