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河西浴血:红军战史最惨烈的失败 第四部分 喋血临高(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23.html


西路军前后约半年时间,中央和总部共发电报数百份,但张国焘个人发的电报只有两份,这是其中的第一份。张国焘把西路军领导人军事上的不同意见,上纲为路线分歧及西路军领导人在坚持错误。

9日,军委主席团又一次致电徐、陈,认为河东抽不出部队西援,令西路军“集中主力,坚决歼敌,才是出路”:

(一)四军、三十一军路途三四千里,沿途阻塞,何能来援助你们。请勿作此想。

(二)你们集中主力,坚决歼敌,才是出路。马敌只是善打游击战,如能诱敌伏击,能缴械一部,有可能停止其进攻。而自己部队应缩紧编制,每人能拿一样武器,刀矛也好,能人自为战,即可灭敌。

(三)政治团结一致,自信能解决当前困难,才能完成任务。

(引自《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上,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年7月第1版,第534页)

当日(9日),徐、陈复电军委:

(一)九、三十军今夜可全部集中主力在沙河堡,决在此灭敌。马朴主力,一团在高台西,一团在威敌堡、沙河堡一线;马彪部似在沙河堡以西;马元海率步、骑各约三千,仍尾我三十军。昨敌以二团犯西洞堡三十军阵地,未得手。

(二)后卫从甘浚堡突围出,已全到此,主要干部无一损失,只事务人员及彩病员损失一部,约二百左右。八台机件已全到,二局之收音机两部全失,十台收发报机被毁,三局所存电池、汽油及机件大部损失。今后器材难久持,即小规模之二局工作亦难恢复,务望军委供给我方材料。

(引自《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上,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年7月第1版,第535页)

西路军虽然久战疲惫,但总指挥部将红三十军、红九军集中于沙河堡,决心在此寻机歼敌。

徐向前元帅在《血战河西走廊》中回忆说:“多事之秋,变幻莫测。军委这时又令西路军停止西进,在甘州、肃州地区建立根据地。我们不了解上面的意图所在,左思右想,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继续西进吧,没有中央的命令;留在现地吧,四面受敌,处境确实艰险。怎么办?我们电请中央派四军、三十一军来援,东西合力,夹击二马,争取灭敌主力一部,为建立甘、肃二州根据地创造条件。但是,军委认为,河东抽不出部队西援我们,令西路军团结一致,紧缩编制,人自为战,坚决歼敌,独立完成任务。张国焘也出面打电报强调‘军委对西路军的指示是一贯正确的,对西路军是充分注意到的’,‘如果还有过去认为中央路线不正确,而残留着对领导的怀疑,是不应有的。应当在部队中,特别在干部中,提高党中央和军委的威信’。事情到了这般地步,我们还有什么话可说呢?只有坚决服从命令,令部队就地坚持。”

临高一带的苏维埃政权

临泽县苏维埃政府主席李国壁——


马家的官来马家的兵,

制造内战打红军,

可是我们不愿意,

不知(那个)马家是何心?

不分回族和汉族,

也不分那官长和士兵,

只要联合打日本,

咱们就是一家人。


红军唱的这支歌,至今我还记忆犹新。

1936年,我19岁,在张掖初中念书。农历十一月的一天,我跟随运粮的车队回家,行至张掖城北门外不远处,便看见红军浩浩荡荡地向西行进。红军看见我们运粮的车队,便扬鞭策马迎面而来,问道:“老乡,你们是干什么的?”我们说是运粮的。闲谈片刻,相互熟识,他们就提出让我参加红军。我以前听到过一些关于红军的传说,在张掖城里也亲眼见到马家军从山丹抓来的红军被俘战士。他们面对凶狠残暴的马家军,非常勇敢,正气凛然,给我留下了印象。我欣然应允,表示愿意参加红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