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河西浴血:红军战史最惨烈的失败 第四部分 喋血临高(13)

河西浴血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size][/URL] “你干吗不打死他?”在战争年代,警卫员负有随时处决叛徒的责任。 原来郭锡山和警卫员走到前沿战壕,郭说:“把你的盒子枪给我,打个远目标。”警卫员把枪给他,他顶上子弹对准警卫员,指着敌人的阵地说:“你跟不跟我去?”警卫员不去,他就一个人跑了。警卫员让哨兵开枪,打了几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


“你干吗不打死他?”在战争年代,警卫员负有随时处决叛徒的责任。

原来郭锡山和警卫员走到前沿战壕,郭说:“把你的盒子枪给我,打个远目标。”警卫员把枪给他,他顶上子弹对准警卫员,指着敌人的阵地说:“你跟不跟我去?”警卫员不去,他就一个人跑了。警卫员让哨兵开枪,打了几枪没有打中。

郭锡山被马禄旅哨兵查获,送交旅部。郭交代了身份,表明是来投诚。马禄积极欢迎,把他护送到凉州。马步青叫顾问李兰轩(郭的同乡,河南人)对郭优待。郭主动出面,印刷传单,招降红军。马步青对此至为满意,任命郭为参议,月薪100元(硬币)。西路军失败后,被俘的红军高级干部到凉州后,马步青指定郭做工作。马步青又任命郭为甘新公路督办公署运输处副处长,月薪300元。马还把自己的大姨子许配给郭为妻,恩准其将父亲和弟弟接到凉州。最后因为郭的弟弟抢劫了马的丈母娘的财物被马所杀。

祁连的夜以低而庄严的夜空,凄然的月色星辉,抚慰着艰难的红军。红军利用夜暗突围,向倪家营子靠拢,遭敌截击。两边奔驰着马家骑兵,一面冲杀,一面高喊:“弟兄们,冲啊!抓住女共党一人给一个老婆。”

秦基伟从受惊的骡子上摔下来,忘记伤口疼痛,立刻爬起来带领部队与敌人拼杀。队伍边打边走,妇女团和机关干部伤亡惨重,不少人被俘。

“啪啪啪……啪啪啪……”密集的枪声远去了。黑夜里飞过一串流火,留下不消失的回声,留下天宇的空旷和那浓重的令人悲伤的岑寂。

红军女战士的叙述

妇女团团长王泉媛——

从山丹撤出后,马匪在后紧紧追击,战斗频繁。1000多女同志集中到一块影响太大,于是把妇女团解散分到各军。我带了何福祥这个营,还是跟着总部行动。

1937年1月,我们被敌人包围在临泽城内。全体女战士站在守城第一线,有武器的用武器,没武器的就用石头、瓦片向敌人狠狠投去,打得敌人血肉横飞、连滚带爬,一天就打退敌人的多次进攻。战斗十分残酷激烈,城外堆满了敌人的尸体,城墙上也洒满了同志们的鲜血。晚上,战士们又忙着加固城墙。连续战斗了三天三夜,敌人的部队还在不断增加,攻势也越来越强。他们凭借着猛烈的炮火,把城墙一次又一次轰开。数不清的敌人蜂拥而上,并无耻地狂叫着:“弟兄们,冲啊!打进城去一人赏一个共产婆。”敌人利用梯子和吊绳爬上了城头,战士们奋不顾身地和敌人展开激烈的肉搏战。几个身强力壮的女战士把一截露出头的梯子掀了下去,梯子上的敌人号叫着死去。敌人一次次的进攻,一次次的失败。一个小女战士自豪地说:“有我们在,匪徒休想爬上来!”

但是,形势对我们越来越不利,再守下去,将有全军覆没的危险。我们按总部指示寻机突围,奋力拼杀冲出了临泽。在这次战斗中,妇女团有400多人牺牲。

妇女团二营营长何福祥——

从山丹西进到张掖、临泽、倪家营子。我们主要是配合战斗,守城墙,抢救伤员。由于战斗频繁,弹药补充不上,我们就到老百姓家去收废铜烂铁,自己制造土手榴弹和子弹。记得这一带前进后退往返不一,由于是孤军深入,敌我力量悬殊,我们处于节节失利的局面。

妇女工兵营营长杨文局——

临泽突围,四面八方枪声乱响,天空都是红颜色,还听到马家兵的嚎叫声:“把枪往天上打,抓活的,抓到婆娘一人一个!”这时,我被一颗子弹打伤,幸亏伤不很重,赶快跑进一个冰滩。冰很滑,马摔倒了,许多东西都摔坏了。我们老远看见三个马家兵在追捕一个女红军战士,便冲了上去。那位女战士用剪刀戳死一个敌人,剪刀扎在敌人的腹部。女战士自己也因多处受伤,壮烈牺牲。临泽突围,很多人牺牲了,很多人被俘了。

妇女工兵营班长李文英——

那年冬天冷得出奇,树枝冻干后都掉了下来,树上搭窝过冬的老鸦也冻死了,有的地方地冻裂成手掌宽的口子。手握在冰冷的枪管上,会把皮撕下来。

东北城墙被敌人的大炮炸开一个缺口,如不立即修补,临泽城将有被敌攻破的危险。我们冒着炮火冲到城墙下,发现上城的梯子已被炸毁,便借着夜色的掩护,搭成人梯爬上城墙。我们往下一看,城外的敌人已抬着梯子到了城墙下,正要往上爬。我们机枪、步枪、手榴弹一齐开火,打退了敌人的进攻。

打退敌人后,我们立即用绳子把砖头石块吊上城头。由于天太冷,根本无法用水和泥,大家急得团团转。有位同志急中生智,想出了用水冻土筑墙的办法,拿水一试,果然能行,于是我们一边垒好砖头石块,一边往上泼水。突然,一颗炮弹落在前面,当场炸死好几位同志。我们冒着密集的炮火,没有人怕死。天亮时,城墙修好了。

敌人围攻临泽,我军伤亡较大,多次组织突围都未成功,情况日益艰险。女子独立团的同志都把齐耳的短发剪光,准备同敌人血战到底。高台失陷后,临泽城西门也被敌人攻开了。我们从东门杀开一条血路冲出了重围。在过一座木桥时,我的一只脚夹在板缝里,鞋拔不出来就光着脚跑。天亮时,我的两边都是马匪的骑兵,他们一面追赶,一面高喊:“弟兄们,冲啊!抓住女共党一人给一个老婆。”我们从临泽突围出来的同志,大部分在马匪的追杀中牺牲了,一部分让敌人抓走了,剩下的少数人撤到了倪家营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