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河西浴血:红军战史最惨烈的失败 第五部分 东进?西进?(4)

河西浴血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size][/URL] “通常总部来电,直呼名姓,从来不加职衔,这次为什么例外了呢?”程世才迟疑地说。 “这里也不对头!我们打电报不都是以代字表明日期吗?这儿却是直写的。”李先念把电报接过去,指着下款说。 “电文的语气,也与以往的不一样!”李天焕两眼注视着电报摇了摇头说。 “必须查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


“通常总部来电,直呼名姓,从来不加职衔,这次为什么例外了呢?”程世才迟疑地说。

“这里也不对头!我们打电报不都是以代字表明日期吗?这儿却是直写的。”李先念把电报接过去,指着下款说。

“电文的语气,也与以往的不一样!”李天焕两眼注视着电报摇了摇头说。

“必须查明情况!”李政委结论似的说。

他们马上派出一队骑兵前去侦察,结果发现敌人在半途设下埋伏。

半夜,接连有好几个总直属队被打散的人员跑到红三十军驻地。根据来人报告:前卫军和总直属队头天出发到龙首堡宿营,敌人赶来围攻了一天,突围出来又中敌埋伏,队形被打乱了三次,伤亡很大,损失电台一部。

李先念、程世才等肯定电报是敌人的阴谋。因此,当夜按兵不动,第二天出发,第三天到达倪家营子与红九军和总直属队会合。到总部一了解,那份电报果然是假的。

“一片土地一片血,一个战士一团火”

1月28日晚,西路军总部率总直、红五军和红九军进驻倪家营子。翌日拂晓,后卫红三十军进驻。

红军返回倪家营子,飕飕寒风,满目凄凉。满面焦黑的红军指战员目光凝住了。四处不时冲起火光,翻卷着浓烟。许多房舍被烧成灰烬,许多家庭被抢掠一空。村中间狼藉地躺着大堆红军战士的死尸,一边被火光照着,一边被月光照着,模糊地显出轮廓来。有的被大刀砍成两段,有的被石头砸碎了脑袋和脚踝骨,有的被剥得赤条条地冻死。女战士被剥光衣服,割去乳房,阴道里塞上了木楔……远处丢着一个撕成两片的婴儿,五脏散乱于地。红军撤出时,一位女战士把不满两个月的婴儿托嘱老乡寄养,可是敌人不仅残杀了全部伤病员,连婴儿也不放过。他们死了,死得山悲水哀,鬼哭神泣,死得这一段历史渗透了血迹斑斑的惨痛色彩!东边抹上一道鲜红,早霞如涂如染,垂下巨大的血衣。天要亮了,夜幕却沉沉地压在每一个红军指战员的心上。他们不由得想到根据地,想到那里觉醒的人民,如果有根据地作战,伤员是不会落到这样后果的。

参与这灭绝人性大屠杀的有一个叫李成英的大地主。他充当民团副团长,趁红军撤离时摸回来大肆屠杀。也是他恶贯满盈,红军返回倪家营子,他和他的三个帮凶没有来得及逃跑,藏在庄边干涸的河沟里,被搜捕出来。龙王庙前召开公审大会。部队和群众拥来,像一股炽热的气浪,像冒火星的弹药库。尖厉的复仇的声浪被尖厉的北风裹着,在会场里在阴霾的苍穹里震荡!恶魔偿还了烈士的鲜血。

2月1日,徐向前、陈昌浩、李卓然致电军委:

(一)为调动敌人寻机灭敌,全路军于二十八日晚移沙河堡东二十里之倪家营,贸易好,粮可吃半月,群众条件亦好。

(二)敌马禄旅因损失大,已在山丹、永昌补充后再来。祁旅守凉州,元海、起功兵四个团在我西南。马彪、马朴两骑旅在我东北附近,各加步骑民团。今昨两日炮战,掩护进犯,均被击退,敌伤亡六百,我亦四百。堡塞密连,我火力太弱,灭之不易。

(三)我们决集力击敌,并争取时间休整。敌力求与我速战,弱点多。现正在以全军从战术、政治、群众灭敌,用后方游击战来战胜敌人。但我人、物补充困难,故感灭敌困难。

(四)各方情况如何报告。

(引自《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上,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年7月第1版,第563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