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河西浴血:红军战史最惨烈的失败 第五部分 东进?西进?(5)

河西浴血 收藏 0 5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


倪家营子位于临泽县东南,因其南高北低,人们习惯把南半部叫上营子,北半部叫下营子。上下营子共有43个屯庄,星罗棋布,坐落在祁连山下。屯庄厚实的围墙高达三四米,简直就是一个个坚固的堡垒,较大的屯庄还筑有望楼和碉堡。屯庄多以主要人家的姓氏命名,如汪家屯、雷家屯、李家屯等。

1937年1月28日晚,西路军重返倪家营后,总部所在地的缪家屯庄徐、陈将部队收缩在下营子地区的20多个屯庄里,以红九军扼守东北方向,红三十军扼守西南方向,两军前沿阵地相接,纵深梯次配置,构成椭圆形防御圈环,凭垒固守。红五军和总直属队置于下营子中部,居中策应。总指挥部住在缪家屯。

祁连山白雪皑皑,银光点点。“河西遍观祁连雪,临泽景致独无穷”。古人诗云:“微云出岫挂窗虚,未到深秋暑尽除。十载长征谁画阁?几人高卧自编书?平分暑色明山径,远聚寒光映草庐,独喜年来烽燧息,凭栏晚对意何如?”西路军剩下的1万余人,全部集结临泽县倪家营子,不过不是来欣赏“祁连积雪”。烽燧未息,无意凭栏。

西路军收缩于倪家营子,马元海快速集兵,蜂拥而至,将红军团团围住。为了创造东进条件,西路军实行决战防御,顽强拒守,以寡击众,在倪家营子地区展开了一场血战。万余红军将士被仇恨烧灼着的目光正向敌群射出雷电,那是从心灵的瞳仁中迸射出来的雷电!这雷电将把哀愤炸成齑粉,在倪家营子写下红军的伟烈和悲壮!

马家军黑压压,覆盖了倪家营子四周的地面,接二连三地以团、营为单位集团冲锋。枪炮声一阵紧似一阵,汇成了不间断的隆隆轰鸣,连空气都在颤动。

妇女团守卫的前沿支撑点上,一挺机枪打完了最后一排子弹。“没有火力,没有火力!”一位女战士瘦削的脸上,眼珠瞪得骇人,操着地道的四川话紧张地说。热血在她周身冲腾起来,她和她的战友拿起棍棒,举起石头……

马家军重兵来犯,红军创病皆起,战局摄人心魄。敌人每次进攻,均先以大炮猛烈轰击,而后组织大量步骑兵,发起冲锋。什么花马营、黑马营、白马营、红马营……都拿上来了。红军连一门迫击炮都没有,全靠近战对付敌人。每当敌人冲到红军阵地前沿时,部队突然冲出围子,进行反击,肉搏格斗,杀退敌人。围垣被炮火击毁,指战员就利用断壁残墙,拼死坚守,直至将冲进的敌人杀出。子弹极端缺乏,步枪几乎失去作用。红军战士把枪架在一边,手里握着大刀、长矛、木棍。每当敌人蜂拥至前,战士们便嗷嗷叫着一跃而出攻入敌军,挥动一切可作为武器的物件与敌厮杀。在这里,没有战斗员和勤杂人员之分,没有男同志和女同志之分,不仅轻伤员,重伤员也是至死不下火线,其中自行拉响手榴弹以自己垂危的生命与敌人同归于尽者不胜枚举。许多人当手中武器被毁之后,即赤手空拳与敌格斗,掐住敌人脖子,拔缪家庄墙上红军射击孔倪家营下营村红军战斗遗址掉敌人胡子,咬掉敌人耳朵……整个战场,真是“一片土地一片血,一个战士一团火”!丹心拳拳,雄魂烈烈,这些铁血儿女,给历史留下一代人的雄壮,一代人的骄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