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河西浴血:红军战史最惨烈的失败 第五部分 东进?西进?(2)

河西浴血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


西路军军政委员会虽然不了解中共中央调西路军东进的全盘计划,但谁都明白,要么西进,要么东进,蹲在现地被动挨打,绝无出路。1月20日下午,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决定,执行军委指示,全军集结,立即东进。次日(21日)凌晨,徐、陈电告军委主席团:

(一)以乘绥东进击敌,相机配合凉、古,接通兰州,增加抗日联军之目的,决今晚全军集结出动,走南大路,以十天行程达到古浪、土门地区,尔后向平番或靖远集中。

(二)士气甚旺,沿途相机抗击。

(三)前面情况时告。

(引自《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上,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年7月第1版,第539页)

1月21日,张闻天、毛泽东致电周恩来、博古并告彭德怀、任弼时:“西路军东进,徐、陈电士气尚旺,十天可达古浪。如该军不再挫折,尔后当位于文、武、成、康地区。如此,我主力在陕南、甘南便可破坏南京把联军围困于渭水以北之计划。”

西路军回师东进,为此,总部命令红九军留下两个步兵团和妇女团一起包围佯攻甘州,牵制敌人,掩护主力行动。陈昌浩主持了一个会议,恢复陈海松的指挥权。这次开会,陈海松没说太多的话。他带领三个团坚决执行牵制任务。

陈海松部连夜急行军,次晨未亮到达作战地域,甘州南关守军一个连还在睡觉。陈海松指挥部队勇猛突袭,未发一枪,全歼守军。他到三个团部走了一趟,对团、营、连干部急急地说:“选地形,筑工事,守住两边关卡,掩护总部和全军通过!”

陈海松对机要参谋李良兴说:“李参谋,交给你一个大任务!如果我牺牲了,你晓得全部战斗部署,就代理我指挥到底。如果我负伤了,你就补上一枪,不能叫敌人抓活的哇!”李良兴听后,眼泪在眼眶里旋着打转。

1月21日,西路军全军出动,向东进发。经过连续两个夜晚的行军,前卫红九军在王树声率领下进入沙和堡东约60公里的黑河西岸的龙首堡。凌晨,明月挂在西天,龙首堡内的敌人正魂游梦中。堡内敌人一个团,另有民团一部,从凉州方面赶来,下午刚到。红九军七十三团团长孙汉言率部摸进堡塞。堡塞内枪声响起,喝叫声、打斗声、哀嚎声传出。堡塞内冲出几匹战马,月光下红九军隐蔽在土墩外100余人的骑兵团猛扑上去。这一仗,毙伤俘敌400余人,缴获战马60余匹。

一片漆黑的寥廓,一片封合的岑寂。西路军主力在夜幕的掩护下,用刺刀杀出一条血路。李先念和程世才率领红三十军东抵张掖县西洞堡。

裹着硝烟的寒风把夜幕拽走了。李先念和程世才登上西洞堡村北数丈高的白塔,从望远镜中看到进攻的敌人分为两路,少数占据着沙土包,大部暴露在开阔地上。红军居高临下,击倒很多敌人。经过战火洗礼的军人的大脑明晰而又果断,李、程一锤定音:集中力量歼其一路,兵力可占优势。此刻不反击,敌后续部队赶到,有利时机就会失去。

程世才抓起电话:“我们请示出击……”话筒里不断传来徐总指挥一两个字的回音。最后,徐总指挥坚决果断地说:“我批准你们的作战计划,命令部队出击!”

悲壮的利剑锵啷啷出鞘,直指右翼,敌人想逃跑也不能了。马家兵每人一把大刀、一支短枪或一杆长枪,他们利用良好的装备和健壮的体力拼命挣扎。红军战士体力弱,扭住敌人后,两三个人才能捉住一个。战斗结束,800多个敌人做了异乡怨鬼,800多支马枪、400多支短枪、许多战马和俘虏成了红军的战利品。

红军在西洞堡歼灭的是青海宪兵团。宪兵团刚从西宁派来,士兵1300人都是从西宁市居民中征拔的,各级官长由手枪团派充。手枪团团长马玉龙接到马元海的进攻命令,以宪兵团在前,督促猛攻。枪声一响,未经训练的宪兵团惊慌战栗,乱做一团,逃生者仅100余人,在其后面的手枪团亦望风溃散,不堪收拾。马元海召集连长以上军官,当场申斥马玉龙说:“平时你在西宁风头不小,今天作战,不如儿戏!”马玉龙面红耳赤,莫敢仰视。

红三十军的反击战夺得了胜利,然而并没有造成形势的改观,西路军欲东进而不能,东面敌人加紧重兵据堡堵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